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江西快≡走势图
你的位置:江西快≡走势图 > 社會 > 新聞正文

焦翼舒羽彤【女總裁的神級兵王】全文列表

江西快≡走势图 www.boypnv.com.cn

時間: 2020-03-06 18:36:22 | 來源: | 閱讀: 11次

人家開個玩笑你都要當真!”舒羽彤給了焦翼一個嬌嗔的白眼,心里卻暗暗嘆息了一聲。

  焦翼呵呵一笑,沒有說話,舒羽彤表面看起來若無其事,但焦翼感覺得出隱藏在她心里的那一絲失落。

  “雷傲哥,先前你說你罩我,是不是真的?”雖然剛才的試探失敗了,舒羽彤還是不肯死心。

  “那個,你可以自己罩你自己,粉紅色的……”焦翼突然變得猥瑣起來,眼睛直勾勾往舒羽彤領口里面瞄。

  “??!雷傲哥你個大壞蛋不老實!”舒羽彤猛地站直了身子,雙手環胸緊抱。

  趁著舒羽彤的身子離開了車窗,焦翼一踩油門,車子竄了出去。他的左腿越來越沉,已經不能再耽誤下去了。

  舒羽彤看著出租車消失的方向,深吸了一口氣,空氣中,仿佛還殘留著已經遠去的那個男人的味道。

  楓林別墅區,第九棟別墅的客廳里,溫婉靜靜看著凌冰,而凌冰在凝眉思索。

  “小婉,開車撞你的那個人,毫無疑問是羅文生指派的,不過,沒有當場抓到開車的人,就沒有證據指控羅文生,你也知道,以羅家在云州的勢力,沒有實打實的證據,很難給他定罪。”凌冰沉吟著道。

  “凌冰姐,安寧路的那些紅燈路口,應該是安裝了監控攝像頭的吧,可不可以聯系交通部門,調出監控視頻,查出駕駛帕杰羅的那個人,只要抓住他,羅文生就沒法抵賴了。”溫婉思索著道。

  溫婉已經從骨子里恨上了羅文生,不把這個人拔掉,她心里無法暢快。

  凌冰搖頭:“羅文生老奸巨滑,怎么可能會留下把柄?第一,駕駛帕杰羅來撞你的那個人,也許連真正的幕后主使是誰都不知道;第二,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安寧路那一段的攝像頭,應該都已經破壞掉了。”

  “當然,我肯定是要去查一查的,不過,你別抱太大希望。”凌冰接著說道。

  溫婉沒有說話,美麗的眼睛里,閃過一抹憂色。

  凌冰拍了拍溫婉的肩膀,安慰道:“小婉,你也不用擔心,羅文生雖然心狠手辣,卻又小心謹慎,這次失手了,他就不會再輕舉妄動,至少短期內不會。”

  溫婉默然點頭,其實她也知道,這一次謀殺失敗,羅文生也許永遠都不會再使用這種極端手段,但留著這個人,她始終難以心安。

  “小婉,調查的事,就交給我了,現在說說救了你的那個人吧,他真的用血肉之軀,擋住了撞你的帕杰羅?”凌冰的眼中閃過駭然之色,剛才溫婉告訴她,一個男人一腳就踹停了沉重堅固的帕杰羅,她就覺得難以置信。

  一提起那個如山般挺立在她車前的男人,溫婉心里就是一陣悸動,羅文生在她心里留下的陰影,也慢慢消散了。

  “是真的,當時我以為我死定了,但我睜開眼睛時,就看到了他用一只腳就擋住了撞過來的帕杰羅……”

  溫婉的聲音都有些顫抖,接著道:“飛揚大哥就已經是我知道的最厲害的高手了,可是他……他比飛揚大哥還要厲害得多,凌冰姐,你說那到底是不是人?”

  “我哥不是高手,他只是普通的搏擊技巧比較熟練,力量比一般人大,反應比一般人快,也更靈活一些而已。你說的這個人,才是真正的高手。”凌冰很認真地道。

  溫婉眼中閃過一絲喜色,卻又不敢相信:“凌冰姐,他真的是人?人的武功,真的可以練到那樣的地步?”

  凌冰點點頭:“真正的古武高手,這個世界上是存在的,只是,一般他們很少露面,我們很難見到,是你運氣好,不但碰上了這么一個高手,他還出手救了你。”

  自己的運氣好?溫婉在心里苦笑,羅文生這個王八蛋對自己的公司虎視眈眈,還指使人來暗殺自己,這是運氣好?

