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江西快≡走势图
你的位置:江西快≡走势图 > 社會 > 新聞正文

章亮雨丁長林小說【問鼎官路】無廣告無彈窗版

江西快≡走势图 www.boypnv.com.cn

時間: 2020-03-05 16:48:18 | 來源: | 閱讀: 12次

“是啊,好多年了,十多年了吧,那時候我舉報了當時的文物局長貪污,被他發配到這里來了,后來換了局長,但是也沒人再想起我來,我就一直在這里呆著,十多年了就這么守著這個土疙瘩過來了”。

  丁長林看著老柴嘴上忽明忽暗的煙,問道:“在這里吃喝什么的怎么辦?”

  “簡單,這附近有個村子,從這里上去,就是不好走,都是小路,村民挖的梯田,不要掉到水里去,村上有個小超市,賣什么的都有,不過要想買點稀罕的,還得去鎮上”。老柴說道。

  丁長林點點頭,看樣子是記下了,不過老柴卻說道:“年輕人,別想著在這里干下去,沒用,這里干什么也干不出來成績,還是攢點錢,找找關系,送點禮,調出去,調到哪里都比在這里強”。

  丁長林點點頭,問道:“我現在就是想調出去,恐怕也沒人敢收我的錢”。

  老柴看看他,問道:“對了,你還沒說呢,你怎么回事,怎么到這里來了?”

  丁長林笑笑,沒說話,老柴也沒有再繼續問,他們又不熟,有些事情還是不說的好。

  “那就這樣吧,我去睡了,在這里最多的就是閑暇的時間,你會有很多的時間,多到你都不知道怎么打發時間”。老柴說完,起身離開了。

  丁長林也站起來把燈關掉,一個人躺在沙發上,黑暗籠罩了一切,一如他此時的心情,灰暗到了極點。

  一早起來,丁長林是被老柴叫醒的,老柴迫不及待的要離開這里,所以急著和他做交接。

  別的財產都好說,都在明面上,沒有什么特別要注意的,清點一下,看看都在交接清單上就可以了。

  “最后要交接都是這古墓了,走吧,下去看看”。老柴說道。

  晚上沒有注意,其實這個土堆還挺高大,而且在一側還有挖開的一個門,晚上都是鎖著的,只有老柴帶著鑰匙。

  老柴打開了門口電燈的開關,向下的階梯就明亮多了,而且下面還很寬大。

  “這座墓真的是馮道的墓嗎?”丁長林問老柴道。

  “省里的專家來考察過,說是真的馮道墓,還拿走了不少的寶貝,都在省博物館呢,你要是去省城可以去看看,有專門的一間展室”。老柴說道。

  “既然這里也是文保單位,為什么不把那些文物擺在這里呢,這樣也好增加一些游客”。丁長林問道。

  “以后你就知道了,這里交通不便,難得有游客來這里玩,再說了,這里的治安措施太差,那些東西放在這里只有被偷的份,我們是看不住的,所以,還是拿走比較好,省的我們擔責任”。老柴邊和丁長林聊天,邊介紹墓道里的一些東西。

  兩人下到了最底層,那是一個寬敞的墓室,中間放著一個巨大的棺材。

  丁長林伸手摸了摸,冰涼一片。

  “石棺?”丁長林問道。

  “嗯,石棺,從古至今,用石棺的人不少,大多數都是生前富貴,其實這里也沒什么可看著的了,只有這個石棺還有些價值,這些花紋雕刻的不錯”。老柴說道。

  丁長林站到石棺旁看了看,棺蓋也是石頭的,只不過斷成了兩截,被放在了一邊,石棺里干干凈凈,什么都沒有。

  “所謂的文物,就這么點東西?那還看著干啥,不是浪費人力物力嗎?”丁長林問道。

  老柴看看丁長林,意味深長的說道:“別看這里沒什么東西了,但是能為局里爭取到不少錢呢,這好歹也是個文物?;さノ?,既然需要?;?,那就是需要錢,所以,沒有了這個地方,那些錢從哪來?”

  他這么說丁長林就明白了,所謂的文保單位,其實不過是一個騙文物?;た釹畹牡胤槳樟?,這里除了用幾度電,還能有啥費用,就算是在這里看守的人都是局里的正式員工,有財政養著呢,不用局里花錢,所以,老柴說這里是個賺錢的地方還真是沒說錯。

  “好了,就這么多了,走吧,上去吧,我也該走了”。老柴說道。

  沒想到剛剛出了地面,就聽到院子里有人叫老柴的名字,老柴急忙走出了墓道的門。

  “馮書記,你怎么過來了?”老柴問道。

  被稱為為馮書記的男人看到除了老柴之外,后面還跟著一個人,于是說道:“哦,今天有游客啊,來的挺早的”。

  “哦,他不是游客,對了,馮書記,我還得交代你個事呢,你來了正好,我今天就要回市里了,這位是丁長林同志,是來接替我的,你們村以后要多照顧一下,去你家里吃飯不能給轟出來吧?”老柴開玩笑道。

  “哪能呢,看你說的,小丁對吧,我長你幾歲,叫你小丁行吧?”

