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江西快≡走势图
你的位置:江西快≡走势图 > 股市 > 新聞正文

林若雪唐銳小說全文,仙醫神婿主角林若雪唐銳版本

江西快≡走势图 www.boypnv.com.cn

時間: 2020-03-06 18:36:11 | 來源: | 閱讀: 11次

但看唐銳的神色,怎么都不像是剛剛經歷車禍的傷者。

  “又,又一次起死回生?”

  蘇醫邈開口時,舌頭都有些打結。

  唐銳忍不住苦笑:“蘇老,您這話說的,之前我也沒死吧?”

  “對對對。”

  蘇醫邈這才一個激靈,快步沖到唐銳身前,“可就算你恢復意識,也不能自行起針啊,快躺下接受治療!”

  “多謝蘇老,但我已經好了,不信你看。”

  坦然的伸出手,唐銳露出自己的脈搏。

  指尖微顫的按住脈象,卻像是摸到電門,蘇醫邈先是身體巨震,接著渾身都僵硬起來。

  滿臉震驚。

  脈象起搏有力,完全就是一個健康人站在眼前。

  接著他摸向唐銳的幾處斷骨,更是目露震撼,那些戳入心臟的肋骨全部復位,就跟從來沒有斷過一樣。

  可是在十幾分鐘前,唐銳明明就生死未卜,需要靠他拿出幾十年的針法造詣,才能吊住一口氣??!

  這中間究竟發生了什么事?

  “我媽說的沒錯,你們果然是在騙人??!”

  正此時,一道尖利的聲音猛然響起。

  唐銳眉頭微皺,這家伙怎么來了?

  只見林泰耀武揚威的抽一口煙,然后把煙霧吐在這些醫生的臉上,一臉的尖酸冷笑:“不是說這廢物快死了嗎,現在他在這兒活蹦亂跳的,你們怎么解釋,我看啊,就是你們在謊報病情,好趁機騙走我們林家的仙藥何首烏!”

  開口閉口,何首烏已經變成林家所有,知道些許內情的醫生都被林泰的無恥驚到,但他們不敢說話,因為唐銳好端端的站在這兒,他們無可辯駁。

  唐銳對自己的傷情了如指掌,很快就明白怎么回事,看向面容難堪的蘇醫邈,輕聲勸慰:“蘇老,你做的沒錯。”

  “你能理解就好。”

  蘇醫邈感激的點點頭,隨即好奇起來,“但你能告訴我,這一切是怎么回事嗎?”

  唐銳看向他放在床頭擺好的銀針,正準備解釋,卻是被蘇醫邈激動打斷:“我知道了,你肯定服用過何首烏吧,能讓你在頃刻間變得生龍活虎,也只有此等仙藥了!”

  “這……”

  唐銳不禁苦笑。

  不過,跟《八千針》比起來,確實是何首烏的說服力更大一點。

  “你說什么!”

  林泰卻瞬間炸毛,“你敢吃我們林家的何首烏,誰給你的膽子!”

  唐銳平靜的轉過視線,卻如君王垂視:“何首烏歸誰所有,我想你心知肚明。”

  這一眼,立即讓林泰覺得如芒在背,褲襠間隱隱又有些濕潤。

  林泰用力夾緊雙腿,不讓自己尿出來。

  “還有,誰允許你在急救室吸煙的?”

  “???”

  林泰先是一怔,隨即梗著脖子叫道,“我自己想抽,有什么問題嗎!”

  然而,林泰的威風已被殺去大半,這話說出來軟綿綿的,像是被人捏住喉嚨的小雞仔。

  那些醫生們相視一眼,大感痛快。

  更精彩的是,有人冒出一句。

  “你說過,如果病人開口,讓你把整支煙吞下去都沒問題。”

  “哦,是嗎?”

  唐銳眼睛亮起。

  林泰扯了扯嘴角:“是又怎么樣,你還真讓我吃煙不成?”

  唐銳沒說話,只是眼中的興趣漸濃。

  很快的,林泰察覺出不對勁,下意識后退兩步:“別忘了,你可是我們林家的人,難道你想吃里扒外……唔!”

