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江西快≡走势图
你的位置:江西快≡走势图 > 社會 > 新聞正文

寧孤城姜若雪小說,都市狂兵主角寧孤城姜若雪完結篇

江西快≡走势图 www.boypnv.com.cn

時間: 2020-03-06 06:01:27 | 來源: | 閱讀: 11次

哪怕他沒有當過兵,卻也知道,這是軍隊里最嚴重的懲罰了,寧孤城究竟做了什么樣驚天動地的事情,才會被開除軍籍,想想都感覺不寒而栗。

  寧孤城不再看江大少,把目光放在了柳月的身上,這個女人,他愛了很多年了,今天開始,以后,就再也不愛了。

  可是,心,真的好痛啊。

  寧孤城慘笑,把手放進了口袋中,緩緩的拿出了之前買好的鉆戒。

  “今天,我本來是要給你一個驚喜的,現在看來,再也不需要了,這個鉆戒,不值什么錢,卻代表了我對你的愛,如今,反而成了讓我痛苦的根源。”

  寧孤城緩緩開口,語氣有些平淡,只是誰都能聽得出他在極度壓抑著自己心中的痛苦。

  寧孤城拿著鉆戒的手有些顫抖,如果有了解寧孤城的人在這里,就會知道,寧孤城的痛苦,遠遠超出他表現出來的樣子,一個戰場上面對生死都能泰然處之,一個最優秀的狙擊手,一個承受著非人痛苦的嚴刑拷打也能不發一言的錚錚鐵骨,怎么可能會手抖。

  當寧孤城拿出鉆戒的時候,柳月的眼淚終于止不住的流了出來,無論如何,寧孤城都是她愛了很久很久的男人,如今,她在用最屈辱最殘酷的方式傷害著這個曾經把她看做全世界的男人。

  這個鉆戒,她曾經一直在幻想著,如今,鉆戒就在眼前,可她明白,再也不屬于她了。

  緩緩抬起手,寧孤城嘆了口氣,狠狠把鉆戒扔了出去,就好像在扔掉自己的愛情,扔掉對柳月所有的感情一樣。

  “從今以后,你我一刀兩斷。”

  說完之后,寧孤城轉身,對著姜若雪笑了笑,輕聲道:“謝謝你,只是有些事,該發生的,始終都是要發生的。”

  姜若雪此刻心中說不上什么感覺,她有點怪柳月不近人情,也有點可憐寧孤城,可她卻沒有立場去指責柳月,也沒有能力去安慰寧孤城。

  “你,沒事吧,要不然,我們去聊聊天吧。”

  姜若雪嘆了口氣,輕聲開口,語氣之中帶著淡淡的自責。

  寧孤城笑了笑,搖頭道:“不了,讓我一個人走走吧,我沒有你想象中的那么脆弱,你是個好姑娘,希望你會一直開心下去。”

  說完之后,寧孤城大步離開,沒有撐傘,獨自走在風雨之中,那被雨水打濕的背影,顯得那么的孤獨和決絕,讓人看了,只覺得鼻子發酸。

  姜若雪狠狠的瞪了一眼柳月,一句話都沒有再說,撐著傘跑向了寧孤城扔鉆戒的方向。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只是感覺,自己應該替寧孤城把這個鉆戒找回來,這不是多少錢的事情,而是,這是寧孤城的一片真心,哪怕別人不要,也是需要好好珍惜的。

  雖然姜若雪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還有機會在見到寧孤城,但是,她就是下意識的想要去,或許,她自己都沒有意識到,她的心中已經開始有了寧孤城的影子。

  柳月看著寧孤城的背影,心中感覺到一陣的失落,甚至有一種刀割一般的痛苦,讓她幾乎窒息,她總覺得,自己好像失去了最重要的東西一樣,就好像是心,被挖走了一塊一樣。

  不,不應該這樣的,自己只是丟了一個沒錢沒勢的寧孤城,可卻還擁有著什么都能給自己的江大少,這才是自己想要的,至于愛情,愛情能讓她過上夢想中的生活嗎?愛情能讓她衣食無憂,錦衣玉食嗎?

