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江西快≡走势图
你的位置:江西快≡走势图 > 社會 > 新聞正文

江成許晴小說《醫品贅婿》免費章節

江西快≡走势图 www.boypnv.com.cn

時間: 2020-03-06 18:36:09 | 來源: | 閱讀: 11次

可是沒想到江成不但沒有死,反而這次忽然開竅了。

  完成了一臺不可能完成的手術,獲得了方建國那樣人的人情,又狠狠的教訓了來羞辱了他的李新月母子。

  許晴一邊想著一邊拿著浴花在身上打著泡泡,可能人在經歷生死的瞬間,真的會發生很大的改變吧。

  江成坐在松軟的大圓床上,聽到了浴室里傳來了嘩啦啦的流水聲,這樣的場景真的讓江成有些浮想聯翩。

  這一天江成感覺自己的經歷真的是從地獄到天堂,雖然因為救人死了,但是卻因禍得福的獲得了醫圣的傳承。

  他也清楚,自己現在懂得的醫圣傳承的醫術只不過是皮毛,畢竟在他昏迷的那么長時間里,腦海里充斥著的信息真的太多太多了,即使到了現在他也沒有消化多少。

  “啊——”

  正當江成這樣想著的時候,忽然就聽到了浴室里傳來了許晴的一聲驚呼。

  江成連忙起身,匆忙的打開了浴室門,就看到了穿著睡衣的許晴坐在了地上,睡裙下面露出了兩條白皙的美腿,許晴伸手揉著她的腳踝,一臉痛苦的表情。

  “你沒事吧?”江成連忙上前關心的問道。

  許晴見到江成開門進來了,連忙伸手將睡裙裙擺向下拉了拉,隨后說道:“沒事,就是不小心滑了一跤。”

  江成聞言直接要上前抱起雪晴,可是許晴本就是一個很獨立自強的女人,她立刻掙扎著說道:“不用,我自己可以。”

  “別動!”

  江成面容嚴肅,頗有些霸道的說著,許晴第一次聽到了江成這樣講話,也不知道怎么了,真的就不掙扎了,任由江成把自己從地上抱了起來。

  江成公主抱著許晴,聞到了許晴身上剛剛洗過澡的清香,感受到了她身上的柔軟,江成也一陣心猿意馬,將許晴放在了床上。

  江成伸手捧起了許晴的小腳,發現腳踝處已經腫了起來。

  “應該沒事,睡一晚上就好了,”許晴有些想要收回被江成握著的腳。

  許晴一直都很傲,雖然江成是自己老公,可是許晴對他也只是好像上下級的關系一樣,更別說有什么肌膚之親了,現在忽然被江成握著腳,她的感覺也很奇怪。

  “不行,你這個腫的這么厲害,是腳踝錯位血流不暢,放任不管的話,估計要疼好一陣子,”江成一邊說著,一邊起身到浴室里拿了毛巾出來。

  江成將毛巾墊在了許晴的小腿下面,對著許晴說道:“你平躺著,身體放松。”

  許晴有點為難,自己現在的睡衣里面什么都沒有穿,本來睡裙就比較短,這要是平躺著,江成還坐在自己腿那邊,那豈不是什么都看光了?

