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江西快≡走势图
你的位置:江西快≡走势图 > 娛樂 > 新聞正文

【商業大帝國】主角為秦鋒薛佳慧的職場小說

江西快≡走势图 www.boypnv.com.cn

時間: 2020-03-06 06:01:31 | 來源: | 閱讀: 13次

一之源;二之具;三之造;四之器;五之煮;六之飲;七之事;八之出;九之略;十之圖。

  所以呢,我們既然要斗茶,就要從這十個方面來展開。

  我匯總了一下,這十個層面我們可以分為三個階段來展開。第一個階段是辨茶、識茶、泡茶來展開,這個階段考驗的是茶藝師的綜合水平。

  第二個階段,則需要上升到茶藝師對于茶、對于茶文化、對于茶藝術的理解層面??佳櫚氖遣枰帳Φ母鋈慫匱臀幕Φ?。我相信在這一關,作為華夏人,你們應該更具有優勢,畢竟茶道始祖是你們華夏。

  至于第三個階段,我們才真正的用各自的茶葉說話,看看誰拿出來的茶葉好,泡茶技術高明,綜合水平突出。

  怎么樣,秦鋒,對于這個提議有異議嗎?”

  秦鋒微微一笑:“我沒有什么異議,你這個提議還是比較客觀的。”

  曹國明在身后拉了秦鋒一下,低聲說道:“秦鋒,小心點,這日本人話里話外似乎在處處設套。”

  秦鋒只是微微點頭,并未回復。曹國明見秦鋒沒有聽進去,眼神之中露出一絲焦慮之色。

  宮本武藏接著說道:“好,既然如此,那我們把這次斗茶分為五局,五局三勝制,第一局是我拿出一種茶葉來,你來辨別,只要你能夠說出茶的產地和名字就算你贏。

  第二局,我拿出一種你們中國的茶葉,由你來辨別,說出泡茶、品茶的要訣,我向你提問,問題不超過3個,如果我能把你給難住了,算我贏,如果我沒有難住你,算你贏。

  第三局,我拿出一種我們日本的茶葉,斗茶內容和第二局一樣。

  第四局,咱們比拼彼此對于茶道、茶文化的理解,此處咱們可以隨意發揮,率先被對方叫板并先輸三次者為輸。

  第五局則是最后的斗茶。

  怎么樣?這個斗茶內容和安排你接受嗎?”

  秦鋒還沒有說話呢,曹國明便十分憤怒的說道:“宮本武藏,你這樣安排不合適吧,怎么能斗茶的所有環節都由你來安排呢?這樣做是不是太過分了。這也太不公平了。”

  此時此刻,在各大視頻直播平臺上,華夏這邊也是一片反對的聲音,因為宮本武藏太雞賊了,他抓住秦鋒的謙虛弱點,竟然直接一下子決定了整個比賽的安排,這對于秦鋒這邊實在是太不公平了。網絡上一片鄙夷宮本武藏的聲音。同時也有人對秦鋒表達了不滿。紛紛要求秦鋒自己也拿出一些可以占據優勢的比拼策略。

  與華夏網絡界一片沸騰相比,日本那邊卻要安靜很多,網民們紛紛贊譽宮本武藏的機智。全都充滿得意的等待著秦鋒給出最后的結果。至于歐美等國家觀看這次斗茶視頻的人就更加平靜了,他們看的是過程,誰輸誰贏并不在意。他們是在享受這個過程。

  秦鋒抬起頭來看了宮本武藏一眼,宮本武藏沖著秦鋒點頭示意,眼神中滿是得意,卻又充滿了挑釁。

  秦鋒笑了:“宮本武藏先生說得沒錯,既然你們遠來是客,而且又是前來挑戰的,如果我們不按照你們的規矩來與你們斗茶的話,恐怕你們就算是輸了也不服氣,那就按照你們的規矩來好了。”

  秦鋒說完之后,華夏網上輿論頓時哀鴻遍野,紛紛指責秦鋒太傻了,掉進日本人的陷阱都不自知?;褂腥慫登胤孀焐廈幻?,辦事不牢。這個時候,所有人全都對這次秦鋒與宮本武藏之間的斗茶結果充滿了悲觀。

  不過也有一些人卻是冷眼旁觀,對秦鋒此時此刻的表現給出了極高的評價。

  在觀看視頻直播的網民之中,有一個人十分特殊,此人名叫柳擎宇,他靜靜的坐在辦公室內,觀看著對面墻壁上大屏幕里視頻直播的畫面。

  看到秦鋒說完之后,柳擎宇只是輕輕點點頭,淡淡的說道:“氣度尚可,胸懷湊合,氣場強大,孺子可教。”

