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江西快≡走势图
你的位置:江西快≡走势图 > 體育 > 新聞正文

秦小川白子晴小說【廢婿崛起】全集系列

江西快≡走势图 www.boypnv.com.cn

時間: 2020-03-06 18:00:14 | 來源: | 閱讀: 11次

“秦先生,我也是鬼迷心竅,你幫著勸一勸子晴吧。”

  雖說他楚家也是有權有勢,但是有蘇行長在此作證,真要是報了警,等待他的絕對是一個他不想看到的局面。

  秦小川戲謔的笑了笑:“報不報警,要看你的態度了。”

  “嗯?”

  楚明義一怔之后,終于明白了秦小川的暗示。

  那個賭注!

  只有他放下尊嚴,才能挽回這一切嗎?

  楚明義心有不甘,求助般看向了蘇行長,然而,對方那冷峻的面容像一盆冰水,把他的樂觀徹底澆透。

  撲通。

  強忍著巨大的羞辱,楚明義終于跪在地上,口中用極其微弱的聲音說道:“爸爸。”

  “你說什么?”

  “我……”

  楚明義面容漲成豬肝色,十指都掐進掌心,十秒鐘后,他狠狠的閉上眼睛,大聲喊道,“爸爸!”

  “哈哈,再多叫兩聲聽聽。”

  白子墨看熱鬧不嫌事大,頓時興奮的手舞足蹈,好像喊的是她似的。

  “呵,我沒有他這么廢物的兒子。”

  秦小川冷笑一聲,輕輕壓下白子晴的手腕,用只有兩人才聽得到的聲音說道:“報警就算了,如果整件事發酵出去,對公司的名聲也有不好的影響。”

  “好吧。”

  白子晴也不知道自己是認為秦小川說得有理,還是單純對他的信任,竟然就這么鬼使神差的放下了手機。

  片刻后,她才猛然醒轉。

  又是意外又是羞惱的看向秦小川,這家伙怎么突然像是變了個人似的,先是拿出了巨額拆遷款,現在連蘇行長這么大的人物,都親自為他主持公道。

  不僅如此,在楚明義灰溜溜離開的時候,蘇行長更是瞪了劉昊一眼:“你的所作所為,已經嚴重違反了銀行業的職業操守,從現在開始,你不再是江城銀行的一員了,回去辦完離職手續就走吧!”

  “行長,再給我一次機會吧。”

  劉昊臉色煞白,隨即發覺蘇行長總是有意無意的看向秦小川,連忙學著楚明義的樣子,跪在秦小川面前,憋著臉色喊道,“爸爸,求您跟蘇行長說說情吧!”

  然而,秦小川只看他一眼,再也懶得搭理。

  反倒是白子墨和一眾看熱鬧的員工大笑起來,把劉昊損的無地自容,笑罵片刻,劉昊也只能灰頭土臉的爬起來,溜溜的走了。

  下一刻,蘇行長向秦小川伸出右手:“秦先生,我已經開除了涉事的工作人員,請問您滿意這樣的處理結果嗎?”

  “嗯,多謝蘇行長跑這一趟了。”

  “小事情,如果沒別的事情,那我就先回去了。”

  說完這些,蘇行長就離開了。

  白子晴迫不及待的問向秦小川:“你是怎么把蘇行長請過來的?”

  “我跟蘇行長本來就是朋友。”

  秦小川聳聳肩膀,“怎么,我就不能有朋友嗎?”

  白子晴目光狐疑,這種萬金油的話信息太少,可是,她又沒辦法繼續問下去。

  一旁,趙雅蘭突然趁著時候湊上來,嘴角堆笑的說:“來的時候我就說,這外人是靠不住的,你看,果然還是咱們姑爺有辦法,一出手就把這個窟窿補上了,小川啊,以前怎么沒聽你說過拆遷的事,那筆拆遷款……一共給了你多少錢???”

  “媽,你說什么呢!”白子晴臉色一凜,狠狠拽了趙雅蘭一下。

  “問問怎么了,再說你跟小川是夫妻,這也算共同財產的一部分啊。”

  看著趙雅蘭財迷心竅的模樣,秦小川心中便不由冷笑,不過,他并不打算這么早就把自己的身份大白于天下。

  想到這兒,秦小川直接說道:“正好就八百萬出頭,幫子晴劃掉這些錢,大概還剩個幾萬塊的樣子。”

  趙雅蘭聞言,臉上的笑容頓時不見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嫌惡,嘟嘟囔囔的說:“我還以為多少,就這些錢,就敢在楚明義面前裝闊,萬一子晴欠下的是一千萬,我看你怎么收??!”

  “媽,姐夫畢竟是幫了姐姐,你怎么還這么說話呢!”

