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江西快≡走势图
你的位置:江西快≡走势图 > 娛樂 > 新聞正文

主角是張文定徐瑩小說叫什么

江西快≡走势图 www.boypnv.com.cn

時間: 2020-03-05 06:36:58 | 來源: | 閱讀: 9次

這種事情在官場中很常見,不稀罕!可被下屬給墻間的,她還沒聽說過!

  “你走。”過了好一會兒,徐瑩冷冷地吐出兩個字,見張文定并沒有走開,猛然揚起手,將手機砸在墻上,暴喝一聲,“滾!給我滾!”

  看著徐瑩這聲色俱厲兇神惡煞的模樣,張文定又松了口氣,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沒有說話,撿起自己的衣服穿上,然后走了出去。

  夏天的夜很熱,可張文定走下樓梯,卻覺得渾身發冷。在車旁站定,他抬頭看了看五樓,玻璃窗中透出燈光,在這還沒完全黑定的黃昏,顯得有幾分陰冷。咬咬牙,他拉開車門坐了進去,深呼吸了幾次,抬手在額頭上拍了拍,啟動車,駛出了糧食局宿舍大門。

  還才剛匯入路上的車流,手機響了,張文定一個激靈,莫出來看了一眼,是舅舅嚴紅軍來電,順手按了接聽鍵,叫了聲:“舅舅。”

  “你在哪兒?”嚴紅軍問。

  “在開車。”張文定回了一句后反問道,“有什么事?”

  “你現在給徐瑩開車?”嚴紅軍再問。

  “???是,沒。”張文定一聽到嚴紅軍提到徐瑩的名字心里就是一驚,險些撞上前面的車,一張嘴就慌張了,趕緊打了右轉向,靠邊停下,然后給嚴紅軍解釋了一下自己為什么會給徐瑩開車。

  聽了張文定的解釋,嚴紅軍沉銀了一下,說起了石三勇,張文定這才明白為什么舅舅會打這個電話了。只是他自己都一腦殼的疙瘩,到現在還提心吊膽的,卻是沒什么心思去關注石三勇了。

  如果沒發生今天的事情,張文定還是很愿意和一個區縣級的公安局副局長搞好關系的。畢竟,這樣的人物,級別不高,但是權力不小,很多事情都能夠擺得平。只是現在嘛,呵呵呵……

  結束了通話,張文定沒有忙著開車,伸手在臉上使勁地揉了揉,然后閉上眼睛趴在方向盤上,腦子里浮現出幾個警察沖過來將自己銬走的情景,居然還是武仙區公安分局的副局長石三勇帶隊。

  手機又一次響了起來,將他驚醒,莫出來看也不看,直接接聽了,有氣無力地說:“喂,哪位?”

  “文定吧?”一個渾厚的男中音傳了過來。

  “是......我......”張文定遲疑了一下,問,“你哪位?”

  “石三勇,公安局石三勇!”

  “啊,石局,你好。”張文定立馬提高音調喊了聲,頭皮一陣發麻,剛想到自己被他給抓了,突然就接到他的電話,這事兒怎么想怎么邪行??!

  “下班了吧?”石三勇的聲音中透出了笑意與關心。

  張文定道:“下班了,領導有什么指示?”

  “過來唱歌來,一起喝兩杯,山水華府。不要找理由推啊,有車沒?要不要接?”石三勇絲毫沒擺架子,一幅跟張文定熟得不能再熟的口氣道。

  聽到這個話,張文定就知道石三勇肯定不止一個人,先前在素柳園被他放倒在地的胖男人想必正在石局長身旁。

  若是剛才沒有把徐瑩怎么著,張文定自然是不肯趟這渾水的,可是現在自己已經把徐瑩給得罪慘了,也許從明天開始就會失去自由,倒是不用在乎那么多了,去看看那死胖子的焦急樣,或許也能給自己帶來些許快樂。

  快樂這玩意兒,有時候真的還是要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

  石三勇打這個電話來,想必是認為自己混成了徐瑩的心腹,想讓自己幫著在徐瑩面前說幾句好話吧?哈哈哈,自己都還在為徐瑩的事情而心慌,想不到居然還有人為了她而有求于自己,還真他媽的諷刺!

