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江西快≡走势图
你的位置:江西快≡走势图 > 娛樂 > 新聞正文

我的官場筆記免費全本,蕭何吏喬素影為主角的小說完整版

江西快≡走势图 www.boypnv.com.cn

時間: 2020-03-05 18:36:11 | 來源: | 閱讀: 8次

“蕭何吏說了,豬其實可干凈了。”

  陸春輝哈哈大笑。

  段文勝皺著眉說:“他說什么你都信??!”

  陳方凌一臉嚴肅的說:“蕭何吏養過豬,他肯定知道,他說他小時候就經常騎著豬出去玩!”

  段文勝差點就脫口而出:“我也喂過豬!”可話到了嘴邊終于又硬硬地咽了下去。在段文勝看來,拔草喂豬的經歷并不光彩。也只有蕭何吏才能天天掛嘴上,像多耀眼的經歷一樣。段文勝心想,就蕭何吏那性格,說不定他還真就騎過豬。想象著蕭何吏騎豬的景象,段文勝差點笑出聲來。

  “笑什么呢?”陳方凌對段文勝怒目而視,以為是在笑她。

  段文勝很溫柔地一笑:“想起了一些往事。”

  陳方凌不再理他,回頭問陸春暉:“陸主任,你說蕭何吏是不是騙我?”

  陸春暉點點頭,又搖搖頭說道:“別人我不信,但說蕭何吏騎過豬,我還真信。”

  看著陳方凌充滿怒氣卻嬌艷如花的臉龐,段文勝心里有些發酸,自己英俊儒雅,為什么在一事無成的蕭何吏面前,總是一敗涂地呢。

  還沒過半個小時,陳方凌又開始渾身不得勁,長吁短嘆,一會揉揉頭,一會晃晃肩。陸春輝把材料改完,抬起頭,不解地問到:“又想過去了?怎么每次你哭著回來,那幫小子連個追著過來勸勸的都沒有,反倒是你不一會就又主動竄過去了?”

  “我才不過去呢!”陳方凌賭氣般地拿起了那本看了快一個月還沒翻到第十頁的會計考試用書。

  陳玉麒進來了,看著坐立不安渾身難受的陳方凌,張張嘴想說什么,但又咽了回去,把手里的單據放陸春暉桌上:“這是上周下鄉的幾張單子,你簽個字。”

  陸春暉掃了一眼,拿筆簽上字遞給陳玉麒,看看渾身難受的陳方凌,摸起電話:“綜合科么,我陸春輝,讓蕭何吏過來一趟。”

  陸春輝把電話放下,看了看面有喜色翹首企盼望著門的陳方凌,心想蕭何吏這小子確實有兩下子。

  “陸主任,有事?”有第三個人在場時,蕭何吏對陸春暉還是表現得很尊重。

  陸春暉說:“何吏,你老捉弄方凌干什么?”

  “告狀了?”蕭何吏笑著看看陳方凌,陳方凌賭氣地把頭扭過去看著窗外。

  蕭何吏有點委屈地說:“她老讓我帶她去騎豬,我說三遍豬不能騎她不相信,我說一遍豬能騎她就信。”說完轉頭對陳方凌說:“方凌,豬不能騎。”

  “你騙人!”陳方凌眼睛里又要溢出淚花,帶著哭音說道:“你就是不想帶我去!”

  “你們看。”蕭何吏無奈的搖搖頭。

  一直沒說話的齊姐忍著笑對蕭何吏說:“那你小蕭也不能老惹人家小陳哭啊。”

  蕭何吏很真誠地對陳方凌說:“那我給你講個笑話吧。”

  “嗯。”陳方凌立刻喜上眉梢,坐直了身子說道:“你講吧。”

  蕭何吏用很緩慢很低沉聲音說道:“那是上上周日的一個上午,我和陳玉麒陪方凌去鄉里玩,正逢秋收大忙......”

