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江西快≡走势图
你的位置:江西快≡走势图 > 社會 > 新聞正文

官海小說全文章節主角馬駿高雅

江西快≡走势图 www.boypnv.com.cn

時間: 2020-03-06 18:00:06 | 來源: | 閱讀: 7次

“哎呀,你的鼻子怎么也流血啦!”“不礙事,可能是剛才跌到時碰了一下。”馬駿用手一摸,果然是流了鼻血,心想,這高雅的殺傷力簡直是強悍至極。“我看現在你就回去吧,我一個人去就行了。”高雅有些心疼地說。“說了,只是小事,明天去醫院看下就行,再說,指不定又會竄出條狗來,我不放心你。”馬駿看著高雅絕美的臉,真誠地說。

  高雅點頭答應了,他們走進了一個村民的家里。聽說村里干部介紹說縣里來的人,正在看電視的一家老小都圍了過來。五十歲上下的人顯然是戶主,他抽了一口煙,激動地說:“你評評理,鎮里蓋什么博物館,放那些老古董,把我們活人吃飯的地給占了,還讓不讓我們活了?”

  高雅微笑著說:“大爺,蓋博物館是縣里實施‘文化興縣’戰略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您要站在全縣的大局考慮啊。”“我不曉得什么戰略不戰略的,我只曉得鎮里征了我的地,我以后就沒飯吃了。”大爺臉板了起來,一把把煙往丟在地上,用腳掐滅。

  “大爺,我同意你的說法。”馬駿開口說出的這句話,讓高雅以及同來的村干部都愣住了。“我也是農村出來的,我明白土地對農民的重要性,種田的人都對自己的土地有感情,您說是不是???大爺。”馬駿說著走到大爺的身邊,蹲了下來。

  大爺看了看馬駿,臉上平緩了許多,嘆了一口氣,點了點頭,說:“誰說不是哩,我16歲起就開始持家,在這地里干了快40年了??孔耪飪櫚?,我養活了一家10多口人。”“大爺,我知道您舍不得這地,我現在跟您說說我個人的想法,您看,這博物館要是蓋起來了,這來看的人是不是就多了?到時候您的兒孫們不用耕地做農活,坐在家里擺個攤做個生意什么的,就能賺到錢,您說是不是這個理?”馬駿邊說邊笑。

 文學

  “縣里拿出300萬,不光是修博物館,還要幫我們修路,修渠,幫我們整修房屋,這樣一來,我們南灣村就氣派嘍,我們村里的光棍漢們討老婆就容易多了。”馬駿的一席話算是說到了大爺的心坎上,他的四個兒子,還有三個打著光棍。“還真是這個理!”大爺伸出了手,握住他的手,不想正好握在被狗咬傷的地方,馬駿痛得叫出聲來。

  大爺很吃驚,他問高雅:“這是怎么回事???”“在來您家的路上被狗咬了。”高雅看著馬駿的流著血的手,皺著眉頭說。“哎呀,都是我不開竅,連累這位好干部受了傷,我現在決定了,同意簽字,其它的幾家你們也不用去了,我去說一聲就行,你們快帶他上醫院吧,”大爺急切地催促道。

  馬駿被送到了鎮衛生院,包扎了傷口,打了預防針,高雅陪著他回到了鎮政府。打開宿舍門,寒磣的環境讓高雅連連嘆氣,她說:“你就住這里???你家在哪里???”馬駿把他的經歷略講了一遍,當然略去了方萍。“你是青城大學畢業的啊,真了不起。我讀的大學離青城不遠,不過沒有青城大學有名氣,唉,想想大學生涯,真讓人懷念啊。”高雅的目光里流露出向往的神情,馬駿一時竟看癡了。

  高雅看到馬駿看著自己的神情,臉一紅,心如鹿撞。馬駿給她倒了一杯水,外面沒有椅子坐,他就把高雅帶到了里間,高雅在床頭坐了下來,她對馬駿說:“剛才你真了不起,幾句話就把工作做通了,我看你就是塊當官的料。”馬駿搖著頭說:“我現在這樣,能混飽肚子就算不錯的了,說實話,對當官我不抱任何奢望。”

