歡迎訪問江西快≡走势图
你的位置:江西快≡走势图 > 娛樂 > 新聞正文

【都市狂兵】寧孤城姜若雪結局及番外篇

江西快≡走势图 www.boypnv.com.cn

時間: 2020-03-06 18:36:17 | 來源: | 閱讀: 12次

我當成絕世珍寶,視若生命般珍貴的女孩,卻在別人面前,如此的沒有尊嚴,低三下四了。

  這,就是你,舍我而去,選擇他的理由嗎?

  真真是,可笑啊。

  寧孤城做出決定之后,就再也沒有了剛剛的遲疑,腳步在雨中堅定的向著江大少和柳月走去,任憑雨水落在臉上,也不去擦拭。

  江大少看到寧孤城走過來之后,特別是看到寧孤城的眼神之后,心中本能的感覺到了一股危險,只是,在江城這個地方,只有他江大少讓別人吃虧的時候,什么時候害怕過別人,所以,對于心中這種危險的感覺,不但沒有引起江大少的重視,反而讓他更加憤怒。

  冷眼看著寧孤城一步步走來,他倒是想看看,這人究竟是誰,想干什么。而他心中也已經做好了決定,不管寧孤城是不是敢對他動手,他都一定要讓寧孤城吃不了兜著走,沒有原因,他高興這樣,所以,他就要這樣。

  寧孤城走到距離江大少和柳月兩米的地方停下了腳步,眼睛沒有去看江大少,而是直直的盯著柳月。

  “你有什么想要對我說的嗎?”

  寧孤城本來想要發怒,卻在看到柳月眼中的哀求和抱歉之后,終究是心軟了。無論如何,這是他愛了這么多年的女人,這是他,曾經發誓,想要用一生守護的女人。

  柳月張了張嘴,明明是想要說什么,可卻再一次偷偷看了江大少一眼,好像生怕說出什么惹的江大少不開心一樣,只能沉默的搖了搖頭。

  這一幕,看的寧孤城再一次的撕心裂肺,原來,你為了這個無視你尊嚴的男人,卻連一句解釋的話,都沒有嗎?

  寧孤城慘然一笑,不再看向柳月,而是盯著江大少,仿佛要在腦海深處牢牢記下這個面容一樣。

  “你看什么看,你信不信老子把你眼睛給挖出來,你特么的誰啊,知道我是誰嗎?特么的真是找死。”江大少被寧孤城盯著的時候嚇了一跳,可回過神來,便是惱羞成怒了,對著寧孤城破口大罵起來。

  寧孤城冷然看著江大少,冷冷的開口道:“我不知道你是誰,但我知道,你要是再敢用手指指著我,這根手指,就不用再要了。”

  寧孤城說的出,就一定做得到,別說江大少一根手指,就這個距離之下,想要江大少的命,也只在瞬息之間而已。

  他還沒有動手,除了有柳月的原因之外,還因為雖然脫下了軍裝,卻還記得自己是一名軍人,不與地方老百姓動手,特別是不能用殺人技對付這些自己流血流汗?;さ鈉脹ㄈ?。

  江大少很想直接對寧孤城動手,可此刻卻只有他一個人而已,而看著寧孤城這強壯的身材,他掂量了一下自己的斤兩,很明智的做出了暫時先忍下來的想法。

  但是,不敢動寧孤城,不代表就這么放過柳月,這可是他的女朋友,他要怎樣就怎樣,寧孤城不是認識柳月嗎?好啊,那就讓他看看自己是怎么收拾自己女人的。

  想到這里,江大少眼中流露出陰狠神色,對著柳月就是狠狠一巴掌扇在了臉上,怒罵道:“賤人,你告訴我,這是誰,哪來的野男人,你敢背叛我,是嗎?你敢背叛我?”