  忽然許晴看到了一邊放著的毛絨玩具,連忙拿過來,抱在了身上,這才平躺了下去。

  江成伸手撫摸在了許晴的腳踝處,輕輕的按摩著,指法輕柔。

  原本許晴還認為會很疼,可是沒想到江成按摩的還很舒服,許晴的印象里江成可從來沒有這樣關心過自己,而且還表現得這么體貼,從來都是自己說什么,他才會做什么。

  許晴覺得很舒服,江成也一樣,因為許晴的皮膚真的很好,入手光滑細膩,手感極佳。

  正當許晴放松的時候,江成手上猛然用力,就聽一聲輕微的細響,許晴就感覺腳上的疼痛消失了。

  “好了,這次睡一覺應該就好了,”江成松開了許晴的小腿笑著說道。

  許晴活動了一下腳踝,發現真的恢復了正常,江成沒有說話便是進到了浴室里。

  許晴揉著剛才被江成捏過的腳踝,心中雖然疑惑,但是更多的是一種欣慰,至少自己的這個上門老公不那么木訥了。

  當江成洗好澡出來,準備跟美女同床共枕的時候,忽然發現許晴已經背對著自己這邊睡了,而且地上已經打好了地鋪。

  瞬間江成就懂了,原來之前的江成都是跟許晴分床睡的,江成也只好躺在了地鋪上。

  第二天吃過早飯,許晴跟江成便是一同來到了醫院上班。

  “喲,這不是咱們醫院里的江大窩囊嗎?怎么剛出院就上班了,這么熱愛吃軟飯這份工作嗎?”

  江成剛剛換好了白大褂,就聽到了一道刺耳的聲音傳到了自己耳朵里。

  江成轉頭看了過去,便是看到了身材有些肥胖護士長秦嵐正一臉嘲笑的看著自己。

  江成也知道秦嵐這個人,因為自己家庭不和諧,經常把情緒帶到工作里來,她最好的發泄對象,就是之前的江成了。

  看今天秦嵐這個意思,明顯又是家中生活不和諧了,找自己來撒氣來了。

  江成淡淡的看了秦嵐一眼,說道:“秦護士長,看你這意思,你老公又出去拈花惹草了吧?”

  秦嵐聽到了江成的話直接一愣,她以前都是過來找江成撒撒氣,反正江成也就笑笑而已,沒想到今天的江成竟然反嗆了自己一句。

  頓時秦嵐的胖臉就紅了,她最氣別人拿她家里說事了,她立刻瞪著眼睛吼道:“江成,你今天腦子壞了吧?你一個上女人門的廢物,有什么資格說我家里的事情?”

  秦嵐昨天請假了,所以不知道江成昨天在醫院里發生的事情,還以為江成是以前的江成,肆無忌憚的嘲諷。

  江成懶得理會這個家伙,直接無視了她,準備去沈院長的辦公室,畢竟陳主任都親自上門請自己了,不去也不太好。

  可是秦嵐卻直接擋住了江成的去路,說道:“你給我站??!今天你不跟我說清楚,你別想出去。”

  江成無奈的說道:“沈院長要見我,我不去的話,院長生氣了,這個責任你擔著?”

  秦嵐聽到了江成的這番話,好像聽到了什么笑話似的,直接笑著說道:“我看你今天腦子是真的不正常了,沈院長是什么人物?他要見你這個男護士?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德行!”

  江成平日里在醫院跟個隱形人似的,根本沒人重視,堂堂廬陽市第一醫院的院長,怎么可能要求見這么一個人,秦嵐覺得肯定是江成自殺腦子壞掉了。

  江成被秦嵐這樣的潑婦糾纏,也滿心的無奈,索性自己回到了座位上。

  秦嵐剛準備繼續諷刺江成幾句,忽然陳主任走了進來。

  “呀,陳主任,你怎么有空來我們護士部這邊啊,是不是想我了,”秦嵐見到陳主任,立刻一臉諂媚的上前說道。

  要是個美女這樣說,那是挺撩人的,可是秦嵐這樣的丑女說出這樣的話,陳主任只感覺一陣反胃。

  陳主任沒有理會秦嵐,一眼就看到了江成,連忙笑著上前說道:“哎喲喂,江成老弟啊,沈院長都在辦公室里等著急了,你怎么還在這里悠閑的坐著呢。”

  江成看了陳主任一眼,這個家伙真是個跟屁蟲似的,昨天追到自己家里,今天又追到護士部。

  “我也想去啊,可是秦護士長不讓我去,”江成淡淡的說道。

  陳主任一聽,臉色唰的一下就變了,媽的,自己以后能不能來醫院上班,全在江成手上捏著呢,這個腦殘護士長竟然攔著,這不是要斷了自己的職業路嗎?