  宮本武藏原本做好了秦鋒討價還價的準備,但卻沒有想到,秦鋒竟然如此爽快答應按照他劃下的規則來進行斗茶,這讓他眼神之中多了幾分震驚,更有幾分凝重。

  宮本武藏是一個十分睿智而謹慎之人,他清楚,秦鋒如此年輕就能夠展現出如此強大的氣場,只有兩種可能,要么是他胸有成竹,智珠在握,要么是他什么都不懂,輸贏勝負無所謂。

  宮本武藏點了點頭,笑吟吟的走向自己的茶臺,秦鋒也邁步走了過去,站在宮本武藏對面的茶臺之上。

  雙方的斗茶大戰一觸即發。

  此時此刻,網絡視頻直播平臺上,僅僅是國內的觀看總人數已經突破300萬,而且還在不停的瘋狂暴漲著,畢竟華夏愛喝茶之人多如過江之鯽。品茶看熱鬧也是國人的一大愛好。

  在日本,觀看的人數已經突破了500萬,因為來之前,小泉三郎早就提前做好了全方位的宣傳準備工作,他想要借助這次斗茶,讓他們家的茶葉品牌再上一個臺階。

  與小泉三郎此時此刻滿臉淡定從容不同,曹國明和曹國正兄弟兩人眉頭都快皺成了川字。

  曹國明現在都有些后悔了。低聲對曹國正說道:“這個秦鋒是不是腦袋有病啊,他這明顯是讓宮本武藏牽著他的鼻子走啊。”

  曹國正苦笑著點點頭:“是啊,真沒有想到,之前表現那么聰明的一個人,如今竟然會變得如此孟浪輕浮,太讓我失望了。希望他不要輸得太慘才好,否則的話,我們幽谷集團徹底完蛋了。

  宮本武藏放下隨身攜帶的行李箱,從里面拿出了一個個大小不一的瓷罐,紛紛擺在桌面上。

  擺放好之后,從里面挑出了一只只帶有數字標簽沒有一點文字內容的瓷罐放在秦鋒的面前,笑吟吟的說道:“秦鋒,這是咱們第一局比賽的茗茶,你可以在現場觀、泡、品,只要你能說出這茶的產地和名稱,就算你贏。”

  秦鋒拿起瓷罐,打開看了一眼,眉頭立刻緊皺起來。

  此刻,日本攝影師立刻給了秦鋒一個特寫鏡頭。

  看到這個鏡頭,看看秦鋒臉上的表情,柳擎宇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苦笑,喃喃自語道:“這個宮本武藏很有心機啊,秦鋒這小子第一局輸定了。”

  華夏這邊觀看視頻直播的網民看到秦鋒臉上的表情,也全都意識到了眼前局勢的嚴峻性,因為自始至終,秦鋒表現得十分淡定從容,給人一種大局在握的姿態。但是露出如此為難之色,還真的是第一次。

  宮本武藏笑吟吟的說道:“怎么樣,秦鋒,要不要拿出一些茶葉泡一泡,品一品?”

  秦鋒苦笑著搖搖頭說道:“宮本武藏先生,這第一局,我認輸。”

  秦鋒話音落下,曹國正就好像被人踩了尾巴的狗一般,一下子就跳了起來,氣沖沖的殺到秦鋒面前,瞪著秦鋒說道:“我說秦鋒,你到底懂不懂茶啊,你連品一品都不認輸,你該不會是在玩我吧?”

  秦鋒表情平靜的拍了拍曹國正的肩膀說道:“小曹總,你也是懂茶之人,你看看,你能說出這種茶的產地和名稱嗎?”

  曹國正往瓷罐里看了一眼之后,腦袋頓時耷拉了下來,使勁的搖了搖頭,走到了曹國明的身邊。

  曹國明連忙問道:“怎么回事?”

  曹國正道:“這個宮本武藏太陰險了,他拿出來的茶葉制作樣式是日本抹茶。”

  在曹國明和曹國正對話的時候,已經有一個日本的攝影記者組帶著攝像機來到了兩人的身邊,將兩人說話的內容全都拍攝后切換到了網絡視頻直播平臺上。

  一時之間,很多不熟悉抹茶的國人全都問出了一個問題:“抹茶到底是什么?為什么秦鋒會辨別不出來呢?”

  很快的,立刻有人給出了答案:“抹茶是采摘下來的茶葉經過蒸汽殺青后直接烘干,接著去除茶柄和莖,再以石臼碾磨成微小細膩的粉末。”

  曹國明此刻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咬著牙說道:“宮本武藏實在是太無恥了,不管是任何一種綠茶,研磨成粉末之后,誰能認得出來?這簡直是投機取巧啊。”

  小泉三郎此刻已經滿臉笑容,如菊花一般燦爛,笑著看向秦鋒說道:“秦鋒,你真的不需要再品一品了嗎?也許這茶是用你們華夏的綠茶研磨而成的也未可知???”

  秦鋒笑道:“沒有那個必要。我從來不打無把握之仗,這一局我的確沒有想到,我認輸。后面贏的機會有的是。”

  說道此處,秦鋒看向宮本武藏說道:“宮本武藏先生,這第一局你贏了,不過后面這兩局,你該不會還是拿弄成抹茶的粉末來進行挑戰吧?如果這樣的話,那我真的要鄙視你了。”

  秦鋒說話的時候雖然輕描淡寫,但也進行了警告性的提醒。

  宮本武藏笑著說道:“當然當然,作為日本茶道大師,我還不至于那么無聊和無恥,我第一局拿出我們日本的抹茶你辨別不出來非常正常,而且我用的茶葉也不是什么高端品牌,而是中低端品牌,你幾乎不可能品嘗過,所以,你連泡茶品茶這個環節都放棄了,足以看得出你的明智和眼力,雖然你輸了,但是你的胸懷氣度卻贏得了我的尊敬。”

  宮本武藏說著,再次從一排白色瓷罐中找出了一個標號為18的瓷罐,從里面倒出了12條小魚干,擺放在秦鋒的面前,笑吟吟的說道:“秦鋒,這是我們今天第二局比賽的道具。請你說出這種茶的名稱、產地以及相關的特色,我先聲明一點,這絕對是產自你們中國的茶,如果你不知道的話,只能說明你孤陋寡聞,你可以直接認輸了!”

