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江西快≡走势图
你的位置:江西快≡走势图 > 體育 > 新聞正文

丁凡慕容言《尸兇驚魂》章節目錄列表

江西快≡走势图 www.boypnv.com.cn

時間: 2020-03-06 18:00:09 | 來源: | 閱讀: 9次

在毫無征兆的情況下,猛的就立起來。

  我見這稻草人自動的就立了起來,不免一陣心驚。

  而一側的師傅和老秦爺,也是緊皺眉頭,一臉緊張。

  師傅更是拉長了嗓子,大聲的開口道:“冥禮開始……一叩首……”

  “哦”了一聲,便磕了一個頭,可是等我抬頭的一瞬間,卻意外的發現。

  桌案上的稻草人,好似也動了一下。

  開始我還以為自己看錯了,便多看了幾眼,結果師傅又喊了一聲“二叩首”。

  直到此時,我才發現。

  那稻草人真的也跟著傾斜了一下,而且這次是朝著我這個方向,好似也和我一般,在叩首。

  師傅見我還望著稻草人發愣,顯然有些生氣,當即便呵斥了我一聲:“還愣著干嘛!”

  心里一顫,這才反應過來。

  然后便磕了第二個,隨后師傅又喊了一聲“三叩首”,我繼續照做了。

  而桌案上的那稻草人,明顯也做了。

  看上不挺玄乎的,但沒有開口。

  三拜之后,師傅又拉長了嗓音:“上酒!”

  話音剛落,迅速的在桌案上的一口白瓷碗內倒了白酒。

  不過這還沒完,師傅更是一把提起旁邊躁動無比的大黃雞。

  不由分說,直接就抹了它的脖子。

  滾燙的鮮血順著大黃雞的脖子就冒了出來,最后“嘀嗒嘀嗒”的流入了酒碗之內。

  等鮮血染紅白酒之后,師傅還我在血碗之中滴入自己的鮮血。

  等做完這些,師傅又舞動了幾下桃木劍,擰起一道黃符便低喝了一聲:“有子丁凡結連理,以血為書化正清。急急如律令,敕!”

  說完,師傅手中的符咒“轟”的就是一聲,直接繞燒了起來。

  可是這繞燒的火焰,卻是墨綠色的。

  隨著黃符的燃燒,師傅將符咒灰全都灑到了血酒之中。

  等做完這些,還用還用手指攪拌了幾下,直接端來我面前道:“喝一半!”

  我接過血酒碗,看著里面摻雜有符咒灰的雞血酒,實在是有些喝不下,只能掖著鼻子往嘴里灌。

  帶著余溫的雞血酒,又腥又瑟,喝完之后連續干嘔了好幾次。

  至于剩下半碗血酒,師傅直接將其灑在了稻草人身上,然后便將其丟入火盆之中給燒了。

  等做完這些,我只感覺自己身邊涼颼颼的,總感覺周圍有人在盯著我一般。

  但沒一會兒,周圍那陣冰冷的陰風,也在此時漸漸散去。

  師傅的表情也緩和了不少,且明顯松了口氣兒:“小凡??!你現在可以起來了。”

  見師傅如此,我帶著一絲疑問:“師傅,這就完了嗎?”

  師傅微微點頭:“成了。”

  聽到這里,我卻有些懵。

  不是說結陰魂嗎?我除了見到一個會彎腰的稻草人,那見到什么女鬼?