  “別說了!”陳玉麒眉頭皺了起來,掃了一眼蕭何吏,轉身拿著單據出去了。

  “吆,你仨還去郊游???怎么不帶上我?不像話!”陸春暉大驚小怪地叫道。

  “下次帶上你,最好你找個車,我們就不用擠公共汽車了。”蕭何吏應了一句,繼續用朗誦地語氣說道:“正值秋收大忙,地里金燦燦的玉米都已經收割回家,只剩下殘留的幾分蒼黃的小半截玉米秸根根直立的矗立在一望無垠的田野上。我們的小陳同志看到這豐收的景象,激動地臉都紅了,聞著大地喜悅的香氣,大聲地深情贊美道:真可惜啊,這么小的樹就都被砍了。”

  講完后蕭何吏立刻就溜了。陸春輝笑得彎下了腰,齊曉敏正在喝水,想忍沒忍住反倒被嗆得咳嗽起來。

  看著他們的表情,陳方凌一臉的迷惑,心里好像有點明白,但又抓不住要領,就問道:“他剛才講的很好笑么,我怎么沒聽出來?”

  陸春輝仍在哈哈大笑,齊曉敏忍住咳嗽,很同情地對陳方凌說:“那不是小樹,那是玉米秸。”

  “哦。”陳方凌恍然大悟,恍然大悟之后就是羞愧加憤怒,喊著“死蕭何吏死蕭何吏”就沖了出去。

  看到陳方凌羞怒地沖了進來,段文勝嘆了口氣,實在不想再看到蕭何吏挨上陳方凌幾記粉拳的一幕,便帶上門去了局辦公室,出門前他看了陳玉麒一眼,心想陳玉麒倒坐得住,不過恐怕他心里更不是滋味。

  “又打起來了?”齊曉敏問道。

  陸春暉嘆口氣:“看著吧,一會就興高采烈的回來。”

  果然,陳方凌不一會就蹦蹦跳跳地回來了,嘴里還哼著歌。

  下了班,段文勝走在路上,心里微微有些不平靜。以前的日子,蕭何吏如同生活在水火中,他總覺得這是蕭何吏傷害喬素影的報應,可是現在,蕭何吏的日子卻越來越滋潤了,這讓他的心里有種說不出的滋味。他從內心里不想看到蕭何吏開心,盡管他也知道這種心理是畸形的,是與他的價值觀違背的,但是他就是在內心說服不了自己。

  在喬素影那一局他輸了,在仕途這一局上,他一定不能輸!而且要贏得漂亮,贏得徹底。盡管有時候面對蕭何吏的坦誠和熱情,他心中也曾經有過暖流,也曾經猶豫過是不是要接納這個坦蕩無心的人,但這個念頭每次都是稍縱即逝。

在喬素影那一局他輸了,在仕途這一局上,他一定不能輸!而且要贏得漂亮,贏得徹底。盡管有時候面對蕭何吏的坦誠和熱情,他心中也曾經有過暖流,也曾經猶豫過是不是要接納這個坦蕩無心的人,但這個念頭每次都是稍縱即逝。

  “小伙子,問一下,去七里橋坐幾路車?”一個約莫六十多歲,清瘦,精神矍鑠的老人走過來問道。

  段文勝轉頭一看老人,心中升起有一種莫名的親切感,這老人長得太像他的爺爺了,盡管衣著相差甚遠,容貌也不是很相像,但那種神態,卻是異常的相似。他熱情地說道:“大爺,我也是剛到東州,不是很熟悉。不過前面就是站牌,我幫你過去看看。”

  “那就太感謝了!”老人微笑著感謝,風度極好,神態讓人非常舒服。

  “文勝!”