  看到宮本武藏拿出12條小魚干,曹國明和曹國正兩人全都傻眼了。

  他們兩人也算是經營茶葉生意數十年的老茶人了,但是從來沒有見過這東西???這不明顯是咸魚干嗎?這怎么可能會是茶呢?

  曹國明向秦鋒的臉上看起,他看到秦鋒的眉頭再次皺了起來。

  這一刻,曹國明感覺到自己的心開始一點點的往下墜,似乎一下子就墜到了谷底。他的心理拔涼拔涼的。

  此刻,華夏網絡視頻直播平臺上,幾乎所有的網民全都沸騰了。

  彈幕上,一個個問話瘋狂的蹦了出來:

  “這玩意是什么?不是咸魚干嗎?”

  “這日本人是在搞笑嗎?怎么把咸魚干拿出來非得說是茶呢?是姐姐孤陋寡聞嗎?”

  “這宮本武藏也太劍走偏鋒了吧?這孫子簡直一點機會都不給秦鋒??!”

  此刻,柳擎宇坐在辦公桌前,望著視頻畫面里的咸魚干,臉上露出了一絲高深莫測的神情,笑吟吟的望著視頻里的秦鋒,淡淡的說道:“秦鋒啊,這一局可真的考驗你的眼力和閱歷了。這個宮本武藏還真的是一個中國通??!能拿出這東西來考驗秦鋒,不簡單??!”

  此時此刻,日本視頻直播平臺上則是一片歡騰,各種彈幕都是一片慶祝之詞:

  “宮本武藏先生實在是太高明了,太睿智了!竟然拿咸魚干來考驗秦鋒,帥氣!”

  “這東西真的是茶嗎?這會不會太夸張了一些???”

  “這次宮本武藏先生贏定了。”

  三組攝像機鏡頭再次對準了秦鋒,出現在視頻直播平臺上的視頻畫面風格陡變。不同角度的秦鋒全部出現在了視頻畫面里。

  很顯然,日本記者這是想要全方位記錄秦鋒再次認輸的視頻畫面了。很多日本人全都期待著,有些國內的觀眾已經氣得直接拍案而起,轉身離開,更有的人直接關上了電腦顯示器,大聲的咒罵著秦鋒無知、無能。

秦鋒抬眼之間,看到了那些日本記者眼神中充滿的嘲諷之意。

  他只是微微一笑,看了一眼桌子上的紫砂壺茶具,笑著搖搖頭,沖著曹國正說道:“曹總,麻煩你讓人送一套玻璃茶具過來。”

  曹國正頓時一愣,但眼神中卻露出了一陣欣喜之色,因為這一次,秦鋒并沒有直接開口認輸,而是直接讓他換一套茶具,難道秦鋒認出了這東西?

  曹國正不敢怠慢,立刻讓手下之人找來了一套玻璃茶具,放在秦鋒的茶臺上。

  秦鋒在經過湯壺等幾個步驟之后,將六只魚干放進了茶壺內,然后將燒好的沸水分兩次徐徐倒入壺中,但見壺中立刻升騰起一團綠霧,過不一會兒,原本一條條的魚干在清澈的茶湯中,就你仿佛死而復生一般,它們個個頭朝上、尾朝下、嘴微張、眼圓睜,在杯中搖擺游弋,如戲水、似遨游,栩栩如生、情趣盎然。

  這一刻,立刻有一臺攝像機的鏡頭切換到了這茶壺之上,眼前這幕奇景很少有人見過。

  等了一會兒,秦鋒將茶湯導入一只瓷杯之中,閉上眼睛輕輕品嘗了一口,一股從未有過的奇妙清香便在唇齒中四溢開來,志得意滿恍惚間,有些飄然若仙,秦鋒依然閉著眼睛緩緩說道:“好茶,好茶,鮮香甘醇,回味無窮。”

  隨后,秦鋒又倒出幾杯請曹國明等人享用,然后將魚干倒出,夾起一條放入嘴中咀嚼,吃完之后,豎起大拇指說道:“好吃,好吃,肉嫩酥軟、咸中帶甜,鮮美爽口令人欲罷不能。”

  說道此處,秦鋒看向宮本武藏說道:“宮本武藏先生,真沒有想到,你竟然弄到了我們中國最正宗的琴魚茶,看來你對我們中國的茶文化的的確確是下過苦功的。佩服,佩服。”

  秦鋒說完之后,宮本武藏臉上露出震驚之色。

  他現在已經意識到,眼前的這個年輕人恐怕真的上不簡單了。

  他是非常清楚的,如果他不是因為一個偶然的機會見識到了這種琴魚茶的話,他做夢也不會想到,世界上竟然還有這種茶。最關鍵的是,這種茶的產量十分稀少,一般人是不會看到的,而且這也是一種地域性很強的茶,流行度和知名度都不是很高,這也是為什么他會拿這種中國茶來作為今天第二局比賽道具的原因。

  但是他萬萬沒有想到,眼前的這個才20歲出頭的年輕人竟然能夠認識這種茶,這簡直令人匪夷所思。

  不知何時,薛佳慧已經悄然走進了會議室內,當她看到秦鋒竟然辨別出了琴魚茶的時候,她的雙眼中全都是小星星,因為她也不認識這東西。

  宮本武藏表情凝重的盯著秦鋒說道:“秦鋒,既然你叫出了琴魚茶的名字,說明你應該知道此茶,那么你知道此茶的來歷嗎?”

