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江西快≡走势图
你的位置:江西快≡走势图 > 股市 > 新聞正文

恐怖小說《鬼陰》主角李牧章節列表

江西快≡走势图 www.boypnv.com.cn

時間: 2020-03-05 16:48:12 | 來源: | 閱讀: 12次

眼看著到中午我還是沒有選好。

  古物市場里的羅盤品級都太差,大多數雖然有羅盤的樣子,實際卻連功能都成問題,就更別說入品級和我師父手里那塊相比了。

  實在沒有辦法,只能矬子里面挑大個,買了一塊民國時期的銅制羅盤,花掉我整整八千塊。

  回到店里已經下午兩點,吃了點東西,我打電話給夏老爺子。

  夏為民一聽我找夏晴,頓時一陣驚訝,不過還是將電話給了夏晴,我讓夏晴立刻來我店里,夏晴二話沒說,冷哼一聲后,就啪的一下掛斷了電話。

  “我擦,這小娘皮什么態度這是?真好像哥們兒欠她一百萬一樣!”聽著電話里面響起的陣陣嘟嘟聲我頓時沒好氣的怒聲道,簡直太氣人了。

  一個多小時候,一臉寒霜都夏晴來到店里。

  看了一眼夏晴的冷若冰霜不善的神色,我也沒空計較,讓她在休息室里先休息。

  我回到房間,將包著毛發的紙包小心翼翼拿出來,放在桌上,我劍眉皺起喃喃自語道:“現在時間還早,不能打草驚蛇,要等太陽落山才行!黃皮子,今天晚上哥們就趁你病要你命!”

  之所以非要等到太陽落山,第一是白天人多眼雜,如果再被它逃了,那能夠隱匿的地方就太多了,人越多陽氣就越重,就越能夠遮掩黃鼠狼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

  耐心等到太陽落山,我拿出一張符將黃鼠狼的毛發包起來,用力一拋,整個符篆瞬間燃燒成為灰燼,與此同時,房間里彌漫出一股腥臊的氣味兒,我立刻將羅盤拿在手中,羅盤指針突然就來回晃動起來。

  “果然沒有走遠!今天看你還往哪兒逃!”看著羅盤上晃動的指針,我雙眸猛地一亮,旋即連忙到休息室叫上夏晴。

  我們兩人立刻出了按摩店,按照羅盤上所指引的方向追過去。

  羅盤指針的方向朝著北邊,夏晴開車載我,半個小時后我們兩個的車已經開出了城區到了北郊。

  指針仍然在指向北方,夏晴見我眉頭緊鎖的一直盯著羅盤,不由冷哼一聲不無譏諷的開口道:“怎么,接下來你是不是要告訴我,你手里的玩意兒出錯了,然后再帶著我隨便找一陣,最后找不到就說那黃鼠狼逃走了?”

  我眉頭緊鎖,不理會夏晴對我的嘲諷,一臉嚴肅的開口問道:“再往前走是什么地方?”

  夏晴一臉譏諷的樣子,不過還是哼聲答道:“再往前的話就是金門火葬場,看見山后頭那個大煙囪了嗎,那就是專門火化的地方,我警告你,如果讓我發現你在騙我,我正好就近把你扔火葬場給火化了!別以為我在跟你開玩笑,我可是跆拳道黑帶。”

  黑帶很了不起嗎?

  我心里翻了個白眼,一邊看著前方山后那高聳的大煙囪,一邊又低頭看手上的羅盤指針。

  竟然是火葬場的方向,怪不得越是往北走,越能明顯感覺到陰氣越重,不過這樣一來有火葬場的陰氣遮蓋,要想找出那黃皮子的具體位置,就稍微有點困難了。

  車子開上盤山路后,我感覺到陰氣越來越重,羅盤上的指針也來回抖動起來,幸好沒有受到太大影響。

  十幾分鐘后,從盤山路下來整個火葬場的大煙囪就出現在了我的眼前,羅盤上的指針所指向的正是火葬場里面。

  “接下來怎么走?你不會讓我把車開進火葬場吧?我可不去那種地方,要去的話你自己去!”夏晴猛地一腳剎車,把車子定在路旁,皺著眉頭朝我冷聲說道。

  “羅盤判定的方位顯示,那黃鼠狼就在火葬場里邊,這個時候你想打退堂鼓了?害怕的話就早說,何必跟我過來!”

