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江西快≡走势图
你的位置:江西快≡走势图 > 美股 > 新聞正文

主角李佳龍許菲菲小說【官場柔情】版閱讀

江西快≡走势图 www.boypnv.com.cn

時間: 2020-03-05 16:48:20 | 來源: | 閱讀: 12次

王雪想不到,李佳龍才跟她第一次見面,膽子就是么大,還好她早有心理準備,知道什么應該做,什么不應該做。

  “呵呵,王雪是我老婆呀。”李佳龍緊緊地抱著她,嘻皮笑臉地道。

  “那興城市的那個許菲菲是誰的老婆呀?”王雪生氣地問道。

  “是李佳龍的老婆呀。”

  “那王雪又是誰的老婆?”

  “是我的老婆。”

  “那你不是李佳龍嗎?”

  “呵呵,非也非也,我是李佳龍,但世界上叫李佳龍的并非我一個。”

  “哼,你少跟我繞彎子,我是有夫之婦,你是有婦之夫,你這樣對我,是不道德的,放開,如果你再這樣,我就不理你了。”王雪嚴肅地道。

  “呵呵,老婆,你我出門在外,孤苦伶仃,無依無靠,雖然說你是有夫之婦,我是有婦之夫,可是,遠水解決不了近渴呀。我也知道,我們雖然是領導,要做大家的表率,可是,我們也是人呀,也有七情六欲,現在就不要講什么道德,只講生理要求,好嗎?”李佳龍央求地道,他想,我軟磨硬泡,也不搞到你,解決生活上的問題。

  “不行,你放開我,我們不能這樣做,你再不放開,我可要喊人了。”王雪威協地道。

  “呵呵,老婆,你就喊吧,一個副書記和他的秘書在家里調情,興城日報上用這個標題可以嗎?”李佳龍笑著道。他知道,家丑不可外揚,王雪也不敢讓別人知道她和自己有這種事。

  “你……”王雪再也不說什么,而是手指上一用力。

  “哎喲……”李佳龍手上吃痛,叫了起來道:“老婆,打是心疼罵是愛,掐是感情在呀,你怎么這樣狠心,掐自己的老公呢?”

  “哼,李佳龍,我再警告你,你不能這樣對我,我只是想,我們倆人都出門在外,應該互相照顧,才帶你來家里面的,誰知,你盡這樣耍流氓,下次,我怎么還敢帶你回家?”王雪難過了道。

  李佳龍一聽,也對呀,如果這次霸王硬上弓,下一次,誰還敢帶自己來家里,要從長計議才好呀。

  想到這,李佳龍急忙放開了雙手,站在原地,裝得老本老實地道:“對不起,王雪,是你太美,太迷人了,才讓我產生了非份之想,我保證,下次不這樣了。”

  房間里面一下子靜了下來。

  同性相斥,異性相吸。

  李佳龍突然放開了手,王雪也感到一種莫名的失落,自己好長時間沒有男人這么抱著了,心中空虛的感覺剛剛消失,現在心里又覺得空虛了起來。

  她轉身看著李佳龍,李佳龍嚇得雙手垂放在褲子的直線下,低頭頭,像做錯事的孩子那樣不敢支聲,也不敢看她。

  “撲哧……”

  王雪笑了起來道:“呵呵,一個大縣委常務副書記,像個犯法的孩子那樣,沒事了,來,請坐。”

  “哦……”李佳龍應了一聲,乖乖地走到沙發前坐下,雙手放在膝蓋上,身子正正直直地,一動不動。

  王雪倒了一杯茶,轉身看到李佳龍的樣子,不禁嬌笑道:“呵呵,放松點,只要你不抱著人家,想做那種事,我就不會罵你的。”

  “可是,我還是怕呀,要不,你以后不要掐我,不要罵我,也不要對我生氣,好吧?”李佳龍道。

  王雪看著他可憐巴巴的樣子,心一軟,便道:“好,我以后不掐你,不罵你,也不對你生氣,這樣,你滿意了吧。”