  然而他連說完整句話的機會都沒有,退去的兩步也形同虛設。

  唐銳右手探去,抓住林泰的臉頰,五指一推一扣。

  林泰的嘴巴瞬間張大。

  那支點燃的香煙順勢滑入食道。

  嘶!

  醫生們驟然色變。

  他們只是過過嘴癮,哪里想到唐銳真的逼林泰吃煙。

  撲通。

  劇烈的灼痛從喉嚨炸開,林泰徑直跪在地上,瘋狂咳嗽。

  香煙被他吐出,但已經是熄滅狀態,跟著一并吐出來的,還有混著血液的口水。

  “這煙口感么樣?”

  唐銳瞇著眼睛,好笑道,“是不是入口即化?”

  醫生們都面露汗顏。

  香煙點燃的溫度最高可達八百多度,就這樣含在嘴里,能不化嗎?

  只是,化掉的是舌頭罷了!

  “唐銳,你瘋了。”

  林泰臉色猙獰的起身,聲音已經嘶啞,“以后你在林家,不會有好日子過。”

  唐銳對這種威脅毫不在意。

  反而向著林泰的口袋望去:“你身上,不只有一支煙吧?”

  林泰身上瞬間冷汗如注。

  而此時在急救室外。

  林若雪捧著何首烏,白皙的額角已經滲滿細汗。

  怎么還沒有消息?

  “若雪啊。”

  王淑華目光灼熱的盯著何首烏,“都進去這么久了,那廢物恐怕已經兇多吉少,這里人多眼雜的,你先讓我把何首烏帶回家,免得出什么變故。”

  來醫院之前,她就打聽到這場車禍的許多細節。

  自然也聽說了唐銳被抬到急救車之時,是一個什么樣的狀態。

  她肯定唐銳是九死一生,根本就不打算救人了,只想把那株何首烏據為己有!

  然而,林若雪對她的話已經隔離,所有注意力都在那盞急救燈上。

  急救燈倏然亮起。

  林若雪激動的迎上前去:“出來了。”

  看到急救室的大門緩緩開啟,王淑華的臉色頓時化為鐵青,暗惱不已:“這傻孩子,就不知道在里面多拖延一會兒嗎,眼看何首烏就要到手了。”

  下一刻,林泰如屁股著火般瘋跑出來,一把鼻涕一把淚。

  “媽,你快管管那個廢物,他竟敢逼我吃煙!”

  “什么!”

  王淑華怒不可斥,“他這是要造反嗎!”

  但緊跟著,王淑華就傻眼了。

  本應該躺在里面等死的唐銳,又神奇般的出現在眼前。

  這是見鬼了嗎!

相比王淑華的難以置信,林若雪在短暫的錯愕之后,便緊忙來到唐銳身前,詢問他的情況。

  唐銳亦是同時開口。

  “你感覺怎么樣?”

  兩人異口同聲,連內容都一模一樣。

  說完后,他們同時怔住。

  隨即,唐銳笑著說道:“好在昨晚貪嘴,吃了一塊何首烏下肚,不然就真的交代在這兒了。”

  同時他也啟用了讀取病癥的能力。

  林若雪身體的全部信息,一股腦跳躍出來。

  沒有受傷,只是受到驚嚇的緣故,導致心跳過快。

  唐銳這才放心下來。

  林若雪也長吐出一口氣,她想說聲謝謝,畢竟自己的命是唐銳救的,但當著這么多人,終究沒有說出口,只是欣慰的說道:“人沒事就好。”

  看見林若雪重新舒展黛眉,眾醫生都有種如沐春風的感覺。

  人世間最大的美好,莫過于死別后的重逢。

  但很快,這種美好就被人打破。

  一個小護士急急忙忙的跑來,嘴里上氣不接下氣的說著話。

  “蘇老,甜甜的病情再次惡化,請您快來看看吧。”

  “什么!”

  蘇醫邈神情緊繃,當即組織在場的醫生前往救治,他則是走到唐銳身前,無比鄭重道,“雖然昨天你拒絕我了,但我還是要為病人再問一問,真的不能轉讓這株何首烏嗎?”