  但話又說回來,自己的運氣還真不錯,本來是死定了的,卻剛好遇上了那個叫雷傲的出租司機,他不但是個真正的高手,還是個好人,要是沒有他,自己早就已經離開這個世界了。

  “凌冰姐,我大半夜過來找你,除了想請你幫我查出幕后兇手,還想請你幫我查救我的那個人……”溫婉盡量讓自己的語氣平靜,但一想到那個山一般的背影,她的心潮還是一陣翻涌。

  “小婉,以前在電視里看到英雄救美,美女愛上英雄的故事時,你總是不屑一顧,現在你體會到英雄救美的威力了吧?”凌冰的眼睛里,難得的露出了一抹揶揄的笑意。

  溫婉的心跳又加快了,忙道:“凌冰姐……不是你想的那樣,只是……他救了我,我怎么也得感謝他……”

  “怎么感謝?以身相許?”凌冰還是不肯放過溫婉。

  溫婉的臉紅了,囁嚅道:“凌冰姐……不是你想的那樣……”

  “小婉,你不用掩飾了,憑我的觀察力,你騙不了我的。”凌冰說著,忽然輕嘆了一聲,“看來,我哥是沒有機會了!”

  溫婉愣了愣,低聲道:“凌冰姐,你知道的,我一直都把飛揚哥當大哥,就算……就算沒有別人,我跟他也不可能的……”

  凌冰深深看了溫婉一眼,拍了拍她的肩膀,道:“我就是隨口一說,你別往心里去,我也覺得我哥跟你不合適,只是,他那個人就是一根筋,不肯聽我勸。”

  溫婉沖凌冰一笑,凌冰的理解,讓她很感激。

  “好了,救你的那個出租車司機,你知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凌冰問道。

  “他叫……雷傲。”說起雷傲這兩個字,溫婉心里又是一陣悸動。

“小婉,我就知道你會對那個人上心,你看,你連人家的名字都知道了。”凌冰輕嘆一聲,接著道:“對于女人來說,救命之恩,就是一個無解的劫。”

  無解的劫?溫婉心里又顫了一下。

  “凌冰姐,現在我真的不想去考慮那么多,公司的事,已經讓我沒有多余的精力去想別的。”溫婉很認真地說。

  “好吧,其實我是想告訴你,如果真的喜歡了,就不要猶豫,能遇上一個自己真正喜歡的人,很不容易。”凌冰點了點頭,像是相信了溫婉的話。

  見溫婉沒有說話,凌冰又道:“知道他是個出租司機,還知道他的名字,要把人找出來,應該不難,不過,要想更快地找到他,還需要知道他更多的信息,比如說,年齡?”

  “不知道,聽他說話的聲音,應該不是太大。”

  “高矮?胖瘦?”

  “大概將近一米八,不胖不瘦。”

  “面部有沒有什么特征?”

  “他一直都是背對著我的,我沒看到他的臉。”溫婉也想知道,救了自己的那個人,究竟長什么樣子。

  溫婉沒能提供更多有用的信息,凌冰再次問道:“那你再想想,還有沒有什么容易辨別的特征?”

  溫婉搖頭,她見到雷傲也不過十幾秒鐘的時間,而且看到的還只是他的背影,她真的想不到他還有什么異于常人的地方了。

  “好吧,我會盡快讓人去查,其實我也很想看看,隱藏在我們云州的這個高手雷傲。”凌冰站了起來,伸了個懶腰,漲鼓鼓的胸脯,幾乎要將寬松的睡裙撐破。

  凌冰打了個哈欠,眼皮幾乎合起來了,沖溫婉道:“今天晚上,你就住我這里,跟我一起睡還是你單獨睡,你自己挑。”

  凌冰說完,眼睛已經閉了起來,往臥室走去。

  眼看凌冰已經推開了臥室的門,溫婉一下從沙發上跳了起來:“凌冰姐,等等!”

  凌冰回過身來,仍是閉著雙眼,道:“睡衣在左邊那個衣櫥里,有三套新的,顏色你自己挑。”

  “凌冰姐,我說的不是這個,我想起來了,他……雷傲,有個很容易辨別的特征。”一看凌冰就要進臥室,溫婉趕緊說道。

  凌冰回過頭,等著溫婉說話。

  溫婉猶豫了一下,低聲說道:“他是個……跛子,他的左腿是瘸的……”

  兩秒鐘后,凌冰睜開眼睛,看著溫婉:“小婉,這個雷傲,他已經住進你的心里了。”

  溫婉一怔,幾乎就要睡著了的凌冰,專門睜開眼睛來,就是為了說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話?

