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江西快≡走势图
你的位置:江西快≡走势图 > 社會 > 新聞正文

九區傳奇秦禹小莊小說免費閱讀無廣告

江西快≡走势图 www.boypnv.com.cn

時間: 2020-03-05 06:36:17 | 來源: | 閱讀: 10次

“無關人等都別動,我們是來偵破販藥案的。”

  “呵呵。”光頭男冷笑一聲:“這里誰販賣假藥了?”

  朱偉手里握著槍,指著柜臺喊道:“來的時候,我們親眼看見這幾個人正在交易。”

  “你看見,你代表法律???”光頭男紋絲不動的站在臺階上,抬手指著門口的人喊道:“你問問他們,誰看見這屋里的人販藥了?”

  話音落,門口處的二十多號人都沒吭聲,只手里拎著家伙上前,已經將三組的人圍在了客廳中央。

  朱偉聽到這話,非常尷尬的站在原地,已經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同時也有些膽怯了,因為外面沖進來的人,沒一個看著是善茬。

  秦禹短暫猶豫一下,邁步上前就要搭話。

  “我艸!”

  就在這時,剛才被朱偉打倒的壯小伙,撲棱一聲坐起身,捂著嘩嘩淌血的腦袋罵道:“狗日的,敢在這兒打我?”

  “你別動。”齊麟旁邊的小伙,指著他喊了一聲。

  “不動?我去你M的吧!”壯小伙瞬間從地上沖起,二話不說掄起拳頭,嘭的一聲就砸在了朱偉的腦袋上:“拿把破槍,你嚇唬你爹呢?”

  朱偉被打的后退了三四步。

  “你別動手。”

  “別動,你這是襲擊執法人員。”

  三組人員還算心齊,一見到朱偉被打,立馬上前圍住了壯小伙。

  “我就襲擊你了,怎么的?!”壯小伙剛才差點沒被朱偉砸死,此刻怒氣上涌,回頭抄起柜臺上的一把割箱子膠帶的匕.首,兩步竄上來吼道:“艸你M,別說就你們幾個貨了,哪怕就是李胖子再派來五百人,老子不高興,你們也走不出去。”

  一聲怒吼,壯小伙持刀沖著人群就捅了過去。

  齊麟一直在躲,但沒想到壯小伙站在人群當中,第一個捅的方向竟是自己這邊。因為朱偉見到對方拿刀,立馬就橫跨一步躲開了。

  “艸!”齊麟罵了一聲,發現自己已經來不及躲閃,只能屁股往后一翹想?;ぷ約閡?。

  “噗!”

  就在刀要捅進齊麟身體之時,秦禹擠開人群,單手抓住了壯小伙捅過來的匕.首。

  手掌攥住刀刃,鮮血瞬間狂涌,瞬間呈流線狀的落在了地板上。

  齊麟驚魂未定的退了兩步,目光驚愕的看向了秦禹。

  沉默,短暫的沉默后,壯小伙棱著眼珠子沖秦禹喝罵道:“用手能攥刀,你TM刀槍不入唄?”

  說完這句,壯小伙抽刀就要再捅。

  秦禹左手閃電般扣住小伙腕子,抬頭看向樓梯上的中年喊了一句:“大哥,我們不是來找事兒的,是司里連續接到舉報,說這里有賣假藥的。我們沒辦法,才過來看看,但一進屋,你這兄弟就要拿槍,我同事也是沒辦法才還手控制場面的。”

  光頭男披著軍大衣,彎腰直接坐在樓梯臺階上,低頭掏出電子煙也沒回話。

  秦禹依舊攥著壯小伙的手腕,笑著繼續說道:“我是剛到松江,也不知道土渣街這邊水深水淺。既然是個誤會,這里也沒有賣藥的,那我們就回去了。你看行嗎,大哥?”

  “既然這里沒有賣藥的,那你們憑啥打人???”光頭男吸著電子煙,臉上掛著笑意問道。

  秦禹聞聲沉默數秒:“大哥,正因為有你們,我們才有飯吃。大家相互依賴,都活得不容易……所以最好誰都別為難誰,你說呢?”

  “為難你,你又能怎么樣?”壯小伙目光兇悍的喝問道。

  光頭男吸著電子煙,扭頭吐了口黃痰,依舊沒有說話。

  秦禹短暫停頓一下,臉上依舊掛著微笑,扭頭沖光頭男說道:“大哥,在土渣街我們可能破不了案,但出了土渣街,你們不也還得做生意嗎?”