  秦鋒笑了:“這的確是我們中國自己的茶,名為琴魚茶。這琴魚茶的主料琴魚僅產于安徽省宣城市涇縣之北的琴溪,生長于天然的山溪之中,平時深匿于石隙,在清明前后十余天才露面,良好的生長環境使得琴魚的品質很高,自唐代起一直被奉為貢品。每到陽春三月柳綠桃紅時,當地人用特制的三角網等捕撈工具將琴魚撈起后,趁著鮮活將魚放進有茶葉、桂皮、茴香、糖、鹽等調料的沸水中,煮熟后放到篾匾上晾凈除濕,再用木炭火將其烘干至橙黃色就成為別有風味的琴魚干了。

  琴魚干大小如海蜒,只是稍胖。它鰭窄身曲,貌不驚人,可鮮活時虎頭鳳尾,重唇腮,一身美麗的銀白細鱗,漂亮異常。

  而琴魚茶與蟲茶、糯米香、雪茶在我國并稱為四大奇茶。

  身為一名茶道愛好者,我怎么可能不知道我們國家如此有特色的茶呢?

  宮本武藏先生,恐怕這一局,你要失算了。”

  宮本武藏眼神中震驚之色更濃,他震驚于秦鋒的博聞強識,竟然可以將琴魚茶的特色和來歷說得如此通透,不過他的臉上此刻卻依然一臉淡定,笑吟吟的說道:“你能知道此茶的確讓我意外,但若要說我失算我看也未必。

  之前我說過,從這一局開始,我會向你提出3個以內的有關這茶的問題,如果你全都答上來了,才能算你贏,如果你答不上來,算我贏。我沒說錯吧?”

  秦鋒點點頭:“你沒有說錯,有什么問題盡管提吧。”

  宮本武藏眼底深處流露出一絲狡猾,說道:“秦鋒,你應該清楚,茶與文化是息息相關的,尤其是在你們中國,更是詩詞的故鄉,寫茶的詩人也非常多,那么我這局第一個要求是,你必須要說出三首與琴魚或者琴魚茶有關的古人詩句來,說不出來算你輸。”

  宮本武藏這個問題一出來,曹國正再次怒了,大聲說道:“我說宮本武藏,你是不是太無恥了啊,這茶是你準備的,你提前做做功課就可以查到相關的資料了,但秦鋒是匆忙上陣,他上哪里去找這么偏門的詩句去啊。你這不是強人所難嗎?”

  宮本武藏冷冷的說道:“曹總,你說得的確有一定道理,但你不要忘了,我們是登門挑戰的,而且早就跟你說過,我們挑戰的內容是與茶有關的一切相關內容,這也算是提前告知了吧?更何況我們挑戰的還是你們中國與茶有關的茶詩,如果連你們中國人連自己老祖宗留下來的茶詩都背不下來的話,那么恐怕只有靠我們日本人幫你們發揚光大了。”

  宮本武藏說完,會議室內一片沉寂,就連那些在網絡視頻直播平臺上觀看這次視頻直播的很多華夏的網民臉上也全都露出了凝重和深思之色。

  雖然宮本武藏的這個問題提的十分尖銳,甚至有些強詞奪理,但是不可否認,他說的的的確確有他的道理。

  秦鋒卻是微微一笑說道:“宮本武藏先生,你說得沒錯,我們華夏老祖宗留下來的好東西,我們怎么能不傳承和發揚呢。

  那么你聽好了,我這就給你吟誦三首與琴魚和琴魚茶有關的三首詩:

  第一首詩我吟誦歐陽修的《和梅公議琴魚》 :

  琴高一去不復見,

  神仙雖有亦何為。

  溪鱗佳味自可愛,

  何必虛名務好奇”。

  第二首詩,我吟誦陸游陸放翁的《冬夜》:

  百錢買菅席,錦茵亦何加;疋布縫麤裘,安用狐腋奢。昨者南山僧,松肪寄一車,可以照讀書,堅坐待朝霞。顧影為發笑,山童雙髻丫。一掬琴高魚,聊用薦夜茶。

  至于這第三首詩,我吟誦宋代詩人梅堯臣賦《琴魚》

  大魚人騎天上去,

  留得小魚來按觴。

  吾物五鄉不須念,

  大官常饌有肥羊。”

  吟誦完之后,秦鋒依然是那副風輕云淡的樣子!只不過這哥們再次開啟了裝逼之旅。

  吟誦的時候,這哥們把雙手負在背后,邁著四方步,每走兩步吟誦一句詩,等到三首詩吟誦完之后,幾乎這屋子里每個地方他都走了一遍。

  尤其是這哥們專門停在小泉三郎的面前,對著小泉三郎吟誦了整整一首詩,而他的身材又比小泉三郎高大威猛帥氣,氣得小泉三郎不得不踮起腳尖和秦鋒對視,不甘心在氣勢上被秦鋒壓倒。

  一時之間,整個華夏網絡界再次一片歡騰。彈幕內容更是五花八門,歡快之意鋪天蓋地:

  “秦鋒這哥們有兩把刷子??!他居然對琴魚茶了解得如此通透,牛人!”