  “我不是開玩笑,雷傲是跛子這么重要的特征,你直到現在才記起來,這說明你在回避他是跛子這個事實,或者,你根本不介意他是跛子。”凌冰說完,眼簾合起,轉身進臥室去了。

  溫婉呆呆站著,仔細回味著凌冰說的話,凌冰似乎說得很有道理,難道,雷傲……他真的住進自己心里了?

  佇立良久,溫婉才去衣櫥里挑了一套淺紅色的真絲睡衣,走進了浴室。

  對著浴室里的大鏡子,溫婉脫下了衣服褲子,跟著又將內衣內褲脫了下來,一絲不掛站在了鏡子面前。

  她沒有往沖浪式浴缸里放水,只是靜靜凝視著鏡子里的自己。

  她的皮膚白皙,嬌嫩,透著點淡淡的粉紅,上小學的時候,語文老師講解“白里透紅”這個詞語的意思,就是以她來舉例的。

  如果說溫婉的皮膚是百里挑一,那她的臉蛋在萬里挑一都很有難度了。

  鏡子里的那張臉,長度和寬度的比例堪稱完美,下頜角度也無限接近傳說中的116度,臉上柔和的線條,體現出幾乎達到極致的女性嬌美氣質,而她的五官,就是她自己都挑不出有絲毫的缺陷。

  單是憑臉蛋,溫婉就無愧于美女兩個字,她的皮膚,也可以PK掉百分之九十九的女人,而她的身材,更是令她自豪。

  她的胸部,從十一歲開始發育,直到現在,似乎都還有繼續增長的趨勢;而她的腰圍,依然停留在15歲的那個水準;她的圓臀,論挺翹程度,完全可以媲美歐美少女。

  她最為滿意的,是她的一雙長腿,她的身高,脫鞋之后是171厘米,而她的腿,長度則達到了109厘米,大腿渾圓,小腿筆直。

  溫婉無數次在鏡子里欣賞過自己的身子,不是她自戀,只是她實在不知道,到底要什么樣的男人,才配得上這樣一個完美無缺的自己。

  很多女人的夢中情人,都是白衣白馬,瀟灑英俊,儒雅高貴,但那不是溫婉想要的男人。在她的追求者中,有不少男人都符合白馬王子的標準,但她從來沒有動心過。

  可是現在,她的心頭始終縈繞著一個挺拔的背影……

  雷傲,雷傲,你從死神手里救了我,你怎么看都不看我一眼,也不讓我看看你長什么樣子?

  焦翼從鐵線街出來,就按下了出租車“空車”的車燈,加速朝著城東棚戶區駛去。

  他的左腿,現在感覺不到很明顯的疼痛,已經有些麻木,這是大量細胞壞死,經脈阻滯的現象,要是繼續再拖下去,左腿真的極有可能就廢了。

  遠遠看到一棟已有些年頭的兩層樓平房,焦翼將檔位換入空檔,關閉了發動機,靠著車子的慣性滑行過去。

  這種平房的隔音效果極差,發動機的聲音,很可能會驚醒了黃丹,在這個點上,黃丹應該已經睡覺了,焦翼不忍心打擾了她。

  一個星期以前,焦翼來到云州這個城市的時候,也是在晚上,從火車站出來,正好遇上黃大海送三個客人去火車站,那三個客人頭發染得花花綠綠,只差沒把“流氓”兩個字刻在臉上了。

  三個小流氓不但要坐霸王車,還想動手揍黃大海,自詡傳承了雷鋒精神的焦翼,當然看不過去,上前三拳兩腳就將三個混混揍得跪地求饒,乖乖給了黃大海三倍車費。

  然后,在云州無親無故的焦翼,就住到了黃大海家里。

  黃丹就是黃大海的女兒,半個月前,剛從云州大學畢業。

  從出租車里出來,焦翼摸出鑰匙,悄無聲息打開了門,進屋之后也不開燈,準備悄悄溜進自己的房間。

焦翼剛走了兩步,還沒摸到自己房間的門,樓上的燈光突然亮起,樓梯都被照亮了半段。

  跟著,樓上就響起了拖鞋跟地板摩擦的聲音,焦翼愣了一下,這么晚了,黃丹這丫頭怎么還沒睡?

