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江西快≡走势图
你的位置:江西快≡走势图 > 美股 > 新聞正文

江成許晴小說【醫品贅婿】大結局列表

江西快≡走势图 www.boypnv.com.cn

時間: 2020-03-06 06:01:34 | 來源: | 閱讀: 8次

心中也一陣感動,他沒有想到這個只是自己形婚的老婆,竟然會為了維護自己發這么大的火。

  于丹等人看到了許晴要走,連忙上前攔住了許晴,于丹說道:“晴晴,你看看你,我們就是隨便開個玩笑,哪能真讓你老公收拾啊,這么高檔的酒店,叫服務員不就可以了嘛。”

  “是啊,這樣吧,咱們再吃一會,然后我們去唱歌,這個酒店樓上就有,聽說也挺高檔的,”另外一個女生也連忙說道。

  這兩個女生的勸說,許晴才決定留下來了,畢竟是老同學,別人請吃飯也不好弄得太僵。

  見許晴留下,于丹的心里才松了一口氣,不過她的心里卻充滿了對許晴的鄙夷,真是腦子壞掉了,自己家庭條件那么好,喜歡一個吃軟飯的家伙,那樣的廢物哪好了。

  江成倒是無所謂,他喝著這個酒還挺好喝的,索性就又是點了幾瓶,兀自喝了起來了。

  孫紹龍看到江成這么能喝,心里也一陣氣不過,這個小子這么能喝卻裝作不會喝酒,完全是在耍自己。

  “服務員,買單!”

  孫紹龍看大家都吃得差不多了,直接喊道,當服務員過來之后,孫紹龍拿出了一張卡,滿臉鄙夷的看了一眼還在喝酒的江成,心里想著沒見過世面的窩囊廢,隨后十分大氣的說道:“刷卡!”

  服務員拿過卡,刷了一下之后,低聲對著孫紹龍說道:“先生,您的這張卡,額度不夠。”

  原本還很得意的孫紹龍,臉色猛然就變了,怎么會額度不夠?他為了在人前充有錢人,可是專門拿了一張30萬額度的信用卡,居然不夠?

  孫紹龍皺眉說道:“怎么可能不夠呢?賬單我看看!”

  從服務員手里接過了賬單之后,孫紹龍嚇得酒都醒了一大半,他們喝的酒一瓶就要一萬九千八,十五瓶下來就將近三十萬了,其他的菜都算上的話,要花了四十多萬。

  難怪之前服務員提醒他,說菜品和酒品都挺貴的,他想著廬陽這地方貴能多貴,可是幾年沒回國,廬陽消費水平也很高了,結果孫紹龍非要裝大頭,這下子尷尬了。

  其實因為孫紹龍不爭氣,他家里根本不給他多少錢花,所以他都只能花信用卡里的錢,結果這個卡掏空了,也還剩下十多萬呢,這可咋辦???

  最讓孫紹龍生氣的是,原本他只點了十瓶酒,后來的五瓶全是江成點的,看著現在依然在一臉享受品酒的江成,他肚子里更加來氣了。

  “孫少,怎么了?”于丹好奇的上前問道。

  孫紹龍有些尷尬的看了一眼許晴,原本想要讓許晴對自己刮目相看的,現在是砸了。

  “你們有沒有錢?快點都給我湊湊,”孫紹龍臉紅脖子粗的說道。

  于丹聽到這個話一愣,說道:“孫少,你不是說你請客嘛?我可一分錢都沒帶啊。”

  “就是啊,孫少,哪有你這樣的,說請客了,還要我們花錢,”另外的女生也一臉埋怨的說著。

  她們都是來吃可以,這么高消費的地方讓自己花錢,那可就不行了。

  孫紹龍雖然尷尬,但是現在不給錢也不行了,他直接低吼道:“廢什么話?沒帶現錢,手機里還沒有嗎?”

  這幫人雖然不敢得罪孫紹龍,但是也都不想花錢,要么說手機沒電了,要么說卡里沒有錢。

  服務員就在一邊好奇的看著孫紹龍,搞得孫紹龍更加尷尬了。

  孫紹龍從來沒有遭遇過這樣的窘境,他實在沒辦法了,只好對著江成說道:“江成,我買單只買之前的花銷,后面這五瓶酒是你自己喝的,你自己買單。”

  江成正喝得起勁,聞言立刻說道:“孫少爺,沒錢就沒錢,裝什么闊少啊。”

  江成的一句話把孫紹龍的臉都給憋紅了,他直接吼道:“那你有錢,單你買???”