  我本來還想取笑她一下,不過想想還是算了,這種地方的確不適合女孩:“算了,既然這樣你把車開到火葬場外面,然后你在車里等我吧。”

  夏晴被我的神之蔑視弄得怒火中燒,最后還是沒有膽子跟我一起進去,把車停到火葬場外后,我一個人下車就朝里面走了進去,她則是留在車里。

  “哎哎哎,干什么的?這地方是能隨便往里進的嗎?趕緊出去!”我剛往院子里走了沒幾步,門衛一個身形干瘦的老大爺就連忙從里面追出來對我著我阻攔道。

  “大爺,我一個同事今天家里老人了,我是過來送老人家最后一程的!”我不慌不忙的回頭看向門房老頭,恭敬的開口道。

  “別跟我這打馬虎眼,沒看到門口那塊牌子嗎?這幾天我們這內部整修,早就發了通知了,趕緊走趕緊走!”老頭冷哼一聲,說著就上來要趕我走,我走到門口一看,果然上面掛著一個大鐵牌子上面寫著整修通知。

  我心里頓時狐疑起來,一個火葬場有什么好整修的?

  而且這時間怎么會這么巧,就是從前天晚上開始的,這也簡直太湊巧了一點!

  老頭不讓進,我沒辦法,只好先回到車里。

  “怎么回事?那老頭為什么把你趕出來?”夏晴皺著眉頭朝我問道。

  “那老頭說這幾天火葬場內部整修,你看大門上掛的那塊牌子。”我朝前面那大鐵牌子指了一下。

  “那我們現在怎么辦?”夏晴凝聲問道。

  “別急,讓我想想。”我低頭一邊繼續看手中的羅盤,一邊腦子飛快轉動,想著怎么才能進去,片刻之后突然我眼前靈光一閃,頓時計上心來,我扭頭對夏晴道:“現在得你出馬了!”

“我?我能有什么辦法讓那老人家把你放進去?”夏晴一臉不解的看著我道。

  “這樣,你下去隨便找那老頭說話,吸引他的注意力,只要他把注意力都放在你身上,我就能趁機進去了!”我嘿嘿一笑,開口說道。

  “我看出來了,你不僅是個騙子,還很無恥!”夏晴聞言狠狠白了我一眼,冷聲說道。

  “好了好了,現在不是斗嘴的時候,正事要緊,我懷疑他們這個臨時整修通知很蹊蹺,我們抓緊時間!不然我擔心遲則生變!”我皺眉說道。

  “你的意思是說……”夏晴很聰明,我的話一說完,她就也有點反應過來,不過看樣子顯然還不是很相信。

  “好了,這是我的猜測,你快去吧!”我連忙催促道。

  夏晴再次冷哼一聲,打開車門朝那門房走去,我并沒有跟著下去,而是稍微等了一會兒,看見夏晴已經進到了門房里邊,我這才從車上下來。

  走到門房外,我透過玻璃朝里面看去,只見夏晴正好擋住了那門房老頭的視線,我抓住機會,幾個閃身立刻朝里面跑去。

  “終于進來了!”

