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江西快≡走势图
你的位置:江西快≡走势图 > 股市 > 新聞正文

秦小川白子晴《廢婿崛起》小說最新章節推送

江西快≡走势图 www.boypnv.com.cn

時間: 2020-03-06 18:00:11 | 來源: | 閱讀: 11次

“來,我們敬你一杯,祝你在今后的工作里大展宏圖,飛黃騰達!”

  一桌人都舉起酒杯,各種好話說出來,都快要把高成浩捧到天上去了。

  而就在這時,秦小川又收到了一條短信。

  他以為還是白子墨發的,下意識看了小姨子一眼,不過,白子墨這會兒正在那兒悶悶不樂,估計是生氣他沒有回復信息。

  秦小川笑著搖搖頭,拿起手機后,上面寫著蘇行長三個字,“秦先生,聽小高說您也在錦江吃飯呢,徐正徐先生您知道吧,他想過去敬您一杯,不知道您同不同意。”

  思忖片刻,秦小川決定給小姨子一個驚喜,便回復道:“隨便,別把我的身份說破就行了。”

“歡歡,多虧你平時對我的敦敦提醒,我才能走到今天這一步,你放心,等我拿到徐正這個大客戶,就把那套海邊小院給你買了,放心吧,咱們不貸款,直接全款拿下!”

  高成浩心情大好,趁著微醺的酒意,當著眾人的面跟白歡秀起恩愛,字里行間,還不忘提及貸款的字眼,故意說給秦小川聽,讓他顏面掃地。

  白歡在一旁洋洋得意的應承,甚至還親了高成浩一口,只是她涂了太多的粉,這動作一大,噗噗的掉落下來,看的人連連皺眉。

  你們秀恩愛沒錯,但是惡心到別人,可就是你們的錯了。

  秦小川平靜的坐在一旁,耳朵卻聽著門外的一舉一動。

  咚咚。

  敲門聲如期傳來。

  秦小川眼眸一亮,來了!

  “小高,你們果然是在這個包間里面。”

  首先推門而入的正是蘇行長,比起昨天的不怒自威,今天的他看上去要隨和許多,身后還跟著一人,容光煥發,正是在江城市聲名大噪的徐正徐首富。

  高成浩先是懵了一下,然后猛地站起來,受寵若驚的說道:“媽,我跟您介紹一下,這位就是我跟您說起的蘇行長,這位呢,是我們銀行最大的客戶,徐正徐先生。”

  “我可算不上什么大客戶。”

  不愧是首富,徐正說話時自帶著一股氣場,說到這兒,他有意無意的看了秦小川一眼,“在江城銀行的客戶群里,比我出色的大有人在。”

  高成浩賠著笑臉說道:“您真是太謙虛了,徐先生,我再敬您一杯。”

  “總敬我干什么,我跟著老蘇過來,是找你們敬酒的。”

  “找我們?”

  高成浩頓時傻眼了。

  除了秦小川的其他人,也都是一腦袋的問號。

  他們何德何能,竟能讓一城的首富屈尊過來,向他們敬酒?

  短短幾秒鐘過去,高成浩想到一種可能,連忙指向了朱紅芝:“那我給您介紹一下,這位是我的岳母大人,旁邊這位是我的伯母,這位呢,是我的內人,名叫白歡……”

  連帶著白子墨也介紹出來,偏偏就略過了秦小川。

  全然沒有先前要幫他降低利率的熱忱。

  秦小川心頭冷笑,靜靜看著這一家人的表演。

  只見朱紅芝端起酒杯,像模像樣的說:“徐先生,應該是我們敬您才對,您真的是太客氣了,讓我怎么好意思……”

  “抱歉。”

  不等說完,徐正便打斷了她的話,目光停留在秦小川的身上,“你們誤會了,我是特意過來向秦先生敬酒的,與你們沒有關系。”

  朱紅芝的笑容驀然僵住。

  高成浩也當場傻眼:“敬,敬這個廢物?”

  “胡說什么!”

  蘇行長立刻板下臉,呵斥出口,“秦先生是我和徐先生的貴人,我看你是不想干了!”

  高成浩被罵的老臉一紅,連忙縮起脖子,狠狠打了自己的嘴巴一下:“對不起,我不敢再這么說了。”

  剛剛徐正的話,眾人還抱著一絲聽錯的可能,而蘇行長的話,徹底讓他們驚醒。

  他們全都誤會了。

  這兩位大人物,只是來向秦小川敬酒的,跟他們半毛錢關系都沒有!

  但問題是,秦小川又憑什么!

  即便是看熱鬧不嫌事大的白子墨,此刻都張著嚶嚶小口,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不知你們是秦先生的什么人?”