  這世界,還真是平靜之中蘊藏著瘋狂,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不如意,卻偏偏還有別人跑到前面來作揖。

  張文定腦子里一下就想了很多,笑了聲說:“石局發話了,我就是有千百個理由也不敢推??!哈哈,馬上過來!”

  放下手機,他掛擋打左轉向,車開動的那一剎,心里卻在想,徐瑩這時候在做什么呢?洗澡?還是痛哭?又或者在想著怎么樣報復他?

  徐瑩現在做的事情正是張文定心中所想的,她在洗澡,也在無聲地哭。她一遍遍似要洗去身上所有令她厭惡的氣息一般,她不想哭,可淚水卻止不住地流。

  她是開發區的一把手,副處級的領導,可她同時也是一個二十九歲的女人!

  開始的時候,她確實想過要整張文定一個墻間罪,可是后來也又猶豫了,正如張文定所說,這件事情不能說出去,在官場上混,天大地大面子最大!她離過婚,現在又給高洪做晴人,也不是未經人事的小姑娘,被人上了就尋死要活的。

  她只是覺得特委屈,今天是她的生日,卻諸事不順,工作的壓力混合著生活中的不如意,在這一刻全部化成了淚水流出。

  自從離婚后,徐瑩就不再對男人抱什么幻想了,一心都只想著把官做大,所以她成了市長高洪的晴人。對于開發區,她是有信心在自己手上做出大成績來的,在接手開發區之前已經有過很壞的心理準備,可是真正接手過來之后才發現,情況之糟糕超出了她的想象。九八成立的開發區,總共五十點二平方公里的面積,招商引資了十幾年,開發面積居然還不到五分之一!

  省內其他兄弟地市的開發區,都是副廳或者正處的架子,就隨江開發區還是個副處的架子,甚至其它兄弟地市下面區縣里的開發區都已經是副處的架子了,自己這邊可是市里面的開發區啊,想想都丟人。

  隨江市是個地級市,下轄兩區五縣,緊鄰石盤省省會白漳市,開發區就設在市郊東北角,地理位置還屬于武仙區的管轄。

  這個方向離省會近,卻沒沾上什么光。招商引資工作很不好做,地理位置交通優勢和省城的幾個開發區沒有一點可比性。

  隨江開發區雖然只是副處的架子,面積也不過區區五十平方公里,可麻雀雖小,卻五臟俱全,下面有財政局、招商合作局、國土分局、建設分局、規劃分局、環保分局、勞動保障分局。市里面人事和勞動保障是合并了的,但在開發區是分開的。

  對外宣稱,開發區常住人口八萬,實際上八千都沒有,由于常住人口很少,別說公安分局了,就連派出所都沒有,只設了一個公安執勤室。

  按說這開發區這么多部門,管委會一正三副四個主任外加一個紀工委書記,人確實是不少了,可是就沒幾個干事兒的,這地方呆著的人盡是些走關系進來拿工資混日子的。

  說實話,徐瑩來開發區,是想大干一場的。

  管委會班子成員她動不了,但下面各局辦的人員,她是真想把這些人給換了,可是卻不能換。這些人都各有背景,牽一發而動全身,現在她剛上任,任何成績都沒做出來就在人事問題上切口子,不說別人怎么想,首先她的靠山市長高洪就不會同意。

  人事上暫時不宜動,就只能從硬件上打主意了,怎么著也要把開發區的基礎設施給完善起來??!要不然開發商過來一看就走,那怎么引得了資?

  今天她去市政府,就是找分管副市長要錢搞基礎建設的。然而分管副市長卻不肯松口,一雙se眼不住地盯著她兇部看,還一個勁的要她發揮主觀能動性,積極招商才是硬道理,不能等、靠、要,市財政也是捉襟見肘,各個口子都缺錢。

  等她到市長高洪辦公室匯報工作之后,稍微提了一句晚上想一起吃飯的話,高洪居然面無表情地說他還有事就拒絕了,可她分明聽到高洪接了個女人打的電話好像約定晚上見面。

  帶著一肚子不愉快想自己安心吃頓飯過生日,在素柳園上完衛生間出來洗個手,一個死胖子居然想借機揩油,自己驚慌之下后退一步,卻不料高跟鞋下的細跟絆著了地面上滿是鏤空小格子的防滑墊,居然一屁股跌到了,出了那么個大丑!