  “這已未必,我回頭跟我爸說一聲,讓他把你調動縣里去,最好是到我們宣傳部。”高雅突然覺得自己說漏了嘴,忙捂住自己的嘴巴。“調到你們宣傳部有什么好?是不是再有狗咬你,好有人去?;つ惆?。”馬駿笑著看著高雅。高雅羞紅了臉,她無意中向馬駿表白了自己的心事。故作惱怒地說:“我看你,是讓狗咬上癮了。”馬駿心想,只要每次能夠讓你給我包扎,讓狗咬我一百次我也心甘情愿。

  窗外蟲鳴唧唧,皎白的月光灑了進來,高雅讓馬駿關了燈,兩個人在月光下聊起來。這一聊就是大半夜,高雅看時間不早了,起身要走。“你現在能到哪里去呢?你要是不嫌棄這陋室,就在這里湊合一晚上吧。”馬駿說。“這不行,這怎么能行???”高雅的臉通紅。

  “怎么,怕我吃了你啊。”他向高雅走了過去,撩人的體香再次襲來,讓他的頭一陣昏眩。“你…你……”高雅不由得緊張起來,長這么大,還沒有除父親以外的男人靠她這么近。馬駿從高雅的旁邊拿起一件襯衣,笑著說:“高大姐被嚇到了啊,你放心,我現在去辦公室的長椅上睡,這是唯一的一把門鑰匙,就放在這里。如果你還不放心,就用桌子把門堵起來。”

  馬駿出了門,桅子花開了,幽香被習習的晚風吹滿了整個院子。他躺在辦公室的椅子上,滿腦子都是高雅甜美的臉和飽滿的胸。高雅在他的床上也輾轉反側,帥氣而干練的馬駿讓她怦然心動。

  這注定了將是一個難眠之夜。

 

早晨,馬駿回他的宿舍的時候,高雅已經走了,她留下一封信。信上說:“馬駿,你是一個優秀的人,一定要好好努力,你一定會有出息的,如果有機會來縣城辦事,記得來找我,我的傳呼號碼是77684166。高雅。”馬駿快活地一頭倒在床上,床上還殘留著高雅身上的香水味,他把枕頭放在鼻了下嗅著,久久不愿松開。

  因為昨晚馬駿的突出表現,許文初把他要去當他的副手。早上,聽到喻國維跟關琴說把馬駿調到指揮部的事后,邱洪平氣得半死,沒想到眼看就要摘到的桃子,被半路殺出的一個新兵蛋子搶了,這口氣怎么也得出一出。他從抽屜里拿出一份文件,笑著對馬駿說:“祝賀你啊,兄弟,下午就要走吧,在指揮部可得好好表現??!我這里走不開,你把這份文件給張書記送過去,你就說喻鎮長催得急,讓他快點簽字。”馬駿接過文件,快步向三樓的書記辦公室走去。他哪里知道,這是邱洪平使出的一計損招。

  張天華跟喻國維關系不和,秀水鎮的干部們無人不曉。喻國維是市委王書記的女婿,在秀水鎮工作了十年,資歷深,后臺硬,而張天華則是剛從別的鄉鎮調過來的新書記,他是憑著一股干勁和韌勁,從黨辦主任一步步熬出來的。去年鄉鎮換屆的時候,時任副書記的喻國維是書記的熱門人選,縣委書記華立東反復做喻國維的工作,讓他先委屈兩年,等縣直部門人事調整時再調張天華回城。

  縣委書記親自做工作,喻國維只有服從,但是憑他的個性,他實在拿不出好的樣子給張天華看。一邊是根深臺硬、兩年之后就執掌帥位的喻國維,一邊是英雄遲暮、即將回城的張天華,心如明鏡的干部們就全部站在了喻國維的身后,所以,基本上整個秀水鎮,都是喻國維說了算。

  張天華幾乎整天處在郁悶之中,他正百無聊奈地看著報紙的時候,馬駿走進來了。“張書記您好!”馬駿站在他的面前,靦腆地打著招呼。張天華把眼鏡取下來,揉了揉眼睛,看了看陌生的馬駿,問:“你是誰?有什么事嗎?”“我是黨辦的馬駿,我來是給您四件的。”馬駿把文件輕輕地擺在他的辦公桌前。