  聽到腳步聲已經到了樓梯口,焦翼下意識抬頭看去,果然看到了一雙淺綠色的泡沫拖鞋,蹬在拖鞋上的是一雙纖巧白皙的秀足,這雙秀足的主人穿一條白底小碎花裙子,說實話,裙子很保守,長度超過了膝蓋。

  可是,現在焦翼目光看上去的角度……

  雙腿應該比舒羽彤的略短一點,但白嫩光潔,圓潤勻稱,最吸引焦翼目光的,是那很緊身的白色內褲,將某個部位的輪廓清晰的勾勒了出來……

  天地良心,焦翼可以對著雷爺發誓,他絕對不是故意要偷看的,對別的女人,他可以無恥,但對于黃丹,他絕對是尊重的。

  只是,白色棉質內褲掩蓋的那個部位,對于焦翼有著莫大的吸引力,他想要低頭,但那一片白色就像帶著磁性一般,讓他的目光鎖定了那里。

 文學

  “焦翼,你回來了?”黃丹一邊往下走,一邊出聲問道。

  黃丹那異常溫柔的聲音,讓焦翼一下神魂歸位,生生將目光從黃丹那迷人的部位移開,恨不得抽自己兩個大嘴巴子——自己居然看到了黃丹的內褲,還盯著看了超過三秒鐘!

  “嗯……”

  焦翼發現,自己的嗓子又干又澀,一定是舒羽彤那妞挑起了自己心里的火,不然,自己不可能對黃丹做出那么無恥的事的!

  “回來了怎么不開燈???”舒羽彤繼續往下走,“我還沒睡,正跟同學聊天呢。”

  “哦,你快睡去吧,睡太晚了不好,我也要進房間睡了。”焦翼有些愧對黃丹。

  黃丹卻沒有停步,道:“泡下腳再睡吧,大熱天的,你又開了這大半晚上的車,泡了腳睡著舒服點。”

  黃丹說著,已打開了墻上的開關,燈光亮起。

  為了不讓黃丹看出自己心虛,焦翼抬頭看向黃丹,坦然微笑。

  憑良心說,除了那一雙眼睛,黃丹很多地方都比不上先前見到的舒羽彤,無論是五官還是身材,但如果焦翼給舒羽彤打95分,他會給黃丹打98分。

  因為黃丹的那雙眼睛,至少可以為她加10分。

  焦翼之所以愿意住在黃大海家里,除了黃大海父女對他真的很好,更主要是因為黃丹的那一雙眼睛,黃丹的眼睛,實在像極了焦翼心里的那一個人。

  黃丹對焦翼報以柔和的一笑,從墻角的盆架上拿起面盆,就要往廚房里走,她這是要給焦翼去打熱水。

  “黃丹,我自己來,你趕快睡覺去,別把自己弄辛苦了。”焦翼忙叫住了黃丹,讓她給自己打洗腳水,他過意不去。

  黃丹扭頭朝焦翼笑了笑:“我不辛苦,倒是你,爸爸回老家去,你替我爸爸開出租,焦翼,你才辛苦了。”

  黃丹說完,拿著盆進了廚房。

  焦翼臉上浮起一抹溫馨的無奈,黃丹就是這樣,集美麗、善良、孝順、勤勞于一身,以前焦翼半個月都不見得會換一次衣服,現在每天都穿得干干凈凈,全是黃丹的功勞。

  現在這個時代,像黃丹這樣的年紀,擁有她那些優秀品德的女人,已經快要絕跡了。

  焦翼甚至想過,如果不是自己心里裝了另外一個女人,那就拼了命地追求黃丹,能跟黃丹這樣賢惠的女子度過一生,一定是件很幸福的事。

  很快,黃丹就端了半盆熱水來到焦翼身旁,給他端來了凳子,找來了拖鞋和抹布,然后就站在一旁靜靜等著。

  焦翼說了聲“謝謝”,坐了下來,卻不脫鞋,微笑道:“黃丹,你去休息吧,時間已經很晚了。”

  左腿的傷勢,要是被黃丹看到,不把她給急哭了才怪。

  焦翼不是一個軟心腸的人,他比這世界絕大多數人都要冷酷得多,但對黃丹是例外,因為黃丹有一雙跟他心里那個人長得幾乎一樣的眼睛。

  “趕緊洗吧,等你洗了,我倒了洗腳水,我就去休息。”黃丹仍是站著沒動。

  “那怎么可以?我的洗腳水也要你給我倒,你還讓不讓我繼續在你們家住下去了?”焦翼還是沒有脫鞋。

  “有什么不可以的?”