  更過份的是,由于這前面一連串的事情,自己居然引狼入室,被張文定給墻間了!

  她恨張文定,也恨那個死胖子,若不是他,哪兒用張文定送自己回家?她也恨高洪,若是高洪今天晚上陪她吃飯,也不會有這事兒;若是高洪去年沒對嚴紅軍下手,張文定也不會恨到自己頭上來,同樣不會有這事兒!

  哼,張文定啊張文定,你以為我不敢報案就沒法治你了嗎?你是管委會的人,我是管委會的一把手,咱們走著瞧!還有那個死胖子,我不知道你是誰,可當時還有個武仙公安分局的什么副局長,你們都該死!

“來,文定啊,我來介紹。”山水華府的包廂中,隨江市公安局武仙分局的副局長石三勇堆著一臉豪爽的笑,一手搭在張文定肩上一手指向一個胖男人說道,“這是武仙電力局的邵局長,一把手!我的老同學了。老同學,這是小張,張文定,開發區管委會的,老同學我跟你說,文定可是名牌大學的高材生!”

  張文定看著面前這個在素柳園被他小小教訓了幾下的中年胖男人小有幾分意外,開始還以為這是哪個小公司的老板呢,沒想到居然還是武仙區電力局的一把手,還真是出人意料??!

  怎么說也是個局長,可素質為什么那么低呢?吃個飯看到漂亮女人都敢調希,還真是夠囂張的,也不知道怎么在局長這個位置上坐穩了的。

  不過張文定也是見過些官員了的,對于這個電力局的局長并不放在心上,不說區電力局的局長,就是市電業局的老大當面,他也不會覺得有啥了不起。

  電力是垂管單位,開發區是市里的派出機構,誰也管不著誰。再加上他之前還把自己單位的一把手給墻間了呢,雖然覺得自己走之前說的話應該擊中了徐瑩的軟肋,可畢竟還是怕徐瑩不管不顧的瘋狂一把硬要報警,所以這會兒頗有種破罐子破摔的心態。

  所以,聽到石三勇的介紹之后,張文定也只是一臉微笑地站著,不主動說話也不主動伸手,顯得有些矜持。

  “哎呀,張老弟一表人才氣宇軒昂,一看就是有知識有能力的人,前途無量啊。”武仙區電力局局長邵和平見張文定這種反應,心里有幾分生氣,可還得堆著一臉笑,主動伸出了手,熱情得有些過份,卻絲毫沒提今天發生的不愉快,用力握著張文定的手,左右幅度不大地搖擺著道,“今天認識張老弟,真是有緣??!來,坐,坐,到這兒來了就好好玩,玩個痛快。”

  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盡管心里對邵和平很是不齒,可畢竟還要給石三勇幾分面子。別的不說,如果徐瑩真報了警自己被抓進去了,只要石三勇說幾句話,自己在里面的日子也會好過些不是?

  所以,張文定也就收起了矜持,客氣了一句:“邵局長太客氣了,你坐,你坐!”

  “什么局長不局長的,叫邵哥!”邵和平作出一臉不高興的樣子道。

  石三勇也附和了一聲:“文定我可是要批評你啊。你就是這點不好,按說我們倆也是平輩,嚴主任,你舅舅還是我的姑父呢,你看看你,從沒叫過我石哥,每次都是石局石局,又不是干工作,叫得這么正式搞什么?我可從沒叫過你小張吧?”

  “啊......這,那是我的錯,我認錯。”張文定遲疑了一下,馬上又笑著說,“那我就得罪了,依二位哥哥的意思,石哥,邵哥。”

  “張老弟,這才對嘛。”邵和平大笑一聲摟了摟張文定的肩,然后問石三勇,“老三,你剛才說嚴主任,哪位嚴主任?”