  徐正亦是臉色難看的看著幾人,“竟然安排秦先生坐在偏座,一點禮數都不懂嗎!”

  這話一出,眾人更是冷汗連連。

  剛才他們還罵秦小川沒有禮數,結果一轉眼,就被別人教訓了,偏偏這人還是江城市的首富,他們一點脾氣都不敢有!

  徐正把目光轉移回來:“秦先生,他們可有不尊重你,徐某自問在江城還有些勢力,我要懲治誰,還沒有做不到的。”

  咣當!

  趙雅蘭跟朱紅芝兩人腳下一抖,直接就坐到桌子下面了,連帶著整張桌子都晃動起來。

  白歡則是嚇得臉色慘白,不斷拉扯高成浩的衣擺,卻被高成浩狠狠一推,低聲訓斥:“離我遠點,你這一家人非要害死我不可嗎!”

  白歡露出難以置信的神情,一時間傻掉了。

  “徐先生,何必為這些微不足道的人動怒,我們喝酒。”

  秦小川則是微笑著舉起酒杯,與徐正輕輕一碰。

  叮咚。

 文學

  酒杯碰撞的聲音清脆悅耳,在朱紅芝她們聽起來,更是如晨鐘暮鼓,喚醒了每個人的求生欲。

  趙雅蘭連忙從桌下爬起來,滿臉賠笑:“徐先生,您其實是誤會了,我們都是小川的家人,因為剛到的緣故,所以就坐的亂了一些,按理說,是該讓小川坐在主位上的。”

  徐正皺起眉頭:“那他剛才辱罵秦先生是怎么回事?”

  只見高成浩臉上堆起卑微的笑容說道:“我那就是個小玩笑,小川我們兩個都是白家的女婿,私下里經?;崢恍├嗨頻耐嫘?。”

  徐正轉過頭問:“是這樣嗎,秦先生?”

  “算是吧。”

  秦小川笑著聳聳肩,“這個高成浩有點變態,他也經常把他自己喊做垃圾,禍害,窩囊廢。”

  這幾個刺耳的詞匯,聽得高成浩面皮輕扯,而且他怎么就是變態了?!

  但是在這兩位大人物面前,他又不得不隱忍下來:“是啊,我就喜歡自稱垃圾,這……這算是我的小愛好吧。”

  越說下去,高成浩的臉色就越是難看,連他自己都覺得自己變態了。

  “哈哈哈,有意思!”

  徐正大笑起來,又跟蘇行長碰了一杯,“老蘇,回頭咱們簽約的時候,你可要給我安排一個好點的業務經理,像這種自認是垃圾的人,還是安排給別人吧。”

  蘇行長當然聽得出來,秦小川只是沒有把這一家人的臉面戳破而已,冰冷的目光垂落在高成浩身上:“放心吧,這樣的大客戶經理我也不需要,高成浩,你的工作還沒有交接完成吧,回去收拾一下,繼續回分行工作吧。”

  “???”

  高成浩徹底傻眼,不僅到嘴的鴨子飛了,竟然連剛剛升上來的職位,也被扒了個干凈?!

  為什么會是這個樣子??!

  “哈哈!”

  這時候,白子墨再也忍不住,清脆的笑出聲來,“讓你再得意,工作沒有了吧!”

  噗!

  高成浩仿佛聽到了內心里吐血的聲音!

白家一家人的臉色慘白,白子墨諷刺高成浩的話,大家也好像都沒有聽見似的。秦小川站起來,又和蘇行長、徐正碰杯:“聽說徐老板,最近有個大項目,連市里面都很重視,那我祝您名利雙收。”

  徐正不明白秦小川的意思,遲疑了一下,趕緊恭敬的把杯子里的酒一飲而?。?ldquo;秦先生,我們能借一步說話嗎?”當著這么多不相干的人,徐正有些話就不好說了。

  這正和秦小川之意,他還不想過早在白家人面前暴露自己的身份,于是就和徐正、蘇行長走到了門口。

  看到秦小川和徐正等人離開,朱紅芝立刻朝趙雅蘭低聲詢問:“秦小川不是個窮小子嗎?怎么會認識徐正這樣的大人物,而且看徐正那樣子就跟看到救命恩人似的。”趙雅蘭也是一頭問號:“我哪里知道,這小子昨天開始就跟吃了槍藥似的,敢情是攀上了高枝。”

  高成浩在旁邊抓著頭發,他好不容易熬走了一個,經營了這么多年關系,眼看就要高升,就生生被秦小川給打斷了。而且當著蘇行長的面,高成浩丟臉丟到這個份兒上,以后都升職無望了。他現在掐死秦小川的心都有。

