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江西快≡走势图
你的位置:江西快≡走势图 > 科技 > 新聞正文

楚云蘇明月小說逆天狂婿系列小說閱讀

江西快≡走势图 www.boypnv.com.cn

時間: 2020-03-06 18:36:19 | 來源: | 閱讀: 10次

祖國的花朵。他忍忍也就算了。

  但此刻,這個名牌大學生卻比社會青年還要用心險惡。

  “滾遠點。”楚云點了一支煙,眼神陰郁。“以后見到小小記得繞道走。否則我打斷你的腿。”

  狠辣,猖狂、暴戾,言行舉止根本不像一個和平時代成長的男人。

  林霜也徹底被楚云搞懵了。

  打斷小叔的腿,然后直接報警?

  這家伙怎么想的?光腳不怕穿鞋的,要跟小叔玉石俱焚?

  因為在大學城區域,警方出警很快,不過五分鐘,七八名全副武裝的警員沖上二樓,并迅速控制住了施暴者楚云。精英男也第一時間被送往醫院搶救。

  至于蘇小小二人,也被帶往警局協助調查。

  楚云很配合,蘇小小看向他的眼神,卻充滿了畏懼。

  昨晚毆打韓金,她還熱血澎湃,覺得這窩囊姐夫站起來了??稍偌由轄褳?,她卻覺得楚云有明顯暴力傾向,甚至毀滅性人格。

  一言不合就打斷人一條腿,他是魔鬼,是野獸嗎?

  哐!

  楚云被扭送進了一間冷氣十足的審訊室,高瓦數強燈異常刺眼。雖是炎炎夏日,可這房間溫度起碼在十度以下,桌椅冰冷刺骨,普通人待不夠十分鐘就得手腳冰涼。

  楚云卻被扔在審訊室長達半小時,才有人推門進來。

  進來的是一男一女兩名警員,男警員很沉穩,神色老練。進屋后只看了楚云一眼,就平靜坐下。只是心中略顯詫異,半小時冷氣肆虐,這家伙竟紋絲不動。

  身體素質真不錯。難怪能一腳踢斷肯德基的固定椅腳。

  女警官進屋后,卻仔細翻閱著她隨身攜帶的檔案本。約摸一分鐘后,她頭也不抬地說道:“醫院出結果了。林豐膝蓋粉碎性骨折,就算治好了也會高低腳,終身殘疾。”

  “哦。”

  楚云心不在焉地應了聲,并不意外。

  沒讓林豐瘸腿,或者下半生靠拐杖行走,不是他怕事,而是不想讓蘇小小受太大刺激。

  啪!

  女警官將手中檔案拍在桌上,目光冷峻:“那你知道惡意致人傷殘判幾年嗎?”

  “三到十年有期徒刑。”楚云漫不經心道。

  “看來你不是法盲!”女警官沉聲喝道。隨即話鋒一轉,口吻冷漠道。“說說吧,為什么打人?”

  進屋前,譚麗已經審完了那兩名女大學生??詮┞雜釁?,但大概一致。連發生口角都談不上,就突然動手。而且是下死手。

  這小子心可真夠黑。

  “他想泡我小姨子。”楚云平淡道。“準確說,是想哄騙我小姨子睡覺。”

  譚麗聞言,不禁皺眉道:“據我所知,這是你們第一次見面。”

  “是。”楚云點頭。

  “那你憑什么下這樣的判斷?”譚麗追問。

  “直覺。”楚云言簡意賅。

  “憑直覺你就打斷人家一條腿?”譚麗匪夷所思。

  “那是我小姨子。我老婆的親妹妹。”楚云緩緩抬眸,目光冷漠道。“你覺得有什么問題?”

  “問題很大!”譚麗訓斥道。“依我看,你就是被人辱罵了惱羞成怒,一氣之下動手打人。是不是?”