  光頭男聽到這話,手臂略微停頓了一下,才張嘴說道:“讓他們滾吧。”

  “就這么滾,那打我白打了?”壯小伙頂了光頭男一句,目光陰沉的沖著秦禹等人吼道:“想出去也行。你們把上衣都給我扒了,蛙跳跳出土渣街。”

  “你TM別太過分了!”

  三組這邊一向性格很內向的關琦,攥著槍吼了一聲。

  “啪!”

  秦禹聞聲回頭抓住關琦的胳膊,表情嚴肅的說道:“跳就跳唄,有啥的。”

  關琦很憋屈的回應道:“秦組,咱們不出去,他們能好過???媽的,人多能他媽……。”

  “我讓你聽我的。”秦禹瞪著眼珠子吼了一聲。

  關琦咬了咬牙,沒再吭聲。

  “脫衣服,蛙跳跳出去。”秦禹回頭沖著自己人喊了一聲。

  樓梯上,光頭男突然輕聲細語的問了一句:“干這一行的人多了,為啥就查我們土渣街這一家???”

  秦禹一愣應道:“接到一些舉報,上面讓我們過來查查,我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兒。”

  光頭男動作緩慢的起身,邁步向樓上走去,背對著秦禹說道:“土渣街有點亂,還欺生,以后沒事兒別往這里鉆。外面那么多人,一人捅一刀,你們警司上哪兒找兇手去?”

  話說完,光頭男就消失在了樓梯上。

  ……

  五分鐘后。

  連秦禹在內的八名警員,光著膀子,蹲成了一排,在街道上用蛙跳的方式向土渣街外圍蹦去。

  路邊上數十名拎著兇器的青壯年,冷眼看著眾人,一言不發。

  街道兩側的樓房上,幾乎家家都敞開著窗戶,有人吸著煙,有人抱著肩膀,都漠然的看著秦禹等人,一蹦一跳的向外圍趕去。

  也不知道安靜了多久,右側的樓房上突然有人喊了一句:“CNM,再來打死你們。”

  一聲怒吼,在黑夜中久久回蕩。

  緊跟著,大量的玻璃瓶子,藥罐子,以及廢棄物品噼里啪啦的從樓上砸了下來。

  “跑!”

  秦禹率先起身吼了一聲,眾人狼狽不堪的消失在了夜色中。

  ……

  門面店二樓內。

  光頭男坐在破舊的木椅子上,皺眉沖著正在往頭上纏紗布的壯小伙問道:“兄弟們散了嗎?”

  “嗯,都走了。”壯小伙點頭。

  “叫幾個兄弟過來,把貨轉移一下。”光頭男輕聲吩咐道:“這幾天暫時別往外放貨了,消停一點。”

  壯小伙一愣:“你怕了啊,三叔?不是,剛才那幾個明顯就是不知深淺的小警員,咱們還用防著他們嗎?外面的藥都炒成什么價格了,這土渣街有多少窮病人都指著咱們活。老子喊一嗓子,這條街能沖出來幾千人幫咱場子,還用看他們臉色嗎?”

  “讓你怎么辦,你就怎么辦,別跟我犯渾。”光頭男抱著肩膀,話語簡潔的說道:“趕緊去叫兩個兄弟。”

  “我……我……唉,真是越干越膽小兒。”馬老二很不忿的嘀咕了一句,最終拗不過三叔,出門就去叫兄弟抬貨。

  ……

  土渣街外圍街道上。

  秦禹先是穿上了衣服,隨即又從車內拽出醫藥箱,用紗布胡亂的纏了一下受傷手掌。

  車輛旁邊,關琦瞪著眼珠子罵道:“媽的,執法的搞不過當賊的,最后讓人家給衣服扒了,蛙跳跳出來……這事兒太丟人了,要傳到隊里去得讓人笑話死。”

  “就不應該服軟,咱們就不脫衣服,他們能敢把咱們怎么樣?!”朱偉此刻狀態神勇的沖秦禹埋怨道:“你就是太膽小,我告訴你,在松江辦案就沒有這么辦的……你是組長,那關鍵時刻不扛起來事兒……。”

  秦禹用牙咬緊紗布,抬頭看向眾人說道:“都湊過來,我說點事兒。”