  所有我便將心中的疑問說了出來,師傅聽我這般開口,竟露出一絲苦笑。

  說不僅是我,就算是他也都沒見著。

  而且還說,最好我能一輩子見不著。

  說完,便讓我收拾東西回去。

  我見師傅不想說,也就沒問。

  不一會兒,我們便收拾好東西。

  看了一眼四周的荒墳,只感覺全身涼颼颼的。

  不想在這里繼續久留,便和師傅以及老秦爺,迅速的離開了這里。

  在路上,大家都顯得比較沉默,都沒有說話。

  我也顯得疑神疑鬼的,總感覺除了我們仨還有其她人在。

  而師傅,路上只叮囑了我幾句。

  讓我近期別看一些不良的視頻和圖片,還要與年輕女性保持距離。

  說如果我觸犯了這些,可能會惹那位不高興。

  師傅沒明說,但顯然指的是我那見都沒見過的鬼媳婦兒。

  不過這事兒玄乎,即使現在我都不敢相信。

  等回到鋪子,已經凌晨一點多了。

  師傅讓我早些休息,說養足了精神,明晚還得繼續對付那打魚夫婦。

  說完,師傅便要回自己的屋子。

  可就在此時,屋里卻陰冷了幾分,屋外更是傳來陣陣敲門聲“咚、咚咚咚”……

  一聽敲門聲,我和師傅都是一愣,隨即望向了房門處。

  尋思著,這都這么晚了?誰???

  師傅便對著門口喊了一句:“誰??!”

  可話音剛落,屋外便想起一聲沙啞老嫗聲:“送米嘞!”

  我聽這話,當場就有些懵。

  我家根本就沒定米???在說,這大晚上的,又剛從亂葬崗回來,就來一個送米的?

  怎么想都感覺不對勁,所以本能的就回了一句:“我家沒要米,你送錯了!”

  此言一出,屋外又響起了一陣老嫗的聲音:“沒錯,老婆子跟了一路,這米就是送這兒!只想討炷香吃。”

  一聽這話,我臉色“唰”的一聲就變了。

  我們可是從亂葬崗回來的,她跟了一路,而討香吃?

  這、這不擺明了,外面站著的不是活人嗎?

  只感覺心驚肉跳,臉色煞白煞白的,就要開口把外面這家伙給罵走,要不人多晦氣?

  可師傅卻抬手制止了我:“人家既然是來道喜的,自然不能怠慢。小凡,拿香去!”

  我咽了口唾沫,迅速去拿了香。

  師傅點上,將其插在門前。

  然后對著屋外的老嫗說了一句:“多謝老太的米了,贖不能開門相迎,請擱門口吧!這香供你了。”