  “就是啊,說得好像你多有錢似的,今天要不是孫少的話,你連這個酒店的門都進不了,”于丹一臉鄙夷的看著江成說道。

  “真是沒見過世面的窩囊廢,沒喝過這么好的酒,就喝起來沒完了,你不嫌丟人我都覺得害臊。”

  “真不知道我們?;ㄐ砬繚趺純瓷夏閼餉錘鋈?,吃軟飯不說,花錢還一毛不拔。”

  其他的人也趁機幫著孫紹龍說話,貶低一下江成。

  許晴聞言冷眼看著孫紹龍說道:“孫紹龍,你真讓我惡心。”

  孫紹龍雖然被許晴這樣看不起了,但是現在能買單才是最重要的,他也不顧那些了。

  許晴剛準備拿自己的錢包,江成卻抓住了許晴的手,說道:“不用你,我來就好了。”

  許晴滿臉驚訝的看著江成,她可是知道江成一個月工資多少的,只有幾千而已,怎么可能付起這么貴的賬單。

  “你裝得還挺像???我就不信你個垃圾今天能付起那五瓶酒錢,”孫紹龍冷笑著說道。

  “哎,江成,你要是能付起這十萬塊錢,我當場就把這個桌子吃了,怎么樣?”于丹滿臉嘲諷的看著江成。

  江成聞言沒有出聲,從錢包里拿出了一張金色的卡片,交到了服務員的手里。

  服務員看到了這張金色卡片之后,臉上立刻浮現出了震驚的神色,對著江成說道:“各位稍等,千萬不要離開。”

  話音落下,服務員便是匆匆忙忙的跑了出去。

  孫紹龍見這個情況,也不禁愣了一下子,他也看到了江成拿出的卡片,可是那個卡片不像是銀行卡???

  正當眾人不明所以的時候,外面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一眾身穿西服的男子涌進了包廂。

  為首的男子正是凱冠酒店的總經理,丁正名,身后跟著的都是酒店經理級的人物。

  孫紹龍和于丹等人哪里見過這樣的場面,以為是因為自己欠了錢,酒店里叫來了人教訓自己。

  孫紹龍連忙上前說道:“各位,我是孫氏地產的公子,我們是欠了點錢,可是全都怪那個小子,都是他多點了五瓶酒。”

  于丹也立刻說道:“是啊,他就是一個窮酸小子,沒喝過那么好喝的酒,你們要錢的話,就跟他要,跟我們可沒有關系啊。”

  丁正名根本無視了孫紹龍等人的話,而是對著之前的服務員問道:“剛才的卡是誰給你的?”

  服務員連忙指著江成說道:“是他。”

  丁正名立刻就向著江成走了過去,孫紹龍等人一看這個情況,心中一陣幸災樂禍,看來這次麻煩引到江成身上去了。

  “見過江先生,小人是方元集團旗下凱冠酒店總經理,丁正名,不知道江先生手持至尊金卡光臨,江先生贖罪。”說著丁正名便是十分恭敬的對江成躬身。

  其他所有經理級的員工,都是恭敬的躬身,齊聲喊道:“見過江先生!”

“丁正名,這個人竟然就是丁正名?”

  聽到這個名字,除了孫紹龍之外的所有人臉上都是露出了驚駭的神情。

  凱冠酒店是整個廬陽市最高端的酒店之一,而丁正名就是這個酒店的直接負責人,可謂是一手遮天的人物,在廬陽市黑白通吃,一些有名的大家族,都要給丁正名幾分面子。

  然而就是這樣強橫的一名人物,竟然對江成如此恭敬。

  而剛才那聲齊刷刷的:見過江先生!

  這聲勢浩大,整齊劃一的聲音,讓在場的所有人全都愣在了原地。

  尤其是孫紹龍等人,他們原本幸災樂禍準備看江成出丑的表情,瞬間僵在了臉上。

  眼神里充滿了不可思議的神情。

  “這……這是怎么回事?”孫紹龍不明所以的問道。

  然而現在整個凱冠酒店的高層領導,全都這樣躬身成了一排,對他根本瞧不起的江成行禮。

  于丹也愣住,她感覺自己的腦袋一陣眩暈,她一直看不起嘲笑的這個江成,到底是什么來頭?竟然具有這樣大的能量,他不是一個任人踐踏的男護嗎?