  “干什么?”關琦問了一句。

  “過來!”秦禹皺眉吼了一嗓子。

  眾人相互對視幾眼,都情緒很低落,甚至有點不耐煩的走到了秦禹身邊。

  “檢查各自彈藥,沒穿防彈衣的從車里拿防彈衣,老黑和小六繼續負責汽車……。”秦禹面無表情的吩咐著眾人。

  大家聽著秦禹的話,一臉茫然。

  ……

  十幾分鐘后,門面店內。

  馬老二在后門指揮著三個同齡的兄弟:“車得等一會才來,你們裝完這屋的貨,去三店看看,那里還有一些。”

  “貨搬到哪兒???”有人問。

  “先拉回倉庫。”馬老二吊兒郎當的埋怨道:“三叔就是膽小了,窮折騰,要我說貨就放在這兒,該賣賣……。”

  “踏踏!”

  話音剛落,后門左側突然出現腳步聲。

  馬老二拿著煙一回頭,秦禹身著淡綠色防彈衣,手持半米多長的防爆噴子,突然殺了過來。

  “艸!”

  “嘭!”

  秦禹目光冷峻,抬起右腿一腳蹬在馬老二胸口。

  “嗖!”

  “咕咚!”

  馬老二飛出去半米遠, 后背撞翻了三箱子貨,整個人摔的有點發懵。

  “別動,動一下打死你。”關琦持槍指在了馬老二的腦袋上。

  “嘩啦!”

  秦禹沒有一絲停留,拽門沖進門面店,直奔二樓。

  二樓房間內,對講機泛起一陣電流麥的聲音,樓下一個正在跑著的藥販子高聲吼道:“三叔,那幫人又來了。”

  三叔一愣后起身,伸手就要摸槍。

  “嘩啦!”

  秦禹擼動槍栓進屋,歪脖看著三叔喊道:“土渣街地形太復雜了,我們跳了半天也沒跳出去。大哥,你跟我們走一趟,指指路吧。”

  三叔目光驚愕的看著秦禹:“回馬槍啊……!”

二樓室內。

  秦禹可沒工夫跟三叔磨嘰,上去兩槍把子砸在對方腦袋上,朱偉就給他戴上了銬子。

  “走走,快走。”

  秦禹扯著三叔,步伐很趕的往樓下沖著喊道:“小魚小蝦不用追,抓到的人馬上領走,千萬別浪費時間。”

  喊話之時,秦禹和朱偉等人,已經拽著三叔沖出了門市房。而外面被摁住的馬老二則是跟牲口一般,張嘴咬了齊麟手掌一下,瘋了一樣的喊道:“艸尼瑪,抄家伙啊,那幫警司的人又來了。”

  街上一泛起動靜,周邊的藥販子就立馬又都拎著家伙沖了出來。但秦禹來之前已經有了安排,他看見馬老二張嘴喊,雙臂掄圓了槍托,嘭的一聲就砸在了馬老二嘴上。

  “嗷!”

  馬老二疼的滿地打滾,一扭頭吐出了兩顆門牙,嘴唇子也被磕出了一個血窟窿。

  “側面走。”秦禹邁步橫穿門面店后門馬路,擺手催促道:“都別他媽磨嘰,拿上五公斤的臟貨就夠判他們滿貫了。你們扛箱子干啥,傻B???!”

  憨乎乎的老黑聽到這話才扔掉箱子,拽起兩袋子抗病毒藥物,步伐飛快的跑進了道路對面的胡同。

  街道上,人頭涌動,幾十號人大步流星的沖了過來。

  “亢亢亢!”

  秦禹沖著人群打了三槍,但對方竟然依舊沒有散去,還是跟瘋了一樣往前沖,并且也開槍還擊了。

  “媽的,這幫藥販子都不要命了。”秦禹卡在胡同口,一看自己放槍也壓不住場面,頓時掉頭就跑。

  十幾秒后,眾人剛穿過狹長的胡同,就聽見吱嘎吱嘎兩聲刺耳的剎車聲。

  “上車。”老黑和小六開著兩臺車,推開車門高喊了一聲。

  秦禹等人不敢停留,將馬老二,三叔,以及兩名從犯塞進警用車內,翻身就跳到了后方的車斗里。

  黑街區的警用車分兩種,一種是七座越野,一種是五座帶車斗的皮卡,而純轎車類的警用車只有李司長等一些高級干部,才有資格乘坐,平時巡邏根本見不到。因為這個年頭,大家都講究實惠,實用,也沒過多資源讓你裝B擺譜。但也好在警用車的構造比較實惠,起碼有個車斗可以乘坐,不然眾人肯定沒辦法都擠在車內空間。

  “翁!”