  我吐出一口大氣,重新將背包里面的羅盤取出來,此刻羅盤上的指針開始飛快的顫抖搖晃起來,所指的方向變成了從正北到正西之間這個區間,可就是無法在一個方向上停下。

  正北方向正是那跟又高又粗的大煙囪,西北的位置則是操作火化尸體的地方,正西則是一排二層白樓,應該是火葬場一眾工作人員辦公的地方,只不過現在應該是廢棄掉了。

  “這里陰氣太重,羅盤都沒有辦法準確定位那畜生的位置,不過現在看來無非也就是這兩個地方,第一是辦公樓,第二便是這大煙囪,咦?好像不對哪里不對……”

  躲在角落里的我朝那辦公樓的位置看過去,突然發現事情有些不對,因為整個院子除了門口那個門房老頭之外,竟然全都靜悄悄的一個人都沒有,那兩層的白色小樓也沒有任何動靜

  “羅盤雖然不能確切鎖定那畜生的位置,不過從指針波動靠近的方向來看,那畜生在辦公樓這邊的可能性更大!”

  我看了一陣羅盤后,發現指針雖然在不停的上下抖動,但是更多的還是指向那辦公樓的所在。

  我深吸口氣,小心翼翼從角落里出來,朝那辦公樓走去。

  辦公樓一共兩層,只有中間一個進入的大門,我走到門口先停下腳步聽了一陣,里面依舊沒有一點動靜,再看手里的羅盤,指針所指的方向依然沒有變化,顯然那畜生就在這辦公樓里面無疑。

  我皺了皺眉邁步走進里面,剛一進去,頓時一股陰寒之一就將我包裹了起來,讓我不有的剎那間狠狠打了個激靈。

  “按說這辦公樓應該是火葬場工作人員活動最多的地方,怎么可能有如此之重的陰氣存在?而且這里似乎……還有著一絲血腥味道……”

  辦公樓里面的情況讓我眉頭更為緊鎖起來,在這陰冷之中存在著一抹血腥之氣,雖然不是很濃郁但依然被我捕捉到了。

  隨著我小心翼翼往里走,里面的血腥味道變得更加濃郁,陰冷氣息也越來越強,“這里絕對不對勁,陰氣重的簡直不像話!”

  以我的感覺,這辦公樓里的陰氣簡直比墳地還要重太多。

  陰氣這種東西,在普通人感受其實摸不見也看不著,但是卻能感覺的到,一般人只會覺得陰嗖嗖的,比如在墳地里,當白天太陽光很充足的時候這種感覺就不會那么明顯,可一旦到了晚上就會異常明顯。而此刻這辦公樓里面,這陰氣濃郁的程度,已經快要變成煞氣。

  “在二樓!”

  我盯著羅盤看了一陣,發羅盤指針所指引的方向和我感知的沒有區別,正是在二樓煞氣最重的地方。

 文學

  “奇怪,那只黃皮子明明已經被我重傷,身上怎么能有如此之重的煞氣存在?”

  這煞氣的強大程度讓我感到不可思議,那只黃皮子身上雖然也有些許煞氣存在,可絕對到不了現在這種程度。我心里生出一種不好的預感,一股危險的味道也襲上了心頭。

  “來都來了,就算這是龍潭虎穴,哥們兒今天也要闖他一闖!”

  失去這個機會,如果讓那畜生逃了,后患無窮,今天不管怎么樣我都要將那畜生給留下來,以絕后患。

  “呼……呼……”

  我正邁步往前走,突然之間一陣陰風刮了起來,這陰風來的毫無征兆,讓我頓時大為吃驚,一下子緊張起來。

  陰風過后,我便聽到一陣“咔嚓咔嚓”聲,就仿佛是有老鼠在噬咬木頭一般,聲音不大,但卻很是清晰,就在那二樓上面。

  我深吸口氣后繼續往里面走,走到走廊里,外面微弱的光線已經無法照射到,我便從背包里拿出強光手電筒來。

  手電筒打開,借著光亮我繼續往前走。我實在無法想象,這辦公樓里面如此之重的煞氣,難道說平時就是這樣?

  這絕對不會的,正常人在這煞氣當中根本沒有辦法停留,強行待在這樣的地方,心智都會被迷亂,變成瘋子傻子。顯然這個辦公樓之前絕對不是這樣的。想到這里,我對這煞氣更為小心和好奇起來。

  “就讓我看看你這只黃皮子在搞什么鬼!”