  “這哥們當真是吟得一手好‘濕’,裝得一手好‘逼’!真他嗎的人才??!”

  “秦鋒哥哥你真帥,妹妹我想把你愛!”

  等到秦鋒從小泉三郎身邊走過,三首詩已經吟誦完畢,小泉三郎這才放下腳尖,深深的吸了兩口氣,看向秦鋒的眼神中充滿了憎恨和厭惡。

  這個年輕人,當真是太囂張了,剛才明顯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節奏啊。

  此時此刻,心情最好的要數曹國明和曹國正兄弟兩人了,他們誰都沒有想到,秦鋒在這第二局竟然表現得如此出色,這大大超出了他們的意料之外。尤其是秦鋒面對宮本武藏如此偏門的茶知識考驗,竟然應付得輕描淡寫,行云流水,當真是讓人匪夷所思。

  這一刻,曹國明看向秦鋒的眼神中充滿了欣賞。

  但就在這個時候,意外陡升。秦鋒裝逼完畢從薛佳慧身邊走過的時候,薛佳慧突然伸手抓住秦鋒的衣領,在秦鋒震驚、錯愕的目光中,她用她那嬌艷欲滴的紅唇直接在秦鋒的右臉上啵的親了一口,一個淺紅色的唇印立刻烙印在了上面。然后湊到秦鋒耳邊低聲說道:“秦鋒,你小子被姑奶奶我蓋章烙印了,你跑不出我的手掌心了。”

  說完,秦鋒被薛佳慧一把推開。

  全場嘩然,整個網絡上觀看這次視頻直播的觀眾一片嘩然。

  這個事件實在是太意外了!

  一時之間,彈幕信息再次瘋狂起來:

  “這女孩是誰??!長得這么漂亮,居然主動對秦鋒投懷送抱,簡直是暴殄天物啊。好白菜都被豬給拱了。痛心疾首啊。”

  “這狐貍精是誰?竟然敢親我的秦鋒哥哥,有種你過來,看姑奶奶噴不死你!”

  “簡直是妲己轉世,太無恥,太狐媚了,竟然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做出這種事處理,簡直恬不知恥。”

  此時此刻,薛佳慧的父親薛振強也坐在辦公室內與陳久昌一起看著這次的視頻直播,等他看到此處的時候,氣得直接拿起桌子上喝茶的紫砂壺狠狠的丟在地上,臉色鐵青著說道:“這臭丫頭,簡直是給我丟人現眼,氣死我了,氣死我了。竟然對這么一個窮小子如此死心塌地,簡直有辱門風,有辱門風??!陳久昌,你立刻把這臭丫頭給我揪回來!氣死我了!氣死我了!”

  柳擎宇看到眼前這一幕也是頗為意外,尤其是看到秦鋒臉上露出的那種無奈的神情,他嘆息一聲說道:“這臭小子,當真是艷福不淺啊。”

  秦鋒帶著臉頰上那淡淡的唇印,回到了自己的茶臺旁邊,笑著看向宮本武藏說道:“宮本武藏先生,不知道你還想有什么問題要問嗎?”

  宮本武藏深吸了一口氣,看向秦鋒的眼神中露出了深深的凝重之色,此時此刻,他已經感受到了站在自己面前這個年輕人的棘手之處。

  他或許看起來很年輕,但這個年輕人在國學造詣上水平如此之高明,這讓他對后面的比賽充滿了憂慮。

  雖然秦鋒剛才只是簡單的背誦了三首與琴魚茶有關的詩句,但見微知著,秦鋒如果連這么偏門的茶詩都能記得住的話,那么其他的茶詩呢。

  誰能保證呢?

  想到此處,宮本武藏笑著說道:“秦鋒,我不得不承認,你這一局表現得非常出色,這一局你贏了。我輸得不冤。下面我們直接進入第三局吧。

  這一局,我使用的是我們日本的茶葉,只要你能夠辨別出這茶葉的名稱,產地,并正確的沖泡好此茶,那么這一局就算你贏,反之,如果你有一個環節出錯,就算我贏。怎么樣?”

  秦鋒點了點頭。

  等宮本武藏把那罐標號為1的瓷罐放在秦鋒面前,秦鋒打開瓷罐,攝像機鏡頭給茶葉一個特寫之后,網絡上觀看視頻直播的人全都傻眼了。

 文學

  而此刻,站在秦鋒不遠處看到這種茶葉的曹國明和曹國正兩人也傻眼了。

  曹國明擔心的看向秦鋒的臉上表情,他看到,秦鋒的眉頭又皺了起來。曹國明的心一下子又懸到了嗓子眼。

  因為宮本武藏這次拿出來的日本茶葉他依然不認識。他估計秦鋒也很難認識。畢竟,這是日本產的茶,自己這樣一個專門從事茶葉生意的茶葉大亨都不認識,秦鋒又怎么可能認識呢?