  “如果這樣更符合你的審訊邏輯。”楚云抿唇道。“我同意你的推論,我就是惱羞成怒才動手。”

  咚咚。

  稍年長的男警官敲了敲桌面,終止了這場難以開展的審訊。

  他意識到審訊逐漸被楚云掌控節奏,譚麗成了綠葉,毫無主動性。

  “楚先生,你休息一下。一會再審問的時候,希望你的回答都是經過深思熟慮的。和我們斗氣并不能幫到你。”男警官起身,準備出去。

  “能讓你的同事把香煙還給我嗎?”楚云平靜道。

  進警局前,他身上所有“作案工具”全被沒收,包括香煙。

  男警官愣了愣,煙肯定不能還,那不合規矩。

  從兜里掏出一包嶄新的香煙,放在了冰冷的桌上:“我私人送你一包。”

  “再來杯咖啡就更好了。”楚云點了一支煙,很愜意。“待會我會積極配合審訊。”

  “好的,楚先生稍等。”

  男警官走了,并且拉走了很不服氣的譚麗。

  “老左,你搞什么鬼?”

  審訊室外的走廊上,譚麗不快道:“他作案動機明顯,而且致人傷殘,你對他客氣干什么?”

  老左是個老刑偵,他看了眼算半個徒弟的譚麗:“你審訊女學生的時候,我上內網查了楚云的資料。”

  “嗯?”譚麗眉頭一蹙,問道。“查到什么?”

  難道這楚云是個慣犯,而且牽涉到懸案要案?

  “近乎空白。”老左下意識想抽煙,身上卻沒有。“內網只有他近半年的記錄。已婚,妻子是近半年出道的蘇明月。結婚第二天,他就離奇失蹤,內網能查到的,只是他跑遍了全國各地,但具體做什么,沒人知道。”

  “為什么剛結婚就跑了?”女人總是抗拒不了八卦的誘惑。

  “當初蘇家企業面臨破產,差點吃官司判刑。”老左不偏不倚地說道。

  “渣男!”譚麗痛恨道。“很明顯,他不想承擔蘇家債務。”

  老左不置可否,繼而道:“最重要的一點是,內網上連他的籍貫、家庭成員都查不到。但從他身上找到的身份證,卻不是偽造的。”

  譚麗作為執法者,在這方面也有著敏銳的嗅覺。她吃驚道:“如果身份證不是偽造的,那豈不是說——”

  “是的。”

  走回辦公室的老左點上香煙,深吸了兩口:“基本可以確定,我們沒權限查他。如果他真的隸屬秘密機構,我們還得立刻放人。”

  “就算他隸屬秘密機構,難道就能惡意傷人?”譚麗不服道。

  “如果真是。”老左倒抽一口涼氣,眼中閃過敬畏之色。“是的,他可以。”

譚麗怔了怔,心有不甘。

  “他未必就有那么大背景。”譚麗話鋒一轉,問道。“老左,你不是跟市局的戚軍很熟嗎?他是方局的心腹,人脈廣,也有特殊渠道。沒準能幫咱們查出楚云的底細。”

  略一停頓,譚麗冷哼一聲:“隸屬秘密機構?我看這小子更像個亡命天涯的悍匪!”

  老左搖搖頭,憑他的經驗來看,楚云絕非尋常人。從他出手,到報警自首,包括在審訊室的反應。都印證了老左的猜想。

  但譚麗不死心,老刑偵的他也有職責跟進。他是執法者,不能靠猜測斷案??苫姑壞人縉菥?,一通電話打了過來。

  是老左譚麗的頂頭上司,分局廖局長。

  “老左,那樁暴力案子處理得怎么樣了?”電話那頭的廖局長嚴肅問道。

  “還在調查階段。”老左挺直腰板,畢恭畢敬地回答。

  “高校學區發生暴力事件,必須從快從嚴,對待罪犯要出重拳,絕對不能引發恐慌。”廖局長沉聲說道。“夠證據就起訴,移交兄弟部門嚴懲。”

  說罷,咔嚓一聲掛斷電話。

  老左僵在原地,眼神微妙。

  “怎么了?”譚麗好奇道。

  “麻煩了。”老左揉了揉眉心,苦澀道。“廖局長下令要嚴肅處理。”

  “這不是好事嗎?”譚麗雙眼放光。“有廖局長撐腰,我還不信治不了這狂妄之徒!”

  老左斜了譚麗一眼:“傻丫頭,你長點心吧!”