  忽然于丹注意到了丁正名手中恭敬持著的那張金色卡片。

  “我想起來了,那是方家的至尊金卡,他竟然跟方家有很深厚的關系,”于丹驚訝的捂著小嘴說道。

  “什么?方家的至尊金卡?”

  孫紹龍震驚無比,雖然他剛剛回國不久,但是他也聽家里提起過,廬陽市最大的家族就是方家,誰能夠跟方家沾上一絲關系,那在廬陽都是莫大的榮耀。

  而這個至尊金卡,更是代表著跟方家休戚與共的關系,每一個能夠擁有至尊金卡的人,在廬陽市在廬陽就具有了橫著走的權力,誰也不敢得罪,因為得罪了持有至尊金卡的人,就代表著得罪了方家。

  在廬陽得罪了方家,那就相當于自己斷送了在廬陽生活的根基。

  整個廬陽市能夠手持至尊金卡的人,不會超過一手之數,而江成現在竟然擁有一張。

  孫紹龍想到自己之前得罪羞辱江成的畫面,立刻雙腿一軟,直接癱坐在了地上。

  “江成……他到底是什么來頭?”

  孫紹龍怎么也想不到,一個醫院里的男護,怎么會和廬陽最大的家族扯上關系?

  江成當然知道這個卡片的作用,他來的時候就知道了,這個酒店正是方元集團的產業,剛好可以試試這個卡好不好用,沒想到還真的挺好用的。

  丁正名見江成拿回了至尊金卡,立刻恭敬的說道:“江先生,凱冠酒店,是方家產業之一,您手持至尊金卡,理應享受最高待遇,今晚您的消費全部免單,如果還有其他吩咐,我們竭盡全力滿足!”

  轟??!

  原本已經十分震驚的孫紹龍等人,再次被這句話震撼的大腦一片空白。

  這可是將近四十萬的消費,竟然可以因為江成的一張卡全部免單,甚至其他的消費還可以在提。

  這種待遇,真的是至尊級的待遇。

  孫紹龍他們怎么也想不到,剛才他們那么瞧不起的江成,一下子地位變得這么至高無上了。

  而更加苦逼的是,孫紹龍剛才還因為幾瓶酒,要強迫江成自己買單出丑。

  想到了這里孫紹龍臉上的表情更加苦澀了起來,他連忙湊到江成身邊,臉上擠出了一絲笑容,說道:“江成大哥,原來你這么深藏不露啊,這頓飯本來就該我請你,你就別用這么貴重的卡了吧。”

  于丹也一臉諂媚的笑道:“是啊,江成哥哥,其實你剛才不拿這個至尊金卡,我也打算出錢幫你付賬了,這個孫紹龍太不像話了,請你吃飯,還讓你買單,真惡心。”

  于丹可是不傻,她可是清楚,孫紹龍家里也就是小有產業,跟方家比起來,那連九牛一毛都算不上,所以現在她立刻就轉變了方向,轉而巴結江成了。

  孫紹龍被于丹這么一說,臉上也閃過了一絲怒意。

  “不好意思,我們很熟嗎?”江成淡淡的說道。

  聽到了江成這么冷淡的話,孫紹龍和于丹都是尷尬了起來。

  “丁經理,”江成輕聲說道。

  “江先生有什么吩咐?”丁正名上前答道。

  “這幾個人我很不喜歡,”江成說著伸手指向了孫紹龍。

  孫紹龍心頭一陣突突,想要求饒,可是又不知道話該怎么說,這下子可是真的完蛋了。

  聽到了江成的回答, 丁正名立刻冷眼看向了孫紹龍等人,而且丁正名很擅長察言觀色,一眼留看出了孫紹龍之前在欺壓江成。

  因此孫正名立刻沉聲說道:“都愣著干什么?這幾個人買單之后,立刻轟出去,這個人,查一下預定包廂的信息,以后限制此人在我們集團下的所有消費!”

  丁正名氣勢十足,聲音冰冷,嚇得孫紹龍戰戰兢兢的不知所措。

  其他用語言羞辱過江成的人,一個個也都后悔萬分,本來可以免費享用這么高檔的消費,結果現在還要跟著孫紹龍湊錢買單。

  于丹見狀,連忙拉住了一邊許晴的胳膊,滿臉乞求的說道:“晴晴,咱們好歹是閨蜜,今天的事情跟我沒關系,你幫我求求情??!”

