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江西快≡走势图
你的位置:江西快≡走势图 > 娛樂 > 新聞正文

小說主人公叫陳揚林清雪,陳揚林清雪第2645章

江西快≡走势图 www.boypnv.com.cn

時間: 2020-03-05 16:48:20 | 來源: | 閱讀: 13次

忽然發現蘇晴的眼角有晶瑩的淚水。

陳揚不由呆住。

頓時,就如一盆冰水當頭潑下。

蘇晴呢喃著道:“爸,媽,對不起,是我不孝。是我不聽你們的話,我活該,都是我活該。”

陳揚便也明白蘇晴的心里有多么的苦。

她在倔強的守著自己的驕傲,但內心卻也有脆弱的一面。

陳揚微微嘆了口氣,他轉身去用電水壺燒了開水。然后又找來臉盆和蘇晴的毛巾。

等熱水調好溫度后,陳揚細心的給蘇晴洗了臉,然后又給蘇晴洗了腳丫子。做完這一切后,陳揚又找來薄被單給蘇晴蓋上,接著打開了電風扇。

隨后,陳揚將那些食物等等收拾了一番。如此之后才關燈離開。

出了蘇晴的門后,陳揚忍不住嘆氣,娘的,陳揚啊陳揚,你一向都是禽獸。今天裝什么大白兔??!這么好的機會,錯過了還能有下次?

想歸這么想,陳揚還是直接回了自己的租房里。

待陳揚走后,床上的蘇晴睜開了眼睛。

她之前的確是喝多了,但喝多了并不是不清醒。她只不過是不再壓抑自己的情感。

陳揚給她洗臉洗腳,所做一切的時候,她心里是知道的。

蘇晴的心中流淌過汩汩的暖流,覺得陳揚真是個很特別的小伙子。

第二天早上,陳揚聽到了隔壁衛生間里響動起來。

這家伙馬上一個激靈跳了起來。

很顯然,是蘇晴早上酒醒后來洗澡的。

這大熱天的,不洗澡可難受。

陳揚連忙來到墻壁前,將碎磚頭抽了出來,小心翼翼的觀看起來。

之后。

蘇晴洗漱的時候,陳揚也拿著茶缸子去洗漱。

“晴姐,早!”陳揚咧嘴一笑,爽朗的喊道。

蘇晴見到陳揚陽光的笑容,頓時覺得心情舒暢。也是嫣然一笑,說道:“早!”

陳揚說道:“一會我送你去上班。”

蘇晴微微一怔,隨后遲疑說道:“這不太好吧,那是你們老板的車,那能來接送我。”

陳揚說道:“我們老板人好著呢,不要緊的。反正也是順路。”

蘇晴聞言便也就不再堅持。

將蘇晴送到上班的手機店后,陳揚的手機聒噪的響了起來。

陳揚呼吸著車里蘇晴殘留的香味兒,正覺得愜意呢。他漫不經心的接通電話,那邊立刻傳來唐青青壓抑著火氣的聲音。“現在幾點了?你人呢?”

陳揚瞥了眼導航儀上的時間,卻已經是八點半了。

他馬上想起林清雪是要自己七點半去接的。

“我馬上過來。”陳揚說完就掛了電話。

唐青青那邊頓時氣個半死,這家伙,太尼瑪拽了。

陳揚到達柳葉別墅的時候已經是上午九點了。他在別墅區的外面就看見林清雪和唐青青兩大美女寒著一張俏臉。

陳揚連忙下車,屁顛屁顛的開車門,說道:“兩位領導快上車。”

林清雪與唐青青上車。

陳揚便也上車,啟動車子。

“這車里有女人的香味。”唐青青狐疑的說道:“你大早上的,干什么去了?”

