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江西快≡走势图
你的位置:江西快≡走势图 > 美股 > 新聞正文

唐邪林若寒小說超品神醫版本全文男頻

江西快≡走势图 www.boypnv.com.cn

時間: 2020-03-06 18:36:16 | 來源: | 閱讀: 10次

唐邪不打算隱瞞他和林若寒的關系,照直挑明了說出來。

  “敢不敢再狗血一點?”米果兒對此嗤之以鼻,若然這話出自哪位豪門公子之口,她姑且能信,可眼前這位,從里到外都跟豪門打不著一竿子的關系,她相信才怪呢。

  薄薄的唇片張開,米果兒挑逗道:“若寒姐要是你的未婚妻,我上斗魚直播脫衣。”

  閑暇時,米果兒最喜歡混跡各大直播室,在上面一展歌喉,很快就聚起不少粉絲,在小圈子里算是個明星主播。

  “斗魚就算了,單獨跟我私聊就行。”

  唐邪有些小羞澀的說道。

  “想得美。”

  米果兒笑罵一句,抄起手邊的抱枕就甩了過去。

  “對了,你也住這兒?”精準的接住抱枕,唐邪笑問道。

  “是啊,我跟這兒都住了兩三年了,若寒姐跟我情同姐妹。”

  兩人正閑聊著,林若寒恰好從臥室走出來。

  米果兒仰著小腦袋,好笑的口吻問道:“若寒姐,我給你講個笑話……他說你是他的未婚妻,咯咯咯,好笑吧?”

  林若寒卻沒笑,冷峻的目光直落在唐邪身上:“如果你繼續把這道婚約當成炫耀的資本,那么很抱歉,這里將不再歡迎你。”

  “意思是我保持低調的話,你將非?;隊腋闋≡諞黃??”唐邪似笑非笑的問。

  林若寒怔然一瞬,心知又掉到這家伙的語言陷阱,狠狠丟出句“那也不歡迎”和一張信封,隨即又把自己關進臥室。

  房門的撞擊聲讓米果兒抖了個激靈。

  這妞驚訝的捂住嘴巴,喃喃自語道:“天哪,你們竟然真的是未婚夫妻,我感覺我整個人都方了。”

  “什么時候直播?”唐邪微微一笑。

  米果兒滿臉緋紅,咬咬牙,突然站起來脫掉了短袖。

  天藍色的運動內衣,露在了空氣中。

  脫是脫了,卻也只是小露香肩和平坦小腹,完全沒有少兒不宜的畫面。

  米果兒比個勝利的V字,嘻嘻笑道:“直播結束,不欠你的咯,狗熊!”

  說完,這朵小警花蹦蹦跳跳的回了二樓臥室。

  唐邪眼眸中閃過一絲笑意,然后走到客廳的中間,把林若寒丟下的信封撿起來,看到里面是一張寫好的推薦信。

  字如其人,雖然很秀氣,卻給人一種淡淡的距離感。

  信的內容很簡潔,寫著科室與職務名稱,只要把它交給圣華醫院的人事部,唐邪就能得到急診科主治醫師的職位。

  在信封上留了兩個字,唐邪把它放在餐桌上,然后回到了自己的臥室。

  窗外暮色漸沉,躺在柔軟的大床上,唐邪心里想著同居的兩個女孩,林女王和小警花,往后的生活似乎很值得期待!

  想著想著,唐邪便熟睡過去。

  一夜過去,天剛蒙蒙亮。

  林若寒有早起跑步的習慣,剛打開門,就聞到一股清香飄來。

  樓下沒有人,餐桌上放著豆漿、小籠包、混沌、小菜,還有一封熟悉的推薦信。

  對面的臥室也打開門,米果兒打著哈欠走出來,立即就被早餐的清香叫醒,噔噔噔跑下樓。

  “若寒姐,這家伙還挺有骨氣的嘛。”米果兒揚著推薦信笑道,信封上寫著:謝了。

  林若寒蹙起黛眉,輕聲道:“圣華醫院的人事部沒那么簡單,即便他不要父親的介紹,也需要有人推薦,否則,再高的醫術都要從實習生做起。”

  回想起唐邪對觸電女孩做出的急救措施,如果他被安排為實習生,著實是在浪費時間。

  米果兒眨巴著狡黠的大眼睛,意味深長道:“若寒姐,你這么關心他,那把推薦信給他送去好了。”

  林若寒眉心的川字印更深,指著旁邊的垃圾桶:“既然他逞能,推薦信也就沒有存在的必要,丟掉吧。”

  “我幫他留著吧,萬一用的上呢。”

  把推薦信放在口袋里,米果兒搓搓小手,看著一桌子的豐盛美食,“有這只狗熊住在家也不錯,嘻嘻,我要開動啦。”

  林若寒有些奇怪:“為什么你叫他狗熊?”