  看到秦鋒臉上的表情,小泉三郎和宮本武藏兩人對視一眼,臉上全都露出了得意之色。

  這個茶葉,才是他們真正的殺招。

  在他們的盤算中,后面兩局的比賽根本用不上,僅僅是前面三局便足以解決華夏方面的茶道高手了。

  因為第一局除了宮本武藏之外,沒有任何人可以答出來,這是穩贏的一局,這也是他們的陰險之處。

  有這一局墊底,第三局必殺,第二局正常情況下也基本上不可能輸,那么前三局就直接KO對手幾率非常之大。

  只不過他們沒有想到第二局秦鋒竟然奇跡般逆轉。

  不過這第三局,他們勢在必得。

  宮本武藏笑吟吟的看向秦鋒說道:“秦鋒,你認不出來我們日本茶并不丟人,你可以直接認輸。后面兩局你還有機會哦。”

  宮本武藏小心翼翼的誘導著秦鋒,想要讓他放棄抵抗。

  此時此刻的秦鋒內心深處的確非常焦慮,因為僅僅是看茶葉的外形,他根本無法辨別出茶葉的名稱、產地,更別提沖泡之法了。

  怎么辦?

  秦鋒的腦門上冒出了細密的汗珠。

宮本武藏看到秦鋒眼神中流露出來的那種猶豫,他的心頭就是一動。他的腦門上也冒汗了。

  因為他看出來了,秦鋒雖然滿臉緊張和猶豫之色,但眼神之中卻燃燒著熊熊的斗志。

  小泉三郎雖然一直都保持著沉默,但他能夠混到亞洲區總裁的位置,自然具備超強的觀察能力。

  他也看出來了,現在的宮本武藏和秦鋒是竹竿打蛇兩頭怕。他略一深思,立刻看出來了,秦鋒恐怕是被宮本武藏準備的茶葉給迷惑住了,他現在拿摸不準宮本武藏茶葉到底是日本茶葉中的玉露茶還是準玉露茶還是頂級煎茶。

  因為如果想從外觀上辨別出來,還是有些難度的。尤其是對于那些很少喝日本茶的外國人。

  玉露茶是日本茶中最高級的茶品,對茶樹要求較高。在茶樹發芽前20天,茶農會搭起稻草或者紗網,小心?;げ枋韉畝ザ?,阻擋陽光,使得茶樹能長出柔軟的新芽。將嫩芽采下,以高溫蒸汽殺青后,急速冷卻,再揉成細長的茶葉。準玉露茶則僅覆蓋7天左右。

  煎茶是沒有覆蓋的日常喝的茶。

  這三者的制作過程大體相似,所以,外觀形象也看起來極其相似。但是,沖泡茶葉的時候,對于水的溫度卻是不同的。差之毫厘,謬以千里。而恰恰是在剛開始的時候,宮本武藏已經明確規定了,不管是在辨茶、泡茶的過程中,只要秦鋒出一點錯誤,就算他輸。

  這應該就是秦鋒猶豫的原因。

  就在這個時候,秦鋒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秦鋒拿出手機看了一眼電話號碼,立刻滿眼含笑起來:“我說老范啊,你怎么想起給我打電話來了。”

  電話那頭傳來了一個懶洋洋的聲音:“我還能干什么啊,當然是泡妞了。老大,你干嘛呢?”

  秦鋒苦笑著說道:“我還能干什么,當然是為了生存而忙碌了,我哪里有你那么悠閑啊,這個是你第多少個女朋友?”

  電話那頭,老范得意洋洋的說道:“我記得不太清楚了,但怎么著也得排在三十七八位吧?”

  老范說完,秦鋒的嘴角上露出了一絲壞笑,果不其然,電話那頭立刻傳來了一個憤怒的嬌嗔聲:“范鴻漸,你太過分了,太無恥了,分手,我們分手。”

  “別……別走啊珍珍,我真的是非常喜歡你的。”電話那頭,傳來了老范那破鑼一般的聲音,聲音中還帶著一絲哀嚎。

  “沒什么可說啊,分手,我白珍珍身為一個白富美,又不是找不到男朋友,我可不想當你第三十八個女朋友。”說完,一個身材高挑相貌艷麗的女孩從一間高檔西餐廳內跑了出去。

  西餐廳門口,一個身高1米80左右,身材略胖滿臉絡腮胡子的男人望著佳人離去的背影,沖著電話咬牙切齒的說道:“秦鋒,你丫的氣死我了。這個應該是我第8個因為和你通電話,回答你的問題被你給拆散的女朋友了吧?你還是不是我的好哥們啊,你也太坑人了吧。”

  秦鋒怒道:“我說老范,你能不能談戀愛認真一點啊,不要長得漂亮一點的你就死皮賴臉的追,雖然你很有桃花運,但也不能這樣胡混下去吧,還是進口找一個真愛好好的談下去,趕快脫離童男生涯吧。”

  “秦鋒,你……你丫的敢揭我老底,你知不知道你現在正在視頻直播呢?我靠,我靠,又被你給坑了。完了完了!”電話那頭,胖子范鴻漸不停的拍著自己的大腿。

  而此時此刻,網絡上觀看視頻直播的觀眾們全都被這一個突如其來的電話給弄得一愣一愣的,等聽完秦鋒和范鴻漸兩人之間的對話之后,幾乎所有的觀眾全都樂不可支。

  秦鋒這個好兄弟老范也太搞笑了吧,談了三十七八個女朋友了,竟然還沒有脫離童男生涯,這家伙到底是哪路神仙???簡直是極品男人??!

