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江西快≡走势图
你的位置:江西快≡走势图 > 國內 > 新聞正文

都市風暴主角肖飛陳清芙小說推薦完結版

江西快≡走势图 www.boypnv.com.cn

時間: 2020-03-06 18:36:20 | 來源: | 閱讀: 13次

笑了笑說:“沒什么不可能的。對了,你家里有什么鐵棍之類的工具嗎?只要堅硬牢固就行。”

  夏瑩忙出去找了一下,找來一把大鐵鉗,問道:“這工具行嗎?”

  肖飛點點頭說:“行。”

  此時,那個中年男子也走了過來,站在夏瑩身邊,默不作聲地看著肖飛動作。

  肖飛用鐵鉗夾住一根不銹鋼護欄,然后咬牙用力往旁邊一掰,只聽“吱呀”一聲,那根護欄頓時被掰彎,露出了一圈空隙。

  隨后,肖飛如法炮制,又將另一邊的那根護欄也掰彎,然后目測了一下,估計還是難以鉆過一個人,于是又把被掰彎的那根護欄與相鄰的護欄夾在一起,再次咬牙用力,把兩根護欄都掰向一邊,然后又把另一邊的兩根護欄同樣掰彎。

  這樣一來,防盜窗中間就空出了一個自上而下呈橢圓形的洞口。

  在他用鐵鉗掰彎不銹鋼護欄的時候,那個中年男子臉上露出了難以置信的表情,忍不住低聲問夏瑩:“小瑩,這小伙子是不是練過功夫?他的臂力應該非常大,一般的人不可能把這護欄掰成這樣。”

  夏瑩目視著肖飛,點點頭說:“沒錯,他自小習武,功夫很不錯,力氣也很大,我家里如果有什么粗重力氣活,一般都是喊他幫忙的。”

  肖飛把頭伸進防盜窗中間的那個橢圓形洞口,試了一下感覺沒問題后,便對中年男子招招手說:“叔叔,您過來,我帶您爬到右邊我家里去。”

  中年男子把頭探出窗戶,往下看了看,不由倒吸了一口涼氣,臉色一下子白了。

  夏瑩滿臉憂色地對肖飛說:“他身體不大好,有心臟病和眩暈癥,所以有點恐高,只怕沒有辦法跟你爬到那邊去。”

  肖飛想了想,自己先鉆出防盜窗,跳到下面的空調主機上,然后對夏瑩說:“你讓他身子朝后,眼睛看著陽臺的一面,然后攀住防盜窗底部滑下來,我在下面接住他。”

  那個中年男子知道吳德祥馬上就會帶人上來,不敢再猶豫,在夏瑩的幫助下,按照肖飛告訴他的方法,雙手攀住防盜窗底部,背對肖飛慢慢地滑下去,肖飛在下面接住他的身子,讓他爬到自己背上,使勁摟住自己的脖子,眼睛不要往下面看。

  然后,他踏在空調主機的鐵架子上面,用手抓住那根彎曲的空調銅管,一步一步往右邊挪動。當挪到自己房間下面后,他反手將中年男子從背上轉到自己懷里,并用雙臂將他托舉起來,等他的頭部高過自己主臥室的窗戶后,低聲對他說:“叔叔,你把玻璃窗戶推開,然后慢慢爬進去,再把窗戶關上就行了。”

  待中年男子按照他的指點爬進房間后,肖飛不由松了一口氣,趕緊原路返回,從那個洞口鉆回到夏瑩家的陽臺上,對夏瑩說:“我得把這幾根掰彎的護欄再掰直才行,等下吳德祥肯定會到陽臺上來查看,如果看到這個出口,肯定會起疑心的。”

  夏瑩沒想到他慮事如此周密,眼睛里流露出感激和佩服的神色,點點頭說:“沒錯,那家伙別的本事沒有,嗅覺卻比狗還厲害。這幾根護欄如果不復原,他一定會懷疑的。”

  肖飛聽到外面已經響起了雜沓的腳步聲,還伴隨著吳德祥憤怒的吼叫聲,知道他們已經到了客廳門口,趕緊拿起鐵鉗用力將那四根被掰彎的護欄鋼管掰直,一直到那些鋼管看起來沒什么異樣了才住手。

  夏瑩知道吳德祥喊了很多幫手過來,擔心肖飛單槍匹馬吃虧,而且現在中年男子已經神不知鬼不覺地轉移到了肖飛的房間里,再也不可能被吳德祥他們看到了,于是當肖飛開始掰直鋼管的時候,她便拿起手機撥打了城關派出所的值班電話,在表明身份后,要求他們馬上出警趕到她的住所來,說有人在這里尋釁滋事。

  此時,吳德祥在外面又開始使勁踢門,夾雜著一些難聽的辱罵聲。

  夏瑩見肖飛已經把護欄恢復原狀了,便帶著他回到客廳里,對外面的吳德祥厲聲叱道:“吳德祥,我剛剛已經報警了,派出所的同 志馬上就會趕過來。等警察過來后,我自然會把門打開,讓你進來拿東西。你如果再像條瘋狗一樣踢門辱罵,我會控告你尋釁滋事,讓你去看守所嘗嘗滋味!”