  白子墨也挽住趙雅蘭的胳膊,“姐夫,我媽不是那個意思。”

  秦小川冷笑一聲,根本懶得理會趙雅蘭。

  反正屬于他的財富都回來了,他可以跟白家人慢慢玩。

  子晴藥業的這場風波終于退卻,秦小川他們也就沒有必要待下去,直接回到了白家別墅。

  然而他還沒來得及關門,身后便響起一陣腳步聲。

  臉色疲憊的白子晴走入視線。

  “今天的事謝謝你了。”

  白子晴看了眼秦小川的襯衫下面,那幾塊結實的肌肉,臉頰微微一紅,迅速把目光移開,“那八百萬我會還給你的,你不用擔心什么。”

  秦小川對她的決定毫不意外。

  如果說他對白家,還留有那么一分感情,肯定就是因為白子晴。

  盡管他一直想不明白,這女人當初為什么堅持要履行娃娃親的約定,但這五年的相處下來,白子晴的人品他都看在眼里。

  這是個好姑娘。

  只是,并不喜歡他而已。

“好,每個月把錢打到我的賬戶里就好。”

  盡管兩人過的是形婚的生活,但秦小川對這個女人非常了解,以她的脾氣,斷然是不會接受這筆巨款的。

  反倒是讓白子晴按月還錢,能讓她心安。

  白子晴點點頭,一時卻有些語塞。

  她有一肚子的問題想問,但不知道從哪里開始問起。

  咚咚。

  突然的,一道敲門聲打亂了白子晴的思緒。

  “姐。”

  看到開門的是白子晴,白子墨的臉色頗有些緊張,支支吾吾的遞過來一件襯衫,“這是秦小川的,你轉交給他吧。”

  白子晴愣了下,剛想開口,白子墨就羞著小臉,踩著粉色小拖鞋跑回房間了。

  這一幕,很難不讓白子晴多想。

  當即把襯衫甩到秦小川身上,目光慍怒的凝視過去:“這襯衫是怎么回事?”

  “之前接她回家,結果她下車時把裙子掛壞了,就把我的襯衫系在腰上,這才避免了一場尷尬。”

  秦小川一邊解釋,一邊檢查起襯衫的完整性。

  根據他對小姨子的了解,這件襯衫很可能已經遭遇毒手,根本就不能穿了。

  然而,襯衫毫發無損,反倒散發出淡淡的洗衣液的香氣,這一點倒是讓秦小川意外不已。

  “就這么簡單?”

  白子晴沉聲問道。

  秦小川哭笑不得的抬起頭,調侃道:“不然呢,你認為的是什么樣子?”

  “我……”

  白子晴欲言又止,因為她發覺自己再猜測下去的話,很像是一個小妻子在查丈夫的崗。

  她跟秦小川本是形婚,為什么要在意這些?

  “怎么,吃醋了?”

  “???”

  白子晴小臉一紅,接著便看到秦小川眼含笑意的瞧著自己,頓時又羞又慌,倉促的瞪過去一眼:“沒有,我怎么可能吃你的醋,還有我要休息了,請你回你的房間吧。”

  在外人看來,兩人是共處一室,但實際上,白子晴早早就把衣帽間設計成了一間小臥室,那才是秦小川這五年來的住處。

  秦小川早已習慣,回房后,在狹小的空間里做了數百個俯臥撐,便躺下來進入睡眠。

  這大概是五年來,他睡得最踏實的一次。

  次日。

  秦小川像往常一樣洗漱晨練,買菜做飯。

  他不急著在白家人面前顯露底牌,所以這些個家務活,仍然是一人包攬,而且他也習慣了吃自己做的飯,健康營養。

  然而,就在他炒好幾道菜之后,趙雅蘭的聲音突然從客廳傳來:“子墨,你收拾完了嗎,你紅芝嬸嬸都已經到了,咱們得快一點。”

  “知道啦。”

  白子墨穿著一件嶄新的白裙子走下樓梯,聞到廚房的飯香,不由得皺起鼻尖,“媽,你怎么還讓姐夫做飯啊,咱們一家人要去錦江酒店的事情,您沒告訴他嗎?”

  趙雅蘭從鼻腔里發出一聲冷哼:“做就做了,能累死他是怎么著,怎么,拿了一筆拆遷款就以為自己在這個家里是大爺了?”

  秦小川聞言,頓時皺起眉頭。

  這毒婦折騰人的手段,越發的爐火純青了??!

  而且,她仗著岳母的身份,根本不怕自己會想對待楚明義那樣對待她,更是有恃無恐!

  “愣著干嘛!”