  “可以可以,馮書記,以后多多關照,我對這里一點都不熟悉,所以,以后少不了要麻煩你們”。

  “哪里話,這樣吧,老柴,你今天不能走,再耽擱一天,我記得我告訴過你了,我兒子明天結婚,我今天叫你來去寫喜字和喜聯,多虧我來的早,要是晚了你就走人了”。馮書記一把拉住了老柴,說道。

 文學

  老柴拍了一下自己的額頭,說道:“你看我這腦子,居然把這事給忘了,那好,那我就過了明天再走”。

  “這就對了嘛,小丁,走,和我們一起去喝喜酒”。馮書記豪爽的說道。

長樂村和馮道墓僅僅隔著一道丘陵,翻過去就能看到丘陵下的長樂村了,步行也就十多分鐘的時間。

  “小丁剛來這里,對我們這個村不熟悉,以后你就慢慢熟悉了,哎呀,老柴啊,你這一走,村里再有紅白喜事,誰來寫字???”馮書記很惋惜的說道。

  “唉,上面的調令下來了,要我回局里去,這不,把小丁派來了,也是我們局里的,以后給村里的紅白喜事寫字就是他的事了”。老柴回頭看了眼跟在身后的丁長林,說道。

  丁長林沒吱聲,他只是在看這個村子,從這里看過去,村子還是很漂亮的,而且村子的周圍都是山坡,山坡上都是一道道的梯田。

  “小丁啊,我們這里怎么樣,別看現在沒什么人,一到春季,還有秋季,來這里拍攝照片的人很多,都是拍攝那些梯田的,也不知道有什么好拍的,我們每天都在看,也看不出來有什么好的”。馮書記說道。

  “是不錯,挺好看的”。丁長林點點頭,說道。

  “哈哈哈,小丁,等你熟悉了這里,就會喜歡這里了,村里還有不少大姑娘沒嫁出去,也有幾個漂亮的小.寡.婦在家里呆著呢,你要是有本事盡管去撩撥,出了事我給你兜著,對了,你結婚了嗎?”馮書記是個豪爽的人,這才見面多大一會,這樣的玩笑都敢開了。

  老柴回頭看了一眼丁長林,沒看到丁長林臉上有任何的表情,他對丁長林一點都不清楚,所以聊的也不深,但是唯有一點很明確,這個丁長林一點都不受局里待見,不然不會給發配到這里來。

  丁長林老家就是農村的,所以對農村一點都不稀奇,不出意外的話,每個村的村干部家,尤其是村主任或者是支部書記家,一定是全村建設的最好的,這好像就是應該似的,能當上村干部,都是有些家底的,一窮二白也沒人愿意搭理你。

  老遠就看到了一個高高的門樓上掛著紅燈籠,大白天的也亮著燈泡,門口有幾個玩耍的孩童,馮書記的家里人很多,都是本村村民來幫忙的。

  有這些人幫忙,馮書記才有時間去山包那邊請老柴,否則也沒時間出去。

  一見馮書記和老柴來了,無論是站著的還是坐著的都紛紛打招呼,看來老柴在這里的確是很有人脈,丁長林躲在后面,想白吃一頓算了,省的回去做飯了。

  筆墨紙硯早就伺候好了,眾人紛紛給老柴讓開了位置,門上貼喜聯,包括給親家送去的喜帖,還有給村里隨禮的請柬,都需要老柴寫。

  老柴回頭看了一眼丁長林,這家伙縮在后面看院子里做飯的師傅練刀工呢。

  “小丁,來來,這邊”。老柴喊道。

  丁長林知道躲不過去,于是就走了過去。

  “你以后少不了麻煩馮書記,要不你現在就表示表示?”老柴說道。

  丁長林恍然道:“對對,這事給忘了”。

  說完,從錢包里拿出來二百塊錢想要隨禮,但是沒想到被馮書記給阻止了,說道:“你不用隨禮,我知道你們公務員每個月就那幾個死工資,還要養家糊口,趕明村里還有其他紅白喜事,你都隨禮啊,你那點工資能夠?從老柴到我們村時,我就定下了規矩,只寫字,不隨禮,還得坐首席”。