  于丹還抱著一線希望,畢竟她大學時候跟許晴關系還不錯。

  不過,許晴聽到了于丹的話,冷漠的轉過頭,抬手就是一巴掌,狠狠的打在了于丹的臉上。

  啪!

  清脆的聲響響徹整個包廂。

  于丹的頭被打到了一邊,頭發凌亂的披散在額前。

  于丹愣愣的表情看著許晴,她怎么也沒有想到許晴會打自己,而且在許晴的眼中,她只看到了冰冷的寒意。

  “在你決定羞辱我老公的那刻開始,你就不配當我的閨蜜了,”許晴冰冷的聲音說道。

  江成聞言也吃了一驚,他也沒有想到,許晴竟然會這么維護自己,甚至為了自己,連閨蜜都可以不要。

  立刻,保安趕到,帶著孫紹龍等人離開了包廂,此時此刻的孫紹龍自己腸子都悔青了,自己為什么要作死,得罪了一個這么可怕的人。

  丁正名恭敬的對江成說道:“江先生,以您的身份,應該在我們這里的至尊包廂吃飯,需要我現在重新為您安排一下嗎?”

  “不用了,我們吃好了,”江成說著便是跟許晴離開了這里。

  許晴纖細的手臂輕輕的挽住了江成的胳膊,在他們的身后傳來了恭敬無比的聲音:“恭送江先生,江太太。”

  進到了車里之后,江成坐在了副駕駛,看著許晴說道:“怎么樣?今天我沒有在你同學面前丟臉吧?”

  江成也知道許晴今天帶自己來參加同學聚會的意思,以前的江成太窩囊了,雖然兩個人是形婚,可是她的心里其實還是期待自己老公給自己賺面子的。

 文學

  也正因為這個原因,江成才拿出了那張卡打臉那些瞧不起自己的人,也為了以前的江成擺脫窩囊上門女婿的帽子盡了一份力。

  許晴微微頷首,淡淡的說道:“還可以。”

  其實許晴心里十分滿意,現在的江成跟以前的木訥完全不一樣,不出手則已,一出手驚人,既懂得隱忍,又不優柔寡斷,可以說表現的很好了。

  可是許晴不想江成太驕傲,所以只是說了還可以,她知道江成之前救了方家的千金,所以能夠拿出那個至尊金卡來,她也不是很驚訝。

  江成跟許晴回到了家里,剛剛進門便是聽到了周麟說話的聲音。

  “伯父,這個畫是有人送給我父親的,他也不懂得欣賞,我就給您拿過來了,”周麟笑著說著。

  許晴進到客廳,一眼就看到了周麟,她的面色一冷,問道:“你怎么來了?”

  周麟看到了許晴,連忙起身說道:“晴晴,你回來了?江成大哥呢?”

  許晴以為周麟還是要糾纏自己,沒有理會,徑直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里。

  江成進來說道:“又找我干什么?”

  看到了江成,周麟滿心感激的上前拉住了江成的胳膊,說道:“江成大哥,你給我開的那個藥太好使了,我才吃了兩天,我就感覺恢復的差不多了啊。”

  周麟之前只是抱著死馬當做活馬醫的態度,可是吃了兩天的藥,他的身體真的恢復了,當天下午就找了個小姐,實驗了一次,終于再次體會到了重振雄風的感覺。

  他這才真的佩服江成,所以又是帶著畫來討好許晴的老爸,其實也是變相討好江成。

  江成淡淡的說道:“恭喜你,沒事的話,你可以走了。”

  雖然江成再次出言不遜,可是周麟是一點都不生氣,一臉笑意的對著江成說道:“江成大哥,其實我來找你還真的有事。”

  “什么事情?”

  “是我爸的一個重要客戶家的兒子,得了重病,找了好多的名醫治不好,我爸見我痊愈了,就想讓你去幫著治一下,你放心那家可有錢的多,診金不是問題,”周麟一臉笑意的說著。

  江成本想直接拒絕,可是他轉念想到了自己的家里很貧困,父母都要靠那么一個小攤賺錢,自己也需要錢幫一下父母。

  江成點了點頭,說道:“好,我明天幫你去看看。”

第二天一早,周麟早早的便是來到了江成家門口等待,見到江成跟出來,臉上立刻露出了諂媚的笑容,喊道:“江成哥,你可算出來了,我都等你好久了。”