  走到樓梯口處,那老鼠噬咬木頭的聲音依舊還在,我再次深吸口氣,邁步朝二樓走去。

  “咔嚓咔嚓……”

  就在我走上樓梯的瞬間,整棟辦公樓里的燈都瞬間忽明忽暗的閃爍了起來。

  如果是普通人遇到這種情況,單單這樣就絕對能把人嚇個半死了,不過這對我來說當然不算什么,以那黃皮子的道行,弄出這樣的情況不是難事。

  所有的燈全都亮了起來,整個二樓被照的宛如白晝一般,我眉頭皺起,在臺階上頓了頓,等到燈完全亮起來不再閃爍后這才繼續往上走。

  當我邁上最后一個臺階的時候,我赫然發現,在我左手邊走廊里的第一個房門門口,竟然赫然站著一個紅衣女童。

  這女童一身紅色的小花襖,豎著兩根馬尾辮,白白凈凈的很是可愛,年齡看上去大概十一二歲的樣子。

  小女孩身體一半在里面,一半露在外面,雙手放在門框上,一雙漆黑的大眼睛俏生生的一直在看我。

  如果我要是以為這真是一個普通小女孩,那我的腦袋絕對就是讓驢踢了。

看向小女孩,我冷聲開口道:“我來這里是找一只黃皮子,不管你事,你最好不好攔我,不然的話,我不介意將你和那黃皮子一鍋都端了!”

  聽到我的話,小女孩頓時驚慌失措的向后退出兩步,一臉恐懼的盯著我,聲音顫抖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這里也沒有什么黃皮子,你快點走,不然等我姐姐回來了,你想走也走不了了!”

  女鬼娃娃的話讓我心里一驚,怪不得我在她身上并沒有感受到多么強大的鬼氣,原來除了她之外還有一只女鬼存在,這就能夠說得通了,從這里的煞氣程度來看,那只女鬼才是極為難對付的存在。

  我深吸口氣,看向女鬼娃娃道:“我不管你那個姐姐有多厲害,今天我是來找那只黃皮子的,如果你再若阻攔,我定要將你和你姐姐一同收了!”

  對于現在的我來說,確實不想再生枝節,這里有兩只女鬼,而且沒有露面的那只道行似乎還強的可怕,雖說驅鬼除妖是積累陰德的事,但此刻我的主要目標還是那只黃皮子,能不和這兩只鬼動手自然最好。

  我的話音剛落,女鬼娃娃突然一改剛剛戰戰兢兢一臉恐懼的模樣,猛地尖聲狂笑起來,整個人也驟然變大,就仿佛變成了一個圓球一般,整個面目也是變成了灰白之色,女鬼娃娃不屑的看著我冷笑說道:“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東西,就憑你這點道行,還敢說對付我和姐姐?既然如此那你也死在這里吧!”

  女鬼娃娃那如同圓球一樣的身體瞬間朝我砸來,于此同時張開血盆大口想要一口將我吞下腹中。我眉頭皺起,腳步一措,閃身避開的同時,最快速度從包里抓住一張符,立刻丟了出去。

  符咒打在女鬼娃娃球形的身上猛然爆炸開來,直接將其炸飛了出去,我立刻取出青木狼毫筆,對著虛空飛快的畫起來,一邊畫我口中一邊念道:“我以我筆畫春秋,春秋大義在心頭,閻君此番來張目,收攝此鬼解我愁!”

  隨著我束鬼咒吟唱完畢,一道紅色鎖鏈頓時出現,直接朝那女鬼娃娃攝了過去,將其瞬間捆綁了起來。女鬼娃娃奮力掙扎,但卻無論如何也掙脫不開。

  我冷聲開口道:“說,那只黃皮子在哪里,不然我叫你灰飛煙滅!”

