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江西快≡走势图
你的位置:江西快≡走势图 > 娛樂 > 新聞正文

大升遷小說閱讀,主角劉毅李眉的小說結局是什么

江西快≡走势图 www.boypnv.com.cn

時間: 2020-03-06 18:36:13 | 來源: | 閱讀: 12次

劉毅臉上帶著冰冷的笑意,全身散發出強烈的殺意,悠悠的說道。

  “啊…”

  盡管劉毅的話并沒有說得太明顯,可是陳建設又不是傻瓜,他是聽出來了,劉毅想要殺他,不由嚇了一跳,他很想跪地求饒,可是保持著最后一份理智的他卻沒有跪地求饒,反倒是壯足了膽說道。“劉少,現在可是法制社會。”

  陳建設很清楚,面對劉毅這種人,要是軟弱跪地求饒,恐怕會死得更快吧,于是,陳建設壯足了膽,同時也提醒劉毅,要是殺了他,劉毅同樣沒有好日子可活,必須要接受法律的審判。

  “哈哈…”

  回答陳建設的卻是劉毅的哈哈大笑,法律?對一般人來說也許還有約束力,可是對武者來說,卻沒有任何的約束力,對于劉毅這種國際上赫赫有名之人,法律更是一種可有可無的條約而以。

  “你之前想要弄死我的時候怎么沒有想過這是一個法制社會呢?”劉毅反問了一句。

  劉毅覺得其實陳建設這個人倒是蠻有趣的,不知道他身份的時候,就想著要弄死他,根本沒有去想這是一個法制社會,可等到知道自己的身份后,卻來跟他講法制社會,著實可笑阿,也很剌諷。

  “……”陳建設啞口無言!

  “你還是祈求上蒼保佑吧,等你們部長來了,要是給我一個滿意的交代,或許我還會饒你的性命,不然…哼…”劉毅又冷聲的說了一句。

  滿意的交代?饒過性命?

  有可能嗎?

  這不過是劉毅的緩兵之計而以,在國安部部長還沒有到來之時,劉毅只想安安靜靜的坐著,不想費力氣去做別的事情,特別是不想去制止陳建設逃脫,故而,這才給陳建設一個活下去的希望。

  時間流逝,半個小時過去了,審訊室里一片安靜,外面也許有人把守,可是沒有關系,這種審訊室本來就是隔音的,里面發生再大的動靜也不會傳到外面去。

  更何況,陳建設這個強權局長在里面審著犯人呢,誰敢在這個時候打擾于他呢。

  但是很快,審訊室的大門就被打開了,也由不得外面的守衛不打開,來的人可是整個國安系統的最大BOSS,那怕是陳建設在里面審犯人,在國安部長的要求下,也得打開大門。

  進來的人不少,不過都是清一色的打扮,全都身穿軍裝,肩膀上扛著星星,且還是那種二顆星以上的。

  上將!中將!

  國安系統本來就屬于軍隊一方的,而國安部長更是上將的存在,至于跟著進來的兩個扛著二顆星的老者,不用猜也知道,那是國安系統的高層。

  “霍部長,李部長,龔部長!”見到國安的高層來了,陳建設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一樣,出聲叫三人的職務。

  不需要多說,被稱為霍部長的人應該就是國安的頭頭,也是接他電話的人,而李部長和龔部長,想來是國安的副部長吧。

  劉毅沒有起身,而是又點了一根煙,連看都不看那三位老者,輕輕的吸著煙,一口接著一口,等到煙燃了一半時,劉毅才淡淡的說道。“都過去半個小時這么久了,我想三位已經了解到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了吧?嗯,我想補充一下你們沒有了解到的情況,那便是你們的陳局長想要給我安個與境外間諜組織有聯系的罪名,然后再說我在審訊室里反抗,被他開槍打死。”

  劉毅說得非常的輕松,不仔細聽,似乎劉毅此刻心平氣和一樣,可是三個老者畢竟不是普通人阿,他們豈能聽不出一些別樣的味道呢。

  “劉少,這件事情劉老已經知道了,你看能不能讓我的人把陳建設帶走,進行內部處理!”霍部長知道這次犯錯的是他們國安部,自知理虧,所以,語氣之中帶著無奈之色和請求意思。

 文學

  “內部處理?”劉毅冷笑一聲,之后更是不等霍部長開口,又道。“想來,混到分局副局長的位置,后面有強悍的背景吧,這個內部處理恐怕就是撤職查辦,然后不了了之吧?”

  沒有人回答,因為被劉毅說個正著,如同他所說的那樣,最后就是不了了之的局面。

  “我的命很賤,很不值錢嗎?”劉毅又問。

  不怪劉毅會這么問,他不過是打傷了一個人,卻是差點陪上了性命,而想要殺他的人最終卻只落個不了了之的下場,這不是劉毅的命不值錢還會是什么?