  高成浩看著趙雅蘭:“伯母,秦小川把我害成這樣,你要給我一個交代。”趙雅蘭何嘗不想找秦小川算賬。在她看來高成浩這樣的人,才配做自己的親戚,秦小川那樣的倒插門,就是一個使喚傭人,今天竟然欺負到主子頭上了。

  “成浩,你放心,伯母一定給你一個交代。”趙雅蘭心里盤算著,不管秦小川如何攀上了徐正這條線,都要好好利用一下。在她心里,秦小川就是做牛做馬,也欠白家的,要不是他用什么娃娃親拴住了女兒,白子晴肯定能找一個更好的男人。

  桌上只有白子墨笑而不語,母親和嬸嬸嫌貧愛富不是一天兩天了,連她看在眼里都覺得有些過分。今天姐夫幾句話,就讓她們引以為傲的高成浩顏面掃地,簡直出了一口惡氣。這個姐夫真的是越來越有趣了呢!

  秦小川和徐正等人走到門口,徐正抱歉的說:“秦先生,我底下人太莽撞,偷偷調查了您的身份,希望您不要生氣。”

  徐正和蘇行長當然不會是平白無故的跑到同一家酒店來吃飯,事實上他們是特意安排的,想要趁這個機會接觸一下秦小川。秦小川點頭,徐正能做到江城首富,當然不是白來的,什么下屬太莽撞之類的話,都只是說說而已,不用說也知道,那是徐正親自派人去調查的。

  “秦先生,我們是很有誠意的, 希望你能賞臉我們找個機會坐下來,好好談一談。”徐正好不容易搭上秦小川,當然要再套個關系。秦小川不置可否,他含糊得嗯了一聲:“我考慮一下。”

  秦小川又想到了什么,接著說:“如果白家人朝你們打聽我的身份,你們就說……我幫過徐老板一次,所以才會對我如此尊敬。”徐正和蘇行長這時候是有求于人,自然一口答應,至于秦小川為什么要待在對他如此不敬的白家,那就是他們不得而知的了。

  秦小川這才回到了包間,高成浩看到秦小川回來,急忙跑到門口,又看到蘇行長正把徐正送到門口,急忙幾步追了過去。

  趙雅蘭神情尷尬:“小川啊,你是怎么認識徐正的?”秦小川早就想好了說辭:“幾年前,徐正外出公干除了車禍,是我路上遇到救了他,沒有想到他還記得。”秦小川這么一說,趙雅蘭的臉色頓時恢復了刁鉆岳母的嘴臉。

  朱紅芝更是不忿:“秦小川,說到底你也是白家的人,非但不幫著家里,反而禍害自己連襟。你就不覺得丟人嗎?”秦小川早就預料到這兩個老姑婆會是這樣的嘴臉。他嘿嘿冷笑:“難道高成浩做的就是連襟該做的事情嗎?我不說話,不代表我沒感覺。現在我就很不爽。”

  趙雅蘭一拍桌子,她可不是高成浩,升官發財的把柄捏在徐正手里,既然知道秦小川只是幫過徐正才得到這樣的待遇,那她就更加肆無忌憚:“怎么跟長輩說話呢!別以為你抱上了徐正的大腿,就可以在這個家里無法無天。現在你就給徐正、蘇行長打電話,讓他恢復成浩的職位,而且作為補償,你要讓徐正把貸款交給成浩來做。”

  白子墨聽得都覺得氣憤:“你們請姐夫幫忙也就算了,還叫姐夫搞定徐正的貸款,姐夫就是情面再大,也沒這種面子。那可是動不動就幾千萬上億的貸款。”

  “閉嘴,小孩子家家的懂什么?你看看他今天辦的事,讓他將功補過都是輕饒了他。”趙雅蘭要給朱紅芝出氣。

  可是,朱紅芝卻依舊不能平復心情:“我早就說,秦小川一張窮酸臉,是要給家里帶來災禍的。職位和貸款單子,那是我們家成浩應得的。我們家成浩從小就心氣高,什么時候吃過這種虧,丟過這種人。除非他跪下來道歉,否則這事兒不算完。”

  說著朱紅芝拍桌子站了起來,這是給趙雅蘭臉色看,趙雅蘭急忙拉住了朱紅芝:“紅芝,別生氣,別生氣。”在趙雅蘭眼里,就是十個秦小川也沒有和朱紅芝一家的關系重要。她看了秦小川一眼:“秦小川,你都聽到了吧。現在就打電話!至于跪下來道歉的事,你自己跟成浩去說,要是他不消氣,你今晚就別回家了,去睡大街吧!”