  “???你不覺得他笨笨的,很像狗熊嗎?”米果兒的眼神有些閃爍,她哪里敢說,這外號是她在看了唐邪的身體之后叫出來的。

  而這個時候,唐邪已經站在圣華醫院的人事部之中。

  “鑒于你只有最基本的從醫資格證,我只能把你安排在MRI室里做一名實習生,對了,知道MRI吧?”負責招聘的人事主任問道。

  “核磁共振。”

  “好,去那里報到吧,每天接受核磁共振檢查的患者有幾十個,你要盡快適應,別拖大家的后腿。”

  簡單的幾句話,就把唐邪打發出人事處,人事主任看向下一份簡歷,立即眼睛大亮,“陳教授推薦來的高材生,快請進。”

  一位帶著金絲眼鏡的青年走進來,與唐邪擦肩而過,順便朝他投去一記高傲的眼神。

  只不過,唐邪的眼里只有核磁共振室,對青年毫不理睬。

  唐邪之所以逆來順受,接受這份與能力極度不符的工作,是因為他想從基礎做起,歷練指的不僅是醫術,也有心性方面。

  “垃圾。”青年冷笑著推推眼鏡,在工作人員的對面坐下。

  “那就是個實習生,你別跟他一般見識,來,聊咱們的。”

  前后態度儼然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咚咚。

  唐邪已經敲開了核磁共振室的門。

  “我們正在工作,要做核磁共振的話,請你在外面等一等。”

  一位身穿粉色護士服的女孩站在門口,柔和的聲音說道。

  走廊里不只有唐邪一人,剎那間,所有的雄性生物都轉過頭,直勾勾的盯著那個女孩。

  女孩五官精致,仿佛是精雕細琢過一般,由于其工作性質,只化了最淡的裸妝,卻把她的優點發揮到極致,那就是清純可人。

  唐邪把手里的入職文件遞過去,笑道:“我是新來的實習生,唐邪。”

  “好酷的名字,我叫蘇芊芊,你就叫我芊芊姐吧。”

  女孩對著唐邪眨眨眼睛,做個請的手勢,“進來吧,要記得輕一點哦。”

  這句話說的唐邪險些栽個跟頭。

  進來,輕點,這兩個詞搭配起來,簡直太引人遐想。

  走進核磁共振室之后,唐邪終于明白蘇芊芊為什么要他輕一點了。

偌大的核磁共振儀擺在正中間,一位孕婦躺在里面,正在接受檢查,只是她的臉色略顯蒼白,臉上掛滿了細密的汗珠,呼吸的頻率也非常急促。

  這種現象其實非常常見。

  核磁共振檢查是讓患者躺在類似隧道的空間內接受磁場掃描,從而檢查出發病的部位,由于儀器相對密閉,一些心理素質差的患者,很容易產生恐懼心理,所以,核磁共振室中要求檢查時要輕手輕腳,以免制造多余的聲音,對患者造成更大的心理負擔。

  “據說是胎兒有問題,要檢查后才能確認病情。”

  蘇芊芊在唐邪耳邊小聲道,“好可憐的媽媽,希望邱主任一定要治好寶寶。”

  儀器旁邊守著一名醫生,正是蘇芊芊口中的邱主任。

  唐邪的目光卻始終鎖定孕婦的臉色,提醒道:“孕婦太緊張了,邱主任應該安撫一下孕婦的情緒。”

  “你懂還是我懂?”

  邱主任轉過頭,陰鷙的眼神令人不寒而栗。

  唐邪看了眼他胸前的牌子:檢驗科主任,邱平。

  同樣的,邱平也在觀察唐邪,更確切的說是審視:“芊芊,不要把無關人員放進來,影響到治療他負責的起嗎!”

  “他是新來的實習生,抱歉啊邱主任,我這就叫他閉嘴。”

  說著,蘇芊芊在唐邪的手肘上掐了一把,那里神經末梢分布稀少,掐起來并不會痛。

  沒想到這蘇芊芊還挺會照顧新人的。

  唐邪沖她笑笑,沒有再說話。

  “邱主任,還沒有結束嗎,我頭很暈,快要受不了了。”核磁共振儀中突然傳來孕婦的喊叫,長時間的幽閉空間,讓她緊繃的神經快要炸裂開來。

  典型的幽閉恐懼。

  邱平顯得有點不耐煩,半是嚇唬半是威脅:“為了孩子,再痛苦你也得受著,何況只是在里面躺一會兒,有什么好怕的?”