  譚麗撇嘴道:“老左,你這瞻前顧后的辦案風格不可取啊,沒點魄力。”

  啪嗒。

  老左煩悶地點了一支煙,皺眉道:“你動動腦子,要是沒人打招呼,廖局長會重視這么個小案子?還親自打電話督促?”

  譚麗辯解道:“廖局長不是說了嗎?高校區的暴力事件要從嚴從快,防止事態擴大。”

  老左搖搖頭:“依我看,楚云肯定得罪了大人物,對方要趁機整死他。”

  “老左,你腐朽了啊。凈想那些爾虞我詐的勾當。我們是執法者,只要依法辦案,有什么可怕的?”譚麗信誓旦旦道。

  “世道黑暗,哪有你想的那么簡單?”老左瞪了譚麗一眼。“真要捅婁子了,廖局長能從容脫身,你我能嗎?”

  “我又沒違法亂紀,更沒做虧心事!”譚麗正義凜然道。“誰能把我怎么樣?”

  老左正要教育譚麗,又有一通電話打進來。

  一看來電顯示,正是他想找的戚軍。

  擺手讓譚麗安靜,接通道:“戚隊長,我正好有事想找您請教。”

  “楚云被你抓了?”

  電話那頭的戚軍并沒寒暄,單刀直入。

  老左愣了愣,也沒隱瞞:“嗯。他致人傷殘,觸犯法律。被我們拘了。”

  “立刻把人放了。”戚軍擲地有聲道。“我不是和你商量,是命令!”

  老左有點不爽。

  論級別,戚軍的確高他一級??傷⒉皇芷菥芟?,對方也無權命令他。

  “戚隊長,那小子犯案證據確鑿,也有動機,怎么能說放就放?”老左沉聲說道。

  “這是方局下達的指令。”戚軍懶得周旋,直接搬后臺。

  老左聞言心下一緊。就這點破事,連方局長也被驚動了?

  “可廖局長剛給我打過電話,讓我嚴肅處理…”老左旁敲側擊道。“戚隊,我怎么覺得這事兒透著邪乎?”

  戚軍意識到了什么。笑罵道:“老東西,你在套我?”

  老左忙說不敢。

  戚軍挑了些能說的說,大致分析了局勢,抿唇道:“你應該上內網查過楚云的資料,有些話我不能說,你也沒權限知道。總之一句話,放人頂多挨廖局長一頓罵。不放的后果,你擔不起。”

  掛斷電話,老左吐出一口濁氣,望向譚麗道:“放人。”

  譚麗目瞪口呆,匪夷所思。

  “真放?”譚麗咬牙切齒,極為不甘。

  老左嘆了口氣:“你想懲惡除奸維護正義,首先得保住自己的位子。”

  “給我個理由。”譚麗直勾勾地盯著老左。

  老左猶豫了下,掛電話前,戚軍嚴肅警告他不能對外泄露任何信息。哪怕廖局長追問,直接扔給方局長就行。但此刻,他不想寒了譚麗的心,更不想毀了這個優秀女警的信仰。

  “他曾隸屬秘密部隊,并多次獲得一等功勛。”老左一字一頓道。“就在昨晚,他把韓氏集團少東家韓金打進ICU,理由是韓金騷擾楚云的妻子,試圖破壞軍婚。”

  吐出一口濁氣,老左目中透出精光:“就算是破壞普通軍人的婚姻,保底也是三年有期徒刑。韓金手段卑劣,有脅迫嫌疑。往大了說,可以判強-奸罪。”

  譚麗內心萬分驚駭。

  “功績卓著,或有重大貢獻者,可記一等功。”老左一字一頓道。“和平年代,榮獲一等功的軍人鳳毛麟角,他卻多次授勛。就連身份過往包括家庭,也被列為國家機密。”

  老左深深看了譚麗一眼:“這級別的戰斗英雄,家人是受軍隊和國家高度?;さ?。動他的家人,本身就是犯罪,而且罪加一等!”