  愛情,特別是沒有物質基礎的愛情,不過就是一個美麗的謊言罷了。而人,總是要生活在現實之中的。

  想到這里,柳月趕緊蹲下去才把江大少攙扶了起來,哭著說道:“對不起,都是我的錯,你怎么罵我都行,咱們先去醫院吧。”

  哭,哭的撕心裂肺,卻是誰也不知道她究竟是借著這個機會,哭自己失去了寧孤城這個最愛自己的男人,還是真的因為江大少的受傷而心疼的哭泣。

  江大少站起來之后,眼神陰狠無比,身上的劇痛讓他臉都變得扭曲起來,他這輩子都沒有受過這種毆打和屈辱。

  看著痛哭的柳月,江大少更是心煩無比,一把推開了柳月,怒吼道:“都是你這個賤女人,要不是你,我怎么可能被打成這樣,混蛋,混蛋,混蛋,我不會放過他,不會放過他的,我要他死,我要讓他死啊。”

  江大少此刻已經陷入了瘋狂狀態,神情扭曲的讓人害怕。

  被打成這樣,還是在女生宿舍的樓前,他江大少的面子算是徹底丟了,不用看,江大少就知道,此刻女生宿舍樓的每一個窗戶旁邊都有幾個女人在探頭探腦的看著,更是在傳著他的糗樣,甚至,還可能已經被拍了照片和視頻。

  想到自己這幅慘樣會被傳出去,江大少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

  他是紈绔子弟,混的圈子,接觸的人,最要的就是臉面,而這次,他的臉被丟光了,甚至會淪為笑柄,怎么可能不憤怒,不生氣。

  江大少瘋狂的對著自己的愛車踹了幾腳,就好像踹的不是法拉利,而是一輛報廢車一樣。

  江大少發泄之后,稍微平靜了一點,拿出手機,眼神怨毒的撥出了一個電話號碼。

  當電話接通之后,江大少只說了簡單幾句話,卻讓在旁邊的柳月聽的頭皮發麻,心中開始替寧孤城擔心起來。

  這也是第一次,柳月發現江大少的狠辣之處,這些紈绔子弟,是真的無法無天的。

  她不知道江大少電話里的豹哥究竟是誰,但她卻知道,江大少肯給豹哥一百萬,也要報復,足以證明豹哥有這個實力,也足以證明,江大少真的瘋狂了。

 

江大少打完電話之后,仿佛了卻了一番心事一般,心情看似好了很多,只是眼神中的陰狠之色卻越發濃郁起來。

  讓他咽下這口氣,那是想都不用想的事情,他是一定要報復的,花費再大的代價也要報復,他們這些人,別的本事有沒有不知道,但錢是絕對有的,無法無天的性格更是不缺。

  狠狠瞪了一眼柳月之后,江大少鐵青著臉開車走了,寧孤城雖然沒有下殺手,但細皮嫩肉的江大少什么時候挨過打了,能舒服才怪呢,更何況,還有這一嘴的牙呢。

  柳月神情恍惚的站在雨中,看著法拉利消失在視線之內,也沒有移動腳步。

  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此刻的心情是怎樣的,只感覺呼吸都有點困難,不知為何,胸口,很痛很痛。

  寧孤城悲傷的眼神,江大少怨恨的表情,就連姜若雪看自己的時候都一臉的嫌棄,可自己,究竟做錯了什么,難道追求幸福也是錯嗎?她柳月,憑什么就不能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了,為什么就不能有人替她考慮一下呢。

  而這時,姜若雪已經找回了寧孤城丟掉的戒指,更是為了找到這枚戒指,身體都被雨水打濕弄得臟臟的了,可是,姜若雪卻毫不在乎,反而非常仔細的捧起了這枚戒指。

  姜若雪面無表情的走到柳月的面前,舉起了手中的戒指,對著柳月說道:“這枚戒指,你之前不要,從此以后你都不配在擁有了,可是柳月,當你以后發現,你心中其實最想要的就是這枚戒指的時候,你會后悔嗎?”

