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江西快≡走势图
你的位置:江西快≡走势图 > 科技 > 新聞正文

主角安天偉李悅的男頻熱更小說《都市最強特種兵》

江西快≡走势图 www.boypnv.com.cn

時間: 2020-03-06 18:36:08 | 來源: | 閱讀: 10次

四把鋼刀劃成的弧線之間立即就出現了很大的空當。安天偉趁著這個空當,手腳并用,又放倒了兩人。

  放倒兩人之后,安天偉并沒有停,而是繼續乘勝追擊,將氣勢已經弱下去一大半的最后兩個人也放倒在地。

  六個人倒地的姿勢各樣,抱頭抱肚子的都有。而這些彪形大漢所受的,也不過是安天偉的一擊而已。

  安天偉騰身幾個連跳,用特戰旅訓練時焦急沖刺向李悅那邊奔去。

  李悅那邊的警員基本都已經倒下去,青龍幫的人也倒下去不少。只剩下李悅和兩個青龍幫的人在對峙著。李悅手里握著手槍,槍口對著兩個身材對她高出一截的大漢。

  兩個大漢,一人手持著青龍幫的制式鋼刀,另一個手里端著的,卻是一把自制的長管獵槍。

  公然到局里搶人,還刀槍齊全!這C市已經亂了怎樣的程度了?

  安天偉三步兩步,就到了李悅的身邊。

  現在安天偉心里窩著火。C市的黑幫竟然如此囂張,難怪這么多年來,C市一直都是省廳點名要重點治理的地區之一。如果不殺殺這些黑幫的銳氣,這C市遲早要成為化外之地。

  持槍的大漢,似乎是青龍幫里的一個小頭目,警覺性相當的高??窗蔡煳爸簧澩勇サ賴畝悅姹脊詞?,他對安天偉的戒備心理立即提到了最高級。而另一名大漢面對著李悅的槍口,明顯的露出了些懼意。

  李悅在C市警界的辣花之名也不是白得的。

  “你不要緊吧?”安天偉停身再一次的檔在了李悅的身前,將自己的身體護在了李悅的身前,看似很隨便也很自然的問了句。

  李悅身上受了點輕傷。青龍幫的人早也知道李悅是個得罪不起的千金,下手的時候,對李悅也格外留了情。不然,現在的李悅恐怕能不能站著就是兩說的事。

  可李悅不知道這層,在性命攸關之時,有一個男人能擋在自己的身前,就沖著這份霸氣,也足以打動任何一個女人。

  “還好!”李悅的聲音放的很低,出了奇的溫柔。

  “你沒受多重的傷吧?”安天偉奇怪。

  他知道李悅不是那種溫柔賢淑的類型,說話辦事都風風火火,這種溫柔的腔調,在安天偉的理解里,肯定是李悅受了重傷,比較虛弱的表現。

  “沒有。”李悅繼續小聲說道。

  “哦,那就好。我看你有氣無力的,以為是受了重傷。”

  李悅這好不容易露出來一回的溫柔女兒相,卻遇到安天偉這木頭加鐵板,全白瞎。李悅心里這個氣啊。

  “你去死!”李悅立馬收起了自己的溫柔。

  在戰場上表示了一下對同志的關心之后,安天偉的精力就轉向了那兩位僅存的青龍幫的人。

  “你們自己倒,還是要被我打倒?”安天偉道。

  “放你-媽的屁!”