  趙雅蘭一臉嫌棄的看過來,聲音難聽,“抓緊換一身體面的衣服,開車帶我們去錦江酒店。”

  秦小川平靜的熄滅爐火,回房換好衣服,卻發現在客廳等待的只有趙雅蘭母子,他的岳父和白子晴俱都不在。

  頓時好奇的看向白子墨:“爸和子晴不去嗎?”

  “跟紅芝嬸嬸一家聚餐,我爸一向不去的,姐姐一早就去了公司,估計要晚上回來,她也去不了。”

  “嗯。”

  秦小川再次隱隱皺眉。

>>>>本文全文在線閱讀<<<<

  白子墨口中的紅芝嬸嬸,全名叫做朱紅芝,是趙雅蘭的妯娌,兩人都是一樣的小肚雞腸,所以在白家之中,她們走的最近,別說岳父,估計白子晴也是為了躲掉聚餐,才會一早離開的吧。

  也罷,就當是嘗一嘗錦江飯店的飯食吧。

  半小時后,三人抵達了錦江飯店,朱紅芝一家也已經到齊。

  除去那個惡毒嬸嬸,她的女兒白歡,女婿高成浩也一起出席。

  看到三人春風滿面的模樣,秦小川隱約覺得,這次不會只是個聚餐這么簡單。

  “快坐快坐。”

  朱紅芝一臉親近的招呼起來,特意拉著白子墨的小手,贊不絕口,“咱們家子墨出落的越發漂亮了,來,坐到你歡姐姐身邊。”

  到了秦小川這里,朱紅芝的目光卻是略過了他,直接無視。

  秦小川也樂得清凈,坐在飯桌的最角落,順便把手機放在了桌上。

  然而下一刻,就聽到高成浩的聲音傳了過來。

  “這位就是子晴的丈夫吧,總玩手機可不好啊。”

  這一開口,立即把眾人的注意力吸引過來。

  趙雅蘭頓時沉下臉來:“一家人聚餐呢,你在那玩什么玩,一點禮數都沒有!”

  “伯母,沒什么的。”

  高成浩淡笑著說道,“主要是手機玩的久了,實在是浪費生命,有這個時間,不如多做一些有意義的事,你說對吧,小川。”

  秦小川看了看他,平靜回應:“那要看是什么事了,對我而言,現在玩手機反倒更有意義。”

  “你說什么!”

  高成浩愣了一下。

  朱紅芝更是臉色僵硬,說不出的難看。

  她怎么也沒想到,向來是任由別人冷嘲熱諷的秦小川,竟然也會反唇相譏了!

“秦小川你什么意思!”

  朱紅芝嚯一下起身,那張濃妝艷抹的臉上,頓時堆滿了厭惡,“我們一家人難得坐下來聚一聚,在你眼里,竟然是沒有意義的事情嗎?”

  她的女兒白歡,也在旁邊幫腔:“就是啊,真是沒有禮數,子晴那么優秀,怎么就嫁給你這種窩囊的男人!”

  這對母女一唱一和,跟連珠炮一樣的難聽。

  秦小川笑著說道:“我只是把手機放在桌上,你們就能見縫插針的說這么多,難道還不許我反擊兩句么?”

  “你!”

  朱紅芝氣的臉色驟青,要不是有白子墨在旁邊拉著,恐怕她就要憤而離席了。

  趁著這時,白子墨連連對秦小川使起眼色,希望他能少說兩句,趙雅蘭也遞來目光,只不過,是嫌棄、惡心的眼神。

  趙雅蘭已經后悔帶著秦小川赴宴了。

  “媽,您別生氣。”

  高成浩見狀,立即又開口打起圓場,“小川確實沒怎么玩,這事怪我,您就別跟他一般見識了,家和才能萬事興嘛。”

  跟昨天的楚明義比起來,這個高成浩城府更深,說起話來一套一套的,直接就拿著一件莫須有的事情,讓秦小川的形象一落千丈。

  當然,秦小川在這家人的心目中,本身就沒留下什么好印象,他也不在乎這些。

  讓他感興趣的是,他很想看看高成浩還有什么后手來對付他。

  朱紅芝重新坐下來,陰陽怪氣的說道:“雅蘭姐,你別嫌我說話直,這秦小川啊,是真該跟我們家成浩學一學,光看這幾句話,就看出來兩個人的高低了,以后傳出去的話,得給你們家添多少罵名啊。”

  “誰說不是呢!”

  趙雅蘭絲毫沒聽出來朱紅芝這些話里,也有貶低他們白家人的意思,反而是順著朱紅芝的意思說道,“看你找的這個女婿多優秀啊,我聽說成浩昨天在單位里高升了,現在是什么級別了?”