陳揚呵呵一笑,邊開車邊說道:“青青,你的鼻子真靈啊,跟小狗似的。”

唐青青頓時鼻子都要氣歪了,沒好氣的說道:“你的鼻子才跟狗似的,你全家的鼻子都跟狗似的。”

陳揚嘻嘻一笑,說道:“好好好,我是小狗,我是小狗。”

“你別以為插科打諢就可以蒙混過關。你好好解釋解釋,這香味是怎么來的?這是公車你知道嗎?”唐青青也不是斤斤計較的人,主要是早上等了陳揚這個混蛋兩小時,所以火有點大。

陳揚說道:“哦,我先去送隔壁的鄰居上班了。”

“你有沒有搞錯?”唐青青氣憤的說道。

陳揚說道:“我鄰居很漂亮的,比你胸大。”

唐青青要內吐血了。

便在這時,林清雪開口了。林清雪淡淡冷冷說道:“陳揚,你是一個男人。我不要求你別的,我只希望你能有起碼的時間觀念。”

其實林清雪這話很寬厚了,意思就是,你拿我的車去接送別人,可以。但是你不要耽誤我的正事。

陳揚馬上說道:“好的,林總,我盡量??!你應該多笑一笑啊,老這樣板著臉容易老的快。”

林清雪撇頭看向外面,不再理睬陳揚。

陳揚討了個沒趣,沉默下去。

林清雪與唐青青相視一眼,覺得有些傷陳揚的自尊。

林清雪正打算開口安撫陳揚。

誰知道這時,陳揚突然哼起了小曲來。

什么摸你的腿啊之類的。

林清雪與唐青青頓時呆住,我靠,這家伙是那里來的一個奇葩極品??!而且,陳揚也哼的太露骨了,兩個小姑娘聽得臉紅耳赤的。

陳揚看兩女臉色不太好,馬上就說道:“兩位領導,你們不喜歡聽這個???要不我再換個曲子?”

林清雪與唐青青同時呵斥道:“閉嘴!”

陳揚心里好笑,沒事逗弄逗弄兩個小姑娘,還真是挺有意思的。

此刻,在濱海市的中央大廈。

十八層樓的一間豪華辦公室里。

齊嬌嬌依偎在獨眼的懷里。

齊嬌嬌到底是什么人呢?

她明面上是慶安集團的總經理,實際上是慶安集團董事長宋慶安的情人。

慶安集團在濱海市很有名氣,明星企業。

旗下各行各業都有涉獵。而為外人所不知道的是,宋慶安與濱海市的地下皇帝龍王爺有著親密的關系。

這也是許多家企業不敢和宋慶安對著干的一個重要原因。

宋慶安讓獨眼成立的保安公司就是他的一支武裝力量。

 

齊嬌嬌是個八面玲瓏的女人,她很有手腕。知道依靠宋慶安也不是長久之計。所以她自己早已經用宋慶安的錢悄悄開了一家西餐廳。另外,她還要多幫宋慶安賺錢,以此來體現自己的價值。

這也是她將目光盯到雅黛公司的重要原因。

并且齊嬌嬌又勾搭上了獨眼。獨眼雖然是宋慶安的手下,但宋慶安也要依靠獨眼,給獨眼面子。因為獨眼身手厲害,還有一幫師兄弟,個個都是厲害之輩。

此時,齊嬌嬌抓住獨眼作怪的手,說道:“眼哥,那個小保安到底什么來頭?”

獨眼聞言,臉色立刻凝重起來。他說道:“我讓人去查了查。那個家伙叫做陳揚,四個月前從非洲回來。然后就直接到了雅黛公司做了保安。”

“從非洲回來的?”齊嬌嬌說道:“看起來有些來頭啊,他這樣的身手為什么要來雅黛公司做一個保安?”

獨眼說道:“哼,我還查到了一件事。林清雪有一個哥哥,不過很早就因為失手殺人逃出了國外。能夠讓陳揚這樣的高手來做一個保安,我看多半與林清雪的哥哥有關。很顯然,這個陳揚是專門來?;ち智逖┑?。”

不得不說,獨眼這家伙很聰明。馬上就靠零星的一點情報猜出了個大概。

齊嬌嬌說道:“這個陳揚在非洲是做什么的?”