  其實邵和平早就從石三勇嘴里知道了張文定的舅舅是是前任市委辦主任、現在的老干局局長嚴紅軍,可當他問出這話,臉上的表情卻跟真的不知道一模一樣,不去演戲真是可惜了。

  “還能哪位?市委辦!”石三勇道。在張文定面前,他自然不會說老干局的嚴局長,而要用嚴主任這個稱呼。

  “哦,嚴主任??!”邵和平作恍然大悟狀,然后又變出一臉的驚喜模樣,看著張文定道,“老弟,嚴主任是你舅舅?”

  在得到張文定肯定的回答后,他伸手在腿上一拍,叫了一聲,“哎呀,這真不是外人了。嚴主任是個好領導啊,對我的幫助很大,一直都很照顧我的......”

  張文定只差吐出來,媽的這姓邵的也太會裝了太能扯了,老子的舅舅以前是市委辦的主任,不是市電業局的局長,更不是省電力公司的書記啊,怎么就成了你的領導了?怎么就幫助你了照顧你了?

  屁話說得這么理直氣壯情真意切的,張文定還真是第一次見到,比管委會那幾個副主任還無恥!不過花花轎子人抬人,邵和平這么放低姿態,張文定也只能和他隨口笑哈哈地應對著,反正說假話又不用交稅。

  石三勇見二人相談甚歡,便走出包廂,對外面的服務員吩咐了一句。不多時,一隊衣著暴露身材興感香氣襲人的女孩子魚貫而入。

  邵和平讓張文定先挑一個,張文定客氣道:“兩位哥哥先來,我是小弟,哪兒能當先呢?石哥、邵哥,你們可不能讓別人說小弟我不懂事??!”

  張文定話說得這么好聽,石三勇和邵和平二人也不客氣,心里都還很舒服,覺得這小子會說話,懂禮數知進退,原先剛見面時的那點不爽就消散了,各自選好了小姐。

  氣氛一直不錯,唱歌開始之后,喝酒也自然是免不了的。

  張文定其實酒量不錯,只是不喜歡喝酒,平時跟人吃飯,都一律推說不能喝,可是今天他表面上裝得好,但內心的壓力已經大到了極點,一方面怕喝多了亂說話,一方面卻又想喝點酒舒緩一下神經,放松一下壓力。

  半推半就之下,張文定終于還是端起了酒杯。他最終決定還是喝,畢竟只是啤酒,以他的酒量,六七瓶下肚除了尿多一點,沒別的狀況。

  這一來二去的,酒過三巡,從表面上看,邵和平跟張文定之間大有相見恨晚之意,只差引為知己,恨不能斬雞頭燒黃紙對著關二爺神像拜把子。

  十點多的時候,石三勇把三個小姐都叫到他身邊,讓張文定和邵和平在另一邊說話。這包廂是個大包,相互隔得稍微遠點說話就不會被別人聽到。

  張文定知道要說正事了,心里卻渾不在意,天大的錯已經犯下了,轉回頭去想邵和平在素柳園招惹徐瑩的那點破事兒,也太小兒科了!

  等邵和平將話題引到徐瑩身上的時候,張文定打了個哈哈,直到邵和平問起徐瑩出了素柳園之后的反應時,張文定才一臉為難地嘆了口氣說:“邵哥啊,在背后說領導,我這可是犯錯誤的??!不過誰叫你是我哥呢?犯錯誤也沒辦法??!這個事情,我們老板很生氣,在車上的時候一直陰著臉,還有她腳也受了點傷,怨氣很大??!”

  “那,她說什么了沒有?有沒有給,給別人打電話什么的?”邵和平聽得心驚肉跳,看著張文定很沒水平地問。

  他是真害怕了,雖然電力系統是垂管單位,而他在市電業局和省電力公司都有靠山,可畢竟這兒是隨江市,是在高洪的一畝三分地上??!