  唐銳立刻了然,這個甜甜,就是肺纖維化的患者。

  “蘇老,帶我們過去。”

  “好!”

  蘇醫邈精神大振。

  他以為,唐銳終于改變主意了。

  看著一眾人匆匆離開,王淑華也猛然回神,想要跟上,卻是被林泰一把拽住。

  “媽,我嘴里快疼死了,先陪我看病吧。”

  “你……”

  王淑華眼底的心疼一閃而逝,急忙道,“你自己先去,我要盯著廢物那邊,看他的意思,是要賣掉何首烏,這是咱們林家的仙藥,他憑什么說賣就賣!”

  林泰心一橫,干脆咬牙道:“那我也去,不能讓這小子得逞!”

  然而,他們剛走到住院部,就被兩個西裝男子攔在外面。

  距重癥病房還有百余米,就在這里設置關卡,可見病房中的不是尋常人等。

  “這是鐘小姐的病房,閑雜人等,禁止入內。”

  這兩人一左一右,極具威嚴。

  林泰本能的縮起脖子,王淑華倒是不怕,頤指氣使道:“你們在等一株何首烏救命吧,那就是我們家的藥,快讓我進去。”

  “你是林小姐的母親?”

  “沒錯!”

  王淑華更是驕傲,都快要拿著鼻孔看人了。

  接著,卻被人當頭棒喝。

  “那就對了,林小姐特意囑咐,如果見到她的母親,一定要攔在外面,以免生事。”

  “什么?!”

  王淑華徹底傻眼。

  而這時,重癥病房之外。

  唐銳他們正疾步前行,突然有一道絕美的身影走入視線。

  是個神態憔悴的女人。

  但這并不能掩蓋她絕佳的姿色,尤其是那雙透著疲倦的美眸,更添了一抹凄美動人。

  一見到蘇醫邈,女人便說道:“蘇老,您終于到了。”

  匆忙的點了點頭,蘇醫邈連忙介紹:“這兩位是唐銳夫婦,也就是我跟你提過的,何首烏的主人。”

  女人立即振奮幾分,走到兩人面前深深鞠躬。

  “我叫鐘意濃,價格上二位盡管開口,我是真的很需要這一株何首烏。”

  “鐘總,你先起來。”

  林若雪輕聲說道。

  直呼鐘總,讓唐銳有些意外。

  隨即,唐銳也想起來,他不止一次在電視上見過這個女人。

  鐘意濃,云海市鳳儀集團的創始人,財經頻道、商界媒體的???,身家之雄厚難以想象,真正可稱得上商界女王的人物。

  難怪蘇老上次說,無論多高的價錢對方都能承受,在云海市內,的確沒有鐘女王買不起的東西。

  然而,面對這樣一次獅子大開口的機會,唐銳仍然沒有動心。

  只是淡聲開口:“鐘總,我想先看看病人。”

  “好,這邊請!”

  鐘意濃動作飛快,前面帶路。

  身后,林若雪卻拽了唐銳一把:“為什么不直接把藥交給蘇老,難道你還想親自救人嗎?”

  唐銳小聲回答:“如果我說是,你會相信我嗎?”

  唐銳微微一笑,瞳孔中透露出極大的自信。

  林若雪恍惚了一瞬。

  緊接著,卻是急的面容緋紅:“你就看過幾本醫書,可千萬不要亂來……”

  她沒有說下去,而是驚惶的捂住嘴巴。

  只見一個五六歲的小女孩躺在病床,瘦骨嶙峋,眼窩深陷,一個巨大的呼吸面罩扣在臉上,看不清她的面容。

  本是花一樣的年紀,卻被病魔摧殘成這副模樣。

  林若雪看向病床的床頭卡,上面幾行字觸目驚心。

  “鐘甜,七歲,肺纖維化。”

  一旦被這種病纏上,肺部就會變得像毛玻璃那樣粗糙不平,肺部功能也會急速衰減,在兩三年之內迎來死亡。

  并且,這期間伴隨著呼吸灼痛,甚至是呼吸衰竭。

  林若雪感到心疼的同時,也感嘆生命的強韌。

  就在這時,女孩的心電圖突然變弱,坡度越發平緩,甚至快要趨近直線。

  剩下幾臺儀器,也同時報警。

  “把呼吸機調到最高!”