  “不滿意。”李佳龍弱弱地道。

  “還有什么?”王雪笑著坐在了他的身邊,看著她道。

  “我要嘛,好雪兒,我老婆這幾天來例假,我已經有一個星期沒有嘗到女人味了,我真是個大壞蛋,對不住你,你不怪我啊……”李佳龍說著,就撲了上去。

  誰知,王雪早有準備,雙腳一縮,一對高根鞋的鞋根尖尖地對著撲下來的李佳龍,李佳龍急忙用手扶住沙發,笑起來道:“雪兒,你真高,我服你了。”

  “呵呵,不要這樣嘛,我不習慣。”王雪也覺得可笑。

  “好好好,來,喝茶,聊天。”李佳龍一看,今天中午想干掉她是有點困難了,便又裝起來君子。

  ……

  沒有男人在家,女人就有點不安全了。

  李佳龍到來源縣去了,許菲菲的心情也不好過,心中好像少了點什么,一下班,他就到農貿市場買點菜,回家正做著飯。

  “咚咚咚……”忽然,門口傳來了沉重的敲門聲。

  許菲菲暗想,會是誰呀,老公又不在家,沒心情跟你們玩。她走到門口,從防盜門上安裝的貓眼向外望去,只見一束玫瑰花擋在了小孔前面,看不清花后面是何方神圣,便警覺地問道:“是誰呀?”

  “是我,楊一柱。”門外輕聲地回答,他也害怕被別人聽到。

  許菲菲一聽是楊一柱,知道是真神來了,開門也不是,不開門也不是。如果開門的話,自己一個小女子,怎么抵抗得了一個大男人的攻擊,身體很難保住清白,不開門吧,李佳龍才剛到來源縣,腳根還沒有站穩,如果惹火了楊一柱,李佳龍就沒有好日子過了。

  “怎么辦?”她著急地在防盜門前打轉轉。

  忽然,她靈機一動,急忙笑著道:“哦,是書記呀,麻煩等一下,我剛才在休息,換一下衣服。”

  楊一柱一聽,還以為許菲菲真在睡覺,沒穿著睡衣,心中暗喜,便順口道:“好……”

  許菲菲進了房間,立即撥打表妹劉萍的電話,著急地道:“表妹,你快來我家,有個老色狼來了,我怕應付不了。”

  “好,表姐,你先離她遠一點,我馬上就到。”她的表妹劉萍也著急地道。有人想占表姐的便宜,作為表妹,她不可能不管。

  “吱……”

  許菲菲整理一下衣服,才輕輕打開防盜門,熱情地把楊一柱請到了沙發上坐著,急忙拿出家里面準備給貴賓喝的紅袍荼來,沏了一杯,放到楊一柱面前的荼機上,熱情地道:“書記,請用荼。”

  楊一柱一聽,眉頭皺了一下,奸笑著道:“唉,妹子,現在家里又沒人,還叫什么書記,多見外呀,你就叫大哥吧。”

  “誰說沒有人呀,過一會我兒子就要回來了。”許菲菲認真地道。

  “呵呵,你嚇唬誰呀,你以為我不知道,你那五歲的兒子李楠在幼兒園,要下午才會回來呢。”

  “還有我媽也會來呀。”

  “呵呵,你媽來了,沒關系,我就一起干了,多一個女人多一份快樂幸福呀,呵呵……”楊一柱看李佳龍的家里面只有許菲菲一個人,便肆無忌憚地道。

  “呵呵,楊書記,真會開玩笑,你是誰呀,豬八戒嗎?”許菲菲說著就學習了豬八戒的聲音道:“娘,姐姐們不嫁,您就嫁給我吧。呵呵……”

  “哈哈哈哈……”楊一柱被她逗了笑起來道:“對對對,把你的姐妹介紹給我幾個,你家李佳龍就可以平步青云了。”