 文學

  吳德祥愣了一下,忽然像夜貓子一樣桀桀尖笑起來,陰陽怪氣地說:“姓何的臭婊子,你以為我不知道你有幾斤幾兩?以為你在公 安局混了幾年,就可以隨隨便便把我弄進看守所?你報警最好,我還巴不得你那些同事過來,讓他們見見你藏在家里的奸夫是什么樣子,瞧瞧你這個副政委偷情被抓的丑態。”

  肖飛見夏瑩氣得臉色鐵青、柳眉倒豎,便低聲說:“夏政委,要不你把門打開吧,反正那位叔叔已經走了,讓他們在房間里找,找不到人后他們自然會走掉的。如果任由吳德祥這么鬧騰下去,被樓上樓下的鄰居聽見了,影響很不好。”

  夏瑩咬著細白的牙齒,恨恨地說:“我不能這么便宜他,一定要等到派出所的人過來把他帶走,至少要行政拘留他幾天,煞煞他的囂張氣焰。不然的話,以后他會得寸進尺,我這里將永無寧日。”

  說到這里,她又看了看肖飛說:“現在他們外面肯定聚集了一大幫人,剛剛你打了吳德祥幾下,這個人心眼特別小、特別記仇,你如果此刻出去,他肯定會指揮那些狐朋狗友毆打你。雖然你有功夫,但雙拳難敵四手,我不能讓你冒這個險,等下我的同事們來了就不怕了。”

幾分鐘后,門外再次傳來雜沓的腳步聲,伴隨著一個男子的呵斥聲:“你們這么多人圍在這里干什么?想鬧事嗎?”

  夏瑩聽聲音知道是城關派出所的副所長顧崇明來了,于是把門打開,指著站在門口的吳德祥說:“顧所,涉嫌尋釁滋事的人就是他,請你們把他帶走。”

  顧崇明定睛一看,認出吳德祥是夏瑩的老公,不由吃了一驚,忙陪笑說:“夏政委,這不是吳大哥嗎?原來你們是夫妻吵架啊,這個我可不敢管。”

  吳德祥見警察真的來了,本來已經產生了一點畏懼心理,此刻聽顧崇明這么一說,氣焰頓時又囂張起來,唾沫橫飛地對顧崇明說:“顧所,我也不怕家丑外揚:剛剛我想回到家里來拿點東西,沒想到門被反鎖了,我怎么叫門她都不開。我早就聽朋友說過,夏瑩有一個情夫,兩個人公開在我的家里同居,所以想踢開門進去捉奸。你也是男人,應該體會得到被老婆戴綠帽子的滋味——”

  顧崇明聽到他最后那句話,臉一下子綠了,很不高興地打斷他說:“吳哥,你說話過過腦子行不行?什么叫我應該體會得到被老婆戴綠帽子的滋味?你是在罵我嗎?”

  此言一出,周圍幾個警察包括吳德祥那些請來的幫手,都差點笑出聲來。

  吳德祥仔細一想,才知道自己說錯話了,臉一紅,忙道歉說:“顧所,對不起,我說錯話了。”

  隨后,他臉上再次露出激憤的表情,指著夏瑩質問道:“你敢說家里現在沒有藏著你的野男人嗎?你如果心里沒鬼,怎么要反鎖房門?怎么不讓我進去看一看?我們現在還沒離婚,這里也是我的家,你有什么理由把我拒之門外?”

  夏瑩臉上露出一絲嘲諷的笑容,問道:“吳德祥,你真的斷定我家里藏了野男人?如果等下你搜不出來,準備怎么辦?”

  吳德祥應聲答道:“如果搜不出人,我跪下向你磕三個頭,并自抽三個耳光!”