  “馮書記,你看,我都掏出來了,要不下不為例?”丁長林說道,他也看出來了,這里離鎮上差不多五公里,方圓幾里離這個長樂村最近了,要是和這個村里搞不好關系,那自己就真的只能呆在山那邊的墓地里了。

  “不行不行,不能破例,老柴讓你表示表示不是讓你掏錢,是讓你寫字,對吧老柴?”馮書記說道。

  “對嘍,我也拿不起錢,小丁,來,你寫,有你的好處”。老柴將手里的毛筆遞向了丁長林。

  他本來只是意思一下,沒想到丁長林就真的接了過去,他先是一愣,笑笑說道:“馮書記,以后寫字的事就交給小丁了”。

  馮書記也沒想到丁長林真的把毛筆接了過去,那邊早已有人裁剪好了紙張,還有那些吉祥話都寫在一張紙上了,只是比著抄一遍就可以,但是用毛筆寫在紅紙上,那就是喜聯。

  丁長林看了看紙張的長度和寬度,又看了看喜聯的字數,毛筆伸到墨汁瓶里攪了攪,現場的人漸漸安靜下來,都不知道這個年輕人是干什么的,來自哪里,怎么把老柴的活給搶了?

  丁長林敢于接過筆來,那是有底氣的,大學四年,在他的同學玩了四年的時候,他連個女朋友都沒交到,卻把自己的業余時間都給了書法,因為大一選修了書法,從此跟著大學里的老師練習了四年書法,那個老師是顏體的集大成者,讓丁長林受益匪淺。

  隨禮不要,要是再不露一手,這頓飯是不好意思吃下去的?;褂懈鮒匾腦蚴?,他這些天憋悶壞了,心里的委屈無處可訴,此時書法是最好的排解方式,也能讓自己靜下來。

  所以,當手里的毛筆從墨汁瓶里提起時,他的身上渾然有了一種氣勢,別人感覺不到,但是丁長林自己能感覺到,于是筆走龍蛇,于是一幅喜聯一揮而就。

  開始時老柴還想著待會怎么評價丁長林的字體,但是等到丁長林寫完之后,老柴張著的嘴有些合不攏了,也不知道該怎么評價,字好不好擺在那里呢,現場看的人是嘖嘖稱贊。

  “小丁,你可以啊,這是顏體,哎呀,顏體練到這個地步,沒有三兩年功夫是寫不成這樣的”。老柴由衷贊道。

  “我大學練了四年,之后雖然很忙,也沒放下,沒事時就是個消遣,好久沒寫了”。丁長林一邊和老柴說著話,一邊把剩下的喜聯和請柬都寫完了,這種一心二用的本事也讓老柴嘆為觀止,有這樣的本事,怎么就發配到這里來守墓了呢?

  老柴心里的疑惑更加深了。

  “好……”馮書記在一旁叫了聲好,叫好聲此起彼伏,丁長林寫完字后,將毛筆丟在了桌案上,心里舒爽了不少。

“看來我這退休是徹底了,回局里也該退休了,給長樂村寫字的人也找到了”。老柴很滿意的說道,但是這語氣里也泛著淡淡的酸意,他是沒想到丁長林會有這等本事,可謂是意外至極。

  明天娶親,今天主要是做娶親的準備工作,寫完了字之后,丁長林就是看其他人忙活,但是這時候在馮書記的屋里爆發出了激烈的爭吵,外面的人一愣,隨即有村里管事的人打圓場說道:“這孩子,明天就要成家了,還和老子干仗呢”。

  眾人都笑笑,沒吱聲,各忙各的事去了,此時丁長林看到一個年輕人從屋里沖了出來,向著大門外奔去,馮書記還想追出去,但是被一個女人拉住了。

  丁長林看向老柴,小聲問道:“那是新郎官?”

  “嗯,不知道出啥事了,算了,我們只管喝我們的喜酒,明天我就滾蛋了,你明天還得來這里幫忙,馮書記很好面子的,你以后少不了和他們打交道,多和村里走動吃不了虧,東家請,西家請,你都不用做飯了”。老柴得意的傳授著在這里的生存之道。

  “明天還來啊,那馮道墓那里怎么辦?你走也沒人看著了”。丁長林問道。

  “那里不用管,我走的時候把鑰匙放在門口的石頭底下,到時候你回去拿就行了”。老柴說道。

  丁長林點點頭,自己對這里的人情世故不是很懂,既然老柴這樣說,那自己就這樣做就好了。

  “馮書記,我呢,待會吃完喝完就回去了,讓小丁留在這里,你給他找個地方睡覺,昨晚就是睡的沙發,明天讓他自己在這里給你幫忙,我看村里后生出去打工的不少,多個人多個幫手,我明天就回局里了,以后小丁可就交給你們了”。老柴喝的有點多了,拉著馮書記的手依依不舍的說道。