獨眼說道:“我能感覺到他身上有隱藏的殺意。這種殺意是殺過無數人后累積出來的。我看他在非洲多半是當雇傭兵或殺手的。”

齊嬌嬌不由嚇了一跳,說道:“這么說,這個家伙是亡命之徒??!那我們現在怎么辦?雅黛公司這筆生意做成,我們兩人私下里可以賺上五千萬。而且,老頭子肯定還會夸我們做的好。難道就這么算了?”

獨眼眼中閃過精光,說道:“當然不能這么算了。這里是濱海,他陳揚不過就是一個人。就算他是一頭龍,到了我們的地盤,也得盤著。”

齊嬌嬌說道:“就是,眼哥,你那么多師兄弟。實在不行,將你大師兄喊過來幫忙。你大師兄不是什么不動羅漢么?”

獨眼說道:“不到萬不得已,我不想驚動那些師兄弟。尤其是我的大師兄。”

齊嬌嬌不解,道:“為什么?”

獨眼不由微微嘆了口氣,說道:“嬌嬌,你要知道,人的名聲可以帶來很多便利。但也能成為人身上的沉重枷鎖。我在濱海是保安之王。如果我連一個陳揚都解決不了,要去請他們幫忙。那傳出去,對我的名聲有很大的傷害??鑾?,就算是師兄弟之間,請一次也是天大的人情。”

“可眼哥,我們昨天在林清雪那里已經丟盡了臉。這個場子必須找回來啊。”齊嬌嬌說道。

獨眼的眼中閃過強烈的屈辱感,他是最屈辱的。“這件事,我已經安排了人去警告雅黛公司的人,不要在外面亂說話。再則,這事說出去,也沒人信。而我一旦去請我師兄弟們,倒是真顯得我無能了。”

齊嬌嬌不由焦躁,說道:“那你說該怎么辦?”

獨眼冷冷一笑,說道:“嬌嬌,我們現在身份不同了。不是爛仔,許多事情并不一定要靠蠻力解決。這陳揚的底子并不干凈,我們可以借助警察的力量。”

“你的意思是?”齊嬌嬌美眸一亮。

獨眼說道:“可以安排幾個混混去挑釁陳揚,陳揚只要出手打人。就讓這些混混報警。我們再給西派的黃隊長送些錢,黃隊長會知道怎么做的。總之,到時候陳揚要是反抗,那以后就是通緝犯。要是不反抗,那就得把牢底坐穿。”

齊嬌嬌聞言不由興奮起來,她湊嘴在獨眼的臉頰上重重的吻了一個。立刻就在獨眼的臉上留下了香艷的紅唇印。

“眼哥,你真是文武雙全??!”齊嬌嬌不遺余力的夸贊道。

獨眼呵呵一笑,接著就開始摸索齊嬌嬌。兩人在沙發上便大戰了一場。

陳揚這一上午盡在快樂的玩耍。之前是保安的時候,他就是個閑人。現在他是老板的司機了,那就更沒人使喚他了。

這貨在幾個辦公室里穿梭,和那些鶯鶯燕燕們插科打諢好不快活。陳揚雖然色了點,但并不遭人討厭,有時候開點帶顏色的玩笑,那些少婦們反而比他更兇猛。

就比如他坐了一個叫燕姐的座位。

燕姐說道:“快起開,姐要坐了。”

陳揚一拍大腿,說道:“現成的軟座,燕姐你坐吧。”

眾女轟然大笑,那知道燕姐特別淡定的說道:“得了,老娘才不坐你的軟座。一會兒軟座變硬座,硬座變插座,想走都走不了。”

陳揚一愣,好半晌才反應過來。“燕姐,你個女流氓。”

小姑娘們臉蛋紅紅的,少婦們哈哈大笑。

這一上午就這么愉快的度過。

 文學

中午的時候,林清雪和唐青青想去吃點星巴克的小吃,喝點咖啡。

女孩子嘛,就算再成熟。心里都還是有些小資情調和浪漫幻想的。

再則,這點消費對林清雪和唐青青來說也不算什么。

陳揚作為司機,當然是要負責接送的。而且,也能順便跟著吃一頓。

一出大樓的門,陳揚立刻迎了上來。

“哎呀,總裁啊,你今天真漂亮。”陳揚笑瞇瞇的夸獎道。

林清雪還沒說話,唐青青就先說道:“你能不能有點新鮮的詞啊,翻來覆去都是這幾句。”

陳揚呵呵一笑,說道:“青青,你這是嫉妒??!那總裁確實很漂亮啊。你看我就沒有夸獎你,你看你,胸小,人還兇,這樣將來不好嫁人??!”