  一時之間,網絡上紛紛開始討論起這個老范到底是誰?叫什么名字?甚至有人開始發動人肉搜索,想要找到老范這個極品男人。

  “好了,范胖子,找我到底什么事情?”秦鋒笑著問道。和范胖子開玩笑歸開玩笑,但兄弟兩人之間的感情那可是大學里一起混出來的,比親兄弟還要親。范胖子這家伙雖然喜歡泡妞,喜歡口花花的撩撥美女小姐姐,但人還是比較正直的。

  范胖子怒道:“靠,差點被你搞得把正事都給忘了。我跟你說啊,我前幾天和珍珍去湖北恩施玩,遇到第26任女友,她家是恩施茶王,送了我幾斤恩施玉露,我分了一半給你,估計今天你就可以收到了???,有你這樣的兄弟,是我的悲哀啊。又一個女朋友被你攪黃了,以后再也不給你打電話了。”

  說完,范胖子直接掛斷了電話。

  掛斷電話之后,秦鋒充滿歉意的沖著宮本武藏一笑:“不好意思,宮本武藏先生,剛才接了一個朋友的電話,你不會怪罪我吧?”

  宮本武藏表情有些冷漠:“秦鋒,正常情況下,比賽期間,是不能接打電話的。”

  秦鋒冷笑著說道:“這一點斗茶之前你有說過嗎?”

  宮本武藏點點頭:“好吧,這個是我們雙方的疏忽,不過希望你記住,后面不能再接打電話了。”

  秦鋒點了點頭,從1號茶葉瓷罐中倒出了一些茶葉仔細看了看,隨后又湊到近前仔細的聞了聞,頓時眼前一亮。

  秦鋒剛才之所以猶豫不決是因為他一直拿摸不準眼前這茶葉到底是玉露還準玉露或者是煎茶,那是因為他上次品嘗到玉露茶是在7年之前,跟著母親一起游歷日本的時候品茶到的。雖然味道可以,但并非他的最愛,所以印象有些淺。

  但對于恩施玉露茶秦鋒卻比較喜歡喝。

  剛才,他被宮本武藏那句日本茶給帶進溝里去了。

  此時此刻,當他仔細辨識嗅聞之后,他終于確定,眼前這茶葉根本就不是日本的玉露茶,更不是煎茶,而是恩施玉露。

  秦鋒心中暗道:“范胖子這個老家伙還真是自己的福星啊,這家伙雖然平時和自己在一起的時候惹禍本領一流,但這胖子總是能夠或有意或無意給自己帶來幫助。這家伙絕對是一個極品男人。”

  緩緩抬起頭來,秦鋒的目光落在宮本武藏的臉上,沖著他嘿嘿一笑,在現場所有人目光的注視下,秦鋒拿起桌子上的茶具,在經過溫壺等一系列環節之后,秦鋒直接將茶葉放進透明的玻璃茶壺內,直接沸水沖泡!

  頓時全場嘩然!

  曹國正使勁的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說道:“完了完了,這次可真的完了。雖然我不確定宮本武藏拿出來的這茶葉到底是玉露茶還是煎茶,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不管是玉露茶也好,煎茶也好,是絕對不能用沸水來沖泡的。

  玉露茶沖泡水的溫度是50度左右,而煎茶對沖泡水的溫度要求是70度。

  秦鋒用沸水沖泡,必輸無疑??!”

  說話之間,曹國正懊悔不已:“早知如此,我不如提醒他一下了。”

  曹國明嘆息一聲說道:“秦鋒畢竟還是年輕啊,沒有喝過日本茶,不知道日本茶的規矩。”

  而此刻,網絡上很多懂茶之人也紛紛在彈幕上發布自己的觀點:“完了!秦鋒這局輸定了!這日本的玉露茶和煎茶根本就不能用沸水??!”

  “這秦鋒到底懂不懂茶???怎么什么茶都用沸水沖泡呢?太讓我失望了。”

  然而,等秦鋒做完這一切之后,親自倒了一杯遞給宮本武藏,笑吟吟的說道:“宮本武藏先生,你嘗嘗,這茶可還味道醇正?”

  宮本武藏看著杯中的茶葉芽葉已經復展如生,初時婷婷地懸浮杯中,繼而沉降杯底,平伏完整,茶湯湯色嫩綠明亮,如玉露一般,隨著裊裊茶香升騰,可聞香氣清爽,端起品了一口,滋味醇和,沁人心脾,回味無窮。

  輕輕放下茶杯,宮本武藏向著秦鋒豎起了大拇指,心有不甘的說道:“秦鋒,這一局,你贏了!”

  宮本武藏說完,現場一下子就炸鍋了。小泉三郎瞪大了眼睛望著宮本武藏說道:“宮本武藏先生,到底是怎么回事?”