  冷汗!

  三個國安的高層不由冒出冷汗,他們還真回答不出來,單憑劉家三代嫡孫的身份,他的命就金貴了,完全不是陳建設所能相比的,更不是陳建設的兒子所能相比的。

  國安部里的三個頭頭都知道,要是劉毅不肯善罷干休,恐怕誰也攔不住他吧,即便是劉毅不動用劉家第三代嫡孫的身份,單憑他的武力和他背后的勢力,就足以做很多事情。

  “哎…”霍部長在心里暗暗的嘆了一口氣,他在來之前就想過了,今天的事情想要和平解決是很難的,特別是劉毅現在裝出一幅紈绔子弟的樣子,他更加知道,不可能是善了之局,不過,霍部長還是保留著最后一絲希望。“劉少,他是楊副總理的女婿。”

  陳建設的后臺終于在這一刻揭曉了,華夏國有多少個副總理,屈指可數,姓楊的副總理更是只有一個。

  道出陳建設的背景,霍部長的目的很簡單,就是希望劉毅能有所顧忌,此事草草了結,就此揭過。

  可是,真的就能草草的了結,就此揭過嗎?

  ……

劉毅的舉動告訴了所有人的答案!

  只見劉毅慢悠悠的站了起來,接著,大手一揮,空氣扭曲,緊接著,空氣似乎是被磁鐵吸引了一般,快速的聚集,接著是變形,成為一把刀狀,之后那把由空氣凝聚而成的刀更是變成黃色,再接著空氣刀以迅雷的速度飛向陳建設。

  說是多,可整個過程卻是很快,從劉毅揮手到形成一把空氣刀,再到刀飛向陳建設,時間才過去了兩秒鐘而以,很明顯,陳建設看到了那把刀向他飛來,他想過要閃避,可一切都遲了。

  空氣聚集而成的刀直接劈在了陳建設的脖子上,接著一攤血水飛賤而出,陳建設的表情凝固,定格在恐慌的畫面上,在血水飛賤而出之后停頓了兩秒,整個頭更是掉地在地。

  血腥!

  血腥味彌漫在整個審訊室里,那畫面讓人難以接受,即使是在場之人個個身經百戰,見過的死人不下三位數,可是這么血腥的一幕,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

  兩位副部長直接就差點吐出來了,快速的捂住嘴巴,不敢看已經倒地的無頭之尸,眼睛直瞪著平靜無波的劉毅,震驚之色盡顯于表。

  在他們想來,說出了陳建設的岳父是楊副總理,劉毅會放過他才對,可是劉毅不但沒有放過他,更是直接出手,就連他們都沒有反應過來。

  更為震撼的還是在殺人之后,眼前這位只有二十歲的年輕人卻是沒有任何表情,好像殺人的人不是他一樣,那份冷酷,那份沉著,絕不是裝出來的。

  雖然他們都知道劉毅很冷酷,在國際上也富有威名,可是…可是這么殺人,殺過人后的這份冷靜和沉著,完全巔覆了之前在腦中虛幻的形象。

  “我說過,千萬不要來招惹我,不然會付出血的代價。”劉毅冷冷酷酷的說道。

  在和老爺子見面的時候,劉毅就表示過,不要來招惹他,大家相安無事,可要是招惹他,他便不會客氣,這個不會客氣自然便是血的代價,而今天,所有的一切都驗證了劉毅所言非虛。

  離開了,劉毅信步的離開,沒有一絲留戀,更沒有任何的緊張之感,就那么一步步的走著,在經過三人的身邊時,更是不忘對他們露出一個冰冷的笑容。

  這笑容絕對具有深意,無疑是在告訴他們三人,最好把這件事情平息下來,不然不排除他殺更多的人。

  走了,劉毅離開了審訊室,踏出大門,可正當他準備繼續前進的時候,卻突然收住腳步,原本半低著頭看路在此刻抬了起來,視線對準前方。

  “高手!”

  遇到高手了,從氣息可以感覺出來,正站在他前方的人是一個高手,且還是一個天階的高手,那人看上去也就是四十五歲的樣子,擁有天階的實力,已經算是不容易了。

  但是,劉毅卻沒有一絲懼怕,而是暗暗的積勢,以應付突發情況,戰意更是在這個時候提升到極點,《霸氣陽剛訣》自動運轉,強烈到無法匹敵的霸氣由身散發,心中的殺意更是隔合進了霸氣之中,形成一股特殊的氣息。

  對面之人在劉毅散出氣息的時候,他也跟把氣息顯露出來,氣息與劉毅所散出來的氣息相撞,空氣受到擠壓,發出‘嘶…嘶…’的聲響。

  高手過招只在一瞬間!