  自從吃了江成開的藥方,周麟的身體恢復的已經七七八八了,現在每天晚上都夜夜笙歌,畢竟難得重振雄風,對他來說,叫江成為自己的再生父母也不為過。

  正因如此,周麟才會這么討好江成,他現在可不敢再對江成有什么不尊敬了。

  不過江成只是淡淡的看了周麟一眼,輕聲說道:“走吧,路上跟我簡單的說下情況。”

  周麟連聲答應著,便連忙走到一邊打開了自己的車門,還一只手擋著車門上面,說道:“小心,小心別碰頭。”

  江成上車之后,周麟小心翼翼的關上了門,坐在了駕駛座上,看周麟這個樣子,活脫脫一個伺候皇上的小太監,生怕惹得江成不高興了。

  路上江成也聽到周麟說了,這次要看病的人是廬陽市夜總會龍頭之一趙福林的兒子趙昌杰,患有罕見的先天性心力衰竭。

  現在趙昌杰之所以還活著,完全都是靠藥物和機器維持著,尋遍了名醫也沒有治好,周麟也是為了討好一下趙家,所以才推薦了江成過去。

  趙福林的家在廬陽市東郊的碧海尚城別墅區,距離江成住的地方不是很遠,很快周麟便是帶著江成來到了趙福林的家中。

  “昌杰,昌杰你怎么了?”

  還沒有進到屋內,江成跟周麟便是聽到了屋子里急切的呼喊聲。

  進來之后,江成就看到了真皮沙發上,一個穿著華麗睡衣頭發斑白的中年男子,正滿臉焦急的搖晃著坐在沙發上的年輕男子。

  很明顯,這個中年男子便是趙福林,臉色蒼白緊閉雙目,一臉痛苦的表情躺在沙發上的人就是趙昌杰。

  “趙伯父,昌杰怎么了?”周麟連忙跑到了趙福林的身邊問道。

  趙福林抬起頭,急切的說道:“我也不知道怎么了,以前昌杰病發了,吃上藥就好了,可是這次他完全沒有恢復的跡象啊。”

  江成也看出來了,趙昌杰現在面容痛苦,雙手還緊緊的抓著心臟位置的衣服,江成也看出來了,趙昌杰現在身上的生機在急速流逝。

  “伯父,你別急,我已經把名醫請過來了,”周麟連忙說道。

  趙福林聽到了周麟的話,立刻面露喜色,起身說道:“名醫在哪里?”

  周麟連忙指著江成說道:“趙伯父,他就是。”

  趙福林聞言眉頭立刻就皺了起來,打量了一下江成,其實趙福林也看到了江成,只不過他覺得江成太過年輕了,根本不像是名醫,他以為是名醫還沒有進來。

  “他就是?”趙福林疑惑道。

  “趙伯父,我跟昌杰原本就是同學,我哪能騙你啊,他可是把我身上沒法治愈的頑疾都治好了,肯定也能治好昌杰,”周麟頗有些得意的說著。

  趙福林聽到這個話,臉色立刻就變了,他當然也知道周麟身上的頑疾是怎么回事,無非就是男女之事的病而已,如此說來眼前這個小子就是一個治療男人那方面事情的大夫而已。

  自己的兒子可是先天性心力衰竭,完全都不是一個器官的病,這個小子竟然帶了一個這樣的大夫來,這不是拿自己兒子的命當兒戲嘛。

  雖然趙福林心中不滿,可是畢竟自己跟周麟的父親也有交情,現在也不好發作,只是臉色十分冰冷,現在自己的兒子命在旦夕,這個周麟就找來了這樣的一個家伙。

  江成也看出來趙福林的不滿,不過他想要先診治一下趙昌杰的病情,抓緊時間治療,不然可就來不及了。

  可是還不等江成說話,外面忽然傳來了一個女人的聲音:“趙叔叔,我把楊宣請來了。”

  說話間,一個年輕女孩帶著一個年輕男子走了進來,年輕女人長相一般,但是身材卻很火辣,尤其是胸前的飽滿,更是引人注目,只不過江成一眼就看出來了,那不是真的。

  年輕男子則是穿著一身白色的服飾,長相清秀,看起來倒是有幾分精氣神。

  “楊宣?”江成覺得這個名字有點耳熟,但是一時間想不起來是誰了。

  “這下完了,”周麟見到來人,立刻焦急的對著江成說道:“這個楊宣是楊氏中醫第二十六代傳人楊塵的孫子,據說得了他爺爺的真傳,他怎么被請來了啊。”

  周麟滿面焦急,本來他找來了江成,就是為了治好趙昌杰的病,跟趙家攀攀關系的,結果半路殺了個楊宣出來,這不是要搶自己的功勞嘛。

  江成倒是沒有什么反應,而是問道:“那個女人是誰?”