  “秦嵐,你這個護士長干的是壓力太大了,腦袋糊涂了吧?江成是沈院長要親自提拔的主治醫師,你一個護士長算什么東西,也敢攔著?”沈院長雙手負于身后,冷眼看著秦嵐說著。

  聽到了陳主任話,秦嵐嚇得臉瞬間就綠了,原來江成之前說的是真的,沈院長竟然真的要見他,而且還是要提他當主治醫師。

  自己這樣攔著沈院長要見的人,那不是糞坑里打地鋪,離屎不遠了?

  “陳主任,對不起對不起,我真不知道,我……,”秦嵐說到了一半,連忙又對著江成說道:“江成老弟,你看我是讓我那個倒霉老公給我氣到了,我真該死,我嘴賤,對不起啊。”

  秦嵐生怕江成在院長那說自己壞話,要是真的說了的話,自己這個好不容易熬的護士長可就丟了啊。

  江成懶得理會這樣的人,便是直接繞過了秦嵐,走了出去,陳主任也狠狠的瞪了秦嵐一眼。

  看到江成離開了,秦嵐悔的腸子都要青了,她搞不清楚,自己就請了一天假,這醫院里到底是發生了什么?

  陳主任帶著江成來到了沈院長的辦公室,一臉恭維的笑意,說道:“江成老弟,你一會可要幫我說點好話。”

  江成隨意的答應了一聲,便是進到了沈院長的辦公室里。

江成進到了沈冰的辦公室,當她看到坐在辦公桌后面的女人的時候,他的眼睛瞬間一亮。

  眼前的女人穿著干凈的白襯衫,一頭烏黑的秀發柔順的披散著,皮膚白皙,冷艷的臉龐,看著就給人一種只可遠觀,不可褻玩的感覺。

  雖然沈冰跟許晴的一樣都很美,可是許晴的美是發自骨子里的傲,而沈冰的美是一種冷艷,雖然江成以前就是醫院里的實習醫生,可是他也沒有見過沈冰本人,只是看到過照片而已,沒有想到院長本人如此驚艷。

  “沈院長,你找我,”江成笑著上前說道,剛剛湊近沈冰,江成就聞到了一股異樣的香味,不像是香水,更像是藥香。

  沈冰抬起頭,笑著跟江成握了握手,說道:“你就是江成吧,請坐。”

  江成伸手跟沈冰握手,一觸即分,坐在了沈冰的面前。

  看到了江成如此淡定的表現,沈冰冷艷的臉上也閃過了一絲驚訝,因為她打聽了江成的過去,據說是一個十分內向,十分窩囊的人,可是看他現在的表現,完全不是。

  她身上的香氣不是普通的香水,凡是聞到她身邊香氣的人,再看到自己的美貌,都會或多或少對她產生些許愛慕的眼神,可是眼前這個江成的眼中,絲毫沒有那種眼神。

  沈冰也坐了下來,看著江成說道:“江成,你昨天的做的那臺手術我看了,手術表現堪稱完美,而且針法也十分玄妙,敢問你師承何處?”

  江成當然不會說出自己重生的事情,而是說道:“沈院長看出了我的針法?”

  “當然,那般復雜的針法,就算是我的老師來了,也不可能做得比你更好,“沈冰贊許的說道。

  “其實我今天找你來,是想讓你擔任我們醫院的外科主治醫師,我覺得你這樣的人才,實在是不應該埋沒。”

  江成想了一下,其實這樣也好,至少有個好點的職業,以后在家里也不會被許晴的親朋好友瞧不起了。

  “也好,不過我現在還沒有醫師資格證,”江成說道。

  “這個你不用擔心,我來處理就好了。”

  江成聞言說道:“那我就先謝謝沈院長了,我還有事,就先去忙了。”

  沈冰看著江成離開了,臉上笑容瞬間消失,秀美皺了起來。

  秦嵐護士長知道了江成受到了沈院長的重視,自然不敢再欺負江成,所以江成一天下來也沒有什么工作。

  每當江成想主動找點事情做的時候,秦嵐都是說道:“江成老弟,你身體剛剛恢復,不能太累。”

  這時候秦嵐想起討好江成了,不過江成也沒有給這種人什么好臉色。

  醫院地下停車場。

  “江成,晚上我有個大學同學聚會,你跟我一起過去。”