  “呵呵,可惜我只有一個表妹,不過,你可不要打她的主意呀。不然,我三姨是不會放過我的。”許菲菲說著,便用纖纖玉手去推了一下楊一柱的肩膀。

  楊一柱就順手抓住她的纖纖玉手一拉,許菲菲整個人就撲到了他的懷里面。他剛想要抱緊,許菲菲著急地道:“哎呀,楊書記,不能開這種玩笑,你是有婦之夫,我是有夫之婦,我們都要為自己的愛人著想呀,如果下次還這樣,我就不理你了。”許菲菲說著,猛地掙脫出楊一柱的懷抱,轉身就扭動著屁股,到廚房里面做飯。

  楊一柱看著她曼妙的身枝,碩大的溫柔,滿意地笑了。

  他想:“呵呵,這么迷人的女人,不干上一回,枉活一世。”

  他喝了一口荼,聽著廚房里面“唰唰”的炒菜聲,又回味起剛才許菲菲的體香,哪里還忍受得了,就起身躡手躡腳地向廚房走去。

  廚房里面,許菲菲正忙著炒菜,好像沒有注意到他的到來。

  楊一柱悄悄地從后面撲了上去,

 

“啊……”許菲菲一聲驚叫,立即閃身,楊一柱便撲了個空。她轉身看著楊一柱,嬌笑著罵道:“你要死啦,嚇死我了。楊書記,來,露兩手吧。”

  楊一柱一聽,“嘿嘿”笑著道:“心肝,你放心,我舍不得把你嚇死。我是在訓練你的反應能力??蠢?,你反應還很靈敏呀,如果我壞人,也不能咪哂了你?”

  許菲菲微微一笑,嬌滴滴地道:“呵呵,看來呀,下次不能開門給你了。”

  “為什么?我又不是壞人。”

  “呵呵,可是,在我家里,壞人就是你呀。”

  “是嗎?那我就開始壞啰。”楊一柱說著,又要想動手動腳。

  忽然,防盜門口傳來了“咚咚咚……”的敲門聲。

  “楊書記,有人來了,麻煩你去開門,看看是誰來了吧?” 許菲菲知道救兵來了,卻裝作一無所知地道。

  “好好好,我去開門。”楊一柱笑著走出了廚房,心中暗罵:“媽的,是哪個DRD,壞我好事?”

  “吱……”

  楊一柱一打開防盜門,只見一個十七八歲,身高一米六五,穿著開胸的綠色連衣裙,胸前的溫柔已經看到了冰山一角,她杏臉桃腮,花容月貌,身材苗條,曲線曼妙,嬌艷無比的小美女,站在了他的面前。

  “呀!楊書記,你怎么會在我表姐家?”劉萍一看到開門的楊一柱,故作驚訝地道。許菲菲請楊一柱去跳舞的時候,劉萍在舞會上就認識了楊一柱。

  “啊……”楊一柱也愣了一下,但不愧是官場老手,很快就轉過神來,笑著道:“呵呵,是劉小姐呀,你怎么來了?”

  “呵呵,楊書記,你真逗,這是我表姐家,應該是我問你怎么來了,你反倒問起了我。”說到這,劉萍壓低聲音道:“老實交代,是不是想打我表姐的主意,擔心我告訴表姐夫喲?”

  楊一柱一聽,老臉一紅,卻不停地狡辯道:“怎么會呢,你表姐夫不在家,我來看看有什么體力活,幫她一下罷了。”

  “是嗎?那可要謝謝你啰,楊書記……”劉萍嬌笑著道。

  “楊書記……是誰呀?”許菲菲從廚房里面走了出來,一看到劉萍,驚訝地道:“呀,表妹,好幾天不見了,我還說晚上帶著小楠去你那里玩,想不到你就來了,呵呵……”

  “呵呵,表姐,你去我那里,跟我來你這里還不是一樣的嗎?”劉萍嬌笑著道,沒時間理會楊一柱。

  “好好好,來得好,我家多熱鬧。本來我只做一個人的飯,現在來了兩個人,我去買一點熟菜回來,表妹,你再用電飯鍋多煮點飯。”