  譚麗倒抽一口涼氣,接受老左的命令:放人。

  哐。

  審訊室大門被推開,譚麗獨自走了進來。

  內心復雜的她想和楚云單獨聊兩句。

  “姓名。”坐下后,譚麗開始走常規流程。

  但她知道,老左已經在辦放人手續了。

  “楚云。”抿了口咖啡,楚云風輕云淡。

  “籍貫,父母職業。”譚麗望向長相普通的楚云。

  楚云一如既往地平淡:“你查不到就意味著你不該知道。不該知道,就不要問。”

  第一次審訊,她覺得楚云很狂,很沒素質。

  現在,卻覺得這男人真傲,傲得還有點男性魅力。

  女人就是這么三心二意,水性楊花…

  “你當過兵?”譚麗沒反擊,徑直問道。

  楚云點頭,摸出一支煙點上。

  “什么兵種?”譚麗問道。

  楚云連拒絕回答的興趣都沒有,慵懶地抽著煙。

  “身份證上的年齡是真的嗎?你二十六歲?”

  “為什么這么早就選擇結婚?”

  譚麗如同一個問題寶寶,接連問了七八個問題,均沒得到楚云的回答。

  “你能正常點嗎?”楚云掐滅了煙蒂,皺眉道。“你依法審問就好了。我又不是來和你相親的,問些亂七八糟的問題干什么?”

  譚麗被擠兌得俏臉滾燙。

  “你知道的,我結婚了。”楚云喝光了杯中的咖啡,搖頭道。“我們不合適。”

譚麗霞飛雙頰,難以自禁。

  虧得老左手續辦得快,要不她都想鉆地縫了。

  “你可以走了。”

  老左進屋時,手里拎著袋子。里面裝的是楚云進來時被沒收的“作案工具”。

  對此,楚云毫不意外。

  他起身與老左握手,笑道:“給你們添麻煩了。”

  老左哭笑不得,無言以對。

  “不想給人添麻煩就收斂點。”譚麗剛被擠兌得很不爽。“這是法治社會,有特權也不能胡作非為。”

  楚云看了譚麗一眼,面不改色道:“我只是做一個男人該做的事,僅此而已。”

  也不想跟譚麗計較,楚云接過老左遞來的物品袋:“給譚警官找個對象吧,她精力太旺盛了,連我這種有婦之夫都不放過。”

  “你胡說八道!”譚麗俏臉通紅,銀牙緊咬。“你以為你是誰?我會打你主意?”

  “瞧,被揭穿了心思惱羞成怒。”楚云拎著物品袋走出審訊室。

  留下兩位警官大眼瞪小眼。

  ……

  蘇小小心情復雜而矛盾。

 文學

  被送往警局后接受了縝密的盤問。她有問必答,不偏不倚。并沒因為楚云是她姐夫而有所隱瞞。

  讓她撒謊?給假口供?

  道德和修養不允許她這么做。

  錄完口供,她被送往休息室。好巧不巧,同學林霜也在。

  姐夫打了林霜小叔,她心中有愧。進屋后打招呼,林霜冷哼一聲,并不理睬。她只好無奈坐在角落。

  隨后,警方人員送來茶水。一人一杯。

  再然后,蘇小小面前擺滿了水果、飲料。進出的警員也格外和藹可親,噓寒問暖。仿佛挨打的人是她。

  待遇上的懸殊讓林霜極度不滿,也心生疑惑。

  直至楚云毫發無傷地來到休息室,徹底令林霜炸毛。

  反觀蘇小小,也是滿臉驚愕。

  把人打成那樣,他居然沒事了?甚至比配合調查的自己更早獲得自由?

  “小小,我們走吧。”楚云走上前,輕聲軟語。

  蘇小小怔愣不動,摸不著頭腦。

  “你們是怎么查案的???我小叔白挨打了?”林霜大發雷霆,質問跟在楚云身后的老左二人。

  老左使了個眼色,譚麗會意,頗為抗拒地將其帶走。

  “楚先生,你們隨時可以離開。”老左說罷,很禮貌地關上了房門。

  楚云沒事了,他還得擦屁股善后。

  休息室只剩這對男女,見蘇小小不動,楚云很貼心地為她倒了一杯熱茶,說道:“他們沒為難你吧?”

  “我要說為難了,你是不是還要在這里動手?”蘇小小直勾勾盯著楚云,嬌軀微微后傾。

  她想和這個有嚴重暴力傾向的男人保持距離。

  半年而已,他怎么從一個懦弱無能的廢物變成了嗜血野獸?