  江成跟許晴走在一起的時候,許晴挎著包對著江成說道。

  “好啊,反正我回家也沒有什么事情,”江成笑著對許晴說道。

  許晴原本沒打算帶江成去,因為她怕江成去了會被人嘲笑,可是現在的江成跟以前不一樣了,今天剛剛下了通知,江成可能會成為主治醫師,這樣一來的話,許晴也好讓自己的朋友重新認識一下江成,省得外人總說自己老公壞話。

  正當許晴跟江成向著自己的車那邊走過去的時候,忽然從旁邊的一輛面包車上下來了六個男人,每個人手里都拿著砍刀,氣勢洶洶的向著二人這邊走了過來。

  看到了這樣的情況,許晴也被嚇了一跳,她可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的情況,江成則是直接擋在了許晴的身前,說道:“別怕,有我在。”

  “你別硬來,他們有刀,”許晴有些擔心的對著江成說道。

  雖然她也知道江成現在不像以前那么窩囊了,敢于反抗了,可是現在面對這么多人,反抗的話反而會激怒對方,許晴還算冷靜,現在這個情況,只能找個時機報警了。

  “豹哥,就是他!”

  瘦猴見豹哥的人圍住了江成,滿臉得意的指著江成喊道。

  沒錯,出現在江成和許晴面前的人,正是上次被江成教訓了的瘦猴帶來的。

  上次出去收?;し?,不但沒有收到錢,反而丟了一千多,還要在大庭廣眾之下自扇耳光,他怎么可能不報復。

  那天瘦猴跟胖墩腿能動之后,并沒有跑遠,看到了江成上了許晴的車,于是記下了車牌號,這才找來了這里。

  這六人當中為首的一人便是豹哥,留著光頭,赤著上身,胳膊上紋著紋身,聽聞瘦猴的話,便是瞇眼看向了江成:“就是你個小子,敢跟老子黑吃黑,是嗎?”

  “是又怎樣?不是又怎樣?”江成淡淡的說道。

  豹哥聽了一愣,隨后笑著說道:“他媽的,小兔崽子還挺橫!”

  說話間豹哥揮了揮手上的刀,冷聲說道:“我告訴你,今天我給你兩條路,要么把錢十倍吐出來,要么,把你身后的這個小娘們給老子爽一爽,怎么樣?”

  豹哥之前一眼就看到了許晴,那小臉白嫩的,一把都能掐出水來,還有那胸前的飽滿,這要是在床上折騰起來,那不是爽翻天了。

  聽到了豹哥的話,許晴的目光瞬間冰冷了起來,她一直都是一個很傲的人,什么時候被人這樣侮辱過。

  不等許晴發作,她忽然聽到了江成冰冷的聲音:“如果罵我可以對你們輕點下手,可是你們敢羞辱我老婆,那就對不起了。”

  “媽的,死到臨頭了還裝!”豹哥不耐煩的摸了摸頭,怒聲吼道:“給我廢了他。”

  立刻豹哥的手下便是手持利刃,向著江成沖了過來,其中一個人手中的砍刀徑直向著江成的肩膀砍了過來。

  面對如此?;那榭?,許晴嚇得直接閉上了眼睛,可是江成依然一動不動。

  “去死吧!”那個小弟眼看得手,怒聲喊道。

  就在砍刀要碰到江成的瞬間,江成動了,出拳快如閃電,一拳轟在了這個小弟的肚子上。

  砰!

  頓時這個小弟便是被狠狠砸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捂著肚子痛苦的哀嚎了起來,砍刀在天上轉了幾圈,被江成穩穩的握在了手里。

  “好快!”