  寧孤城沒想到這一巴掌,柳月同樣沒有想到江大少竟然會當著這么多人的面打她。

  雖然已經和江大少談了不少時間,慢慢的也知道了江大少的脾氣性格,但最起碼,大庭廣眾之下對她動手這種事,江大少還真是從來沒有做過,不管是顧忌著自己的形象也好,還是為了別的也罷,總之,這種事,真的是第一次發生。

  柳月被這一巴掌給打懵了,可她的第一反應卻不是生氣,而是道歉,而是抓著江大少的手不停地解釋。

  “江哥,你聽我說,真的不是啊,我沒有背叛你,他是我朋友,他只是我認識的一個朋友啊,我們已經沒有關系了。”

  江大少怒罵道:“沒有關系了?那就是說以前有關系了?我特么還以為你多清純呢,原來都是裝的啊,你這野男人想要斷我手指你聽到了沒有,哈哈哈,在江城這個地方,斷我江大少的手指,特么的,我還真是第一次聽說呢,我倒要看看是誰,有這么大的膽子,說,他是誰。”

  柳月不敢去看寧孤城的眼睛,抽泣道:“他是寧孤城,我,我以前的男朋友,可是,可是我們早就分手了的,江哥,我給你說過,我以前有過一個當兵的男朋友的,你別生氣好不好,江哥,咱們不生氣好不好。”

  說完之后,仿佛害怕江大少還在氣頭上一樣,柳月對著愣住的寧孤城,大吼起來。

  “你走啊,你來干嘛,你滿意了吧,你滿意了吧,都怪你,趕緊走啊,我們早就結束了,別再來打擾我的生活了好不好。”

  寧孤城一臉慘然的看著柳月,看著她臉上那一個巴掌印,心痛的要死,更是從心中升起了一股強烈的殺意,他要殺了江大少,他一定要殺了江大少,他怎么敢,怎么能如此對待自己最心愛的女人。

  可是,還沒等他動手,柳月這一番話,就讓他徹底失去了說話的力氣,原來,自己早就沒有資格了,原來,他們早就已經結束了,呵呵,結束了嗎?什么時候的事?

  不重要,一點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原來自己是多余的,原來自己已經被你這么討厭了,寧肯毫無尊嚴的做別人的玩物,也不愿意做自己用生命守護的寶貝,那就,隨你去吧。

  寧孤城失魂落魄的樣子,看在江大少的眼中,別提有多解氣了。

  “早說嘛,我當是誰呢,原來是一個窮當兵的,特么的,這么囂張,你不怕早死啊,就你這個窮當兵的,我特么動動手指頭都能讓你生不如死,還特么敢威脅我,憑你也配?”

  江大少在知道寧孤城的身份之后,立刻沒有了所有的后顧之憂,對他來說,一個窮當兵的,敢把他怎么樣,能把他怎么樣,還不是說,他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嘛。

  可他卻不知道,就是因為他這幾句話,讓本就處在爆發邊緣的寧孤城,徹底爆發了。

  窮當兵的?不配?

  呵呵呵,呵呵呵呵,沒有我們這些窮當兵的拼死殺敵,流血流汗,你這社會的垃圾,又哪來的資格在這里耀武揚威。

  看不起我們當兵的?我們不配?

  哈哈哈,這就是我們拼死?;?,守護國門,?;さ娜寺??真是,讓人心寒啊。

  我們流汗,無怨,流血,無悔,哪怕丟掉生命,也從不放棄軍人的榮耀,時時刻刻都在牢記,在我們的背后,還有億萬的百姓需要守護。

  可為什么,我們付出了這么多之后,你們,還要讓我們流淚呢?

  寧孤城突然笑出了聲,笑的慘然,笑的讓人莫名其妙,可這笑聲,聽到的人,都感覺到了一股莫名的寒意。

隨著寧孤城瘋狂大笑起來,江大少心中的恐懼越來越濃,他總感覺,眼前這個人有些不一樣了,越來越危險,好像,一個吃人的猛獸在蘇醒一樣。

  這一刻,江大少有種感覺,他面前這個被他罵成窮當兵的人,真的會,也真的敢,殺了他。

  這讓從來都是養尊處優的江大少,感覺到了恐慌和懼怕。

  “你,你想干什么,你還真敢打我不成,你別忘了,你是個當兵的,你敢打我,你一定逃不掉的,我也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江大少此刻只能希望用威脅來震懾住寧孤城,讓寧孤城記得自己的身份了,只要過了今天,只要自己安然無事,他有的是辦法讓寧孤城吃不了兜著走。