  話音剛落屋外便傳開“咯咯咯”的笑聲,隨即便見到那升騰的青煙,順著門縫就飄了出去,而那供香,也以飛快的速度燒沒了。

  過了有一會兒,見屋外沒了動靜,我便通過門縫往外看了一眼。

  發現屋外一個人也沒有,可門口卻多了一小攆白米。

  本是想打開們門看看的,卻被師傅給制止了。

  說可能就一路過的,逢喜就被勾了過來,讓我在意去屋里睡覺,別多想。

  聽到這里,我只感覺一頭的黑線。這鬼媳婦來沒見著,就先來了個也野鬼老太。

  這日后的日子,恐怕不那么好過了。

  隨即,師傅嘆了口氣兒,便轉身離開了。

  師傅走后,我這才提心吊膽的回屋里睡覺。

  不過等我睡著之后,卻做了一個夢。

  夢見個女的,那女的穿著很是時尚,就站在我床頭,拿著我的手機正在翻看什么。

  隱隱的聽到;哼!這么多女人,死渣男、死渣男,刪掉刪掉……

  等我夢醒后,已經是第二天早上了。

  我忍不住的看了床頭一眼,發現自己做了個夢,可是這個夢太過真實,讓我有些惶恐。

  見自己的手機就在床頭,便一把將其拿了過來,習慣性的打開了自己微信。

  結果就在我打開微信的一瞬間,整個人都傻眼了。

  發現里面很多信息記錄都被刪除,我幾百個好友,現在就剩下了百十來個,而且還是清一色的男性,就連鎮上送盒飯的劉大媽都給刪了。

  不僅如此,我那“絕命書生”的網名,更是被人改了,變成“絕命死渣男”。

  見到這些,我腦子里“嗡”的就是一聲爆響,整個人都傻了。

  昨晚我夢見的,那、那不是夢。

  她來了,又走了……

我看著手機半晌沒反應過來,數百個好友全沒了,網名還變成了絕命死渣男。

  此時此刻,我只感覺渾身上下都有一種心驚肉跳的感覺。

  再看我這間屋子,總感覺有哪兒不對勁。

  緊張的咽了口唾沫,迅速的起了床。

  出了房間后,見師傅正在外面削桃木劍。

  見我神色緊張,臉色翻白。

  都沒問我為什么,只是低聲說道:“別緊張,她是你媳婦兒,不會害你的!”

  “師、師傅,你、你知道?”我一臉驚愕。

  師傅沒抬頭,繼續削著桃木劍:“猜都能猜出來,以后每晚供一炷香,哪天要是問到了名字,就在屋里的無字排位上寫上!”

  說完,師傅舞動了幾下桃木劍:“拿去試試,看順不順手!”

  說著,直接就將手里的桃木劍扔給了我。

  “為師本來不想引你上道的,讓你做個普通人。既然事已至此,為師日后便帶你入道!”

  一聽師傅如此開口,剛才還有些失落的我,此刻變得異常激動。

  從小跟著師傅,師傅只教授了我一些普通的避兇手段。都不傳授我真本事,更不讓我隨便接觸尸體。

  就算我想學,師傅也不教。

  如今終于肯教我了,怎能讓我不興奮?

  師傅見我激動,卻又給了潑了一盆冷水,說今晚那隊打漁的夫婦肯定會和我拼命。

  讓我過了今晚再說,要不然一切都免談……

  隨后,我和師傅去外面吃了點東西,師傅讓我出去溜溜,說放松放松。

  可是自己根本沒心情,所以一陣天都在屋里沒出門。

  我看天快黑了,便問師傅今晚怎么辦?是不是就在屋里等著?