  就在那么一瞬間就可以分出勝負,那怕是只在氣息上比拼,可也足以分出勝負,衡量出彼此之間的戰斗力。

  “好強。”

  中年人暗暗吃驚,在他天階的氣息散發出來,與劉毅的氣息相撞,很快就分出勝負,雖然他還沒有盡全力,還保留著一半的實力,可他算是看出來了,劉毅也同樣沒有出全力。

  在彼此之間都沒有全力的情況下,中年人的氣息卻是處處受到壓制,要不是劉毅收斂了一些氣息,恐怕那撲面而來的霸氣加殺氣會傷害到他吧。

  交手必敗!

  中年人已經下了一個定義,不是劉毅敗,而是他敗,還是那種一面倒的敗北。

  這就是中年人暗自呼驚的地方了,從表面看,劉毅不過是地階顛峰期而以,足足比他低上兩個小境界,且還是那種跨過一個大境界的兩個小境界。

  只要是武者都知道,跨躍過一個大境界,就會迎來新的天地,可現在他與劉毅的境界相比,是跨過了一個大境界,還多出了兩個小境界,竟然無法與劉毅匹敵,這意味著什么?

  中年人再清楚不過了,這說明劉毅擁有越階殺人的實力,要是再加上可能隱藏著的底牌,不防之下,就算是到帝階初期,恐怕也會被劉毅強殺吧。

  “霸兵?”劉毅收斂了氣息,淡淡的問道。

  霸兵這個詞語,在華夏國內,很少人聽到,可在高層里卻是流傳著,那是國家的一個特殊部門組織,里面的人都是古武修練者,也就是武者。

  國家在面對著超出普通人類力量的人時,霸兵就會出動,剿滅來犯者??梢運?,霸兵就是華夏國了最后一層力量,也是最強的一股力量,同時,還扮演著守護者的身份。

  中年人沒有回答劉毅的話,而是選擇了沉默!

  “你不是我的對手。”劉毅淡淡的說了這么一句。

  中年人不由皺了皺眉,他沒有想到劉毅會這么的直白,一句:你不是我的對手!不加掩飾就說了出來,可是中年人又不得不承認,劉毅說得是事實。

  要是與劉毅動手,各自全力以赴,不出三十個回合,中年人絕對敗北,要是生死拼殺,劉毅毫無保留的發力,不出十個回合,便能把他斬于馬下。

  如此年輕就擁有這份實力,讓中年人實在想不到阿,可中年人同時也清楚,像劉毅這樣的修練天才,這個世界上就沒有幾個了,不,也許除了劉毅之外,便找不出多一個來。

  無奈的看著劉毅從他身邊經過,他卻不能對劉毅怎么樣,中年人不由一陣氣苦,可他也只有哀聲嘆息的份,除此之外,他別無他法。

  ……

一個國家機器,很是強大,強大到網羅了無數高手,例如華夏國的霸兵,里面就隱藏著很多高手,劉毅今天見到的中年人,便擁有天階中期的實力,但他在霸兵里,絕對不會是頂尖的存在。

  劉毅現在的實力也就地階顛峰期而以,假如華夏國高層想要滅殺劉毅,完全可以派出帝階顛峰期的人來,一舉滅殺劉毅不是問題,可問題在于劉毅并不是一個人,他的背后還有一個叫焚天傭兵團的組織。

  焚天!

  有各國官方里,劉毅的名號正是焚天,而在地下世界里,叫法有些不同,有稱之為屠刀,更有稱之為惡魔。

  但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還是劉毅的背后,有著全球頂尖的傭兵團——焚天傭兵團。

  焚天傭兵團里,個個都是好手,是一個人數過萬的雇傭兵團。

  作為焚天傭兵團的以前首領,現在的精神領袖,完全可以想象,要是劉毅在華夏國內出了事,那么焚天傭兵團絕對會盡數遣出,殺至華夏國內來。

  萬余個身手極好,單兵作戰能力強的組織,那是一股多么恐怖的力量,一個國家再怎么強大,也要三思而后行吧。

  這就是為何各國通輯劉毅,卻不敢真正的動手的原因所在了,通輯只是表面現象,真實的情況卻是把劉毅列為極度危險人物而以,僅僅是防范著。

  劉毅離開,非常的輕松,走出門口,來到路邊,攔了一輛車便直奔別墅而去。

  然而,劉毅是輕松的離開了,卻苦了國安局的三大高層阿,本來,他們立馬趕過來是為了穩住劉毅,讓劉毅別把事情做絕了,可是他們三人的到來也穩不住劉毅,最終不得不把陳建設的岳父抬出來。

  最后的結果呢?