  “你新來的?誰招你進來的?”張天華又戴上眼鏡,拿過文件,看了看,又放回桌上。“我前天才來上班,是喻鎮長招我來的。”馬駿實話實說。“你走吧,這文件先放在這里。”張天華心中有氣,但不露聲色。“這份文件喻鎮長催得急,讓您快點簽字。”馬駿原封不動地把邱洪平的話復述了一遍。

  張天華惱羞成怒,把桌子上的茶杯往地上一摔,“啪”的一聲,玻璃碴子和茶葉四處飛濺,把馬駿驚呆了。張天華舉起手指,吼道:“你……你給我…”話沒說完,就搖晃著身子向后倒去。馬駿急忙把張天華扶起來,背上他,三步并作兩步地往樓下沖,向鎮衛生院跑去。

  幸好搶救及時,張天華才保住了命。他醒了過來,看到床邊只有馬駿一個人,他問:“是你背我來的?”馬駿點點頭。“不管怎樣,我還是要謝謝你!”張天華指了指旁邊的椅子,說:“你先坐下,我有話要問你。”馬駿拿起旁邊空床上的枕頭,把張天華扶起來后,墊在他的背后。然后坐了下來,問:“張書記您喝水嗎?”

  張天華擺了擺手,他問:“是誰讓你來四件的?是不是喻國維叫你這么做的?”“張書記,我從生下來就沒說過假話,這事跟喻鎮長一點關系也沒有。是邱洪平安排我這么做的。”馬駿已經覺察到了張天華跟喻國維之間的芥蒂,今天這件事如果處理不好,會讓兩個人更加水火不容。“邱洪平這個小蹄子,老子一來這秀水就看出他不是個好鳥。他肯定是想整你,才用這招的,老子出了院,非狠狠地教訓他不可。”張天華氣得臉通紅。

  他剝了一根香蕉,遞給了張書記,然后又說:“張書記,我并不知道您和喻鎮長有什么不愉快,今天我愚蠢至極,差點讓您氣出個好歹來,您有什么不高興的,就狠狠地罵我,打我也行啊。”張天華聽了這話差點笑了出來,他對馬駿說:“小伙子,看來是我錯怪你了。有些道理等以后你就會明白的,人爭一口氣,佛爭一柱香啊。”

  馬駿看看表,對張天華說:“剛才您進急救室的時候,我已打電話通知了您的愛人,相信她很快就會來了,我下午要趕去指揮部,等我回來再找您聊天。”張天華揮了揮手,說:“去吧,小馬,好好干,你回來后我請你到我家一起喝兩盅。”

  出了鄉衛生院的大門,想到總算化解了張天華的怒氣,馬駿長吁了一口氣,看來,這政府的一口飯還真不好吃??!不如回去吧,回去就能遠離這些是非,可轉念一想,我要走了,就很難見到高雅了,想到天仙般的高雅,他立馬改變了主意。

  他來到辦公室,關琴瞟了他一眼,說:“喻鎮長剛回鎮里,你幫我把這份明天迎接采訪的方案送給他審閱,我去外面看看彩旗橫幅做得怎樣了。”

  馬駿拿著方案,來到喻鎮長的辦公室。“我看行,你把這方案拿回去給關琴,就這么辦。”喻國維看了看方案,把它還給了馬駿。馬駿轉身欲走,喻國維叫住了他,用欣賞的目光看著他,說:“聽說你昨天成功地調解了南灣村幾個釘子戶,還負了傷,你的手現在不礙事吧。”“喻鎮長,我這人皮粗肉厚的,這點傷算什么?張書記病了,現在在衛生院住著,您是不是去看看?”馬駿低聲說。“他病了?怎么回事?怎么沒有人跟我說?”喻華維瞪著眼睛問。