  姜若雪本來是有心想要責罵柳月的,只是看到柳月失魂落魄的表情,也是心中暗嘆一聲,不忍再說了。

  她隱隱的有種感覺,柳月一定會后悔今天的選擇,到那時,恐怕才是柳月最撕心裂肺的時候。

  柳月卻是呆呆的看著姜若雪手中的戒指,想要伸出手去拿,卻又強忍住了這個想法,姜若雪說的沒錯,今天,她沒有從寧孤城手中拿到這枚戒指,選擇了江大少,那從此以后,她就沒有任何后悔的機會了。

  寧孤城很疼她,幾乎可以說是把她當成全世界來看的,他們兩個青梅竹馬,認識很多很多年了,寧孤城,從來都沒有對不起她,更是為了她幾乎可以付出一切,然而,越是如此,她就越是明白寧孤城這一次被自己傷的有多重,心有多疼。

  她記得寧孤城轉身離去的那個眼神,那是她這輩子都沒有從寧孤城的身上看到過的眼神,那眼神中傳遞出的愛意、不舍、悲傷、痛苦還有絕望以及決絕,都在無時無刻的告訴著柳月,她這次,真的徹底失去他了。

  姜若雪看著柳月眼神中的哀傷,嘆了口氣,收起了戒指,道:“以后,你好自為之吧,這樣的你,的確配不上如此癡情的寧孤城。”

  說完之后,姜若雪就要轉身離去,卻是連看都不想再看一眼柳月了。

  而柳月卻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樣,對著姜若雪急切的喊道:“若雪,你救救他吧,江大少不會放過他的,我聽到他打電話找一個叫什么豹哥的人幫他報復,而且還給出了一百萬的賞金,若雪,你既然這么欣賞寧孤城,你就救救他吧。”

  柳月不可能找別的人幫寧孤城,哪怕她認識的有比姜若雪更有能力的朋友,她也不能去找,因為她怕會讓江大少不開心。

  可是姜若雪不同,江大少已經看到了姜若雪和寧孤城在一起,真要是惹怒了江大少,柳月還可以把事情推得一干二凈,而且,姜若雪從來都對江大少不理不睬的,根本就不會害怕得罪了江大少。

  姜若雪聽到柳月這話,頓時氣得轉過身來,指著柳月怒聲道:“你還有點良心嗎?你就算想要巴結江大少,你就算是真的不愛寧孤城了,可是,寧孤城畢竟是你這么多年的男朋友,對你更是百般照顧,你就算沒有愛情,也得有點感情,有點良心吧,你就眼睜睜看著江大少找人收拾寧孤城?你難道不知道很有可能會死人的嗎?”

  姜若雪真是氣的渾身發抖,怎么都沒想到,柳月竟然是這種人。

  柳月任憑姜若雪怒罵,低著頭,不說話,沒有必要解釋,因為在怎么解釋,都無法掩蓋她終究是選擇了江大少這一件事。

  越是看到柳月這樣,姜若雪越是生氣。

  “我會想辦法找人的,只是,你記清楚了,以后,你柳月不再是我的朋友,還有,我不能保證寧孤城安然無恙,我的能力,沒有你想象的這么大。”

 文學

  說完之后,姜若雪直接轉身離去,看都不在看一眼柳月,仿佛多看一眼都感覺惡心一樣。

  進入宿舍樓之后,姜若雪心里其實也沒有底,江大少的為人她早就有所耳聞,而豹哥這個名字,姜若雪也是聽說過的。

  豹哥之名,在江城黑暗世界之中,也是赫赫有名的,雖然不是最大的那幾個,但也不可小覷。

  十幾歲出來混,敢打敢拼,還很講義氣,曾經憑借著一把西瓜刀,單槍匹馬的對戰十幾號敵人,最終傷痕累累之下救出了自己的兄弟,僅此一戰,豹哥之名就已經傳了出去,并且因此得到了江城黑暗世界三巨頭之一的龍叔的賞識,從而開始了飛速崛起的過程。

  十幾年來,豹哥之名越發響亮,也越來越無人敢招惹了,甚至已經有人開始傳言,豹哥將會是龍叔的繼承人,成為新的巨頭之一。

  江大少怎么認識豹哥的,姜若雪并不奇怪,江家的勢力很大,生意更是遍布整個江省,要是說和黑暗世界沒有一點接觸,那才真是奇怪了。

  只是,究竟要怎么救寧孤城,姜若雪心中也是沒有什么底氣,她不認識黑暗世界的人,唯一能找的,只有自己的父親了,可是,父親也未必會答應啊,畢竟,這是擺明了要和江家做對的事情。他們家并不是江大少家的對手。