  像蕭何吏的聲音。

  段文勝停下腳步一回頭,果然是蕭何吏,一臉笑容地騎著自行車過來,拍了拍車把:“剛買了輛自行車,省錢又鍛煉身體。”

  段文勝也很早就想買一輛,但是他覺得穿著很正式尤其是穿西服打領帶的時候騎自行車有些不太雅觀,這時見蕭何吏買了新的,心中買車的念頭就又動了動,問了問蕭何吏從哪買的多少錢。

  沒聊幾句,卻聽見前面哎呀一聲,兩個人扭頭一看,剛才那位老人一動不動地躺在了機動車和自行車道中間的綠化帶中,不遠處,一輛逆行的摩托車倒在地上,旁邊一個染著黃頭發的年輕人正在慌慌張張地在試圖扶起摩托車。

  周圍的很多人扭頭看幾眼,但并未停下或悠閑或匆忙的腳步。這時那黃毛已經把摩托車扶起來,騎上后猛加油門向前竄去。

  “你去看老人!”蕭何吏對段文勝喊了一聲,眼睛卻死死地頂住沖過來的摩托車。

  段文勝剛閃在一邊,摩托車就沖了過來。蕭何吏也不避讓,就扶著自行車站在自行車道中間。

  “滾開!”年輕人的罵聲沒還說完,車就已經沖了過來。年輕人想從蕭何吏右側過去,卻沒想到蕭何吏往左邊一閃,猛地將自行車向右橫了出去。摩托車撞倒自行車又壓了上去然后蹦了一下斜沖出去撞在了旁邊的護欄上。

  “抓住他,抓住他!”“別讓他跑了!”

  蕭何吏的行為仿佛給周圍剛才還很冷漠的路人注入了勇氣和正義感,都紛紛地喊道,有幾個年輕人開始躍躍欲試的靠了過來。

  騎摩托的黃毛身手也夠麻利,跌倒后立刻就竄了起來,回頭眼含兇光地盯了蕭何吏一眼,轉身向前跑去。

  蕭何吏沒有遲疑,立刻就追了上去。有幾個年輕人動了動腳步,但跑出去沒十幾步就紛紛回來了。

  “真可憐??!”

  “那天殺的......”

  “趕緊打120啊.......”

  一群人圍著昏迷的老頭,七嘴八舌,卻并沒有人真正出手幫忙。

  老人仿佛清醒了過來,動了動,好像要起來,但異常吃力,最后又無力地躺下不動了。

  段文勝顧不得許多,鉆進人群沖過去扶起老人:“大爺,沒事吧?”

  老人微微睜開眼,努力微笑:“謝謝。”

  段文勝簡單問了問情況,感覺不用叫救護車,便抱起老人攔了一輛出租車直奔醫院而去。

  到了醫院,老人身上并沒有多少錢。段文勝沒有猶豫,馬上把自己的錢掏出來。兩個人的錢湊到一塊,才算交了押金。老人進去做檢查,段文勝按照老人給的號碼打過去簡要說了情況。不多久,一個衣裝整齊的年輕人步履匆匆地走了進來,說了幾句客氣話便去找大夫去了。出來后,告訴段文勝老人沒什么大礙,除了頭部受了點撞擊造成輕微腦震蕩外,其他地方都是擦傷。不過,因為老人心臟不好,當時受了點驚嚇,如果不是及時送來,有可能會有生命危險。

  段文勝沒問年輕人跟老人是什么關系,但總覺得年輕人的感謝是淡淡的、程式化的,臉上也沒有任何憤怒或者焦慮的神情,顯得有些公事公辦的味道。

 文學

  年輕人把替交的錢還給段文勝,段文勝推辭了幾句便收下告辭走了。

  第二天上班,段文勝一早便跟著蘇銀祥去了鄉鎮,最近正在搞林業普查,有個別鄉鎮進度緩慢。本來想給蕭何吏發個傳呼問問撞人的人抓住沒有,但想了想又算了。

  到了第三天下午,段文勝才回了辦公室,推門進去,就見蕭何吏仰著頭坐在椅子上,陳方凌站在他前面,兩個人的臉離的很近。

  段文勝有些尷尬,陳方凌倒很大方:“回來了,兩天沒看到你了,干嘛去了?”