  “我媽放屁,也不能給你們當飯吃!”安天偉腳尖一踮,從地上挑起一把鋼刀。鋼刀在空中打了兩個旋,安天偉再抬起一腳踢到鋼刀的柄上。鋼刀順著一條筆直的軌道向著手拿鋼刀的青龍幫大漢飛去。

  “當”,青龍幫那位大漢手持的鋼刀和安天偉踢過來的鋼刀相撞,冒出一溜火星。大漢虎口一麻,鋼刀脫手落地。

  “不好!”一陣猛烈的?;卸溉淮影蔡煳暗男耐飛?。

  安天偉猛然向著李悅一個急撲,將李悅撲倒在地。

  這個動作實在太意外,李悅半點思想準備都沒有。就這么直-挺-挺倒地,就這么被壓在安天偉的身下,這就么……她的手指差點一哆嗦開槍走火。

  李悅的手槍沒響,天龍幫小頭目的自制獵槍的卻響了。

  “轟!”帶著很強的后座力和爆鳴,一捧鋼沙撲天蓋地向一張羅網一樣散開。打在門框墻壁上一陣撲撲撲的悶響。

  躲過了鋼沙的激射,安天偉彈身而起,從地上掏起一把鋼刀,甩手向小頭目扔去。

  “啊……”鋼刀正中小頭目的手腕,自制獵槍落地。

  安天偉這一扔,完全是出自于在戰場上清除危險的本能,扔的力道自然不會小,那位小頭目的手腕被鋼刀齊齊砍斷。

  小頭目鬼哭狼嚎的叫著。青龍幫在C市可以說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從來只有他們砍斷別人的手腕,他自己的手腕何時被人砍過?這被人一砍,才知道他媽原來真是痛的鉆心,不叫不行啊。

  C市公安局的這場搶人風-波,至此也就近入了尾聲。

  李悅被安天偉壓了一回,卻又有苦說不出,人那是完全本著救人的心情才做的事。半點怨不得安天偉。

  但是李悅怎么覺得心里這么不是個味道呢?

  “打掃戰??!”安天偉又開始下命令了。

  一場大戰結束,至始自終,除了李悅開始帶來的幾個人和安天偉之外,警局里沒有一個新加入戰團的人。連安天偉讓李悅叫的幾個新兵蛋子,直到此時都沒有見著身影。

  孤軍奮戰。

  安天偉已經越加清楚他現在的環境有多么惡劣。偌大的一個C市,看來除了眼前這個刑支副隊長,能跟他并肩做戰的人,幾乎找不到了。

  夜已深,差不多到了黎明前最黑暗的時刻。安天偉和李悅各自忙著,捆人的捆人,要救護車的要救護車。

  只是,安天偉怎么也想不到的是。在C市公安局正對面的一幢樓房里,在一個沒有開燈的房間里,一架單反相機的鏡頭一直對著他們,在不斷的響著卡卡聲里,這場搶人大戰的所有細節,都被分解成一個個固定畫面,定格了下來。

安天偉將青龍幫的一眾受傷不重的打手一一捆起,扔進了提審室。算是給常冰冰的一個無聲的警告。另一些重傷較重的打手以及警員,都被拉到了醫院搶救去了。

  直到東方發白,救護車的刺耳的警笛聲一直都沒有斷過。

  在C市公安局發生的搶人風-波,隨后引起了各級高層的極大關注。甚至于這件事,都風傳進了省廳高伯元的耳中。目前正值兩會期間,這么明目張膽的到警局搶人,是不法分子對C市市委市政府以及C市警方的嚴重挑釁。

  C市發生了這么大的事,C市市委和市政府兩大班子成員都極其震怒,紛紛表態要對這件事嚴加查處,還C市人民一片安寧的生活天空。

  但讓市委市政府的于永定和方海濤更為惱火的是,這次搶人事件中,他們的兩位公子竟然都牽涉其中。

  市委書記方海濤此時正在辦公室里大發雷霆:“你們這些人都是在搞什么吃的,安?讓一個新來的副局長,就將C市搞的天翻地覆?”