  師傅搖頭說,雖然我已經有了冥配,在這種前提下,我的冥配會幫助我。

  但師傅也不確定,給我召的鬼媳婦有沒有足夠的能力替我擋下這個災。

  能擋住就不說了,可要是擋不住,后果不堪設想。

  所以我們還是得做兩手準備,得有自己的辦法。

  師傅還說,咱們鎮頭有座破舊的城隍廟。

  雖然早已破舊不堪,斷了香火,但始終是城隍老爺的地界。

  今晚我們便去那兒,看城隍老爺的余威,能不能鎮住那對打漁的夫婦。

  同時也讓我做好心里準備,實在不行,我們就只能和他們拼命。

  聽師傅詳細說完,很清楚事態的嚴重性,所以一切都聽從師傅的安排。

  大約在晚上八點半的時候,老秦爺跑來了我家。

  不過他來的時候,卻帶來了一件東西。

  一件由黑狗毛編織而成狗毛鞭子,老秦爺說,這狗毛鞭子浸泡了黑狗血,又是純黑狗毛編織,有殺氣,還鎮煞。

  用來對付陰魂鬼煞,非常的有用。

  老秦爺忙活了一天,就是在做這玩意兒。

  現在我們三人,人手一條。

  師傅看了看時間,說這會兒也差不多該出發了。

  所以,我們仨便沿著街道往破舊的城隍廟而去。

  城隍廟距離我們這兒并不遠,就在街道的另外一頭的山坡上。

  這里很久沒來人了,雜草叢生,路都看不見了。

  等我們到了城隍廟的時候,發現城隍廟的一面墻都塌了。

  城隍廟內殿,更是破舊無比,房頂上更是有個大窟窿,一扇木門也是滿目瘡痍。

  來到內殿之后,我們先把大門給關上了,師傅還在上面貼了黃符咒。

  同時,老老秦爺還在廟里點了兩根蠟燭。讓我給城隍老爺敬香,讓其保佑我平安度過今晚。

  等做完,這些大家便靠在廟里休息。

  時間也一點一點的過去,轉眼便到了晚上十二點多。

  按照這對打漁夫婦的尿性,差不多也該來了。

  我顯得格外緊張,坐立不安。

  老秦爺和師傅都是經歷過風浪的人,顯得要淡定很多。

  靠在墻上,微閉著眼休息。

  忽然,一陣涼風毫無征兆的襲來,本來寂靜的四周也響起一陣“唰唰唰”的樹枝摩擦聲。

  本來靠在墻上的師傅和老秦爺,猛的就是一睜眼,“噌”的一聲就站了起來。

  師傅更是皺眉低喝道:“注意,他們來了!”

  說完,二人便急忙跑到門口,通過木門的縫隙往外看。

  而我也湊了過去,這一瞅,只見在城隍廟外墻外,還真站著兩個人。

  借助月光,可以明顯的發現。

  這二人衣著白衫,臉色蒼白,雙眸毫無生氣的瞪著城隍廟內。

  不是別人,正是那隊淹死在水庫里的打漁夫婦。

  為了找替死鬼,現在這是來索命勾魂來了。

  看著這二人,后背一陣爆涼,汗毛都豎了起來。

  只感覺雞皮疙瘩一層接著一層的往外冒。

  臉色有些惶恐,呼吸變得急促起來,不自覺的握緊了手中的桃木劍。

  師傅見我這般緊張,卻忽然對著我開口道:“別慌,這兩個家伙沒直接進來,應該是城隍老爺的廟還是有些作用。現在不過就嚇嚇我們而已!注意警惕就成。”

  聽師傅這般開口,緊張的心情略微好上了一些。

  又瞄了他們一眼,發現這兩個家伙的臉色,已經變得有些低沉了,甚至帶著猙獰。

  倒抽一口涼氣,便退到了廟內,又給城隍老爺敬了一炷香。

  可沒等這炷香燒完,這屋子里的溫度,又忽然降低了一點。

  而站在門口把風的老秦爺,卻忽然驚呼一聲道:“不好,他們進小院兒了!”

  話音剛落,我和師傅急忙趕到門口。

  果然發現這對打漁的夫婦已經來到了小院,距離我們不過十米的樣子,這會兒正在小院內來回走動。

  也不說話,就盯著廟內的我們看。

  老爺子眉頭一緊,隨即開口道:“這對夫婦戾氣大,看來是鐵了心要讓小凡做他們的替死鬼。這廟應該鎮不了他們多久。老秦,一會兒你和我躲在這門埋伏他們。小凡,你現在就躲在石像后去!”

  師傅說完,大家便行動了起來。

  石像后很潮濕,有著一股霉味,但還是蹲下身子將自己藏好。

  大約又等了十分鐘的樣子,大門外卻忽然響起了怪異的聲響。

  “吱吱吱”的,異常刺耳,仿佛是那對鬼夫婦正在用爪子撓門一般。

  這種聲音聽得人全身發毛,整個人的神經都繃緊到了極點。

  但撓了一會兒,這個聲音卻消失了。

  可不等三十秒,那貼在木門上的黃符咒,卻在毫無征兆的情況下“轟”的一聲自動燃燒了起來。

  師傅和老秦爺見符咒燒了起來,都露出一臉緊張。

  不等有所反應,便聽到“砰”的一聲悶響,那扇破朽的木門,當場便被人從外面給踢開了。

  隨即,一陣冰冷的陰風貫入,掀起大片灰塵和雜草。

  同時,門口更是響起那女鬼的嘶啞的聲音:“小子,你的死期到了!”

我躲在石像后面,這一切都看得真切。

  就在大門被踹開的一瞬間,那女鬼便已經站在了門口。

  白洞洞的眼睛,以及半張血肉模糊,被黑狗血腐蝕掉的臉。

  她就這么盯著廟內,并且撕裂般的開口。

  可是她話音剛落,站在門口左右的師傅和老秦爺卻忽然之間跳了出來。

  師傅更是大喝一聲:“妖孽受死!”