  “額,最近事多,跟蘇局長下鄉呢。”段文勝一邊說著,一邊走到自己桌前,回頭看看蕭何吏,卻發現蕭何吏也正在看他。

  “老頭怎么樣?”蕭何吏先開了口。

  “沒什么大礙,都差擦傷,可能當時受了點驚嚇。”段文勝淡淡地說完,看看蕭何吏:“那人呢?”

  “弄住了,送派出所了。”蕭何吏說道。

  “怎么啦?什么傷?什么派出所?出什么事了?”陳方凌瞪大了眼睛,一把拉起蕭何吏的胳膊:“你跟我說實話,這到底怎么回事?”

  段文勝順著陳方凌的目光看下,只見蕭何吏的胳膊上有一道不深但長長的劃痕,傷口已經結痂,便走過去問道:“傷了?”

  “沒事。”蕭何吏無所謂的笑笑。

  段文勝有點疑惑,送派出所了,按理說自己也是個目擊證人,怎么說也得做個筆錄吧?想問問蕭何吏怎么送的,可是看看陳方凌,便沒再說話。

  下午四點多的時候,段文勝跟陸春暉請了假,買了點營養品打車去了醫院。老人恢復的不錯,精神也很好,一見段文勝來了,顯得非???,對旁邊一位老太太說道:“老伴,這就是我跟你說的那個年輕人。”

段文勝把手里提的營養品放在床邊,一看已經堆了不少,很多都是很昂貴的,再看看自己買的,心里多少有些不好意思。

  那老伴一頭銀發,臉微圓,面色很好,一看就是很和藹善良生活無憂的老人。她很熱情地拉段文勝坐下,問了姓名,一邊不停地說著感謝的話,一邊又埋怨她的老頭子:“都說了不讓他自己出去,偏不聽!你認路嗎?幾十年了,你去哪不是司機帶著,老了老了,倒非要逞能了!”

  老人也不覺得尷尬,笑著說道:“現在不是沒司機了嘛。”

  “那不是還有我嗎?不是還有小馨嗎???!逞能逞能,你就逞吧!這次你也就是碰到小段這個好心人,要是碰不到呢?”老太太白了他一眼,喋喋不休地數落著,眼里卻漸漸泛起了淚花:“你說你要是有個三長兩短......”

  “程書記,沒事吧?”一個急切憂慮的聲音在門口響起。

  段文勝吃了一驚,回頭一看,竟然真的是郝海平書記,便趕緊站了起來:“郝書記,您......”

  郝海平看見段文勝,也有些詫異,不禁將目光詢問地望向了老太太。

  “就是他!就是這個年輕人救了老程!”老太太過去拉著段文勝的手,將老頭告訴他的經歷給說了一遍,說著說著,又動了感情,眼里泛著淚花,半天才像是突然反應過來:“你們認識?”

  郝海平一向對段文勝印象很好,聽老太太講了他的義舉,更是越看越順眼,便哈哈一笑說道:“嫂子,這是我們單位的小段,一個非常優秀的年輕人。”

  “哦,你們單位的??!那可太好了!”老太太高興地拍拍手:“本來還想去找小段的單位領導去感謝呢,這下可好了!”說完拉起郝海平的手,很鄭重其事地對郝海平書記說道:“這樣的年輕人,你們可一定要培養??!現在這世代,這么好的年輕人可不多了。”

  老頭輕輕咳嗽了一聲。段文勝雖高興,但也微微有些尷尬。

  “我們一定會的!請老嫂子您放心,我們培養他,一定就像程書記培養我們那樣!”郝海平拍拍老太太的手,親熱而篤定地笑著說道。

  段文勝覺得不宜再久留,就對郝海平說道:“郝書記,我今天下午從鄉里回來,看單位沒什么事,就跟陸主任請了個假過來看看老人家。”說完轉頭又望向了老頭:“看看大爺恢復的挺好的,我也就放心了。”目光又轉向了老太太:“要沒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

  “你看你,連杯水都沒喝。”老太太好像有些過意不去,:“來就來,還帶東西......”