  蘇醫邈一聲令下,同時掀開被單,將幾枚銀針落在女孩胸前。

  這是唐銳第一次見到別人施針,目不轉睛,體會蘇醫邈針法中的奧妙,同時,也找出不少弊端。

  好在這套針法極具成效,不消片刻,心電圖就抖動起來。

  雖然抖動的很不規律,但總勝過那一條平直的直線。

  突然,蘇醫邈動作停下。

  鐘意濃緊張到無以復加:“蘇老,怎么樣?”

  “情況暫時穩住了。”

  “那就好。”

  鐘意濃的眼睛頃刻濕潤,然后,她再次看向唐銳,“唐先生,情況你看到了,請你給何首烏開個價吧。”

  唐銳嘆了口氣:“蘇老應該告訴過你,即便用上何首烏,她也只能延續幾個月的生命。”

  “我知道。”

  鐘意濃目光堅定,“但我相信,這幾個月內,還會發生別的奇跡。”

  在場醫生看見這一幕,無不動容。

  唐銳卻搖了搖頭。

  并且,說出一個令人難以接受的回答。

  “但是這何首烏,不能給你。”

 文學

這話落地之時,整間重癥病房都陷入了詭異的寧靜。

  所有人都用難以理解的目光注視唐銳。

  你夫婦二人都到了,看了眼病人之后卻又改口不賣?

  這是故意作弄大家嗎!

  太過分了!

  林若雪站在那,臉上也露出不可思議之色,她想不通,唐銳對楚家尚且能以德報怨,拿藥為楚老太太治病,今日到了這個女孩身上,怎么就變得如此冷漠絕情?

  是因為知道了何首烏價值連城,所以想用這種辦法來抬高價格嗎?

  思來想去,林若雪覺得也只有這種可能了。

  心中對唐銳的那絲好轉,在這一刻蕩然不見,只剩下濃烈的鄙視!

  “唐,唐銳是在說笑的吧。”

  片刻,蘇醫邈才開口,打破這陣尷尬的沉默,并試圖幫唐銳圓場。

  他清楚鐘意濃的殺伐果斷,談價可以,但用這種低劣的方式,很可能起到反效果。

  結果唐銳又肯定一遍自己的說法。

  “我沒有說笑。”

  唐銳神情認真,“藥不對癥,有人比這女孩,更需要人形何首烏,不過,我可以……”

  根本不給他說完的機會,那些醫生們前一刻還因為林泰而同情唐銳,此時全都露出了暴怒的神色。

  “你說的這是人話嗎,病人就躺在這,哪有人比她更需要何首烏!”

  “難怪你的家人不肯拿藥救你,根本都是一丘之貉!”

  “我看他就是想跟鐘總抬價,但這個吃相也太難看了,鐘總什么身價,需要用這種惡心人的手段嗎!”

  斥責聲包圍上來,不絕于耳。

  突然,鐘意濃雷霆開口。

  “夠了!”

  氣場之強大,與先前深陷悲傷的她判若兩人。

  一眾醫生紛紛閉嘴。

  下一刻,鐘意濃的視線定格唐銳,冷冽如霜:“唐先生,你剛才想說什么?”

  “多謝鐘總幫我打斷大家。”

  唐銳點點頭,淡聲說道,“我是說,我可以治好這女孩的病。”

  鐘意濃的瞳孔倏然震動。

  這個回復,無疑比何首烏帶給她的震撼更加強烈。

  但其他人就不這么認為了。

  大家只感覺離譜,連蘇老都束手無策,就算這個唐銳懂醫,又能有什么辦法?

  蘇醫邈與林若雪更是嚇了一跳。

  同時勸阻。

  “唐銳,不可。”

  “這不是你能胡鬧的地方!”

  唐銳卻是沖他們笑笑,說道:“我知道大家不相信我,但我救過一個將死之人,他的話,應該還有些說服力。”

  “你救過誰?”