  這種態度把孕婦嚇到了,她強迫自己閉上嘴巴,不敢再發出聲音。

  “看你的肚子,寶寶有七個月了吧,其實這時候他已經有意識了,你感到害怕的時候,他會非常心疼你。”

  一道突兀卻很溫暖的聲音,突然在核磁共振儀旁邊響起。

  蘇芊芊睜大雙眼,唐邪那家伙什么時候跑過去的?

  “喂,你做什么!”

  邱平憤怒的低吼,那副猙獰的面孔不像醫生,倒像社會上的混子。

  唐邪伸手指向旁邊的墻壁,一個大大的靜字貼在那里,立即把邱平的話噎回去,那叫一個難受。

  孕婦聽信了唐邪的話,情緒竟平穩下來:“他會心疼我嗎?”

  “當然,寶寶想要安慰你,可是他又無法表達,只能躲在里面偷偷的哭泣,你有沒有覺得肚子挺脹的,那是因為他流了太多淚水啊。”

  孕婦在出現強烈的情緒波動時,都會出現腹脹現象,唐邪這完全是在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

  但,這番話頗具奇效,孕婦不再感到害怕,反而還輕聲安慰寶寶,說她會做個堅強的媽媽之類,要讓寶寶以她為榮。

  蘇芊芊欣賞的看著唐邪,這家伙跟他的名字完全不一樣,不邪,反倒是挺暖的。

  然而這種美好很快被邱平打斷,他頤指氣使的對唐邪吩咐道:“檢查結束,你小子給我走開。”

  狠狠按下電動床的按鈕,好像對邱平來說,是按在唐邪的心口上一樣。

  邱平為人小肚雞腸,最討厭有實習生在他的面前出風頭,尤其還有蘇芊芊這位大美女在場,他就更不能忍受了。

  “邱主任,電動床好像出問題了,它還沒有移動。”

  正在邱平思考以后該怎么修理唐邪的時候,蘇芊芊的話突然驚醒了他,轉頭一看,孕婦還躺在核磁共振儀里,身下的電動床沒有任何動靜。

  核磁共振儀類似于一條隧道,依靠電動床的平移,把患者送到隧道里面。

  現在電動床出現故障,就等同于孕婦被困在里面了。

  如果換成平常人,還能夠抬出來,但,孕婦挺著大肚子,抬起來的話勢必會卡住。

  “快給廠商打電話,讓他們派維修人員過來。”邱平還算鎮定,指揮蘇芊芊,在最短時間內解決問題。

  蘇芊芊臉上寫滿著急:“這臺核磁共振儀是在你推薦的廠家購買的,我們都不知道他的電話啊。”

  “那我來打。”

  邱平掏出手機,快速撥出個號碼。

  然而溝通的過程并不順利,邱平的口吻一直都是委曲求全:“周總,我是在您那采購的核磁共振儀,現在出了故障,您總得給我解決吧…好好好,就半小時,千萬要快點啊。”

  這些通話也被孕婦聽到,她只覺得心驚膽戰:“儀,儀器出現故障了嗎?”

  “小故障,分分鐘就能修好。”

  唐邪語氣輕松,右手卻微不可查的放在了電動床的底部。

  他要用修復右手來處理故障,一抹白光從掌心流淌出去,唐邪的視線中,迅速出現了電動床的受損部位。

  ‘看’到目標的受損部位,這算是修復右手的小福利,卻比起他的把脈功夫還要更加精確。

  毫不夸張的說,他就是臺移動的核磁共振儀。

  電動床的內部簡直是破舊不堪,有些零件給唐邪的感覺,幾乎都瀕臨報廢,修復的話,需要耗費極大的精神力是一方面,最主要是耗費時間!

  “醫生,我肚子好痛。”

  孕婦發出痛苦的呻吟,她的臉上沒有一絲血色,設備故障四個字重新把她壓垮,已經克服的幽閉恐懼竟然卷土重來,而且比剛才還要嚴重。

  再這樣下去的話,孕婦和肚子里的寶寶都要面臨危險。

  隱隱之間,唐邪有了決定。

  蘇芊芊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不斷的催促邱平:“再打個電話催催,她的情況越來越糟,再拖下去會釀成醫療事故的!”