  老頭打斷了老太太:“小段,謝謝你!路上慢點。現在咱們算認識了,等我身體恢復了,你要不嫌棄我這個老頭子,咱們再多聚多聊。”

  “好的,您老先好好養著。”段文勝恭敬地略彎了一下腰,又跟郝海平書記道了別,轉身出門了。

  出了醫院大門,段文勝深深吸了一口氣,覺得這初冬的天真好,空氣清冽沁人心脾。無意中的善舉,居然救了郝書記的領導,也算是意外之喜了。

  段文勝走后,老太太對老頭嘟囔道:“剛才你咳嗽什么??!人家小段救了你的命,正好海平又是他領導,你不還人家這個人情??!你現在已經退了,別擺以前的老架子了,如果沒海平,我管保你連這個忙都幫不上!”

  “你懂什么!”老人斜了他老伴一眼,對郝海平說道:“這年輕人我看不錯,不過什么事都要穩著來,欲速則不達,過于拔苗助長,不但是對組織不負責任,也是對小段的一種不負責任。”

  郝海平笑道:“程書記,我郝海平這輩子別的人情一概不欠,就欠你老領導的,看來也還不清了。小段這孩子我還是比較了解的,品行好,辦事也周全,錯不了。”

  老頭還想說什么,郝海平笑道:“老領導,你別忘了,我也是五十四的人了,再有幾個月就離崗了。到時候,想幫也幫不上了。”

  “嗯,”老人點點頭,沉吟了一會說道:“這樣吧,局里的工作你來做,還是按正規程序走,盡量別說我的這件事,要不然對人家小段影響也不好。人事局那邊我給曉峰打個電話。”

  “行。”郝海平痛快地答應下來。

  老頭仿佛想起了什么,問道:“對了,小振的工作安排的怎么樣了?”

  “應該是有點希望吧。喬玉瑩局長答應幫我這個忙,把小振安排到農林局下面的事業單位。”郝海平笑笑說道:“要不,我這個年紀了,還犯得著給這些小年輕的來當牛做馬嗎?”

  小振全名郝全振,是郝海平的第二個兒子,人老實,但從小學習不好,高中畢業后什么也沒考上,最后給他上了一個技校性質的東州農校,學的畜牧專業?;票鼻閃⑴┝炙輛值氖焙?,郝海平看到了一絲曙光,也曾讓老領導給幫忙過問一下,人事局后來也勉強同意了,說只要農林局喬局長沒意見就行。后來卻傳回話來,說一個叫蕭何吏的大學生,也是學畜牧專業的,背景很深,區里領導壓著必須辦,請他理解。

  別看郝海平平時里脾氣大,但真讓他為了自己的私事去低三下四的求人,他還真干不出。他也能體諒這些當家人的難處,誰愿意去得罪大領導呢?可是這火卻一直憋在心里,這也是他對蕭何吏橫看豎看不順眼的一個重要原因。

  “那就好??!”老頭仿佛舒了一口氣,問道:“對了,小段這個事不會影響到小振吧?”

  “不會,公是公,私是私,摻和不到一塊去。”郝海平很篤定的樣子:“小段這事我豁出老臉也給辦成!”

  老頭輕輕搖搖頭,嘆道:“你這人啊,就是剛強了一輩子,也吃了一輩子虧。辦別人的事,再吵再鬧也得辦,一到自己的事就張不開嘴了。”

>>>>本文全文在線閱讀<<<<

新聞標題: 我的官場筆記免費全本,蕭何吏喬素影為主角的小說完整版
新聞地址: //www.boypnv.com.cn/yl/1108786.html
新聞標簽:官場  完整版  全本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