  豹哥都沒有看到江成是怎么出手的,自己的小弟便是被轟飛了出去。

  “媽的,一起給我上!”豹哥自己也握著砍刀沖了上去。

  江成目光一冷,身形瞬間消失,化作一道殘影,沖進了幾人之中,一陣哀嚎聲音響起,所有人同時被打飛了去。

  他們甚至連江成的衣服都沒有碰到,就被打飛了出去,倒在地上的豹哥也滿臉驚恐的看著那邊的江成,這人絕對是個高手,太可怕了。

  許晴也聽出了聲音不對勁,當她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江成紋絲未動,而那些人都是慘叫著倒在了地上,許晴驚訝的目光看向了江成。

  江成一步步的向著豹哥走了過去,豹哥滿臉恐懼的向后挪,嘴里還求饒說道:“大哥,對不起,我不該招惹你,我錯了。”

  “以后再敢對我老婆動歪心思,我讓你這輩子當不了男人!”

  江成冰冷的話音落下,手掌輕拋,砍刀在空中翻轉幾圈,徑直插在了豹哥的兩腿之間。

  豹哥幾乎感覺到那鋒利的刀刃都貼在自己兄弟身上,只要差上一毫米,自己就真的當不了男人了。

  江成這般手段,嚇得豹哥冷汗直流,渾身都顫抖了起來,口中喃喃的說著:“我再也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

  另外一邊倒著的瘦猴,更是嚇得頭都不敢抬了,他心里真的后悔,為什么自己要不識好歹再招惹這個可怕的人?

  一直到許晴跟江成開車走了,瘦猴才抬起了頭,忍著劇痛到豹哥跟前說道:“豹哥,你沒事吧?”

  豹哥兇狠的瞪了瘦猴一眼,惡狠狠的罵道:“你他媽的,給老子招惹了一個這么大的喪門星。“

  “給我廢了他一條胳膊!”豹哥怒聲吼道,差點就因為這一千塊錢自己以后都沒法當男人了。

  瘦猴連忙求饒,可是豹哥只想發泄心中的憋憤,還是敲斷了瘦猴的一條胳膊,頓時瘦猴的慘叫響徹整個地下停車場。

  他真的后悔了,自己萬萬不該招惹這個可怕的家伙。

  “剛才,謝謝你,”許晴一邊開著車,一邊輕聲說道。

  “謝什么?”

  “你剛才冒著那么大的風險?;の?,不該謝你嗎?”

  江成聞言,笑了一下,說道:“你是我老婆,我?;つ悴皇怯Ω玫穆?。”

  許晴聽到了江成這樣的話,心頭一陣暖流流過,不過她的表面還是不動聲色。

  凱冠大酒店。

  許晴帶著江成來到了酒店大廳,立刻就有服務生來迎接二人,將二人帶到了二樓的VIP包廂之內。

  進門之后,江成便是看到了里面已經坐著三男兩女,其中兩男兩女是兩對情侶,只有一個穿著白色西服的男生獨自一人,他們每個人的穿著打扮都很華麗,一看都不是普通人家的人。

  “喲,我們大學?;ㄐ砬韁沼誒戳?,”穿著白色西裝的獨身男子笑著說道。

  不過當他看到許晴的手臂,挎著江成胳膊的時候,他的臉色瞬間就冷了下來,眼神之中充滿敵意。

“不好意思,路上有點事情耽誤了,”許晴說著便是跟江成一起進到了包廂,找了個座位坐了下來。

  江成也注意到了這個男人眼中的敵意,不過他也不認識,就裝作沒看到了。

 文學

  不過坐下了之后,江成發現不光那個白色西裝的男人對自己有敵意,其他的人看自己的眼神也不太對。

  坐在許晴旁邊的一個尖下巴的女生,名叫于丹,看了一眼江成對著許晴說道:“許晴,你怎么把你老公也帶出來了?”

  “是啊,你這樣帶他來,就不怕孫少吃醋啊,”另外一個女生也笑著說道。

  聽到了這些話,許晴下意識的就看向了那邊白色西裝的男人,她自然知道,孫紹龍從大學起一直都暗戀著自己,也表白了很多次,可是許晴都拒絕了。

  后來孫紹龍出國了,這才回國,所以才張羅了這次所謂的同學聚會,想要跟許晴再續前緣。

  許晴看了一眼孫紹龍,淡淡的說道:“他吃什么醋,我都已經嫁人了。”