  “好吧,表姐,我去煮飯,你可要快去快回呀,我有點怕……”劉萍故作嬌小地道。

  “呵呵,怕什么?楊書記又不會吃人,你放心吧,十多分鐘就回來了。”許菲菲說著,提上挎包,走出了家門。

  劉萍對付男人可有一手,她拿著水果刀,在削著蘋果,對著楊一柱道:“楊書記,你卻煮飯吧,我削著蘋果給你吃。”

  “好呀。”楊一柱一看是美人招呼,只得去煮飯。他也注意到劉萍拿著把水果刀,不敢輕舉妄動。

  不一會兒,許菲菲買了一只烤鴨,一盤粉蒸肉,一盤炸雞腿,匆匆回來。

  三人在沙發上聊了一會兒天,飯熟了,便擺在桌子吃飯。

  許菲菲和王萍不停地向楊一柱敬酒,說一些感謝的話。

  楊一柱看著兩個美女,卻是無從下手,只得賭氣多吃飯喝酒,便又不能一表現出來,也夠難為他的。

  吃飯喝足,楊一柱一看自己沒戲了,便找了個借口,無奈何地告辭而去。

  楊一柱走了,許菲菲高興地道:“表妹,要是你不來,今天我就有可能被那個老色狼給干了。”

  “呵呵,表姐,那你怎么感謝我呢?”王萍笑著道。

  “呵呵,看在我們是表姐妹的份上,一個月買一次衣服給你,行了吧?”許菲菲笑著道。

  “不行,還要一盒化裝品。”王萍高興地道。

  “好好好,我答應你……”許菲菲笑著道。她知道,表妹在工廠里面一個月只拿一千多元的工資,買幾套衣服給她,也是應該的。

  來源縣政府職工宿舍樓二幢501房的一個房間內,李佳龍和王雪還坐在沙發上聊天:“雪兒,你這里的環境真好,要是我也能住這里,該多好呀?”

  “呵呵,我家樓上以前是老常務副書記家住的,他退休以后,就到省城去居住了,現在一直空著,不如你跟辦公室主任說一聲,就來上面住吧。”

  李佳龍一聽,心里曖洋洋的,他知道王雪真的是對他好了。本來,在電話中,老常務副書記已經跟他說過這件事了,他也正打定主意,來這里住呢。

  “好,下午上班的時候,我去跟他說。”

  “不行,你現在就跟他說。”王雪忽然看著李佳龍,撒嬌地道。

  李佳龍一聽,高興得哪里癢癢都不知道了,溫柔地道:“好好好,現在就說,現在就說,唉,怕老婆,好處多。”

  兩人在房間里面聊天,越聊越親近,很快,李佳龍和王雪的關系就親昵了起來。

  “呵呵,誰是你老婆……”這時的王雪,已經在心里承認李佳龍是她的老公了。心里比吃了蜜還要甜。

  李佳龍找到了手機,拿出來一本通訊錄來,撥了出去。這本通訊錄是王雪在他還沒有來到之前,就幫他做好的。

  “喂,你好,有事嗎?”對方接通了電話。

  “蘇主任,你好,我是李佳龍呀,請問我的住處安排好了嗎?”李佳龍用溫和地聲音道。

  “哦,李副書記,您好您好。已經安排好了,在縣招待所里面,又怕您不滿意,所以我們正在商量,想等下午,結果出來,才告訴您。”現在的官員,個個都很油滑。

  “啊,蘇主任哪,縣招待所就不要去住了,我又不是只來一天兩天,這樣影響不好。我聽老書記說,他以前住的縣政府職工宿舍樓二幢601房沒人住,你看可不可以到那里去???”