  有醫生漫不經心的問。

  唐銳道:“我自己。”

  那醫生臉色一冷,險些都罵出臟話了:“廢話,那是何首烏的神效,跟你有什么關系。”

  唐銳露出個無奈的表情:“是蘇老猜我吃過何首烏,我可沒有說過。”

  “什么!”

  這次,對方徹底呆住。

  鐘意濃不知道唐銳發生過什么,但其他人的反應,讓她對這個年輕的男人產生了一絲期待。

  蘇醫邈走上前,死死盯著唐銳的眼睛:“你是說,你在短短半小時內完成自救,怎么做到的?”

  “您用針法幫我護住心脈,可惜只是暫時,但換掉幾處穴道的話,效果就能事半功倍。”

  接著,唐銳說出幾個名稱,“紫宮,中脘,四尾,靈墟。”

  每多說一處穴位,蘇醫邈的臉色就越呆滯一分。

  最后更陷入了深深的思索。

  “唐銳,你能不能別鬧了?”

  見蘇醫邈凝眉不展,林若雪以為他是生氣了,連忙拽動唐銳的手臂,“就算你完成自救,那也就是碰巧,怎么能拿著別人的生命開玩笑呢!”

  最重要的是,鐘意濃在云海商界足以呼風喚雨,一旦觸怒這位鐘女王,唐銳恐怕連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林若雪覺得,唐銳實在是太不穩重,網上看了點東西,就在這現學現賣!

  就在此刻,蘇醫邈的語氣突然急促起來。

  “八門歸心?”

  “蘇老,您說什么?”

  林若雪以為自己聽錯了,難以置信的問道。

  蘇醫邈的注意力全在唐銳身上:“傳說有一套針法,能夠重塑心脈,起死回生,就叫做八門歸心!”

  唐銳沒有否認,但也沒有承認。

  因為這八門歸心,只是他用在自己身上的部分針法而已。

  《八千針》共有八式,每一式對應千變,才匯聚成八千針法組合,當時他情況嚴峻,只一式八門歸心的話,并不能讓他從容的站在這里。

  “蘇老,您的意思是……”

  鐘意濃美眸熾熱,“這位唐先生,真的能夠治好甜甜的???”

  蘇醫邈不敢給出這個承諾。

  因為這八門歸心跟何首烏功用相似,都主攻心脈,而肺纖維化的病因在氣郁不結,肺經阻塞,套用先前唐銳的話說,也就是針不對癥。

  “我有信心。”

  唐銳擲地有聲的說,“如果鐘總還不信我,那我們做個對賭,倘若我的針法無效,你拿走這株何首烏,我分文不??!”

  鐘意濃有些意動,但遲遲不做決定。

  畢竟,誰也不知道唐銳的斤兩,萬一失敗,還能靠何首烏為女孩延續生命嗎?

  “即便給她服用何首烏,也只多幾個月的時間,而且要一直臥床,靠呼吸機維持生命。”

  唐銳皺起眉頭,語氣漸重,“鐘意濃,你想看到這種結果嗎?”

  直呼姓名,讓鐘意濃猛然抬頭。

  從唐銳眼中,她看到一股莫名熟悉的自信,在商場與人博弈時,她也擁有這種自信。

  “好,我相信你!”

  鐘意濃認真的點了點頭。

  這一幕,讓林若雪又驚又怕。

  同時,心里又泛起一絲絲愧疚。

  她是唐銳的妻子,按理說,最應該選擇相信的是她才對。

  下一刻,唐銳已經站在女孩的身旁。

  先前蘇醫邈所下的針,俱都被他起出。

  蘇醫邈有些臉紅,按照唐銳的說法,他是施展八門歸心時,是在蘇醫邈的針法基礎上進行改動,而這次全部起針,豈不是說明蘇醫邈的針法在唐銳眼中毫無作用?

  緊接著,蘇醫邈又聚精會神,不再想這些多余的念頭。

  他對唐銳的針法也充滿好奇。

>>>>本文全文在線閱讀<<<<

新聞標題: 林若雪唐銳小說全文,仙醫神婿主角林若雪唐銳版本
新聞地址: //www.boypnv.com.cn/gs/1108821.html
新聞標簽:主角  版本  全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