  然而,不救也不行,哪怕她和寧孤城沒有一點關系,可她,就是想救他,沒有原因,就是想救。

  咬了咬牙,姜若雪撥通了自己父親的號碼,沒說別的,開口就是石破天驚。

  “爸,我懷孕了。”

個如花似玉的女孩,卻從嘴里說出如此言語,說白了,那就是把什么臉面都放在一邊了,按理說,這是不可能會發生的事情,畢竟,姜若雪和寧孤城之間的關系并沒有好到這種地步,可是,姜若雪偏偏就這么坐了,而且毫無悔意。

  至于為什么,恐怕只有姜若雪自己才知道了,這牽扯到一個她從來沒有對別人說過的秘密,一個,甚至她都已經快要遺忘了的秘密。

  無論如何,不管電話中的傳來如何憤怒咆哮的聲音,總之,她知道,最起碼,她父親,肯定會盡力幫忙了,至于能不能救回寧孤城,或許只能盡人事聽天命了。

  而這時,天已經徹底黑了下來,雨也開始漸漸小了一些,街道上的行人,個個撐著傘,披著雨披,只有寧孤城一個人,什么都沒有,失魂落魄的走在街道上,仿佛行尸走肉一樣,早已淋成了落湯雞。

  這種樣子的寧孤城,吸引了別人的目光,但任誰都能看到寧孤城眼神之中的哀傷,卻也就不奇怪了,一個傷心失意之人,淋淋雨,也算正常。

  寧孤城就這樣漫無邊際的走著,卻沒有想到,江城的黑暗世界,已經因為他,而行動了起來。

  他不知道江大少找了熾手可熱的豹哥報復他,更也是不會知道姜若雪為了救他,對著自己的父親,說出了自己懷孕這種話。

  江大少的報復,在寧孤城的意料之中,他根本就不會懼怕,堂堂‘孤龍’讓恐怖分子都瑟瑟發抖的人物,又豈會怕了一些所謂的黑暗勢力?再怎么黑暗,難道能比恐怖分子還要黑?

  只是,姜若雪做的事情,若是寧孤城知道了,恐怕只會說這丫頭傻,用不著的,女孩子,怎么能拿自己的名節開玩笑啊。他寧孤城,又何德何能呢。

  寧孤城的身體素質,淋些雨,根本不算什么,真正讓他難受的,是心里的痛。

  被開除軍籍,對他來說,是人生之中最大的恥辱了,這是他最脆弱的時候,卻也同時,在這種時候,他失去了他愛了這么多年的女人,他所有的夢想,所有的目標,一瞬間,全都沒了。

  說是心如死灰,也不為過。

  看著眼前的醉朦朧酒吧,極少飲酒的寧孤城,突然很想喝酒,很想嘗一嘗這一醉方休的感覺,頭腦太過清醒,有時候,真的挺難受的,倒不如一醉,好好的放松放松自己。

  他,如今只是一個普通老百姓了,喝點酒,又如何。

  想到這里,寧孤城嘴角勾勒出了一個不知是哭還是笑的表情,邁步進入了酒吧之內。

  酒吧門口的保安,本來是想要攔住寧孤城的,畢竟,全身上下濕漉漉的,看起來很是落魄的樣子,只是,最后還是放他進去了。

  失意之人,別的地方或許見得不多,但是酒吧這種地方,可是從不會缺少這種人的,這種人,也是最舍得花錢的人,他們又怎么能把財神爺拒之門外呢。

  酒吧之內和外界完全就是兩個世界,伴隨著巨大音樂聲瘋狂扭動的年輕男女們,仿佛從不知什么是愁一樣。

  寧孤城雖然沒有來過酒吧,但是對這種場面,卻也見怪不怪,他曾執行境外任務的時候,喬裝潛伏進入毒販的老巢,那里瘋狂起來,簡直就是開無遮大會一樣,而眼前這幕,只是小巫見大巫罷了。