  “哦……對對對,是空著,不過……那樣就沒人照顧您了,飲食起居都不是那么方便。”

  “呵呵,蘇主任呀,我們領導干部講究的就是要自力更生,艱苦奮斗,我一個大男人,還要什么照顧,你這個辦公室主任千萬不要把我們的領導干部給寵壞了喲。”

 文學

  “啊,是是是……是是是……這個我沒有注意,書記教訓得是,以后我一定改,我一定改。”蘇主任嚇得冷汗直冒,一邊擦著汗水,一邊點頭說著。

  “嗯……蘇主任呀,要注意,生于憂患,死于安逸,千萬不要把華廈國的領導干部給慣壞了,做出對不起人民的事情來??!”李佳龍語重心長地道。

  “是是是,書記我記住了,我記住了。我馬上就派人去職工宿舍樓二幢601房看看,順便把被子之類的生活用品也帶過去,下午,你就可以去那里休息了。”

  “哦,好的好的,麻煩你了,再見。”

  “書記再見。”

  “老公,你真好。”李佳龍一打完電話,王雪便出乎意料地道,那姿態十分的撩人。

  “啊……好呀,老婆,我想干你了……”李佳龍受寵若驚,立即又要撲上去。

  王雪又是故技重施,雙腳縮起,用皮鞋根對著李佳龍道:“呵呵,想得美,這只是假的,有夫妻之名,沒有夫妻之實。”

  “啊,有沒有搞錯,要不,我們反過來一下,有夫妻之實,沒有夫妻之名,這才正好合適我們兩個現在的情況呀!”

  “呵呵,好了,這個話題到此為止,現在你住601了,你就在我的監視范圍之內,你心里只能有我,不能有別的人。”

  “為什么?”李佳龍不解了,又不給自己干,又不準自己去沾花惹草。

  “呵呵,我是在幫你老婆?;つ?,不然,你出來弄點黃色新聞出來,你的前途就完了。”王雪認真地道。

  “雪兒,我心里真的不能有別人嗎?”

  “是的,我確定。”王雪道。

  “啊……那我的心里能不能有來源縣委的江尚書記呢?那可是我的頂頭上司呀,我心里沒有他,怕不行吧?”

  “呵呵,誰說不能有江書記啦,我的意思是說你的心里不能有別的女人。”

  “什么?不能有別的女人,那我媽是不是女人,我心里不能有她,太不盡孝道了吧。唉,可憐天下父母心,兒子卻是有了老婆忘了娘,命苦啰……”

  “哎呀,誰說你心中不能有了,我是說……哎呀,我說不過你,不跟你說了,我要洗漱一下,午休去了。”王雪說著,起身往衛生間而去。

  “那我在哪里休息呀?”李佳龍道。

  “沙發上……”王雪丟下一句話,頭也不回地去了。

成章地住進了縣政府職工宿舍樓二幢601房。

  自從和王雪搞好關系后,李佳龍在辦公室里,天天給美女沏茶倒水、擦桌抹凳,關心得無微不至。

  回到宿舍,他就跑到王雪的房子里面,騙吃、騙喝。

  一個星期下來,李佳龍跟王雪的關系雖然增進了不少,可是,當他想干王雪的時候,王雪還是不給,怎么辦呢?

  李佳龍思前想后,還是心急吃不了熱豆腐,先回家去把問題解決了再說。

  星期五的下午,李佳龍特意到來源縣的百貨商店買了許菲菲愛和兒子還吃的獅子糕,高高興興地回家。

  夜幕剛剛降臨,李佳龍便回到了家門口。

  “叮咚……叮咚……”

  李佳龍輕輕按響了門鈴。

  許菲菲聽到門鈴聲,害怕是楊一柱來,便急忙從廚房里面跑出來,從防盜門上的貓眼往外一看,是自己的老公李佳龍,便打開門,沖了出去,緊緊地把住了李佳龍,高興地道:“老公,你終于回來了。”

  “嗯,我回來了,老婆,你還好嗎?”李佳龍也抱著妻子,走進了房子里面,反手把門關上,正想要往好玩的地方伸入,李楠卻大聲地道:“爸爸,抱抱我……”