  露出個謙虛的笑容,高成浩開口說道:“我運氣還不錯,得到了領導的賞識,昨天把我從分行抽調到總行,并且升我做了大客戶經理。”

  “都做到大客戶經理了??!”

  趙雅蘭頓時眼睛放光,不忘踩上秦小川一腳,“看看人家成浩,再看看你,真是丟我們白家的臉。”

  不等秦小川開口,白子墨先是聽不下去了:“媽,你也別老說姐夫,要不是他拿到了那筆貸款,昨天姐姐的公司都沒辦法收??!”

  “貸款?”

  高成浩耳朵一動,問道,“我現在就是管貸款的,子晴需要這方面的業務嗎?”

  趙雅蘭嘆了一口氣,苦笑道:“別提了,就是你前面那個大客戶經理,一直卡著子晴的貸款批不下來,多虧了我們全家人齊心協力度過難關,要不然真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聽到后面,秦小川對趙雅蘭的厚臉皮簡直佩服,明明是他填上了八百萬的窟窿,到了趙雅蘭的嘴里,反倒成了整個白家人的功勞。

  不過,讓秦小川意外的是,高成浩竟然是在江城分行工作,而且昨天開除了劉昊以后,直接把他調到了總行這邊。

  還真是無巧不成書??!

  話說那蘇行長是什么眼光,一連兩個大客戶經理都這么不靠譜!

  “唉,子晴都結婚了,這種事應該由小川來處理的,竟然還要您跟著操心,實在是不應該,要不這樣吧,我幫小川安排到我們行里吧,這樣他有個穩定的收入,也好幫著子晴分憂。”

  高成浩笑瞇瞇的開口,有機會踩秦小川一腳,他當然不會放過。

  秦小川淡淡搖頭:“不用。”

  “你跟我客氣什么。”

  高成浩熱情洋溢的說,“正好我們行長也在這里陪幾個大人物,你跟我去敬一杯酒,工作的事情好說。”

  秦小川笑著搖搖頭:“不必了。”

  “你這人……”

  高成浩沒辦法,只好給自己倒了一杯酒,起身說道,“媽,伯母,我先去給行長敬一杯酒,稍后就回來了。”

  看著他趾高氣昂的離開,朱紅芝對秦小川的不滿,直接就溢于言表:“小川啊,你也該找一份像樣的工作了,難得有成浩引薦,你怎么還拒絕呢,讓我說你什么好,你這……分明就是爛泥扶不上墻啊。”

  “那你知道昨天的事情是怎么解決的嗎?”

  “小川!”

  趙雅蘭臉色一變,生怕秦小川把她先前的話給戳破,連忙站出來岔開話題,“紅芝,咱們姐妹這么久不見,老說孩子們的事情做什么,來,咱們兩個喝一杯。”

  看著趙雅蘭說話時,又對自己頻頻使眼色,秦小川不屑的笑了笑,肆無忌憚的玩起手機,反正他玩不玩,都會被人詬病,還不如坦然一點。

  剛刷完幾條新聞,屏幕突然跳出一條信息。

  是小姨子發來的:“要不你去找蘇行長說說吧,我看這個高成浩不順眼,讓他也把工作丟了怎么樣!”

  秦小川一怔,哭笑不得。

  這丫頭的戾氣也太大了吧。

  沒有回復白子墨的短信,秦小川繼續看他的新聞。

  沒多久,高成浩就回來了。

  他那張臉上的得意之色更甚,剛一坐下,就迫不及待的說道:“媽,您猜猜我見到了誰,江城市首富徐正徐先生,我跟他喝了好幾杯酒呢,如果行長跟他達成合作,負責業務對接的,應該就是我了。”

  “我的天,竟然是徐正!”

  朱紅芝語氣夸張,不忘朝著秦小川看上幾眼,“來,我們敬你一杯,祝你在今后的工作里大展宏圖,飛黃騰達!”

  一桌人都舉起酒杯,各種好話說出來,都快要把高成浩捧到天上去了。

  而就在這時,秦小川又收到了一條短信。

  他以為還是白子墨發的,下意識看了小姨子一眼,不過,白子墨這會兒正在那兒悶悶不樂,估計是生氣他沒有回復信息。

  秦小川笑著搖搖頭,拿起手機后,上面寫著蘇行長三個字,“秦先生,聽小高說您也在錦江吃飯呢,徐正徐先生您知道吧,他想過去敬您一杯,不知道您同不同意。”

  思忖片刻,秦小川決定給小姨子一個驚喜,便回復道:“隨便,別把我的身份說破就行了。”

>>>>本文全文在線閱讀<<<<

新聞標題: 秦小川白子晴小說【廢婿崛起】全集系列
新聞地址: //www.boypnv.com.cn/ty/1108815.html
新聞標簽:白子  全集  系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