  眾人上車后,老黑一腳將油門踩到底,用最快的速度奔著土渣街外圍沖去。

  兩臺車快速行駛的過程當中,槍聲幾乎不停歇的響起。汽車被打的千瘡百孔,三組兩名泰G兄弟,由于坐在外側,基本全部不同程度的受了槍傷。

  “媽的,不用摟著,誰在前面攔著,開車就給我撞。”秦禹蹲在車斗內喊著。

  老黑不敢正常抬頭往前看,只把腦袋低過方向盤,連續調整車頭撞翻數人后,對面沖過來的人群才緩緩潰散。

  汽車開足馬力在土渣街區域飛馳大概一分多鐘后,才算徹底沖了出去。秦禹回頭看了一眼街道內上百名還在追攆著的人群,擦了擦臉上的汗水感嘆道:“這個地方要管理不好,松江啥格局還不好說呢。”

  “啪!”

  話剛說完,秦禹就聽見自己腦袋上泛起一聲脆響,緊跟著傳來了痛感。

  “牛B啊,兄弟!”朱偉拍了秦禹一巴掌后喊道:“你膽兒不小,這個回馬槍整的漂亮。”

  秦禹皺眉掃了一眼對方,也沒吭聲。

  ……

  晚上十點多鐘,警司辦公樓內。

  秦禹在衛生室縫合完受傷的手掌,邁步就走進了提審室。

  馬老二吊兒郎當的坐在地上,斜眼看著秦禹:“你攤上事兒了,不出三個小時……。”

  “嘭!”

  秦禹抬起腳丫子,簡單粗暴的蹬在了馬老二的腦袋上。

  “艸!”

  馬老二被踹的腦袋在墻壁上磕了一下,頓時眼冒金星。

  “五百人都不好使,是嗎?”

  “嘭!”

  “土渣街,就你最牛B是嗎?”

  “嘭!”

  “艸NM,扛把子唄?”

  “嘭嘭嘭!”

  秦禹一邊罵著,一邊往馬老二腦袋上爆踹了了七八腳后,對方已經倒在地上休克了,鼻孔竄血,渾身抽搐。

  “來,整點涼水,趕緊給咱馬哥這一腔滾燙的熱血澆滅了,快點的。”秦禹回頭沖著老黑喊了一聲。

  老黑也沒客氣,去衛生間取了一捅里面都帶著冰碴的臟水,嘩啦一聲就澆在了馬老二的腦袋上。

  緩了不到半分鐘,馬老二才眼睛里有了神。

  秦禹踩著馬老二的小腿,彎腰沖著他喝問道:“愿意看蛙跳是嗎?”

  馬老二此刻眼神略顯驚懼的看著秦禹,嘴上已經不敢說硬話了。

  “跪著!”秦禹突然吼了一嗓子。

  馬老二嚇了個激靈,頓時往后躲了一下。

  “我讓你跪著。”秦禹指著地面,棱著眼珠子吼道。

  馬老二懵B了,結結巴巴的說道:“別……別整的太難看了,行嗎?”

  秦禹聞聲立馬抬起了右腿。

  “撲咚!”

  腳還沒等踹在馬老二的腦袋上,他立馬起身就跪在了地板上。

  “跪著蛙跳。我不滿意,你不能停,停一下,我踹你一腳。”秦禹抓著馬老二的頭發,一字一頓的說道:“聽懂沒?”

  兩分鐘后,馬老二咬著牙,用雙膝跪地的姿勢,在屋內蛙跳了起來:“好……好漢不吃眼前虧……媽的,老子認了。”

  ……

  門外。

  “今晚加班審???”齊麟問。

  “不用,該睡覺睡覺。”秦禹搖頭回道:“先晾一宿,明天早上先審那倆小的拿證據,不然馬老二和那個什么三叔,絕對不會吐的。這倆人一看就干這行不是一天兩天了。”

  “明白了。”齊麟點頭又問:“那你回新租的房子住嗎,我送你?”