  可也正是他這句話,反而提醒了寧孤城。

  原來,他都忘了,他已經是被部隊除名的人,他,已經不再是一名軍人了。

  寧孤城笑聲漸漸止住,眼神中的冰冷,不減半分,這一刻,他不再是為他自己,而是為了千千萬萬流血流汗的軍人們,更是為了,他那舍命犧牲的戰友。

  我們已經流血流汗甚至失去性命,你,又憑什么站在我們舍命守護的國門之內,辱罵我們。

  寧孤城猛然出腳,狠狠踹在了江大少的肚子上,直接把這將近一米八的江大少踹的飛起,狠狠砸在了價值不菲的法拉利跑車之上。

  寧孤城的悍然出手,是很多人沒有想到的,不僅僅是柳月臉色大變,就連姜若雪同樣神色大變,趕緊跑到了寧孤城的身邊。

  “快走,你怎么就忍不住了,你今天打了他,他不會善罷甘休的,江家在江城的勢力很大,更何況,你還是一個軍人,這樣做的后果是什么,你應該比誰都清楚。”

  姜若雪也不知道自己是為什么這么關心寧孤城,也或許,沒有原因,只是討厭江大少而已,誰又說得清呢。

  柳月則是第一時間跑到了江大少的身邊,看著江大少痛苦扭曲的神色,抽泣起來。

  “江哥,江哥,你怎么樣,沒事吧,對不起,對不起,都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柳月心中一片慘然,她很清楚江大少的性格,不管今天這事和她有沒有關系,事后江大少一定會算到她頭上,更何況,寧孤城本就是她招惹過來的呢。

  江大少捂著肚子,慢慢站了起來,猛然甩開柳月攙扶自己的手,又是一巴掌狠狠扇在了柳月的臉上,大罵道:“你知道是你的錯就好,我這輩子還沒被人打過呢,今天這事,絕對不算完,絕對不算。”

  柳月被江大少打了之后,不但沒有怨恨江大少,反而仇恨的看著寧孤城,破口大罵起來。

  “寧孤城,我說的還不夠清楚嘛,你想干嘛,你究竟想要干什么啊,你非要毀了我的幸福,毀了我辛苦得到的一切,你才甘心,你才開心嗎?我柳月到底哪里得罪你了,讓你這么恨我。”

  不等寧孤城開口說話,姜若雪都已經聽不下去了,在她心中,寧孤城好像才是那個從始至終被欺騙,被背叛的人。

  “柳月,你說的話太過分了,寧孤城什么都沒做,帶了一大束鮮花來這里等了你一下午,你們的事情,我們不清楚,可是,從頭到尾我們都看的清清楚楚,一直都是江大少咄咄逼人的,我看你現在真是走火入魔了。”

  江大少此刻感覺很丟臉,非常的丟臉,肚子痛的他幾乎站不住,可卻強撐著,不想丟下最后的顏面。

  惡狠狠的盯著寧孤城,江大少咬牙切齒的開口道:“好,好,你很好,非常好,這輩子,還是第一次有人敢這么打我,我不會放過你的,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你等著,你等著,你不就是一個臭當兵的嘛,我會讓你后悔今天做的事情,我要讓你跪下來求我。”

  聽著江大少的威脅,寧孤城面無表情的向前走了一步,也就是這一步,江大少或許是因為痛的,也或許是因為嚇得,直接跌坐在地上,早已濕透的地面,瞬間浸濕了江大少價值不菲的褲子。

  很丟臉的樣子。

  寧孤城不屑的看了一眼江大少,又看了一眼柳月道:“這就是你選的男人嗎?這就是你為了他,放棄一切尊嚴,也想要留住的男人?”

  說完之后,寧孤城不再開口,只覺得一陣悲哀,不知不覺之中,原來自己已經同江大少成為了競爭對手,而更悲哀的是,在柳月的心中,很明顯,自己輸了,輸得一敗涂地。

  柳月沉默了,這是她的選擇,沒人逼迫她,是這個花花世界太迷人了吧,從小地方來的,沒有見過太多的浪漫,沒有見過太多的迷人景色,說白了,還是她耐不住寂寞,柳月心中其實知道,她對不起的,是寧孤城,而不是寧孤城對不起她。是她,沒有堅守住他們的感情。

  寧孤城嘆氣,不再開口,而是走到了江大少的面前,居高臨下,冷漠的看著跌坐在地上的江大少,道:“好好對她,如果在讓我知道,你敢動她一根汗毛,哪只手動的,哪只手,就不用想著要了。”

  說完,寧孤城眉頭微皺,看著江大少惡狠狠的眼神,心中一陣煩躁,直接就是一腳狠狠踢在了江大少的臉上,瞬間,江大少口中一片鮮紅,牙齒碎裂的到處都是。

 文學

  “這一腳,是為你口中的那些臭當兵的,窮當兵的出氣,以后這種話,你敢再說,我便讓你從此張不開口。”