  “好……抱抱兒子……”李佳龍只得放開許菲菲,去抱兒子。

  過了一會兒,李楠到房間里面玩玩具去了,李佳龍便往廚房里面而去。

  只見許菲菲正在忙著洗菜,李佳龍便道:“老婆,一個人在家里面帶著孩子,辛苦你了。這個星期有沒有什么人來打擾你們。”

  “呵呵,外人到是沒有,就是那個楊一柱來過兩次,被我叫表妹王萍來幫忙,他什么也沒有得到。”許菲菲老實地道。

  “嗯,這個人是個色狼,你隨時都要提防著他一點,平時晚上就不要出去走動,回來開門時要注意樓道上有沒有人,如果有人,你就中要開門。”李佳龍關心地道。

  “呵呵,老公,這些我都懂,你就放心吧,只要你有空就回來,我就心滿意足了。”許菲菲幸福地道。

  “呵呵,我當然一有空就要回來了,不過,這個星期,是剛到那里,書記沒有給我安排任務,我只是熟悉一下縣里面的情況,下個星期,就不好說了。”李佳龍認真地道。

  “沒事,忙不過來的時候,你只要打個電話說一聲就行了,免得我擔心。”許菲菲善解人意地道。

  “呵呵,老婆,你真好。” 李佳龍想到在來源縣哄了一個星期也沒有干到王雪,由衷地道。

  “呀,老公,我怎么聽著聲音有點味道,是不是打別的女人的主意了?”許菲菲立即停下手中的工作,看著李佳龍道。

  “沒有呀,我一心只為了革命工作,哪里會忙得過來去找別的女人。” 李佳龍嚇了一跳,急忙認真地道。

  “哼,老公,我可警告你,如果讓我發現你去找別的女人了,那我也要去找別的男人,給你戴綠色的帽子。”許菲菲忽然變得嚴厲地道。

  “哎呀,老婆,你放心吧,我的老婆這么漂亮,我怎么還會去找別的女人呢,況且,那不安全,會感艾滋病的。”李佳龍皺著眉頭,無辜地道。

  “呵呵,這才是我的好老公……”許菲菲開心地笑了。

  “嘿嘿……”李佳龍也笑了,他知道,回家審查這一關,他也已經過了。

  來源縣委常務副書記的辦公室內,李佳龍看完《興唐全傳》,把書一扔,把轉椅旋轉了一圈,低頭沉思著‘水能載舟,也能覆舟’的道理,看來對老百姓的事,就算不關心,也得認真地對待。百姓無小事,說得真好了!

  淅瀝淅瀝,細雨紛飛,冷風帶進絲絲涼意。

  下雨了,這是李佳龍來到來源縣的第一場雨,他好奇地站了起來,拉開窗簾,向外去。

  忽然,他看見一位婦人舉著“冤冤冤”三個大字的牌子站在了縣政府門口,很明顯是被保安攔在門外不讓進來,她只得舉著牌子,向縣政府里面張望。

  李佳龍的好心情一下子便消失了。

  百姓無小事。

  李佳龍心急如焚,情不自禁地叫了起來。“雪兒,雪兒,你快來看。”

  正在外層工作的王雪一聽,急忙跑了進來,生氣地小聲道:“叫你在公共地方不要叫雪兒,讓人聽到了,多不好。”

  哦,對不起,老婆,我錯了。”李佳龍一聽,小聲地笑著道。

  “啪……”王雪一巴掌就打在了他的肩膀上,小聲罵道:“你再叫我就不理你了,說吧,叫我來有什么事。”

  “王雪同志,你看外面大門口的地方,那是什么?”李佳龍一本正經地道。

  王雪朝他指的方向望去,只見一位農婦舉著“冤冤冤”三個大字的牌子站在了縣政府門口,淅瀝淅瀝的細雨,帶著冷風吹打在她飽經風霜的臉上。

  “別理她,是那個老棺材戶,已經十年了,誰也管不了她家的事。”王雪好像很知內情地道。

  “什么?十年的老棺材戶?”李佳龍驚訝得嘴巴張大,合不攏。

  “嗯……她家發生的事,已經十年了,她不服判決,到省里面都去過了好幾次,省信訪廳打電話回來,都是我跟著老書記去把她接回來的。后來,她知道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就只有來縣政府鬧了。”

  “幫他解決了不就完事了嗎?”