  馬駿把上午的事簡要地說了一遍。他最后說:“邱副主任在辦公室干了五年了,好不容易等到一個機會,被我搶走了,他肯定有氣,他這樣做是沖我來的,希望您不要怪罪于他。”“難得啊,你有這樣的胸襟,他對你都這樣,你還替他求情,他這個人是成不了氣候的。”喻國維站起身來,拍了拍馬駿的背說:“走,我們去看看張書記去。”“好嘞!”馬駿高興地跟著喻國維走出了政府大門。

  喻國維掏出兩張百元鈔,吩咐馬駿買了些水果營養品,直奔衛生院??吹接鞴?,張天華有些意外。他連忙吩咐馬駿遞上一把椅子,招呼喻國維坐下來。馬駿對張天華說:“張書記,聽說您病了,喻鎮長二話沒說就趕了過來,他很擔心您啊,您現在感覺怎么樣?”“好多了,承蒙喻鎮長掛念,謝謝啊。”張天華淡淡地笑了笑說。

  喻國維說:“張書記,可千萬要注意身體哪,這秀水鎮少了你可不行??!”張天華聽了這話,心下又是一怒,他丫的,說的比唱得還好聽,秀水鎮少了你喻國維才真的不行吧。他看著喻國維,還是把這口怒氣強忍了下去,微笑著說:“哎呀,看來我還要住幾天,這鎮上的事就全交給你喻鎮長了,哎呀!你看看,我來秀水不過一年的光景,你硬是瘦了一圈,你也要注意,這身體可是革命的本錢??!”

  “兩位領導,我現在要去指揮部了,您們接著聊。”馬駿拉開房門,準備走。“你等等,小馬,我下午也要去指揮部看看,咱們一起去吧。”喻國維拿起放在一旁的公文包,站了起來,轉頭對張天華說:“一想到這些人我就來氣,平時好像有天大的功勞似的,爭這個爭那個,遇到屁大點事,還不是推到我這里來了,唉,不發牢騷了,我走了,張書記你好好休息,改天再來看你。”張天華一把抓住床單,緊緊地攥在手心里,手背上露出幾條怕人的青筋。

他們來到博物館籌建指揮部時,工地四周早已插上了彩旗,幾臺推土機在工地上轟鳴著來回穿梭,“實施文化興縣戰略、打造文化秀美秀水”的宣傳橫幅分外顯目。許文初正和指揮部的幾個人布置著項目實施宣傳展牌,見喻國維來,老遠就打招呼。

  “文初啊,準備得差不多了吧?看你滿頭大汗的。”喻國維笑瞇瞇地看著許文初,拍了拍他的肩,說:“走,我們進屋說。”“現場準備得差不多了,關于明天鎮領導接受采訪的事,我上午打電話問了一下縣宣傳部,他們說沿途接受采訪的領導都是……”許文初說到這里突然住了口。“都是什么?吞吞吐吐像個婆娘,是不是鄉鎮黨委書記?”喻國維有些惱怒地看了他一眼,把手中的煙頭一扔,正好落在門前的一只狗身上,燙得狗亂叫著跑開了。

  喻國維指著許文初手中的筆記本說:“我說你寫,你照我說的,一字不漏地跟他們匯報。我鎮黨委書記張天華同志現在正在住院,考慮到他的健康問題,請省報記者到鎮衛生院去采訪為宜。”許文初從喻國維的話中聽出了濃濃的火藥味,他連忙說:“喻鎮長,這怎么行呢?張書記對博物管項目又不熟,讓他接受采訪怕是講不好。”“人家是從黨辦主任一步步干出來的,你以為他是大草包啊,再說了,這秀水鎮他是一把手,他不接受采訪誰夠資格?”喻國維朝地上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沫。

  這時,許文初的電話響了,他拿起一看,走到外面接電話。馬駿走到喻國維的身邊,低聲說:“喻鎮長,要不要我先就跟張書記打個電話,問下他的意思,再作決定,行不?”看見喻國維沉默著,馬駿走到指揮部的電話旁邊,撥通了張天華的電話。“張書記嗎?您好,我是馬駿,關于明天接受省報采訪的事要請示一下您,省里記者要采訪項目實施的具體情況和村民對征用土地的反響,宣傳部要求鎮黨委書記接受采訪,您看?”