  宮本武藏還沒有回答,秦鋒便冷笑著說道:“其實也沒有,宮本武藏先生為了贏得這局比賽,可謂費盡心機,在這局比賽開始之前就給我進行心理暗示,說這一局他拿出的茶葉會是日本的茶葉。

  我一開始也的的確確按照宮本武藏先生的引導去思考的。

  但沒有想到,我中間接了一個電話,這個電話是我兄弟給我打來的。他說他給了送了幾斤恩施玉露,正是他的幾句話帶給了我巨大的靈感。

  這讓我意識到你們日本人的性格特點,你們一向不按理出牌,喜歡玩弄陰謀詭計。所以我仔細辨認了一下之后,我確定,眼前的茶雖然外形和日本的玉露茶十分相近,但卻不是日本的玉露茶,也不是你們日本的煎茶,而是我們中國湖北恩施的玉露茶。這一招可是夠陰險的啊。”

  小泉三郎皺著眉頭說道:“不管什么玉露茶,你用100度的沸水沖泡肯定不對啊。”

  秦鋒笑著說道:“誰說我用的是沸水?我用的是溫度88度的水沖泡的。否則的話,你以為為什么這茶湯的顏色如此正宗,香味如此濃郁?你以為宮本武藏先生為什么會認輸?”

  秦鋒說完,小泉三郎的目光看向宮本武藏,宮本武藏深深嘆息一聲說道:“小泉三郎先生,這一局我們的確輸了。秦鋒辨茶識茶水平一流,泡茶流程精準無比,即便是我親自操作,也不過如此。”

  小泉三郎傻眼了。曹國明和曹國正兄弟此刻眼睛瞪得大大的,彼此對視著,眼神之中依然充滿了不可思議的神情。

  對于這個結果,他們太意外了。

  曹國明握住曹國正的手說道:“國正啊國正,這次你可真是為我找了一塊寶啊。”

  曹國明話音落下,卻聽秦鋒突然說道:“宮本武藏先生,這一局我們算平局吧。”

  這一次,輪到宮本武藏愣住了。

  曹國正急得直接大聲說道:“秦鋒,你給我閉嘴。”

  小泉三郎連忙說道:“好,秦鋒,你的要求我同意了。”

  作為一名商人,小泉三郎看重的是結果,曹國正也是一樣。

  但是,秦鋒卻不是一名商人,此刻的他是一名愛茶之人。茶人自有茶人的茶道。公平就是秦鋒的茶道。

  面對日本茶道大師的挑釁,秦鋒不愿意占他的便宜,秦鋒的做事原則是有所為有所不為。

  宮本武藏目光直視著秦鋒說道:“秦鋒,你確定真的要這樣嗎?我看你的老板好像不同意啊。”

  秦鋒淡淡的說道:“我確定以及肯定。我之所以能夠判定你拿出的茶是我們恩施的玉露茶,是因為我的好兄弟范胖子告訴我他給我郵寄了幾斤玉露茶,如果沒有他的提醒,這一局我肯定輸了。所以,這一局我們雙方各有百分之五十的運氣,還是算平局吧。”

  宮本武藏點點頭:“好,秦鋒,不管今天的斗茶誰輸誰贏,你這個朋友我交定了。有氣魄,夠豪氣,真男人。”

  此刻,曹國正氣得鼻子都快歪了,正想站起身來怒斥秦鋒,卻被曹國明給拉住了。

  曹國明說道:“國正,讓他放手去做吧,雖然他這樣做對我們很不利,但我還真的很欣賞這個秦鋒的魄力,而且你沒有發現嗎?這個秦鋒的水平雖然很不穩定,但他對于我們中華茶文化的理解是非常深刻的,我估計下一局他應該能贏。至于最后一局斗茶嘛,我們更不可能輸!”

  此刻,秦鋒笑著看向宮本武藏說道:“宮本武藏先生,第四局,還是你來說出比賽規則吧,既然是談茶論道,那么作為茶道藝術的發源地,作為東道主,不管你談什么,我都奉陪到底!”

  宮本武藏眼神中流露出一絲異樣,看向秦鋒,冷笑著說道:“秦鋒,你真的確定如此嗎?我可告訴你,我在你們中國整整學習了15年的時間,我已經達到了漢學大師的水平,你太年輕了,讓我出題,你不可能是我的對手。”

  秦鋒傲然一笑:“在我們中國的地面上,討論我們中國的茶道,我難道連迎接一個日本人的挑戰自信都沒有的話,那么我們還何談文化自信?你盡管放馬過來吧!”

  此時此刻,網絡上評論再次呈現兩極分化狀態。

  有的說秦鋒太高傲了,這一局估計輸定了。有的說秦鋒這是自信滿滿的表現,結合之前的表現,應該是胸有成竹。

  不過還有一些人依然在糾結之前第三局秦鋒做出和局提議的愚蠢。

  宮本武藏冷冷的點點頭:“好,既然你秦鋒如此自信,那么我就先難你一下,你可知道何謂茶之十德?”

  宮本武藏說完,曹國明和曹國正兄弟兩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都傻眼了。

  他們雖然對茶之十德也略有耳聞,甚至略知一二,但讓他們全都說出來,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這絕對屬于十分偏門的知識點。如此看來,這個宮本武藏確實很有水平,十分陰險。

  小泉三郎聽到這個問題,臉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他相信,這個問題隨便丟到網絡上去,能夠不查閱任何參考資料就說出來的人萬中無一!

  當小泉三郎看到秦鋒的眉頭再次皺起來的時候,他的臉上得意的笑容更加濃郁了。大聲說道:“秦鋒,這個問題太難了。你還是認輸吧。”

>>>>本文全文在線閱讀<<<<

新聞標題: 【商業大帝國】主角為秦鋒薛佳慧的職場小說
新聞地址: //www.boypnv.com.cn/yl/1108803.html
新聞標簽:帝國  職場  主角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