  隨意找了一個沒人的角落,寧孤城沒有看價錢,直接叫了一打啤酒上來,他這一刻只想醉,價錢之類的,看不看都知道是貴的,是他平日里舍不得的,那就,不問為好,問了,只會增加心煩。

  來酒吧里玩的,從不會缺少有錢人,也不會缺少來找有錢人的,寧孤城自然算不上有錢人,此刻看起來又是落魄極了,但偏偏,就有不少人盯上了寧孤城。

  一米八幾的身高,健壯的身材,英俊剛毅的臉蛋配合著哀傷的眼神,這種憂郁之色,有時候是最吸引人的,當然,還有一點,有時候,這種人,出手最為大方,何況,還是如此帥氣強壯的人呢,自然,不少人想要一試,哪怕,不掙錢也是好的。

  “菲姐,我去吧,這帥哥是我的菜。”在寧孤城不遠處,坐著三四個年輕靚麗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孩,其中一個染了一頭黃發的女孩,對著身邊看起來比她小不少的女孩竟然開口叫菲姐,好像很是有些巴結的樣子。

  菲姐的裝扮倒是清麗不少,起碼沒有濃妝艷抹,長長的黑發,超短熱褲,吊帶小背心,更是讓她顯得格外勾人,好身材也是若隱若現。

  菲姐看起來好像十幾歲的樣子,其實已經二十出頭,混跡夜場,更是很多年了,所以不少小姐妹都很服她,當然,也有菲姐背后有靠山的緣故,至于靠山是誰,菲姐保密,誰也不清楚,只是,酒吧上上下下都挺尊敬的,那就想來不假。

  菲姐笑了笑,對這個黃頭發的女孩說道:“你這小浪蹄子,看人家長得又帥又壯就動了春心了吧,麗麗,我勸你還是收了這份心的好,以你菲姐我的眼光來看,這人,可不是你能夠拿得下的。”

  麗麗倒也不生氣,嘻嘻一笑,還故意挺了挺腰肢,讓自己顯得更加前凸后翹起來。

  “菲姐,我倒是還不信了,還有男人能夠逃過我的手掌心,這帥哥,我一定要拿下,誰也別和我搶啊,當然,要是菲姐你有意思,我肯定讓給你了。”

  菲姐一聽,捂嘴輕笑道:“菲姐我可不會和你爭,既然你非要去,那就去好了,等會吃了閉門羹,可別怪菲姐我沒有提醒你。”

  麗麗一聽菲姐讓自己去,臉上喜色一閃而過,揮了揮拳頭,很是有點可愛的樣子。

  “我麗麗看上的男人,還從來沒有能夠跑出我手掌心的,放心吧菲姐,絕對手到擒來,讓他乖乖跪在我的裙下,做我的胯下之臣。”

  說到這里的時候,麗麗臉色有些微紅,卻不知是想起了什么畫面,菲姐幾個人更是嬌笑不已,紛紛笑罵麗麗是個小浪蹄子,不害臊。

  看著麗麗紅著臉走向了寧孤城,菲姐身邊另一個女孩有些擔心的說道:“菲姐,最近釘子哥對麗麗挺上心的,等會要是被釘子哥發現了,麗麗會不會受委屈啊。”

  菲姐聽到這里,也是眉頭微皺,釘子哥在酒吧街這一帶,也是小有名氣的混混,平日里大家也多多少少給些面子,如今更是放出話來,麗麗是他的女人,但可惜,麗麗根本就不喜歡釘子哥,也從來沒有把釘子哥當回事。

  只是,若是真的被釘子哥看到這一幕,怕是,不太好收場。

  畢竟,話都已經說出去了,而出來混的,最要的就是一個面子了。哪怕麗麗不是他的女人,別人也會當做是他的女人,他自己更是會這樣想的,這可不就是在給他戴綠帽子嘛,哪個男人能忍?

>>>>本文全文在線閱讀<<<<

新聞標題: 寧孤城姜若雪小說,都市狂兵主角寧孤城姜若雪完結篇
新聞地址: //www.boypnv.com.cn/sh/1108799.html
新聞標簽:完結篇  主角  都市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