  女鬼娃娃雙目通紅著一邊掙扎一邊對我破口大罵,恨不能將我生吞活剝一般:“你們這些臭道士,有本事你就殺了我,讓我魂飛魄撒啊,你敢嗎?你立刻放開我,不然等我姐姐來了,她會讓你死無葬身之地,不,我要讓姐姐把你的的魂用尸火焚燒,讓你永生永世承受那種痛苦卻不能真正死去,哈哈哈哈哈!”

  我皺著眉頭珍惜口氣,聲音冰冷道:“我本不想現在殺你,但你這鬼娃如此惡毒,不知在此地害了多少人,今天我便先收了你再說!”

  說著,我再次從包里取出一張符,伸手剛要朝那已經被鎖鏈捆綁起來的鬼娃娃拋出去,瞬間整個二樓都變得極為陰冷下來,旋即,一道陰風就刮了起來,我顧不上那女鬼娃娃,連忙向后退出數步。

  陰風散去,一個一身白色長裙,身形修長,有著一頭披肩長發長相絕美的女子出現在了我面前。

  這女子眼如杏核,眉如柳葉,鼻梁高挺,精致的五官組合在一起,而且還有一股冰冷的氣質,就連我也不得不感嘆,這女子實在太過好看。在我見過的女子當中,或許只有夏晴能夠與之相比一二,更重的是這女子給我的感覺,我似乎無法對付。女子的出現,讓我瞬間緊張起來。

  “姐姐,你快救我!然后在幫我將這個該死的東西抽筋扒皮,我要焚燒他的三魂七魄,永生永世承受尸火的煎熬!”那女鬼娃娃見到女子出現,立刻大叫起來。

  女子秀眉一皺,掃了一旁被捆綁的鬼娃一眼,隨手一會之下,只見捆綁在鬼娃身上的鎖鏈便嘭的一下四分五裂爆了開來,化作了飛灰。失去鎖鏈捆綁的鬼娃瞬間大叫一聲,再次朝我撲來。

  我目光一凜,就要從包里再次抓符,不過那白衣女子卻再次素手一揮,一道無形的力量瞬間便將那鬼娃給抓了回去。旋即,白衣女子黛眉微蹙著對那鬼娃道:“老實一點,不然我再罰你去面壁十年!”

  那鬼娃一聽,連忙去掉了身上的氣勢,立刻又變回了之前我看到的小女孩的模樣,連忙貼到白衣女子身邊撒嬌道:“姐姐,我不要去面壁,姐姐你千萬不要罰我了!”

  白衣女子冷聲道:“那就先回去!”

  鬼娃聞言,狠狠瞪了我一眼后,這才不情不愿的消失在原地??吹焦磽蘩肟?,那白衣女子轉頭朝我看了過來。只是一眼,就給了我極大的壓力。我之前判斷的沒錯,我并不是這女子的對手,除非回去將師傅手里的另一件至寶拿來才有可能對付得了這女子。

  女子一雙美眸冷冷的看著我,我被她看的有點發毛,現在想走肯定是不行了,我只能寄希望這女子不對我動手,不然我絕不是對手??戳宋液靡徽蠛?,女子的眉頭微微蹙了起來,說出了一句讓我全身一陣的話來,只聽她冷聲開口道:“你和陳北玄是什么關系?”

  聽到陳北玄三個字,我頓時全身一陣,不由得瞪大了雙眼,臉上現出一片難以置信的神色。

  陳北玄,不是旁人,正是我大師兄。也是我來到金門市這邊的最大原因。

  前面說過,當年我大師兄下山的時候,帶走了師門至寶判官筆,而我大師兄下山的第一站,就是金門市,所以我下山之后也來到了金門這邊,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查出大師兄失蹤的蛛絲馬跡,找回判官筆。

>>>>本文全文在線閱讀<<<<

新聞標題: 恐怖小說《鬼陰》主角李牧章節列表
新聞地址: //www.boypnv.com.cn/gs/1108756.html
新聞標簽:主角  恐怖小說  章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