  “不用,今晚我就在這兒了。”秦禹搖頭:“隨便將就一宿,明天早上干活。”

  “好。”

  二人交談兩句后,秦禹轉身就去了洗漱間。

  ……

  黑街某娛樂場所內。

  袁克接通電話,眼神有點驚愕的問道:“真的假的???秦禹帶隊去土渣街抓人了,還得手了?……呵呵,這小子還真給我點驚喜啊。”

次日,早上八點半。

  袁克坐在獨立辦公室內,笑著沖秦禹說道:“假惺惺的話就不講了,昨晚所有參與案件的人員,一人三百塊錢補助,這錢從隊內經費出……。”

  秦禹一愣后,立馬豎起大拇指:“講究。”

  “抓緊審,我等結果。”

  “好勒。”秦禹點頭:“那沒啥事兒,我出去了。”

  “哎,你等會。”袁克打開自己的小柜子,從里面拿出一雙新的皮靴問道:“你多大腳?”

  “43的。”

  “那正好,咱倆腳一樣大。”袁克拿著鞋盒子擺在桌上:“朋友送的,我也沒穿,你拿去吧。”

  “這……這挺貴呢。”

  “一雙鞋算個什么,”袁克擺手:“拿走吧。”

  秦禹低頭看了一眼鞋盒子,突然覺得袁克這個人的仗義還真不是嘴上說說。因為只要你做到了,那他能給你爭取的利益,基本都爭取到了。

  “謝謝袁隊。”

  “謝個屁,去吧。”袁克一笑。

  “哎!”

  秦禹拿著鞋盒子離去。

  ……

  接下來的兩天,三組的兄弟基本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了審訊工作上。但讓秦禹沒想到的是,三叔和馬老二的嘴一個比一個硬。雖然那兩個馬仔已經吐了,但這倆人卻一個裝瘋賣傻,一個只字不吐。

  審訊工作對于秦禹來說并不是強項,因為這里不是待規劃區,他的很多經驗和手段都用不了。而單純只講對犯罪分子的審訊經驗,那三組其他人顯然經歷更豐富。所以他索性就把這事兒交給了老黑,關琦等人處理,自己只等線索和結果。

  周四下午三點多鐘。

  秦禹坐在辦公室內和齊麟,老黑,小六等人正在聊天扯淡之時,朱偉喝了點小酒,大搖大擺的從外面走了回來。

  “艸,沒審吶,都歇著呢?”朱偉打了個酒隔,齜牙問道。

  “嗯,剛歇一會。”秦禹點了點頭。

  “啪!”

 文學

  朱偉習慣性的用手扒拉了一下秦禹腦袋:“往那邊坐坐。”

  秦禹笑著挪了一下屁股:“你別老跟我鬧,總扒拉我腦袋干什么?”

  “艸,扒拉你一下腦袋咋了?你這快轉正了,有架子了是不?”朱偉調侃著問道。

  “你怎么上班期間又出去喝酒呢?”秦禹順嘴問了一句:“不是,你就是身體能受得了,那錢也受不了吧,喝一頓酒多貴???!”

  “朋友多,應酬多,沒辦法。”朱偉翹著二郎腿應道:“家里催我結婚,給我介紹了一個日B娘們,我過去跟她見了一面,就喝了點。”

  “??!”

  秦禹點了點頭,故意從兜里掏出了一根中華叼在嘴上,用打火機點燃。

  “我艸?!”朱偉一愣,頓時抻著脖子罵道:“你這王八蛋不說沒煙了嗎,怎么跟自己兄弟還藏私貨呢?來,給我一根。”

  “沒了,就這一根了。”秦禹吸了一口應道。

  “靠,你別老欺負組長了。這煙挺貴的,你老跟著蹭什么?”關琦也用開玩笑的語氣沖朱偉說了一句,隨即笑呵呵的伸手:“但我跟他不一樣,今天我不是有突破嗎,按道理說,你應該給我一根作為獎勵。”

  如果沒人愿意開玩笑,瞎胡鬧,可能組內所有人都不會主動跟秦禹起屁。但有朱偉這個愣B在,經常拿秦禹沒深沒錢的開涮,所以弄的大家不管是在什么場合,干什么事兒,說話都有點沒顧忌。

  “真沒了,”秦禹推著朱偉說道:“我就這一根了。”