  “已經幫她解決了,可是,她不服呀!”

  “是嗎?看來我得管管了。王雪,你去問一下江尚書記,我去處理一下可以嗎。”

  在李佳龍想來,百姓無小事,為什么十年了,人家還來鬧,說明政府辦事方法或是什么地方肯定有問題。

  “李副書記,你剛到來源縣,不了解情況,不要多管閑事好嗎?別人都管不了的事,你就不要管了。你不知道,這是個燙手的山芋,誰都只會想往外扔,唯有你——傻瓜。”王雪關心而又埋怨地道。她不希望自己好不容易遇到的好男人陷入困境。

  “去吧,聽話,乖。”李佳龍語氣不容分說。平時沒事的時候,李佳龍有時候可能還會吊兒啷當,遇到了事情,他超凡的氣質就涌現了出來,這是一塊干實事的料。

  王雪沒有辦法,只得無可奈何地往書記辦公室走去。

  縣委書記辦公室內,江尚書記正在批閱著文件,聽到外面響起了銀鈴般的聲音:“報告。”他把頭抬起來,等著秘書來匯報。

  “黃秘書,江書記在嗎?”王雪怯怯地問道。

  “在,王秘書,你有事找江書記嗎?”

  “嗯……”

  “那我去……”黃秘書的話還沒說完,只聽江書記在里面道:“請她進來吧。”

  這聲音,王雪也聽見了,黃秘書急忙道:“江書記讓你進去。”

  “好的,謝謝。”王雪說著,向里層走了進去。

  江尚書記的辦公室布置跟李佳龍的一樣,這時,江尚書記已經走到了會客的長沙發上坐下,看到王雪進來,便笑著道:“小王,來來來,這里坐,好幾天沒有見到你了。說說,有什么事?”

  王雪走過去,依著江尚書記坐下后,小聲地道:“書記,剛才我看到那個棺材戶又來縣政府大門口了。李佳龍副書記讓我來問一下您,可不可以派他去處理。”

  江尚一聽,樂了,這個棺材戶已經煩了他十年了,一直沒有處理好,他便全權讓老常務副書記來負責,但也沒有處理好,現在那兩口棺材還擺在她的家里沒有下葬,有人要去攬這個刺根頭,他正求之不得。便笑著道:“哦,是這事呀,剛才我已經看到了,剛想打電話過去,讓你們年青人去跑跑,他卻來毛遂自薦,哈哈哈哈……真是個實在的年青人呀,你就跟他說,我讓他去全權處理,處理好再向我報告就行了。”

  “好的,書記,那您忙,我先走了。”王雪起身告辭。

  江尚書記把她送到門口,高興地道:“小王呀,李佳龍是個很有能力的年青干部,有什么事,你要多幫幫他,你們解決不了的事,如果有需要我的,盡管來找我。”

  “謝謝您,江書記。”王雪高高興興地走了。

  江尚看著王雪的背影,滿意地點了點頭。他看著現在的李佳龍,他好像看到了當年那個天不怕,地不怕的江尚。

  王雪匆匆地進了副書記辦公室,李佳龍早已經如熱鍋上的螞蟻。

  一邊,他擔心一位老婦人淋在雨中,時間久了會生病。

  另一邊,江尚書記能否同意讓他去處理,還不清楚,如果擅作主張,肯定是自毀前程。

  看到王雪進來,他急忙走上前,關切地道:“怎么樣?”

>>>>本文全文在線閱讀<<<<

新聞標題: 主角李佳龍許菲菲小說【官場柔情】版閱讀
新聞地址: //www.boypnv.com.cn/mg/1108754.html
新聞標簽:官場  柔情  主角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