  “你口中的這些窮當兵的,失去了自由,失去了陪伴家人愛人的機會,在訓練場上流汗,在戰場上流血,甚至丟掉生命,豁出一切,為的是什么?不就是?;つ忝鍬??你又憑什么如此辱罵他們,如果沒有他們流血流汗甚至犧牲,你現在,又哪里能夠站在這里趾高氣昂,哪里能夠風花雪月。”

  寧孤城笑的有些慘然。

  “戰士們流血流汗從不叫苦叫累,哪怕再怎么想念家人也只能放在心底,縱然失去生命,也無怨無悔,可你,可你們,不能再讓這些戰士們,流淚啊。”

  寧孤城的眼睛變得通紅,不知是雨水還是淚水,早已布滿臉頰,這一刻,他的思緒,早已回到了戰場之上,回到了那個槍林彈雨,血肉橫飛的地方。

  老班長,值得嗎?為了這種人犧牲,值得嗎?

  不值得,江大少這種人,不值得他們的?;?,可,這世界上,還有千千萬萬值得他們守護的人,哪怕,只有一人,哪怕,犧牲再多,也是值得的。

  寧孤城輕輕揉了揉眼睛,看著滿臉驚恐的江大少,輕笑道:“我叫寧孤城,曾經,也是你口中千千萬萬臭當兵的,窮當兵的一員,但今天,我已經不是了,我脫下了引以為傲的軍裝,用被開除軍籍這種最恥辱的方式離開了軍隊,所以,今天打你的人,不是一名軍人。”

  寧孤城神色漸冷。

  “而是,一名社會上的閑散人員,你,想要報復,盡管來。但是,從此以后,我會把你當成我的敵人,而我的敵人,我會用盡一切方式,不擇手段的鏟除掉,這,就是我,對待敵人的方式。”

寧孤城是真真正正上過戰場,槍林彈雨種走過來的,身上自然擁有著一股普通人擁有不了的氣勢,說是殺氣也好,煞氣也罷,總之,當寧孤城發怒的時候,這股氣勢自然而然的流露了出來,讓人感覺,眼前這個人極度危險。

  江大少被寧孤城的狠辣嚇住了,更是被寧孤城眼神之中的殺氣更鎮住了,他有一種感覺,如果他敢在挑釁寧孤城的話,他的下場,絕對會很凄慘很凄慘。

  又豈是,當他聽到寧孤城口中說出開除軍籍這四個字的時候,江大少感覺背后有些發冷,哪怕他沒有當過兵,卻也知道,這是軍隊里最嚴重的懲罰了,寧孤城究竟做了什么樣驚天動地的事情,才會被開除軍籍,想想都感覺不寒而栗。

  寧孤城不再看江大少,把目光放在了柳月的身上,這個女人,他愛了很多年了,今天開始,以后,就再也不愛了。

  可是,心,真的好痛啊。

  寧孤城慘笑,把手放進了口袋中,緩緩的拿出了之前買好的鉆戒。

  “今天,我本來是要給你一個驚喜的,現在看來,再也不需要了,這個鉆戒,不值什么錢,卻代表了我對你的愛,如今,反而成了讓我痛苦的根源。”

  寧孤城緩緩開口,語氣有些平淡,只是誰都能聽得出他在極度壓抑著自己心中的痛苦。

  寧孤城拿著鉆戒的手有些顫抖,如果有了解寧孤城的人在這里,就會知道,寧孤城的痛苦,遠遠超出他表現出來的樣子,一個戰場上面對生死都能泰然處之,一個最優秀的狙擊手,一個承受著非人痛苦的嚴刑拷打也能不發一言的錚錚鐵骨,怎么可能會手抖。

  當寧孤城拿出鉆戒的時候,柳月的眼淚終于止不住的流了出來,無論如何,寧孤城都是她愛了很久很久的男人,如今,她在用最屈辱最殘酷的方式傷害著這個曾經把她看做全世界的男人。

  這個鉆戒,她曾經一直在幻想著,如今,鉆戒就在眼前,可她明白,再也不屬于她了。

  緩緩抬起手,寧孤城嘆了口氣,狠狠把鉆戒扔了出去,就好像在扔掉自己的愛情,扔掉對柳月所有的感情一樣。

  “從今以后,你我一刀兩斷。”