唐青青叉腰怒道:“死陳揚,老娘胸那里小了?”說完就一挺。

那還是有些傲然的。

說實話,唐青青的胸不算小的。

陳揚說道:“那這也看不出來,誰知道你里面到底墊沒墊??!得摸才知道真假。”

“你想得美。”唐青青氣哼哼的說道。

林清雪雖然是繃著臉,但心里也是好笑。這陳揚簡直就是一個活寶??!

“總裁啊,不過我知道你肯定是沒墊的。”陳揚又說道。

唐青青立刻就不服氣了,說道:“死陳揚,你憑什么就肯定清雪沒墊,難道你摸過?”

陳揚說道:“我沒有摸過啊,不過總裁的弧形很完美,我猜的出來。反正你的,我必須要摸一下,經過驗證才能肯定。”

“好了,你們越說越不像話了。”林清雪臉蛋忍不住紅了,干咳一聲說道。隨后就率先上了車。

好歹她還是未經人事的小姑娘。

林清雪今年雖然已經二十三歲,但她內心卻是很單純。能夠闖下這份家業,除了她的天才,其中還有姨父的幫忙。

至于哥哥林南,林南當初就是幫姨父出頭殺的人。這也是姨父一直這么照顧她的原因。

林南今年已經有二十八歲,實際上是比陳揚要大四歲的。不過陳揚本事高強,所以林南也就一直叫陳揚大哥。倒不是真的陳揚比林南大。

林清雪上車后,唐青青向陳揚翻了個白眼,說道:“你個流氓,再敢說我胸小,饒不了你。”

陳揚呵呵的笑,說道:“你讓我驗證驗證,我就不說了。”

“你去死。”唐青青罵了一聲,也跟著上了車。

星巴克咖啡廳里。

陳揚與林清雪和唐青青相對而坐。

陳揚要了一份精致的牛扒,他倒是不喜歡吃這玩意。

不過在這里也沒辦法。

陳揚其實最喜歡的是大塊吃肉,大塊喝酒。

那牛扒上來后,唐青青不由取笑陳揚,說道:“臭陳揚,你知道怎么吃西餐嗎?”

“用嘴吃??!”陳揚蠻不在乎的說道:“這還要問啊,你真笨。”

唐青青頓時被氣的噎住。林清雪不由好笑,說道:“你們兩個是天生的歡喜冤家是吧?”

唐青青立刻呸了一聲,說道:“鬼才跟他是歡喜冤家呢。”

陳揚說道:“就是,歡喜冤家都是要做夫妻的。我才不要你做我老婆,你胸小。”

唐青青氣死了,咬牙切齒的道:“陳揚,你怎么不去死。”

陳揚呵呵的笑。

林清雪無奈的嘆了口氣,對陳揚說道:“你是個大男人,怎么老跟青青小女生斤斤計較?”

陳揚呵呵一笑,說道:“好吧,我大人不計小人過,不跟她計較了。”

唐青青立刻炸毛,說道:“你才是小人,你全家都是小人。”

林清雪算是徹底無奈了。

偏偏就在這時,陳揚看見外面一輛車里鉆出了一個女人。

這個女人頓時吸引住了陳揚的目光。

只因為,這個女人的氣場太強大了。她就像是一位女王。

這個女人美艷非常,穿著深紅色的連衣裙,頭發盤起,高貴典雅。

她的胸前飽滿,腰身被黑色腰帶束著,盈盈可握。

“看什么呢?”唐青青見陳揚這副豬哥樣不由來氣,也看了過去。等看清楚后,不由輕輕咦了一聲,道:“她怎么來了?”