  黃丹一直都很溫柔,現在也很溫柔,只是溫柔得有些固執,“要是平時,你洗腳的水當然是自己打自己倒,可是今天,是你為家里掙錢,不能讓你在外面辛苦,到家了還要讓你再辛苦。”

  焦翼很少被人感動,但黃丹的話,真的讓他感動了,不止是黃丹的溫柔體貼,還因為黃丹在不經意間,已經把他當成了一家人。

  這一瞬間,焦翼真的有種放棄一切,跟黃丹廝守到老的沖動……

  咳,人家黃丹會不會答應他還不一定呢,再說,焦翼也不可能真的放棄一切,他的身上還有未報的仇,未了的情。

  提到了錢,焦翼一下想了起來,從褲兜里掏出一把錢,遞給黃丹:“一共三百八十八塊錢,你點點看對不對。”

  黃丹伸手接過,卻沒有數錢,有些詫異地道:“我爸跑一個通宵,也不一定能跑上四百塊,你怎么這么厲害!”

  “運氣好,幾乎就沒有空車的時候。”焦翼笑了笑。要不是舒羽彤的五倍車費撐著,也就一百多塊錢,跑到天亮都未必上得了三百塊……

  黃丹也沒再糾結錢的事情,對焦翼道:“你快泡腳吧,泡了趕緊去休息。”

  “那個,黃丹,你先上去吧,實在你要給我倒水,等我洗完了之后你再下來也行,嗯,我的腳臭,別把你給熏著了。”其實,焦翼是不想讓黃丹看到他左腿的傷勢。

  腳臭?黃丹愣了一下,焦翼的腳會臭?

  焦翼住到黃家的第二天,他的襪子和鞋都是黃丹洗的,那個時候焦翼的山寨耐克臟到不能再臟,黃丹也沒感覺到臭,現在鞋襪都是干干凈凈的,怎么會臭?

  “焦翼,難道你是不習慣開夜車,太疲倦了,連脫鞋都不想動了?那你坐好,我來幫你脫。”黃丹說著,走了過來。

  “別!我自己來。”焦翼嚇了一跳,別說黃丹不是他的女朋友,就算是,他也不會讓黃丹給他脫鞋的,他絕不會讓任何人如此作賤黃丹,即使是黃丹自己也不行。

  黃丹柔柔一笑,其實她自己也知道,焦翼是不可能讓她來給他脫鞋的。

  她感覺得出,焦翼對她有一種發自內心的呵護,卻又沒有任何企圖,似乎是把她當成了他的妹妹來寵著。

  焦翼見黃丹盯著自己的腳,輕嘆了一聲,成功將她的目光吸引到自己臉上之后,眨眼笑道:“我去過華夏的很多地方,也去過國外,從來沒有見過你這么賢惠的女孩,以后也不知哪個男人能娶到你,那就有福氣了……”

  黃丹嗤的一聲笑了,她是個很賢惠很傳統的女孩,她自己知道,她還知道,她的溫柔賢惠,只有她信任的人才感受得到,其他人么,呵呵。

  “你的年紀也就跟我差不多吧,說話這么老氣橫秋,好像自己什么都懂似的。”黃丹的語氣中,帶著一點嬌嗔的意味。

  焦翼已脫下了鞋襪,雙腳已經伸到了面盆中,水溫剛剛好,右腳感覺很舒適,但這種舒適,完全被左腳傳來的巨大痛苦所淹沒。

  左腳的經脈已經嚴重堵塞,淤血充斥著腿部和腳背,如果是伸進冰水中還好一些,泡入溫水中,原本快要麻木的左腳,一下恢復了知覺,就似幾十上百根針刺入了腿里一般。

  不過,這點痛苦對于焦翼來說根本不算什么,他的臉色看上去很自然,笑道:“年齡不等于閱歷,我去過的地方多,看過的人也多,所以我并不是故作深沉,只是實話實說而已。”

  焦翼希望一直吸引住黃丹的注意力,別讓她發現自己左腳的異樣。

  黃丹眼中微有羞意,她知道,焦翼說的實話實說,是指她的溫柔賢惠,不過,她一點都不介意,焦翼沒有一絲一毫輕佻的意味,他只是把她當成了家人一樣來開玩笑。

  “現在我不考慮那些,自從媽媽去世以后,爸爸一個人帶著我,供我念完了大學,眼下我大學畢業了,應該找個工作,減輕爸爸的負擔。”

>>>>本文全文在線閱讀<<<<

新聞標題: 焦翼舒羽彤【女總裁的神級兵王】全文列表
新聞地址: //www.boypnv.com.cn/sh/1108822.html
新聞標簽:總裁  全文  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