  “艸,這么摳呢,趕緊給我一根。”朱偉伸手就抓住了秦禹的腕子。

  “組長,你別摳,拿出來給大家分分,一人半根也行啊。”老黑也湊了過來。

  “真沒了。”秦禹坐在椅子上,仰面躲閃。

  “搶他!”朱偉嘴里噴著酒氣,雙手按著秦禹的胳膊,扯脖子吼道:“來來來,摁著他,給他兜里的煙翻出來,全分了。他媽的,這小子不懂規矩,剛來就這么摳……。”

  “老朱,你別跟我鬧,我真沒有了。”秦禹哈哈笑的強調道。

  “趕緊的,摁著他,小六,摁著他腿。”朱偉還在招呼著。

  氣氛就這樣被拱起來了,三組成員除了齊麟和那兩個受傷沒在的泰國兄弟外,全都沖到椅子旁邊,伸手按著秦禹就搶煙。

  “艸,別鬧,我真沒啦……。”

  秦禹滿臉笑意的與眾人推搡,而幾個壯小伙也噼里啪啦的跟著朱偉,就跟秦禹鬧了起來。

  “這一天可咋整,都跟沒抽過似的。”齊麟笑著起身就要去倒水。

  “媽的,我還整不了你了,趕緊拿出來。”朱偉按著秦禹的胳膊,伸手就摸向了他褲兜。

  就在這時,秦禹突然一把抓住辦公桌上的警用匕.首,拇指與食指掐著刀刃,猛然間就捅了下去。

  “噗嗤!”

  一刀下去,朱偉瞬間僵在了原地。

  “別跟我鬧昂,再鬧我捅你了……。”秦禹笑著喊了一聲,右手掐著刀尖,沖著朱偉的大腿拔刀再捅。

  “噗嗤!”

  第二刀扎在朱偉腿上,他當場后退了兩步。

  組內其他人員一看見血,全都僵在了原地,而齊麟也是呆愣愣的觀察著秦禹,滿眼驚愕。

  “哎呀我艸?咋了,真扎上了???你看我就比劃一下。”秦禹假裝愣了一下,立馬攥著刀起身,低頭看了看朱偉腿上的刀口問道:“沒事兒吧?”

  朱偉疼的不行,瞬間有點急眼了,一把推向秦禹:“你他媽鬧著玩動刀???”

  秦禹這時抬頭,臉上依舊掛著笑意說道:“我都說了,你別跟我鬧,我下手沒輕沒重的,你還總跟我開玩笑,你看這下扎上了吧。”

  屋內眾人聽到這話,全部沉默,目光瞄向秦禹時,臉上已經沒有了剛才玩鬧的神色。

  “以后別跟我鬧了,聽見沒,呵呵。”秦禹笑著放下刀,伸手一把扶起朱偉:“走走,趕緊去醫務室看看。”

  朱偉遲疑半晌,看著秦禹也沒再急眼,只低頭跟著他一起去了醫務室。

  ……

  一件小風波結束后,整個三組的人,再沒有一個人敢跟秦禹開很過分的玩笑,當然也包括愣B朱偉,更沒有人還繼續拿他當一個新來的警員。

  齊麟站在旁觀者的角度,完整的看清楚了秦禹是怎么處理朱偉的,心里也突然覺得,秦禹這個人表面上跟你笑呵呵聊天的時候,心里可能想的完全不是眼前發生的事兒。你以為你跟他混熟了,是朋友了,可他卻能在你過分的時候,通過一個誰都想不到的方式,告訴你,你有點過分了,并且還給你保留面子。同時,齊麟也回憶起了,在隊內一向霸道的老三,自從綁架案過后,竟然沒有再敢找秦禹麻煩。這說明什么?說明秦禹把他的問題也私下解決了。

  從這時起,齊麟才意識到,或許秦禹這樣的人,才能在這樣復雜的環境下混起來吧。

  膽大,心細,懂人情,知世故。

  待規劃區磨礪了十幾年,或許等待的就是在這里騰飛吧。

  ……

  從醫務室內和朱偉分開后,秦禹才想起來自己還租了房子,可這幾天太忙他連去都沒去過,所以喊上了老貓,就趕往了88號院。

  與此同時。

  土渣街某倉庫內,一個六十歲左右的老頭,拄著拐杖說道:“秦禹,以前沒聽過他???”

>>>>本文全文在線閱讀<<<<

新聞標題: 九區傳奇秦禹小莊小說免費閱讀無廣告
新聞地址: //www.boypnv.com.cn/sh/1108667.html
新聞標簽:無廣告  傳奇  小說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