  “……讓她再忍忍!”

  邱平用力抓著手機,周總是他惹不起的人物,一再催促,只會激怒周總,那樣事情更加無法挽回。

  蘇芊芊頓時怒了,眼睛噴火的瞪著邱平:“這么不負責任的話,你也好意思說的出口!”

  砰!

  邱平正要反駁時,一道金屬斷裂的響聲突然出現。

  循聲望去,電動床下面掉落好幾塊零件,像是被硬生生掰下來的。

  好在電動床能動了,唐邪慢慢把孕婦從核磁共振儀中拉了出來,在這之前,正是他一拳把電動床的加固零件打壞,才發出的響聲。

  “你竟敢把儀器弄壞!”

  邱平的呵斥聲中夾著得意,醫療事故避免了,他還能以毀壞儀器的名義處罰唐邪,心里怎能不高興?

  蘇芊芊鄙夷的瞪著邱平,替唐邪開脫道:“他也是為了把孕婦救出來才迫不得已……”

  “說出來你們可能不信,是電動床先動手的,我只是正當防衛而已。”

  唐邪輕飄飄的聲音傳來,讓邱平和蘇芊芊瞬間石化。

  它先動手的?

  大哥你是在賣萌嗎!

一個人最得意的是什么時候,金榜題名還是升官加爵?

  但對于邱平來說,絕對就是現在了。

  只要把所有臟水都潑到這小子身上,他就能推卸掉所有的責任!

  控制住得意的心情,用力擼起袖口,邱平怒不可遏的沖上去,一把按住唐邪:“小子,你少在這里裝瘋賣傻,儀器被你弄壞了,這事算怎么說?”

  “再說。”

  唐邪輕輕一抖肩,竟生出巨大力道,把邱平的手給生生彈開,同時他輕輕摸住孕婦的脈搏。

  “好,非常好!”

  邱平氣結,一張臉黑的像鍋底,退回到原來的位置,拿著手機一邊打一邊冷笑,“保衛處嗎,這里有個實習生惡意搗亂,儀器都被他弄壞了……小子,等保衛處來了人,你跟他們再說吧。”

  “邱主任,孕婦受驚嚇過度,就算你要處理唐邪,也要先搶救病人啊。”蘇芊芊心思全在孕婦身上,盡管她覺得邱平太不可理喻,但還是忍著氣憤說道。

  “救人?他不是在救嗎!”邱平朝唐邪撇撇嘴,陰陽怪氣的說道,“看他那裝模作樣的樣子,像是會把病人交給我嗎?”

  蘇芊芊一愣,這才回過神來,原來唐邪不僅僅是在安撫孕婦的情緒,也是在對她施救。

  可是,唐邪只不過把手輕輕放在孕婦的肚子上,哪像施救,倒像是在為她做按摩之類。

  “唐邪你別胡鬧了,快把病人交給邱主任,不然后果你真的承擔不起。”蘇芊芊急的滿頭香汗,要不是她對唐邪印象不錯,真想把唐邪拽到一邊去。

  唐邪抬頭,沖蘇芊芊溫柔的笑了笑:“治好了。”

  “什么,你沒在開玩笑吧?”

  蘇芊芊驚奇的瞪大眼睛,雖然她不是醫生,卻也知道一點,被送來做核磁共振檢查的患者,往往都比較嚴重,要做好長期治療的心理準備。

  你這兒按摩了不到一分鐘,就給人治好了,也太扯淡了吧!

  眼珠骨碌一轉,蘇芊芊飛快的把唐邪拉起來,笑道:“那多虧你了,邱主任,麻煩你再幫病人檢查檢查,以防萬一嘛。”

  說白了,蘇芊芊還是不信任唐邪,只是話語上沒駁了他的面子而已。

 文學

  唐邪一陣苦笑,不過看在蘇芊芊把他的胳膊抱在胸前的份上,他還是原諒這妞了。

  別看蘇芊芊穿著寬松的護士服,這身材卻是很有料,瞥了眼微微擠壓變形的胸部,唐邪心里那叫個滋潤。

  “胎兒停止發育了,還有什么可檢查的,準備準備,送去婦產科做人流手術就行了。”

  邱平冷笑一聲,用挑釁的眼神看向唐邪。

  聽到停止發育四個字,孕婦的表情變成驚恐,她打了好幾個哆嗦,問道:“什,什么叫停止發育?”