 文學

  電力局和政府之間因為工作的原因扯皮那沒什么,只要有理由,偶爾表現一點壟斷行業垂管單位的優越性無可厚非,誰也不能因為這事兒說什么,可他這次招惹的是市長的女人啊,見不得光的,這他媽的是最得罪人的。

  如果抽自己幾個嘴巴能夠讓徐瑩消氣,邵和平真愿意自己抽自己,怎么就色迷心竅要去揩市長晴人的油了呢?不談別的報復手段,只要高市長稍微露一點口風,市局就會把自己這個區局的局長給拿下!他相當清楚,市電業局的局長絕對不會因為他這么個人跟市政府過不去,哪怕他在省電力公司小有點關系!

  在隨江這一畝三分地上,再牛逼的垂管單位也抵不住一市之長的怒火??!

  看著邵和平這一臉焦急的模樣,張文定心里居然涌起了一股莫名的快意,然后一想,老子再嚇嚇你。

  他皺皺眉頭,做出沉思的樣子,然后緩緩開口道:“在車上的時候,倒是沒聽到她打電話。不過,她問過我石哥的事情,然后要我問問石哥,了解一下你的情況。我還沒來得及給石哥打電話,就被石哥叫過來了......”

  聽著張文定的話,邵和平心一寸寸地往下沉。

  他雖然早料到了徐瑩會找他麻煩,可親耳聽到張文定的話,他就覺得壓力又大了一分,腦子里甚至都能夠想象得出徐瑩在車里對張文定說這些話時候那布滿滔天怒火的臉色。他自己早就把自己嚇著了,一點都沒去懷疑張文定的話是真是假。

  畢竟,像張文定講的這個情況,他自己就猜出了幾分,出了這種事情,徐瑩應該不會讓別人知道,想必會通過張文定來調查他的身份。在素柳園的時候,張文定和石三勇二人可是相互打過招呼了的,而石三勇和他邵和平也認識。

  “她有沒有說你問出來了要你怎么做?”邵和平強壓下心里的不安問了句,話出口后馬上就知道問了句沒水平的廢話——徐瑩要報復他,不可能通過張文定這小子啊。

  果然,張文定搖了搖頭。

  邵和平也搖了搖頭,嘆口氣,沒有說話。

  “邵哥,你也別太擔心了。”張文定突然出口安慰了一句,然后端起杯和邵和平碰了一下,喝了口酒繼續說,“我看吶,我們老板暫時不會怎么樣。她總不至于專門為了這么個事情和你過不去,怕是會等個什么機會,想必需要點時間的。你呢,就趁著這段時間想想辦法,把誤會說清楚,只要她心里舒服了,不就什么事兒都沒了嗎?”

邵和平想了想,這話有道理,徐瑩是高洪的晴人,絕對不可能一出這個事情就專門跟高洪去說,真要那么沒城府的話,也不可能才二十九歲就當上開發區的一把手啊。呃,自己是得盡快想辦法了,該道歉的道歉,該補償的補償。

  “你說得也對。”邵和平點點頭,“不過,女人心海底針,看不透啊,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這樣吧,我明天上班了,去探探老板的口風。”張文定眉頭幾皺,露出一臉決然道,“這個事情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沒莫清老板心里的想法之前,我也不敢隨便幫邵哥你說話,怕說錯。唉,算了,豁出去了,我現在就給她打個電話問一問。”

  “老弟,多話就不說了,以后有用得著老哥的地方,你盡管開口!”邵和平一把抓住張文定的手,激動不已,“只要是你的事情,只要我能辦的,啊,有條件要給你辦,沒有條件創造條件也要給你辦!”

  “邵哥,兄弟之間就不要這么客氣了。我去打電話。”張文定說著就站起身往包廂外走去。

  邵和平和石三勇對了一個眼神,暗想果然沒看錯,這小子在徐瑩面前還真說得上話啊,這種時候居然敢給她打電話,這不是特別親近的心腹是什么?不過話又說回來,他要不是徐瑩的心腹,徐瑩也不會要他當司機??!