  說完,手中桃木劍對準了那女鬼就劈了上去。

  一邊的老秦爺,也是一劍捅向了女鬼。

  可是那女鬼卻露出一臉的詭笑,那身子直接就平移了出去,嘴里更是發出“咯咯咯”的怪笑之聲。

  這一幕我看得真切,叫人心底發顫,毛骨茸然的。

  可就在師傅和老秦爺對著那女鬼出手的時候,我忽然感覺有水漬低落到了我的額頭上,而且還有一種涼涼的感覺。

  本能的伸手摸了摸,然后抬頭往上看了一眼。

  可就這一眼,差點沒把我給嚇得半死。

  因為這在破爛的城隍廟屋頂上,這會兒正爬這一個人。

  那人臉色慘白,雙眼無瞳,一臉猙獰,更是齜牙咧嘴的低落著口水。

  不是別人,正是那女鬼的老公。

  剛才低落在我額頭上的,也正是這家伙的口水。

  忽然見到這樣的場景,頓時嚇了我一跳。

  一屁股就坐在了上,嘴里更是本能的“啊”了一聲。

  師傅和老秦爺聽到屋里有動靜,急忙回頭。

  結果見到屋頂上爬著的男鬼,一臉惶恐,掉頭就準備過來?;の?。

  可是已經晚了,那男鬼卻一臉猙獰,嘴里更是低沉的對我開口道:“殺了你,我和媳婦兒的替身也就齊了!”

  說完,那男鬼對準了石像后的我就俯沖了下來。

  他伸出了鋒利的利爪,嘴巴更是張得大大,露出兩顆修長的獠牙。

  見到這樣的一幕,只感覺全身都繃緊了,額頭上冷汗直流。

  師傅見狀,當場便對我大喊了一聲:“小凡快閃!”

  我心里雖然緊張得要命,但還有一絲理智在。

  并沒有坐以待斃,傻等著對方撲上來。

  手里還握著桃木劍和狗毛鞭,見對方俯沖而下,也沒想那么多,抄起狗毛鞭就抽了上去。

  狗毛鞭化作一道弧線,直接就抽向了男鬼。

 文學

  男鬼以為我被嚇破了膽,對我根本就沒太多防備。

  結果只聽“啪”的一聲脆響,這一鞭子實打實的就抽在了那鬼的身上。

  說也其奇,那狗毛鞭很細,可當抽在男鬼的身上時,卻顯現出了巨大的威力。

  男鬼當場便發出一聲刺耳的慘叫,身子更是“砰”的一聲就橫飛了出去。

  好似被大卡車撞了一般,直接就撞在了廟里的墻上。

  此時,師傅已經來到我面前。

  他對我微微點頭,顯然對我剛才的表現很滿意。

  同時,他一把將我拉起:“干得不錯!”

  說完,一個轉身,對準了還沒爬起的男鬼就沖了上去。

  “妖孽!”說著,師傅凌空一躍,一劍斬向了男鬼。

  男鬼被我抽中一鞭子,顯得非常憤怒,嘴里一聲咆哮,直接就撲向了師傅。

  二人瞬間便打在了一起,我想要上去幫忙,可發現根本就插不上手。

  因為師傅老傷未愈,且實力并沒有男鬼厲害,結果交戰不到十個回合,師傅便被那男鬼一掌打趴在了地上。

  同時,被潑了黑狗血的女鬼,即使傷重,也將老秦爺逼得退回到了廟內。

  此時我們三人站在一起,我攙扶著師傅,警惕的盯著二鬼。

  而那二鬼也不斷的逼近我們,且男鬼兇惡的開口道:“真是期待你們鮮血的味道!”