  “就是死胎。”

  雖說核磁共振儀出了故障,檢驗報告卻也正常出來了,邱平把報告從打印機上拿起,念了幾個指數出來。

  那些指數對孕婦來說形同天書,卻像一座大山,壓在她不堪重負的身上,淚水瞬間就奪眶而出,而且是無聲大哭,她已經發不出聲音了。

  蘇芊芊震驚的捂住嘴巴,一雙美眸里寫滿不能置信。

  “胎兒一切正常。”壓抑的氣氛中,只有唐邪語氣輕松。

  報告上寫的明明白白,誰會相信唐邪一個實習生的判斷?

  隨著邱平一聲冷哼,門突然被推開,沖進來四五個人。

  “小邱,是誰惡意損毀儀器?”

  說話的是一個鶴發童顏的老者,其身后則是保衛處的人。

  在老者面前,邱平不再趾高氣昂,而是低眉順眼的說:“陳教授,就是這小子,這種小事不勞煩您大駕,我跟保衛處的人就處理了。”

  老者名叫陳思學,圣華醫院的首席醫學教授,在醫院乃至中海市里都擁有極高的威望。

  “我也是碰巧路過,聽到有人損毀儀器,就急匆匆趕來了。”陳思學表情肅穆,別看他慈眉善目的,個性卻是嫉惡如仇,最看不得有人在醫院里無端鬧事,最后目光落在孕婦身上,一皺眉,“怎么還有病人,你先把病人帶回去治療,把他交給我。”

  陳思學口中的他,自然就是唐邪,隨后陳思學示意保衛處的人把唐邪控制起來,以免事態擴大。

  “陳教授,事情不是您想象的那樣!”

  眼看唐邪要被帶走,蘇芊芊立刻站出來,主動把事情經過復述出來。

  聽完,陳思學目光迥然的看向唐邪:“小伙子,你是為了救人才會破壞儀器的?”

  “是,只是病人為大,我先幫病人開藥。”

  在陳思學的面前,唐邪也毫不露怯,看到桌上放著孕婦的病歷本,快速在本子上寫下藥方。

  邱平勃然大怒,低聲的咆哮道:“你還在這里裝神弄鬼,她是在孕晚期得了胎停育,只能人流拿掉,藥物流產是不可能的!”

  “小邱,控制一下情緒。”

  陳思學皺皺眉,把邱平手里的報告接過來,看過后,目光又落在唐邪的藥方上。

  地黃、芍藥、當歸身、阿膠、南瓜蒂、苧麻根……

  俊秀的正楷體,相比起來,邱平留在上面的字則是龍飛鳳舞,完全看不懂寫的什么。

  “好字。”

  陳思學下意識的稱贊一句,眉頭卻越鎖越深,“小伙子,報告顯示的確是胎停育,你開這類安胎藥物是沒用的。”

  雖然是否定了唐邪,但聽的出來,陳思學對他還是很欣賞的,有提攜的感覺。

  唐邪笑了笑說道:“胎停育兩周,還有救,而且救回來了。”

  邱平捏住拳頭,臉上一陣青一陣白,他記得清清楚楚,唐邪只是摸了病人的脈象,從沒看過那份報告,一可他張嘴卻說出了準確的胎停時間,這……是把脈能做到的?

  “救回來的希望微乎其微!”

  陳思學有些生氣了,他先前覺得唐邪果敢膽大,是顆好苗子,現在卻感覺唐邪信口胡說,根本不靠譜。

  局外者清,在場幾人都覺得不可能,電動床上的孕婦卻恢復了一點精神,吃力的說:“孩子真的保住了?”

  “女士,他還是實習生,不能聽他的。”陳思學語氣無奈。

  “陳教授,您德高望重,求求您再為我檢查一下吧,我的孩子還在,真的,我能感覺到。”哪怕是一點點的希望,孕婦也不愿放棄,她用盡力氣說話,想為孩子爭取到被拯救的機會。

  重重的嘆了口氣,陳思學瞪了唐邪一眼,也只好按住孕婦的脈象。

  下一秒,陳思學卻是目瞪口呆。

  “這怎么可能!”

  “是滑脈,說明她的體內有活胎!”

  “小伙子,你用了什么治療手段!”

  語氣越來越重,說到后來,陳思學的眼睛幾乎要睜出來了。

  除唐邪外,在場所有人俱都石化,邱平驚愕的聲音都在打顫:“陳教授,您是說……”

>>>>本文全文在線閱讀<<<<

新聞標題: 唐邪林若寒小說超品神醫版本全文男頻
新聞地址: //www.boypnv.com.cn/mg/1108820.html
新聞標簽:神醫  版本  全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