  面對小姨子凌厲的質問,楚云莞爾一笑,將熱茶放在他的面前,點頭說道:“我會。”

  蘇小小嬌軀一顫,脫口而出:“你真是個瘋子!”

  “我已經很克制了。”楚云點了一支煙,緩緩坐在蘇小小對面。那原本散漫的眸子里,跳躍著漆黑的光芒。仿佛浩瀚星辰,深不見底。

  蘇小小用力咬著紅唇,生平頭一次放肆凝視楚云那平凡無奇的臉龐。

  她想知道,這窩囊姐夫究竟經歷了什么。為什么會如此心性大變,讓人恐懼。

  而且,連警方也奈何不了他!

  蘇小小不傻,她知道林霜的小叔對自己有想法??剎還莧綰?,他還沒實施行動,言談舉止也很禮貌。哪怕楚云看出什么端倪,口頭警告一下不行嗎?非得用這么極端的手段?

  “能告訴我你為什么要這么做嗎?”蘇小小盯著楚云,嬌軀發顫。

  “他對你不懷好意。”楚云抽了一口煙。

  “可他什么都沒做!”蘇小小提高了音量。

  “想也不行。”楚云面色平靜。

  “你太霸道了!”蘇小小很生氣,甚至憤怒!

  可不知怎地,她心中始終脆弱著、敏感著的某個地帶,莫名充實。

  “你是第一個夸我的蘇家人。”楚云面露微笑。

  蘇小小差點氣暈。

  他還是如此的厚顏無恥,但不一樣的是,曾經的他懦弱無能。現在,他變成了野獸。

  “不早了,你明天還要上課。”楚云起身道。“姐夫送你回學校。”

  蘇小小接受這個建議,卻與楚云保持了距離。比曾經厭惡他時,距離更遠了。

  楚云笑了笑,沒放在心上。

  他們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對危險的判斷和處理手段也截然不同。

  楚云擁有超乎常人的執行力和堅不可摧的意志,這也是他曾締造傳奇的基石。

  不知不覺,二人來到學校門口。

  蘇小小停下腳步,默默轉身道:“你真有本事,就去分擔我姐工作上的麻煩。”

  “我說過了,你姐并沒有解約。”楚云說道。

  “那我嬸嬸——”

  “你寧愿相信滿嘴跑火車的陳秀玲,也不信殺伐果斷的我?”楚云滿臉嚴肅,尊尊教誨道。“小小,做人不能聽什么就信什么,你得學會判斷,要識人認人。就說陳秀玲和你的關系能有咱倆親?她兒子不過是你堂弟,我和你姐的兒子可是你親外甥。得喊你姨。”

  蘇小小頭都聽暈了,將信將疑道:“我姐真沒丟工作?”

  “我騙你有什么好處嗎?”楚云擲地有聲道。“反倒是你姐沒了工作,我就真要喝西北風了!”

  “無恥!”

  蘇小小痛心疾首,蘇家到底造了什么孽,招了這么個上門女婿?

  目送蘇小小回學校,楚云這才打車回家。

  在警局折騰了一晚,剛好符合他聚眾酗酒的晚歸時間。

  只是剛進家門,他就被客廳擺放的幾個行李箱嚇到了。

  他回明珠可沒什么行李,所以不用不考慮被蘇明月掃地出門??贍羌父魴欣釹涫竊趺椿厥??

  蘇明月坐在客廳看電視,穿著很單調的居家服。保守、刻板,大夏天的長衣長褲,明顯充滿警惕心。

  “這是干什么?”楚云換了鞋,好奇問道。

  “賣房子還債。”蘇明月目不斜視地盯著電視,液晶屏幕散發的熒光輝映在臉龐上,夢幻而迷人。

  楚云腹誹:薛朝青還沒打電話通知嗎?

  “就算要還債也不用賣房子吧?”楚云急了。“你要把房子賣了,我去哪兒住???”

  面對楚云自私之極的疑問,蘇明月仍是萬分平淡:“有我住的地方,就不會讓你露宿街頭。”

>>>>本文全文在線閱讀<<<<

新聞標題: 楚云蘇明月小說逆天狂婿系列小說閱讀
新聞地址: //www.boypnv.com.cn/kj/1108827.html
新聞標簽:小說  逆天  楚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