  “媽,你怎么跟外人一起欺負姐夫呢!”白子墨聽得越來越不對勁。秦小川擺擺手:“子墨,在媽眼里,我可從來不是什么家人。不過,這個電話我可以打!”趙雅蘭和朱紅芝的臉色好看了一些,只要高成浩的工作保住,她們有的是機會收拾秦小川。

  秦小川拿起了電話,直接打給了蘇行長:“老蘇,你告訴高成浩,他要是想繼續在咱們銀行工作,讓他跪下來求我。”

  趙雅蘭一聽也氣得拍桌子:“秦小川,你反了天了。”朱紅芝卻嘿嘿冷笑起來:“你救過徐正,還救過蘇行長全家嗎?你讓開除就開除,江城銀行是你家開的嗎?”

  秦小川不為所動,反而有點想笑。因為朱紅芝還真說對了,江城銀行就是秦小川家的產業,準確的說,是秦小川的產業。

  趙雅蘭當然不相信秦小川一句能讓高成浩丟了工作,高成浩家里也不是沒有勢力的。否則也不會在江城銀行這樣富得流油的銀行里有提任到分行行長的能力。

  趙雅蘭拉著朱紅芝的手:“紅芝,你別生氣,既然知道秦小川不過是救過徐正一命,他的情面再大,還能大過天去。我不管了,你讓成浩好好收拾他,出了氣為止。”

  秦小川只是冷笑,如果是過去的五年,秦小川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只會委曲求全,如果真的被高成浩欺負到頭上,他也只能忍氣吞聲??墑?,現在秦小川字典里沒有忍讓這個詞。

  “你們可以試試,說不定我就有這么大面子。”

  正說話間,房門被推開,只見高成浩陰沉著一張臉走了進來。朱紅芝大叫:“成浩,別給這小子嚇住了,徐正不過欠他一個人情,他就是個一窮二白的窮小子。”

  白子墨看高成浩臉色嚇人,急忙說:“高成浩,你要是敢動他,就是打我白家的臉。”趙雅蘭拉住了白子墨:“他早就把白家的臉丟盡了。”

  白歡在旁邊冷冷的說:“成浩,伯母都說不管了,你也別客氣。”白歡幸災樂禍,恨不能自己也上去抽打一下秦小川,“秦小川,你要是跪下來求求成浩,說不定他會放過你。”

  秦小川依舊坐著,笑瞇瞇的看著高成浩。如果是普通工作,高成浩說不定早就甩手跑掉了,可是江城銀行的工作不一樣,他在銀行工作的時候,其實自己私底下一直在搞些小動作,一旦被開除,那幾筆賬立刻就會被查出來,到時候就不是丟工作那么簡單了。

  事情鬧到這一步,已經不可收拾,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高成浩,至于秦小川,在其他人看來不過是任人宰割的魚肉。

  “閉嘴!”高成浩轉身直接給了白歡一個嘴巴,“你怎么跟姐夫說話呢!”

  這一聲姐夫,直接把朱紅芝、趙雅蘭、白歡、白子墨都聽呆了。雖然白子晴和秦小川比他們都大,可是高成浩等人什么時候把他當做姐夫看,從來都是直呼其名,這已經算是客氣了,很多時候都是“嘿!”“那個誰!”的亂叫。

  朱紅芝抱住了白歡:“成浩,你干嘛打歡歡?”高成浩臉色立刻變成了笑臉,彎著腰說:“姐夫,咱們可是一家人,你再跟蘇行長說說,我在銀行工作了這么多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啊。”

  秦小川哼了一聲,自從見過劉昊,他就知道江城銀行是個什么風氣了,高成浩當然也不是什么好鳥。秦小川知道他套近乎,也不過是不想當著這么多人的面下跪而已。

  秦小川笑了起來:“你叫我什么?”高成浩嘿嘿笑著:“我當然是叫你姐夫了。我早知道,姐夫你不是一般人,蘇行長都跟我說了,說你之前幫過他,是他的救命恩人,我在行里的工作,還不是你一句話。”

  朱紅芝瞠目結舌,她也沒有想到自己一語成讖,竟然真的說對了。秦小川皺眉,這個蘇行長也真是夠了,竟然扯這樣的謊。秦小川不說話,高成浩趕緊走到了白歡和朱紅芝身邊,低聲說:“我現在小命就在他手里攥著,你們就先低低頭,我以后一定把場子找回來。”

>>>>本文全文在線閱讀<<<<

新聞標題: 秦小川白子晴《廢婿崛起》小說最新章節推送
新聞地址: //www.boypnv.com.cn/gs/1108810.html
新聞標簽:白子  最新章節  小說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