  還是一樣,那怕是把陳建設的岳父抬出來,還是一樣的結果,劉毅干凈利索的動手,且還是在他們面前動的手,這無疑是在打他們一巴掌。

  “現在的年青人真沖動阿。”此刻,之前還感覺到一陣惡心的李部長已經恢復了過來,看了看門口,已經看不到劉毅的身影了,這才出聲說道。

  “沖動嗎?”霍部長是唯一一個比較鎮定的人,若有若無的說了一句,之后更是加重了語氣,道。“這個年青人不簡單阿,他不是沖動,更不是在下我們的面子,而是在做給別人看的。”

  把國安系統的頭頭叫來,之后國安的頭頭把陳建設有一個岳父副總理的事情說了出來,算是抬出了很強的人來,可卻壓不住劉毅,照樣把人給殺了。

  這是不懼強權的表現,可何嘗不是在告訴四九城里的紈绔子弟或是強權家族:不要來惹我,不然誰也保不住你!

  有霍部長如此說,李部長和龔部長也不是愚蠢之人,自然也就反應過來了,思索了一下,又對視了一眼,之后才點了點頭,表示霍部長說得沒錯。

  霍部長見到兩人點頭,本想說些什么,可是眼角的余光看向門口,發現一直呆在他們身邊扮演保鏢的人就站在門口處,霍部長這才問道。“怎么樣?”

  “很強,我不是他的對手,要是以死拼殺,不過十個回合,我必敗。”身為霸兵的一員,他不屑說假話,在這種情況下,更加不允許他說假話。

  “嘶…”

  不管是霍部長還是李部長和龔部長,他們可是知道門口那個人的恐怖實力,可他卻不是劉毅的對手,可想而知劉毅有多么的強大。他們已經把劉毅想象得很強大了,可是現在看來,他們還是低估了劉毅的實力。

  “他的實力能夠判定嗎?”霍部長又問。

  今天從霸兵組織里抽調一個人出來,不是為了來對付劉毅,而是要對劉毅的實力進行評估,心里有個底,以后要是再出什么事情,才能夠有效的做出反應。

  “對戰天階中期的人,可以斬于馬下,對戰天階后期的人不敵,可全身而退,想要斬殺他,天階顛峰期便可,但需要費很大一番功夫。”中年人給出了答案。

  “嘶…”

  這個答案再次讓三位國安高層倒吸一口涼氣,心中多多少少有些無奈,天階顛峰期才可以斬殺劉毅,可是霸兵里面,有多少個天階顛峰期阿,除了那些老怪物之外,中年到青年一輩,屈指可數了吧。

  “哎…”

  良久,霍部長嘆了一口氣,甩了甩頭,不去多想,調頭離開,至于陳建設的尸體,會有人安排去處理好,他現在最主要的還是把這邊的事情匯報上去,然后便可抽身離開。

  隨著霍部長把整件事情都匯報上去后,高層一陣震動,他們感到深深的震憾,這其中包括劉老爺子,到現在,他終于是知道自己的孫子為什么會那么硬氣,原來是擁有不為人知的強大實力。

  可是,在眾多高層里,其中有一個人卻是滿臉鐵青,不用多說,這個人便是陳建設的岳父楊副總理,被殺之人可是他的女婿阿,他豈能不憤怒呢。

  滅殺劉毅?

  萬萬不可,楊得志,也就是楊副總理,腦里剛剛閃現出滅殺劉毅的念頭,又快速否決了,把這個念頭深深的埋藏在內心的深處。

  從霍部長匯報上來的情況,再結合之前得知的情況,全都是對陳建設不利,他的好女婿把劉毅抓進國安局,為的就是給自己的兒子報仇,且還不是那種單純的關上幾年,而是想要隨便安個罪名,然后當場干掉的阿。

  不說劉毅還有焚天這一層身份,那可是劉家的第三代嫡孫,現在人家都想干掉劉家的第三代嫡孫,人家劉家可不是吃素的,不是你想要欺負就能夠欺負的。

  眼下,陳建設死了,要是能夠平息劉家的怒氣還好,要是無法平息,恐怕他楊家也會受到牽連吧,他這個已經五十八歲,還有兩年任期的副總理能不能保住位置還難得一說呢。

  不要懷疑,劉家有這份勢力,假如劉老爺子發話,讓他楊得志病退,那么他楊得志就得病退,沒有其他的選擇。

  楊得志在祈求上蒼,祈求劉老爺子不發火,那樣他還能夠在位兩年,運作一下,把自己的家族再推上一把,之后再經過幾年的發展,也不是不能為女婿報仇的,畢竟劉老爺子也沒有幾年好活了。

>>>>本文全文在線閱讀<<<<

新聞標題: 大升遷小說閱讀,主角劉毅李眉的小說結局是什么
新聞地址: //www.boypnv.com.cn/yl/1108830.html
新聞標簽:小說  主角  結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