  說完,就要撲向我們。

  我們都是一臉緊張,師傅更是喘著氣,就要舉起了桃木劍上前拼命。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屋外卻傳來一陣奇怪的聲音咚、咚、咚……

  隨著這個聲音的出現,一陣陰影更是出現在了門口,有一股冰寒的陰氣出現。

  眾人都是一愣,齊刷刷的往向了門口。

  同時,一道蒼老并且干癟的老嫗聲音傳了進來:“都是誰??!膽子挺大!”

  那聲音聽得讓人頭皮發麻,只感覺全身都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隨著這個聲音的出現,門口處忽然走進來一個穿著黑色壽衣的老嫗。

  老嫗手里拿著一根龍頭拐杖,一踮一踮的就走了進來。

  顯然,這老嫗也不是活人,而是一只鬼。

  不過我盯著老嫗,卻感覺聲音有些耳熟,可是一時間又想不起來。

  師傅和老秦爺,也都是一臉怪異的盯著老嫗,一時間沒說話。

  但最讓我們意外的是,當屋里打漁夫婦見到這老嫗時。

  臉色頓時大變,露出一臉的惶恐之色。

  不僅如此,二鬼更是“噗通”一聲就跪倒在地了地上,全身抖個不停,嘴里更是哆嗦的開口道:“莫、莫、莫姥姥……”

  莫姥姥?我們都露出一絲疑惑,不清楚這兩只厲鬼葫蘆里賣的什么藥。

  可那個被叫做莫姥姥的老太太,臉色卻是一沉:“姑爺你們也敢打主意,真是活夠了狗膽!”

  話音剛落,打漁夫婦便抖個不停的望著我,一臉驚愕:“我、我們夫,夫婦不知。請、請莫,莫姥姥饒命!”

  老太太一聲冷哼:“滾回水潭去,要是在讓老身知道你們動歪心思,莫怪老身手不留情!”

  說完,這老太太猛的一杵手中龍頭拐杖。

  直接就發出“砰”的一聲悶響,很有氣勢。

  而那對打漁夫婦,更是被嚇得半死。

  連聲道謝,然后一臉驚恐的貼著門邊,灰溜溜的逃出了城隍廟。

  我們三人見到這樣的一幕,直接就懵了。

  剛才還兇惡異常的打漁夫婦,這個時候怎么就慫了?而且還慫得毫無脾氣?

  就這么放他們走了,他們以后還會回來嗎?

  可這還不是最關鍵的,最關鍵的是,這個老嫗是誰?

  她為什么會來這里?為什么會幫助我們驅散這兩只索命厲鬼?

  想到這里,一個念頭忽然出現在了我的腦海之中,冥配。

  現在看來,就只能是這個解釋。

  這老嫗是個鬼肯定沒錯,走路惦著的雙腳,說明了一切。

  而且這個老太太,早不出現晚不出現,偏偏在我結完冥婚后出現。

  恐怕這老太太十有八九就是我的冥婚對象,剎那之間,我腦子里響起一聲晴天霹靂。

  難道我丁凡這么倒霉?不是美艷女鬼就算了,來個普通一點的女鬼也成???

  一想到日后一輩子會有這么一個老太婆媳婦兒,我只感覺吃了死耗子一般,一時間臉色鐵青。

  同時,那老太太忽然望向了我,皮笑肉不笑的對我開口道:“丁凡吧!初次見面!”

  我一時間沒開口,還緊張得咽了口唾沫。

  而師傅更是在此時蹭了我一下,讓我回話。

  我一臉別扭:“多、多謝夫人救命之恩。不知,不知道夫人芳名??!”

  說出這話的時候,我全身都麻了,自己都不自在。

>>>>本文全文在線閱讀<<<<

新聞標題: 丁凡慕容言《尸兇驚魂》章節目錄列表
新聞地址: //www.boypnv.com.cn/ty/1108808.html
新聞標簽:慕容  驚魂  目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