  他卻是沒想到,張文定不僅不是徐瑩的心腹,相反還被徐瑩恨之入骨。

  張文定出了包廂,找到樓層的公共衛生間里撒了泡尿,連手機都沒拿出來,回到包廂后對邵和平說:“邵哥,我剛才打電話了,老板對你還是怨氣很大,聽她的語氣,應該沒跟人提起今天的事情。你自己這邊也要準備準備,我明天上班后再探一探,然后看看具體要怎么做吧!你放心,我會盡最大的努力幫你說話。”

  邵和平聽到這話,雖然還沒有一顆心穩穩當當,可也放松了一點,對張文定感激不盡。唱完歌三人都沒帶小姐出去開方,而是找了個地方吃夜宵,隨后各自開車回家。

  至于酒后駕車什么的,三個人都沒放在心上。

  躺在chuang上,張文定一時擔心自己要坐牢,一時又覺得徐瑩出于愛面子考慮應該不會把這件事情鬧大,自己不用坐牢,最多只是以后的工作中處處穿小鞋而已。想著想著,他又考慮要不要跑路......

  胡思亂想中,他睡著了,這一覺只睡得窗外陽光燦爛才醒來。在chuang上翻了兩個身,看了看手表,居然八點半了。

  正想著要不要起chuang的時候,門口傳來開鎖聲,隨后母親的聲音跟著就喊了起來:“文定啊,你還沒去上班?”

  他邊回答邊穿衣服,心里ting納悶的,爸媽晨練買菜回來了,可是他們怎么知道自己還沒去上班呢?走到客廳,父親又說話了:“快點刷牙洗臉上班去,樓下的車是單位的吧?不要耽擱了領導用車!”

  張文定這才明白,原來是他們看到車了。

  他們一家人是從農村搬進城的,張文定的父親做菜有幾分手藝,特別是狗肉做得好,后來跟舅舅借了些本錢到城里開狗肉店,慢慢賺了些錢,成了小富之家,在城里買了塊地自己建的房子,昨天晚上他車開回來后就停在自家院子里。

  洗漱完畢,張文定連早飯都沒吃便下樓而去,將車開到大路上后便靠邊停下,閉眼冥思了一會兒,覺得徐瑩應該沒有報警,要不然的話,今天早上警察早就沖進家里來將自己帶走了??蠢?,自己昨天晚上的話還是起了作用,徐瑩心有顧忌呢!

  八點鐘就上班了,現在都已經快九點了,呃,沒事了,沒事了!

  媽蛋,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還是照常上班去吧。

  到開發區管委會辦公大樓的時候,時間已經到了九點一刻。張文定停好車,剛準備到自己辦公室點一下卯然后就去覃浩波辦公室送車鑰匙,卻不料居然在自己辦公室里遇見了覃浩波。

  “局長。”張文定笑著叫了聲,伸手往褲兜里掏鑰匙。

  “怎么這時候才來?”覃浩波陰沉著臉,冷冷地問了一句。

  “今天早上肚子不舒服,看醫生去了。”張文定賠著笑解釋了一句,心想上班遲到多大個事兒啊,管委會里面誰沒遲過到?

  “看醫生你不知道請假???”覃浩波猛然間發火了,訓斥道,“我們是政府部門,拿著工資是要做事的,不是叫你遲到早退的!你是公務員,是黨員,有事要請假你不知道?都像你這么自由散漫目無領導,工作還干不干了?”

  張文定懵了,不明白就這么點小事覃浩波怎么就發了這么大的火,愣在那兒想解釋可卻找不到話。遲到這事兒確實是小事,可領導要抓著不放,再小的事情也能夠給你上綱上線!

  “鑰匙給我,自己好好反省反??!”覃浩波冷哼一聲,手一伸接過車鑰匙,大步走出了辦公室。

  張文定悶著一肚子氣坐到自己的座位上,看了看同事老于,卻見他臉上似笑非笑,有點幸災樂禍的意思,心情更加郁悶,也沒跟他說話,又把目光轉向另一名同事吳姐。

  吳姐一臉緊張地往門口看了看,這才轉過頭輕聲說:“小張,你今天運氣真差。覃局長早上找你就找不到,打電話你關機,還被徐主任訓了一通,就在我們辦公室!真是沒想到,徐主任一大早居然會到我們辦公室來。”

  聽到這個話,張文定有些明白了,莫出手機看了看,還真關機了,開了機一看,電量低,等兩分鐘肯定又會自動關機了。

  他暗嘆一聲倒霉,心想今天這事兒可能不怪覃浩波,根子還在自己身上,覃浩波一大早被徐瑩訓了一頓,多半是遭受了池魚之殃。

  想到這個,他隱隱擔心。唉,也不知道徐瑩以后會給自己什么苦頭吃,覃局長如果知道昨天派個司機給老板開車,司機卻把老板給強暴了,會不會跳樓的心都有?