  “不行,你不能走……”馮書記說道。

  馮書記和老柴拿著酒杯在那里撕扯了好一會,好歹馮書記是同意了老柴的要求,于是丁長林留下了,而老柴則是被人送回了馮道墓去睡覺了。

  “小丁,你要是不介意,今晚和我兒子擠擠吧”。馮書記對丁長林說道。

  “哎呦,那可不行,那是婚床,我這個外人怎么能睡呢,給我找個沙發坐一下就行了,反正娶親也要早起,睡不了多大會的”。丁長林說道。

  “那怎么行,海濤,帶你小丁哥去你房間里睡”。馮書記對他兒子馮海濤說道,馮海濤就是白天和馮書記干仗的那個新郎官。

  丁長林感覺到這樣很尷尬,但是也只能是這樣了,馮海濤倒是沒什么不情愿,先回房間休息去了,馮書記拉過丁長林,小聲說道:“小丁,你們機關上的都能說會道的,待會替我好好勸勸他,這小子對這門親事不是很滿意,老是和我鬧別扭”。

  “馮書記,我……”

  丁長林剛想說自己不行,沒做過這樣的工作,就被馮書記推著去了馮海濤的新房,搞得自己像是新娘入洞房一樣。

  馮道墓一片漆黑,村里的人把老柴送到了門口,老柴開了門,讓村里送他的人回去了,關好門回到自己的臥室,然后熄燈睡覺,這一切都顯得很平靜,和平時沒有什么不同,可能唯一不同的就是老柴的心境吧,在這里苦熬了十多年,終于算是熬到了頭。

  “不好意思啊,新娘還沒睡的床,被我這個外來漢占先了”。丁長林進去之后,對馮海濤說道。

  “沒事,我們這里時興壓床,你就當是給我壓床了,你不來也要找個男的來這里睡”。馮海濤面無表情的說道。

  倆個人不認識,也沒什么可聊的,于是關燈睡覺,哪知道倆個人都睡不著,不斷的翻身,和烙燒餅似的。

  “怎么,明天結婚,興奮的睡不著?”丁長林開玩笑道。

  “唉,其實我是不想結這個婚,這個女人是我家里相中的,我看不上,所以,他們強制把這么一個女人送到家里來,我哪能睡得著,想想后面的日子,頓時感覺到生活沒什么意思了”。馮海濤說道。

  丁長林嚇了一跳,說道:“兄弟,可不能這么想啊,這婚姻啊,看上去是一輩子的事,其實也不是,你雖然現在看不上她,但是過日子時間長了,說不定就合適了呢,即便是過上幾年不合適,再離就是了,現在結婚離婚自由,不會拴你一輩子的”。

  馮海濤因為丁長林這句話興奮了半天,最后自言自語道:“對啊,到時候我可以和她離婚,過不到一起去可以離婚嘛,對,就這么干”。

  “哎哎哎,兄弟,你這還沒結婚呢,不至于吧,你那媳婦真的有那么磕磣,還沒娶進來呢,就想著要把人家掃地出門?”丁長林問道。

  “那倒也不至于,明天見了你就知道了,你肯定會很喜歡”。馮海濤說道。

  丁長林嚇了一跳,這話茬可沒法接,于是各自睡覺,早晨起得早,還沒天亮就起來了,丁長林沒有跟著去娶親,馮書記讓他在家里當賬房先生,記錄隨禮人的名字。

  到新娘子的村子步行半個小時,再在新娘家耽擱一會,來回就得兩個多小時,而且用的是花轎,抬的人半路還要歇歇,所以到了長樂村時,已經是上午十一點多了。

  新娘子正在拜堂,丁長林站在一旁,和眾人一起看熱鬧,這個時候,門外一陣騷動,丁長林向門外看去,卻意外的看到了章亮雨,市公安局的那個副局長,她朝著丁長林招招手,那意思是叫他過去。

  丁長林心想你真是陰魂不散,下一步就是要揭紅蓋頭了,丁長林想看看新娘子長的多么不堪,以至于馮海濤這么嫌棄她,但是現在看來是看不成了。

  “章局長,你是專門來找我的?”丁長林走到章亮雨的身邊,問道。

  “是啊,找你的,這邊說吧”。章亮雨說道。

>>>>本文全文在線閱讀<<<<

新聞標題: 章亮雨丁長林小說【問鼎官路】無廣告無彈窗版
新聞地址: //www.boypnv.com.cn/sh/1108761.html
新聞標簽:無廣告  小說  章亮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