  張天華心想,這整個項目是喻國維一個人包辦的,我哪里知道什么情況,再說村民對征地產生抵觸情緒的情況他也知道,說不定是?;故腔瞿?,我干嘛趟這個渾水。想到這里,他對馬駿說:“我現在頭還在暈呢,明天怕是去不了了,讓喻鎮長接受采訪吧,至于宣傳部,我現在就打電話跟他們解釋,就這么定了!”

  馬駿掛上電話,向喻國維匯報了張天華的意見。喻國維看著馬駿,臉色和緩了許多,他站起來,拍了拍他的肩。然后對剛從屋外走進來的許文初說:“我先回去,你現在跟著馬駿再到現場和接受采訪的農戶家走一走,把工作做細,不要再出岔子了。”許文初有些急切地對喻國維說:“喻鎮長,我老婆打電話來說,她現在肚子疼得要命,怕了要生了,鎮衛生院的電話又打不通,現在家里就她一個人,這可怎么辦?”

  喻國維連忙說:“什么怎么辦,趕緊回鎮里去啊,這可是天大的事,走,上車。”“喻鎮長,那明天的采訪怎么辦?”許文初一邊跟著喻國維小跑著奔向車子,一邊問。“馬駿,許委的工作,你頂上,老王,你負責配合。”喻國維說完,朝著馬駿點了點頭,然后鉆進駕駛室,發動了引擎。

  臨陣受命的馬駿心不由得一陣亂跳。這件事顯然是一件大事,搞砸了,自己一定會被喻鎮長罵得狗血淋頭,然后卷鋪蓋走人。他看了看表,已經是下午四點鐘了,他讓老王拿來縣宣傳部下發的采訪方案,認真地看了看,然后坐在電話邊,掏出高雅給他的留言條,照著傳呼號碼撥了過去。

  不一會,電話就響了,聽筒里傳來高雅甜美的聲音。“是我,我是馬駿。”“啊,是你啊,怎么才記起跟我打電話???”“是這樣的,我有件事要請教你。”旁邊站著指揮部的人,所以,馬駿的語氣顯得中規中矩:他問:“明天省報社采訪這事你知道吧?你能透露一下他們在秀水這一站采訪的重點嗎?”

  “很巧的是,這次下來采訪的魏平,是我的大學同學,我私下跟他聊了一下,他說這次采訪的側重點是農民在基層公益事業發揮的作用,至于在你們秀水采訪的重點,我也不是很清楚。”高雅說這話的時候把聲音壓得很低。“現在省里記者已經來了,我要去作陪,再見。”高雅沒等馬駿回話就掛了電話。

  “老王,快點將指揮部的人和村干部集中起來,十分鐘后,我們在這里開個短會。”馬駿鄭重地命令道。十分鐘不到,人全齊了。馬駿對眾人說:“現在,我們開個短會,我初來乍到,情況不熟,所以需要大家的支持和配合,省里明天要來采訪,喻鎮長有交待,大家都知道,出了問題,影響會很大。現在,我們把工作的重心放在挖掘村民擁護搏物館建設這樣的典型事例上。大家暢所欲言,把這些天關于這個方面的所見所聞說一下,記住,要真實。”

  南灣村大多數村民對修博物館不冷不熱,但對修路修渠、整修房屋這些配套工程還是非常擁護的,為修路拆自家廂房、主動投工投勞這樣的典型不算少。大家你一言我一語地說著,馬駿飛快地在本子上記著,不一會就記了密密麻麻一大本。

  “老王,您把工地上掛的橫幅拆了,現在馬上回鎮里重做一條,標語就按這個做,今天晚上連夜掛出來。”馬駿遞給老王一張紙條,看到老王遲疑的樣子,馬駿說:“老王,您就照我說的去做,出了事我擔著。”

  馬駿讓眾人再次到群眾家走一走,向他們宣傳實施博物館項目的好處。自己則關在房間里伏案疾書,天擦黑的時候,他借了一位同事的自行車,向秀水鎮趕去。

>>>>本文全文在線閱讀<<<<

新聞標題: 官海小說全文章節主角馬駿高雅
新聞地址: //www.boypnv.com.cn/sh/1108811.html
新聞標簽:高雅  主角  章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