  孫紹龍聽到了許晴這么說,也知道她這是又拒絕了自己一次,他的心里頓時有些不爽了。

  原本孫紹龍知道許晴結婚了,心里也很失望,可是當他得知許晴老公不過是一個醫院伺候人的男護,還是許晴找的上門女婿,甚至窩囊到了鬧自殺的地步。

  頓時孫紹龍就覺得這樣的人根本不配跟許晴在一起,而且憑借自己的身份地位,那是完全碾壓這樣的廢物,所以他還想要再追回許晴。

  “晴晴,你這個話就不對了,誰說你結婚了我就不能吃醋了?說實話,我到現在還喜歡著你呢,”孫紹龍笑著對許晴說著。

  江成聽到了這番話,心里一陣不爽,這是要當著自己的面挖自己墻角啊。

  “哎哎哎,孫少,你表白也注意著點啊,人家老公還在呢,”于丹面帶笑意的看了一眼江成。

  她表面上是讓孫紹龍注意點,其實也是在幫孫紹龍點江成,反正她知道江成這個窩囊廢,怎么欺負也不會反駁的。

  孫紹龍聽到了于丹的話,連忙笑著看向了江成,說道:“實在不好意思,以后咱們就算是情敵了,還沒有互相認識一下呢,我叫孫紹龍,孫氏地產的大公子。”

  說著孫紹龍對著江成伸出了手。

  “我叫江成,做情敵的話,你可能還沒有這個資格,”江成淡淡的說道,隨后伸手跟孫紹龍握在了一起。

  聽到江成的話,孫紹龍心頭一陣怒火,一個上門女婿,竟然敢說自己沒有資格?

  不過他依然擠出了一絲笑容說道:“江老弟真喜歡開玩笑啊。”

  說著孫紹龍就加大了手掌上的力量,他在國外可是學過散打,一身力氣,先讓這個江成丟一下臉再說。

  一旁的于丹三人,看到了孫紹龍這個樣子,便是知道他準備在握手的時候用力了。

  孫少的力量他們還是清楚的,一只手輕松捏彎一個鋼盆,江成這個窩囊廢肯定完蛋了。

  正當三人準備準備欣賞江成捂著手慘叫的樣子的時候,忽然‘咔嚓’一聲脆響,孫紹龍臉上表情扭曲了起來,痛苦的喊道:“你干什么?放手,放手!”

  “哎喲,不好意思,我就是在醫院里干粗活的男護,手上沒輕沒重的,不好意思啊,”江成淡淡的笑著松開了手。

  原本江成也不打算做什么,可是這個孫紹龍竟然不知死活的想要跟自己比力氣,江成也只好稍微還以顏色了。

  孫紹龍收回了手掌,額頭滿是汗水,捂著受傷的手忍不住的顫抖。

  剛好孫紹龍注意到許晴也看到了這一幕,他一看自己在喜歡的人面前丟人了,更是覺得難堪,憋著一肚子氣,坐在了座位上。

  既然力量比不過,孫紹龍決定用自己的實力碾壓江成,于是叫來了服務員,拿著菜譜對著許晴說道:“晴晴,我剛回國,也不知道什么酒店好,就來了這邊,你看你想吃什么,隨便點。”

  許晴推辭說道:“不用了,你們看著點就好了。”

  “那哪行,你可是咱們校的?;?,你不點,誰有資格點,”孫紹龍硬是讓許晴點。

  孫紹龍見許晴不點,他就直接說道:“那好,你們這里最貴的菜,全都來一遍,最好的酒也來四瓶。”

  服務員聽到了孫紹龍的話,連忙說道:“先生,我們這里菜品還有酒品都挺貴的,您要不要看下再點?”

  “廢什么話?讓你上你就上?”孫紹龍冷聲說道。

  “是!”

  服務員答應了一聲便是退了下去。

  孫紹龍頗有些得意的看著江成,你個上門的窩囊廢,一輩子都體會不到這種花錢的快感。

  很快菜品和酒品便是上齊了,每一道菜都十分精致,不過孫紹龍卻不在乎這些菜,而是倒了酒,對江成說道:“江成兄弟,我跟晴晴也是老同學,老交情了,跟你初次見面,咱們兩個喝一個?”