  周麟回答道:“她是趙昌杰的女朋友,叫肖月,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把楊宣請來的。”

  “楊賢侄啊,你來的正好,你快看看我兒子這是怎么了!”

  見到了楊宣,趙福林終于是放下了心來,楊氏中醫,那可是聞名整個廬州省的中醫世家,想要找到楊氏的人給自己家看病,那可是需要莫大的機緣,現在楊宣來了,自己兒子可算是有救了。

  楊宣看到了滿臉痛苦的趙昌杰,眉頭一皺,說道:“趙叔叔莫慌。”

  話音落下,楊宣立刻坐在趙昌杰的身前,伸手拉起他的一只胳膊號起脈來。

  片刻,楊宣立刻打開隨身帶著的藥箱,取出其中的銀針布袋,手掌拂過,指尖便是多了幾根銀針,照著趙昌杰的胸前便是刺了進去。

  一連十三根銀針,全部刺入了趙昌杰心臟附近的部位。

  “續命十三針?”江成微微驚訝的說道。

  “不錯,有點見識,”楊宣有點詫異的看了一眼江成,他說這個話其實也不是多么驚訝,而是有些許驕傲,畢竟這可是他們楊家的祖傳陣法。

  果然,十三針下去,原本滿臉痛苦的趙昌杰,此時表情舒緩了起來,急促的呼吸也平緩了下來。

  見此情景,趙福林立刻松了一口氣,連聲贊嘆說道:“不愧是楊氏中醫,年紀輕輕就有如此醫術,前途不可限量啊。”

  肖月也笑著說道:“是啊,我可崇拜楊宣了,年輕一輩里,他的醫術認第二,沒人敢認第一。”

  聽到了周圍人的贊許,楊宣心中也得意了起來,臉上閃過了一絲得意的神色。

  這續命十三針還有最后一個步驟,便是用自身氣力注入銀針,催動心臟活力,便可以治好趙昌杰的頑疾。

  想著楊宣左手雙指并攏,便是要點在趙昌杰的心臟之上,就在他要動手的時候,一道聲音悠悠的傳入了他的耳中。

  “你要是不想要他的命了,你盡管點下去!”

  楊宣聞言立刻轉頭看向了江成,問道:“敢問閣下是?”

  江成還沒有回答,一邊的周麟連忙說道:“他也是神醫后人。”

  肖月之前一心都在自己男朋友趙昌杰身上,根本沒有注意到周麟和江成二人,現在她才注意到了。

  仔細看了看江成,她立刻說道:“我想起來了,你不是那個第一醫院那個窩囊的男護士,叫江成嗎?”

  “男護士?”趙福林聞言,立刻怒目看向了周麟。

  之前這個小子說給自己找個名醫,原來是個連醫生都不是的男護士?

  “呵呵呵,什么時候神醫的后人,轉行當伺候人的男護了?”楊宣也面露蔑視的看著江成說道。

  “誰說不是,我的病那么多名醫都看不好,他一副藥方我就好了,”周麟也有些氣憤的說道,畢竟是他找來的江成,被人這樣看不起這不是打自己的臉嘛。

  肖月雙臂抱著飽滿的胸口,看著周麟說道:“周麟,我記起來,以前你經常跟我說你喜歡的人有一個窩囊廢上門女婿,就是在醫院的男護,應該就是他吧?”

  “你以前不是很瞧不起他嗎?怎么現在反而當起他的舔狗了???”肖月滿臉鄙夷的看著江成,她最看不起吃軟飯的男人了,尤其是自己沒能力,還冒充神醫的后人,真夠不要臉的了。

  楊宣也懶得理會一個男護的話,重新運氣雙指猛然點在趙昌杰心臟的位置。

  雙指一下,只見原本還十分穩定的趙昌杰,忽然“哇”的一口吐出了鮮血,原本插在胸口的銀針全部射了出來。

  趙昌杰比之前更加痛苦的抽搐了起來,渾身劇烈的抖動著,情況比之前還要?;?。

>>>>本文全文在線閱讀<<<<

新聞標題: 江成許晴小說【醫品贅婿】大結局列表
新聞地址: //www.boypnv.com.cn/mg/1108800.html
新聞標簽:贅婿  大結局  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