林清雪也看了過去。

陳揚看到這女人身邊還有兩個男子。這兩個男子一身黑色襯衫,并戴了黑色墨鏡,非常的冷酷。陳揚也咦了一聲,因為他吃驚的發現這兩個男子都是暗勁巔峰的高手。

在這個小小的濱海市,同一時間出現兩名暗勁巔峰的高手,當真是很稀奇了。

功夫高手,練的就是體內一口氣。人在,氣在,氣一滅,人也就死了。

人活一口氣,就是這個道理。

而這口氣在高手體內可以化作勁力。

一般的大漢,就算一拳的力氣達到五百斤,那也是明勁。

明勁之后就是暗勁。

暗勁可以透過豆腐打碎下面的青磚,可以一拳擊斃大象。這暗勁,就是將勁力磨成細小的針,殺傷力驚人。

暗勁高手是很可怕的存在。

“你們認識這女人?”陳揚隨意問道。雖然出現了兩個高手,但也不關他什么事情,他最感興趣的是這女人的美貌。這個女人是和蘇晴一樣的御姐。不過蘇晴是風情十足,而這個女人是強勢美艷。都對陳揚有著致命的吸引力。

唐青青說道:“當然認識,在濱海,誰不認識她。”

陳揚摸了摸鼻子,說道:“她很有名氣?”

唐青青說道:“她叫做沐靜,是做茶葉絲綢的生意。走的是高端路線。她身邊的那兩個保鏢是兩兄弟,功夫非常的厲害。在濱海市,沒人敢惹她。”

這時候,沐靜帶著兩個保鏢走了進來。

陳揚盯著她的胸前白花花看了過去,他看的毫不避忌,甚至流出了口水。不自覺的說道:“靠,至少是36C,不帶墊的??!”

唐青青與林清雪卻是嚇的不輕,唐青青瞪了眼陳揚,說道:“你還亂說,萬一被聽到了,是不是不要命了?”

陳揚不在乎的說道:“怕什么呀?女人穿這么漂亮就是給男人看的。她有沒有老公???”

唐青青沒好氣的說道:“沒有,不過沒有又怎樣?你還想癩蛤蟆吃天鵝肉?”

陳揚呵呵一笑,說道:“你那么激動干什么?是不是吃醋了?”

唐青青頓時語塞,氣的想掀桌。

林清雪只能打圓場,說道:“吃東西吧,真拿你們這兩個活寶沒辦法。”

雖然陳揚挺鬧騰的,但是有他在,卻無端的添了許多樂趣。也讓林清雪和唐青青很有安全感。

吃完東西后,陳揚一行人出了星巴克。

剛一出門,陳揚就瞥到了那一邊幾個鬼鬼祟祟的小混混。

這幾個小混混一直盯著大門處,見到陳揚等人出來,馬上迎了過來。

陳揚馬上就知道這幾個家伙是沖自己來的。

不過……

陳揚瞬間心念電轉,自己在里面吃東西,萬萬不可能惹到這些家伙的。為什么會沖著自己來?

太反常了。

事有反常即為妖!

陳揚馬上就意識到了這可能是那獨眼在給自己布局。

獨眼應該很明白,這幾個混混不可能難為到自己。

那么他為什么還要派這些人來?

難道是?

陳揚絕頂聰明,腦袋轉的非???,馬上就想到了獨眼的計劃。

而此時,林清雪與唐青青也看到了那幾個混混氣勢洶洶的走過來,來者不善??!

她們立刻躲在了陳揚的身后。

陳揚卻是直接迅速一手一個摟住了林清雪與唐青青的柔軟腰肢。不待兩女反應,他先低聲說道:“跟我走。”

>>>>本文全文在線閱讀<<<<

新聞標題: 小說主人公叫陳揚林清雪,陳揚林清雪第2645章
新聞地址: //www.boypnv.com.cn/yl/1108760.html
新聞標簽:主人公  小說  陳揚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