  “不行,我不會喝酒,一杯就倒,”江成連忙擺手說道。

  孫紹龍一聽不會喝酒,心頭一喜,既然不會喝酒那就更要灌醉你了,到時候讓你在許晴面前好好丟丟人。

  孫紹龍立刻說道:“那怎么行,我都敬你酒了,你不喝可不行。”

  江成無奈之下,只好拿起杯子跟孫紹龍喝了一杯,一杯酒下肚,不一會江成就有些搖搖晃晃了起來。

  孫紹龍一看,心頭冷笑,廢物就是廢物,一杯酒就不行了,再喝一杯肯定就倒了。

  孫紹龍喝了一杯之后,又是跟另外兩個男生使眼色,讓他們也敬江成酒,盡快把江成灌醉,這樣就沒人打擾他跟許晴的二人世界了。

  “不行不行,在喝就倒了!”

  “最后一杯,真不行了!”

  “……”

  轉眼間,十瓶酒都下去了,孫紹龍越來越發現情況不對了。

  媽的,這個江成每次喝都說不行,再喝一杯就倒了,可是喝完之后就是搖搖晃晃的不倒。

  孫紹龍都感覺自己都要倒了,江成還沒有要倒的意思呢。

  “來,咱們今天喝得盡興,我敬你一杯,”江成搖搖晃晃的舉起了酒杯,對著孫紹龍說著。

  孫紹龍心頭一驚,這尼瑪都反過來敬自己酒了,這是要醉倒的樣子???

  看著江成給自己倒了滿滿一杯酒,孫紹龍感覺一陣反胃,他是真的喝不下去了,可是要是不喝的話,那可就在許晴的面前丟人了。

  可能這一杯,這個江成就能醉倒了,想著孫紹龍拿過了酒杯,說道:“好,我干了。”

  說著孫紹龍就憋著氣,仰起頭將酒往肚子里灌,可是剛灌下一半,肚子一陣反胃,孫紹龍直接張口就吐了出來,吐了一桌子的臟東西,散發著惡心的味道。

  于丹等人連忙捂著鼻子,一臉嫌棄的躲到了一邊。

  江成也笑著搖了搖頭,真不自量力,喝下了一杯酒之后,江成反而一點喝醉的意思都沒有了。

  其實江成喝這些酒一點醉意都沒有,畢竟得了醫圣的傳承,這種酒怎么可能喝醉。

  孫紹龍吐過了之后,也清醒了一些,他看了一下自己吐的臟東西,沾染了一身,渾身都是惡心的味道,知道自己今天沒讓江成丟人,反而自己丟人丟大了。

  于丹原本就是來幫孫紹龍嘲笑江成的,看這個情況,直接說道:“江成,你愣著干什么?還不快收拾一下,你在醫院做男護的,肯定很擅長收拾這些東西吧?”

  江成眉頭一挑:“為什么我要收拾?”

  “廢話,你就一個經常伺候人的在這,你不收拾還要我們收拾嗎?我們可從來沒伺候過人。”

  “你一個吃軟飯的上門女婿,估計這樣的活在家也沒少干吧?現在裝什么裝?”

  “就是啊,一個窩囊廢,裝的人魔狗樣的,許晴跟了你這樣的垃圾,真是掉身價。”

  孫紹龍帶來的人,都是你一言我一語的譏諷江成,孫紹龍見到了這樣的情況,心里終于一陣舒爽,你力氣大怎么了?能喝酒又怎么了?上門的垃圾就是垃圾。

  江成聽到了這樣的話,心中覺得好笑,明明是對方挑釁在先,自己只不過是順著對方來而已,現在反而成了自己不對了。

  “你們夠了!”

  正當所有人嘲笑江成的時候,許晴起身憤怒的吼道。

  “我們怎么了?”于丹詫異的看著許晴問道:“我們說的都是實話??!”

>>>>本文全文在線閱讀<<<<

新聞標題: 江成許晴小說《醫品贅婿》免費章節
新聞地址: //www.boypnv.com.cn/sh/1108832.html
新聞標簽:贅婿  章節  小說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