  方海濤將他的紅木辦公桌拍的震天價的響。

  “書記,我們也不知道,這個安天偉竟然真的這么能打。”

  雖然辦公室里的空調溫度打的是二十五度,一身肥膘的王局長卻不斷的擦著他臉上的汗。方海濤每一拍一下桌子,王局長臉上的肥肉便抖動一下,好像是要配合方海濤拍桌子的節奏一樣。

  “能打?你們這幫飯桶,靠打有什么用,得用用腦子!”方海濤鄙夷的看著王副局長。

  “書記,那您的指示是……?”王局長試探著。

  “我還指示個屁!先不說許多,不管用什么方法,先把我兒子從安天偉的手里撈出來。”方海濤頹然坐到寬大的紅木椅子里。

  他雖然比之安天偉的級別高,但是現在他兒子的把柄落到了安天偉的手里。上面已經有人跟他通過風,安天偉的軍方背景極不簡單,需要小心應對。

  雖然他罵的是王局長,但他自己心里也十分懊惱。他的下意識里,認為縱使安天偉有著天大的本事,還能在C市翻過天來?這樣的錯誤他再也不能犯第二次。絕不能對任何一個對手掉以輕心。

  王局長聽著要撈人,立即轉身抖著他的肚子小跑著就要出門。

  “等等!”方海濤緩了緩神,平復了一下情緒。

  “書記還有什么指示?”

  “你去跟老趙建議一下,對搶人這件事,搞一個專案組。到時候我出個面,讓你做這個專案組的組長。”方海濤深吐了一口氣道。

  “那撈人的事?”

  “你腦子里天天塞的都是些什么玩意?這么簡單的道理都想不明白?”方海濤恨不得一巴掌扇過去。要不是這個王局長實在聽話,他早就把他從副局長的位置上拿下來。

  看看王局長還是一頭霧水的樣子,方海濤有些無奈的解釋了下:“只要你當了這個專案組的組長,人員怎么處置不全由你一句話?老趙一心想調離C市,他不可能會為難你的。到時候,隨便抓幾個青龍幫的人頂個罪,也算是你立了件大功!”

  “是,是!”王局長激動,立功這種事,對他而言已經像夢幻般的遙遠了,“謝謝書記栽培,謝謝書記。”

  王局長不斷的鞠躬,方海濤看著他也漸漸的氣消。在特定的時候還必須要用到這個蠢貨,蠢對于混官場的人來說,有時候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方海濤擺擺手,“你去辦吧。”看著王局長一直躬著身子開門關門,方海濤便窩在椅子里,陷入沉思。

  市政府那邊的于永定此時也像熱鍋上的螞蟻在辦公室里兩頭撞。

  “這么關鍵的時候,怎么就能犯這么簡單的低級錯誤!”于永定恨鐵不成鋼的罵著。

  “于市長,現在怎么處理這件事。”秘書等著于永定發話。

  “你去跟宣傳部的老齊打個招呼,事情鬧這么大,緊接著肯定會召來大批媒體的記者,在回答記者的問題時,一定不要提及我和老方家的兩個孩子。”于永定道。

  秘書正要準備出門,于永定又補充了一句:“你讓政法委的郭書記到我這里來一趟。”

  不消片刻,C市政法委書記郭峰就到了于永定的辦公室。

  “郭書記來了啊,坐坐坐。”于永定一連三個坐字,特別熱情。

  “市長找我有事?”郭峰倒是很平靜的樣子。

  “郭書記,你在我們C市,哦,不,在整個M省,乃至于全國,都算是很年輕的,前途無量。我們黨就是需要你們這種年輕的干部,才能永葆青春嘛。”于永定一番大道理砸過去。

  郭峰靜靜的聽著,一言不發。

  搶人的事他早有耳聞,他能坐到C市政法委書記的這個位置,也不會是白給的。C市種種,他比誰都心里更加有數。平時,他把自己的辦公室辦成了一個喝茶間,喝喝茶看看報,兩耳不聞窗外事是在C市最好的自保之道。

  “郭書記,你看,你是省廳的老高推薦下來的。你在C市,我于永定可從來沒有虧待過你。”

  “于市長言重了。有什么事市長你就直接吩咐,只要我能辦得到的,我盡量辦。”郭峰也不賣關子。

  “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搶人的事想必你也知道了,我那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兒子,也涉及了這件事。我是想你能不能跟老高通個電話求個情,讓安天偉把人放了?”