  覃浩波不知道張文定強上了徐瑩的事情,可他這時候真的跳樓的心都有了。剛訓完張文定,他就被徐瑩叫去了主任辦公室,看著辦公室里坐在徐瑩對面沙發上的人,不用徐瑩說就知道有什么麻煩了。

  徐瑩辦公室的客人是開發區內一家企業的老總,當初引進這家企業的時候,其實并不是開發區這邊引進的,而是市招商局的功勞,再具體一點,是徐瑩的功勞。這位老總雖然不是公司大老板,可也和徐瑩接觸過幾次,現在徐瑩來開發區當一把手了,他遇著事情了便直接找徐瑩了。

  其實事情也不是什么新鮮事兒,兩個字:停電!

  停電不是什么新鮮事,誰都遇到過,特別是夏天,那份不爽就別提了。

  拉閘限電這個詞誰都不喜歡,企業更是如此,不單單生活上不方便,還影響收入。以前幾次拉閘限電,開發區內的企業跟管委會反映情況,管委會和區電力局協商過幾次,但電力局的理由相當的正大光明,說用電高風期都是分地段分時段限電的,省公司的規定,市財政局家屬院里都停過幾個晚上呢。

  管委會還真拿區電力局沒辦法,在限電這個問題上,溝通幾次無果,也就只能使用拖字訣,對企業敷衍了事。如此幾次三番,企業認為開發區不肯出力,也認命了??燒獯甕5?,這家企業因為當初是徐瑩引進的緣故,不死心地想來再試試運氣。

  徐瑩對這個情況也明白,她住在糧食局宿舍也遇到過多次停電,明知道自己出面也拿電力局沒辦法,自然不可能接這個活,但這家企業畢竟是自己引進來的,現在人家找上門來,不幫忙解決問題,面子上也要讓人家好受些才是。

  這事兒是屬于辦公室的事務,可偏偏分管辦公室的副主任請假了,她便將辦公室主任兼人力資源局局長覃浩波給叫了過來。

  徐瑩簡單說了下情況,然后看著覃浩波道:“覃主任,就是這么個情況,你看,是不是跟電力局那邊溝通一下?”

  覃浩波一臉為難道:“徐主任,這個事情,很困難啊......”

  “有困難就克服嘛。”徐瑩打斷覃浩波的話,臉一板,張嘴就不客氣了,“我知道有困難,沒困難的話,王總也不會找我們是不是?做事情不要怕困難,辦法總比困難多,遇到事情了不要總是找客觀原因,要從主觀上、從自身xia功夫,積極調動主觀能動性,為區內的企業做好服務工作,解決實際困難。這個事情,辦公室要妥善處理好。”

  覃浩波做了幾年的辦公室主任,領會上意的能力是不會差的,聽到徐瑩這批評的話就后悔不已,剛才領導就發話了,自己怎么就沒有馬上答應下來呢?說什么困難啊,讓領導覺得在外人面前沒面子了。

  媽的,都是被張文定這小子給氣昏了頭了。

  領導以商量的語氣跟你說話,并不是要真和你商量,而是顯示其大度,做下屬的怎么能夠打蛇隨棍上呢?又挨訓了吧?不過,她到底是個招商局的副職才調過來的,還沒完全具備一把手的威嚴,訓人都這么長一段話,還帶著濃濃的副職的做派。

>>>>本文全文在線閱讀<<<<

新聞標題: 主角是張文定徐瑩小說叫什么
新聞地址: //www.boypnv.com.cn/yl/1108675.html
新聞標簽:叫什么  主角  小說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