  說完之后,寧孤城轉身,對著姜若雪笑了笑,輕聲道:“謝謝你,只是有些事,該發生的,始終都是要發生的。”

  姜若雪此刻心中說不上什么感覺,她有點怪柳月不近人情,也有點可憐寧孤城,可她卻沒有立場去指責柳月,也沒有能力去安慰寧孤城。

  “你,沒事吧,要不然,我們去聊聊天吧。”

  姜若雪嘆了口氣,輕聲開口,語氣之中帶著淡淡的自責。

  寧孤城笑了笑,搖頭道:“不了,讓我一個人走走吧,我沒有你想象中的那么脆弱,你是個好姑娘,希望你會一直開心下去。”

  說完之后,寧孤城大步離開,沒有撐傘,獨自走在風雨之中,那被雨水打濕的背影,顯得那么的孤獨和決絕,讓人看了,只覺得鼻子發酸。

  姜若雪狠狠的瞪了一眼柳月,一句話都沒有再說,撐著傘跑向了寧孤城扔鉆戒的方向。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只是感覺,自己應該替寧孤城把這個鉆戒找回來,這不是多少錢的事情,而是,這是寧孤城的一片真心,哪怕別人不要,也是需要好好珍惜的。

  雖然姜若雪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還有機會在見到寧孤城,但是,她就是下意識的想要去,或許,她自己都沒有意識到,她的心中已經開始有了寧孤城的影子。

  柳月看著寧孤城的背影,心中感覺到一陣的失落,甚至有一種刀割一般的痛苦,讓她幾乎窒息,她總覺得,自己好像失去了最重要的東西一樣,就好像是心,被挖走了一塊一樣。

  不,不應該這樣的,自己只是丟了一個沒錢沒勢的寧孤城,可卻還擁有著什么都能給自己的江大少,這才是自己想要的,至于愛情,愛情能讓她過上夢想中的生活嗎?愛情能讓她衣食無憂,錦衣玉食嗎?

  愛情,特別是沒有物質基礎的愛情,不過就是一個美麗的謊言罷了。而人,總是要生活在現實之中的。

  想到這里,柳月趕緊蹲下去才把江大少攙扶了起來,哭著說道:“對不起,都是我的錯,你怎么罵我都行,咱們先去醫院吧。”

  哭,哭的撕心裂肺,卻是誰也不知道她究竟是借著這個機會,哭自己失去了寧孤城這個最愛自己的男人,還是真的因為江大少的受傷而心疼的哭泣。

  江大少站起來之后,眼神陰狠無比,身上的劇痛讓他臉都變得扭曲起來,他這輩子都沒有受過這種毆打和屈辱。

  看著痛哭的柳月,江大少更是心煩無比,一把推開了柳月,怒吼道:“都是你這個賤女人,要不是你,我怎么可能被打成這樣,混蛋,混蛋,混蛋,我不會放過他,不會放過他的,我要他死,我要讓他死啊。”

  江大少此刻已經陷入了瘋狂狀態,神情扭曲的讓人害怕。

  被打成這樣,還是在女生宿舍的樓前,他江大少的面子算是徹底丟了,不用看,江大少就知道,此刻女生宿舍樓的每一個窗戶旁邊都有幾個女人在探頭探腦的看著,更是在傳著他的糗樣,甚至,還可能已經被拍了照片和視頻。

  想到自己這幅慘樣會被傳出去,江大少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

  他是紈绔子弟,混的圈子,接觸的人,最要的就是臉面,而這次,他的臉被丟光了,甚至會淪為笑柄,怎么可能不憤怒,不生氣。

  江大少瘋狂的對著自己的愛車踹了幾腳,就好像踹的不是法拉利,而是一輛報廢車一樣。

  江大少發泄之后,稍微平靜了一點,拿出手機,眼神怨毒的撥出了一個電話號碼。

  當電話接通之后,江大少只說了簡單幾句話,卻讓在旁邊的柳月聽的頭皮發麻,心中開始替寧孤城擔心起來。

  這也是第一次,柳月發現江大少的狠辣之處,這些紈绔子弟,是真的無法無天的。

>>>>本文全文在線閱讀<<<<

新聞標題: 【都市狂兵】寧孤城姜若雪結局及番外篇
新聞地址: //www.boypnv.com.cn/yl/1108834.html
新聞標簽:結局  番外篇  都市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