  “這?……”郭峰有點猶豫。

  安天偉到C市,省廳的高伯元也給他打過招呼,讓他多關照一點安天偉,別鬧出什么亂子。說實話,他對安天偉到C市來不抱什么好的預期,這片渾水,最好是誰都不要蹚進來,到時洗都洗不掉。

  所以,他一直采取的態度是先看看再說,按兵不動。

  現在于永定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他也不能一點表示都沒有。給省廳的高伯元打個電話沒有什么難度,但恐怕事情不會這么簡單就能善了。畢竟,還有個方海濤的方公子,現在也落在安天偉的手里。

  “于市長,我盡力而為。”郭峰站起身來,準備告辭。

C市高層被搶人這件事弄的焦頭爛額,安天偉這些天也沒有清閑。

 文學

  他的電話這幾天比任何一部熱線電話還要熱,熱到發燙,貼著臉面都能將臉皮烤焦。

  “看來我得換個號碼了。”安天偉看著還響個不停的手機向李悅苦笑道。

  “換什么號碼都沒用。不出兩天,你的號碼就會外泄。”李悅玩弄著她的手槍。

  安天偉出生入死過,對于生死他倒沒有什么太大的感覺。但像現在這種情況,真是比死還要讓他難受??嫉氖焙?,他不小心接了電話,那是什么人什么話都有。有求情的,有威脅的,還有直接說給他多少萬,讓他把人放了的。

  最可恨的,還有人說如果他不放人,將要把他家上下不分年紀的女性全部輪女干。

  “這也是我,光桿一條。要是換著別人,還真的要考慮考慮。”安天偉道。

  李悅聽安天偉說完,不自覺的黯然一嘆。這種情形,她曾經也經歷過,當時,同樣也是那個不可一世的方公子被她逮著。后來,她受到來自方方面面的壓力依然沒有妥協,結果被暫時調離崗位,去車管所當個副所長管大小汽車去了。方公子那件事最終便不了了之。

  “這就是C市的現狀!”李悅深深的吸了口氣,神色有點頹廢。

  “認輸了?”安天偉笑,亦正亦邪的笑。

  “我,認輸?”李悅立即給了安天偉一個白眼,“在我李悅的字典里,沒有輸這個字眼!”

  “好!我要的就是你這個不服輸的精神!”安天偉接著笑,這次笑的很爽朗。

  安天偉和李悅正聊著時,響起了敲門聲。

  “請進!”安天偉道。

  “安局長,在C市這幾天過的不太平吧?”進來的是C市的政法委書記郭峰。

  “郭書記,你怎么來了?”李悅驚道。

  在C市,李悅能看的順眼的,大概就只有這個政法委書記郭峰。雖然這人平時大事小事不管,但李悅覺得郭峰絕不是那種昏昏沉沉混日子的人。

  “李隊也在,正好。我找你們倆有點事情要說。”郭峰關門之前,回頭向著辦公室外面打量了一圈,確定沒有什么異常之后,這才小心的關起門。

  “郭書記,你這是要打什么啞謎?”安天偉不以為然,再順手將一直鬧個不停的手機關掉。

  他到C市之前,高伯元廳長讓他有什么事要找郭峰商量??砂蔡煳耙豢垂迥橋率碌難屠雌?,索性都自干自的。

  “安局,你對我有意見,這沒有關系。無論怎么說,我們現在是一個戰壕的戰友了。”郭峰道。

  戰友。

  這個詞李悅聽著就一陣神往。她最遺憾的就是沒有當過兵。校友她有不少,但戰友是什么感覺,她從來都沒有感受過。

  “安局,這幾天你和李隊都這么清閑,你就沒有覺出來一點異樣?”郭峰道。

  “局里正在成立專案組,要對持械搶人案進行重點偵破。趙局長讓我和李隊這幾天先等幾天,說是等上面的通知。”安天偉道。

  “安局,你真是!”郭峰無奈。

  “什么?”安天偉不解道。

  “人是你和李隊抓的,情況你們倆比誰都熟悉。要成立專案組,怎么可能會將你們倆拉下?這明顯就是個緩兵之計,這是有人要將你們倆從這個案子里排除出去。”

  這種可能性安天偉當然能猜想的到。但他是個當兵出身的人,執行上級的命令,這是軍人的天職所在。

  “這是官??!是戰??!不是和平時期的部隊!”郭峰加重了語氣道。

  安天偉抓了抓他從狼牙特戰旅時就一直保持著的平頭。郭峰說的沒錯,對于危險他有著足夠的警覺,可是官-場這些事,他真的不是個中好手。

  “你說說我們現在應該怎么搞?”安天偉切換了一下話題。

  “我剛剛跟高廳長直接匯報過了。當然,這事其實是違反規定的,屬于越級。高廳長的意見是,我們之間要通力合作,將這件案子拿下來。對你,對我,對C市,都將是大功一件。”郭峰很鄭重的說道,“關于專案組的事,高廳長說他會跟C市上一層的公安機關協調,盡可能將你和李隊安排進去。不過,有一個前提……”

  安天偉正聚精會神的聽著,郭峰突然斷了話頭,搞的安天偉一身的不自在。

  “郭書記,你都說了我們是一個戰壕的戰友。有什么話你不能直說?”

  “必須先放了于市長的公子!”郭峰直接提出了條件。

  “什么?”安天偉差點蹦了起來,“辦不到!”

  “安局,你先別激動,聽我說。”郭峰整了整思路,這個思想政治工作,也很考驗官場智慧。

  “要想專案組能順利的成立,要想專案組能順利的辦案,沒有于市長的支持,是不可能辦到的。于公子只是參與者,沒有動手,最多只是個從犯。于公子對于案件本身起不到太大的作用,但如果放了他,對于破案將起著關鍵甚至決定性的作用!”

  “這是你的意思,還是高廳長的意思?”安天偉冷聲道。

  郭峰苦口婆心想說動安天偉,沒想到安天偉的思緒跳的太快,直接就看到事情本質上去了。如果明說這是高廳長的意思,郭峰不敢確定,安天偉這位曾經戰功赫赫的英雄,會不會看輕了他的恩師。

  “你不說是不是?我給高廳長打電話!”安天偉可不管什么越不越級。

  “首長好!”安天偉道。

  “是天偉啊。小郭跟你說過了吧?”電話那頭的高伯元好像精神狀態不太好。

  “是,說過了。我想知道,這是您的意思還是郭書記的意思。”

  “天偉,你初進官場,官場上的一些事你還不了解。關于老于的兒子那事,你看能通融就通融一下。”

  “首長的意思是為了戰略上的勝利,對于戰術上的失敗可以不計較,對不對?”安天偉兵氣又起來了。

  “嗯。大致就是這么個意思。這兩天我也正在協調專案組這件事,但進行的不太順利。如果實在不行,我們省廳準備開一個專案組直接進去,我就不信C市風打不進水潑不進是鐵板一塊!”

  安天偉接著電話再說了幾句,高伯元便將電話掛斷。安天偉從高伯元的語氣里,感覺到這位M省省廳的廳長,似乎也因為C市的這個案子,承受了不少的壓力。

>>>>本文全文在線閱讀<<<<

新聞標題: 主角安天偉李悅的男頻熱更小說《都市最強特種兵》
新聞地址: //www.boypnv.com.cn/kj/1108833.html
新聞標簽:特種兵  最強  主角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