  “好,希望你說話算數。吳志剛,你是他的弟弟,你陪他進去搜一搜,做一個見證。”

  在說話的同時,她側身讓出一條通道,吳德祥立即像一只兔子一樣,“嗖”地鉆進客廳,吳志剛也隨后跟進來。

  吳德祥先掃視了一眼客廳,并把窗簾拉開仔細檢查了一遍,又摸了摸防盜窗護欄,感覺沒有什么疑點后,便進入廚房和衛生間,把每一個角落都仔仔細細地查看了一遍,然后走進主臥室和客房,把所有的柜子打開、窗簾拉開,連一只耗子都沒有看到。

  最后,他又進入到陽臺上,把窗簾拉開仔仔細細檢查一遍,同樣一無所獲。

  在走回客廳的時候,吳德祥眉頭緊皺,嘴里忍不住低聲嘟囔道:“怪事,怎么沒人呢?”

  夏瑩正在客廳里,見他垂頭喪氣低走出來,嘴里還在低聲咕噥,心里暗暗慶幸,嘴里卻不饒人地問:“吳德祥,你找到我的野男人沒有?如果沒找到,那就兌現你的諾言,跪在地下向我磕三個頭,并自抽三個耳光!”

  吳德祥用怨憤的目光瞪了她一眼,沒有理睬她的話,快步走出客廳,對他的狐朋狗友揮揮手說:“今天碰到鬼了,我們走!”

  夏瑩馬上追出來,厲聲對顧崇明說:“顧所,吳德祥帶人到這里鬧事,剛剛又無緣無故毆打我,請你馬上帶他們到派出所去調查問話,我跟你們一起去做筆錄。”

  肖飛一聽夏瑩的話,馬上明白了她的用意:那個中年男子此刻還困在自己的家里,如果不讓派出所的人把吳德祥等人帶走,那男子很難走出自己家門,所以她才堅持要追究顧崇明打她的責任……

  顧崇明雖然知道這是他們夫妻吵架,派出所不好怎么處理,但聽說吳德祥剛剛打了夏瑩,又見夏瑩聲色俱厲的,不敢再猶豫,馬上攔住吳德祥等人,板著臉說:“吳哥,對不起,你跟夏政委的家務事我們不好管,但你動手打了夏政委,就涉嫌違法了,必須到派出所去說清楚。跟你來的這些人也是當事人,要一起去做個筆錄。”

  吳德祥知道夏瑩是要故意整自己一下,而顧崇明等人又是她的同事,自然會偏向她,自己再怎么分辯也沒用,于是便恨恨地瞪視了夏瑩一眼,乖乖地跟著顧崇明他們上了電梯,他叫來幫忙的那些人無奈之下,也只好跟在他后面。

  夏瑩在臨走前,趁其他人不注意,悄悄握住肖飛的手,并用指尖在他的手背上畫了一下,臉上露出一絲迷人的淺笑,又對他眨了眨眼,示意他趕快處理好藏在房間里的那個男子,這才跟在顧崇明等人后面上了電梯……

  肖飛等所有人都離開后,馬上拿出鑰匙打開自家客廳的門,借著外面走道上照射進來的路燈光,看到那個中年男子端端正正地肅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好像外面發生的事情跟他沒一點關系似的。

  肖飛忙摁亮客廳的燈,那個男子馬上站起身來,轉身面對肖飛,臉上露出一絲笑容,伸出手說:“小伙子,辛苦了,謝謝你!你名叫肖飛,是清沅縣地稅局的干部,對嗎?”

  肖飛見他特意重復一遍將自己的名字和單位,知道他是想記住自己的基本信息,也許以后會想辦法報答自己,心里不由一動,覺得自己這次幫他脫困,也許將來會有一些意想不到的好處,忙伸出手跟他緊緊地握在一起,謙虛地說:“叔叔,您太客氣了!夏政委平時對我很關心、很照顧,就像我的姐姐一樣,今天她遇到了難處,我理應出手相助。您坐吧,我給您去泡一杯茶。”

  中年男子擺擺手說:“不必了,我現在得馬上離開。你今天幫了我和小瑩一個大忙,避免了很多尷尬的事情,我會記在心里的。多余的話我就不說了,以后如果有機會,你可以跟小瑩去找我,到時候我們詳細聊聊。”

  肖飛也擔心夜長夢多,不敢挽留他,便將他送到電梯口,再次跟他握手道別后,才回到家里重新躺下。

  在臨睡之前,他試著猜測那個中年男子的身份,但怎么猜測都不得要領,便干脆不想了,眼睛一閉就進入了夢鄉……

按照縣委組織部的要求,各單位群眾工作隊的駐村干部每個月的1日到10日,需要在幫扶對象村住下,與村民同吃同住,幫助村支兩委發展村級經濟、改善農村面貌。因此,第二天上班的時候,肖飛就帶上局里為他購置的被褥和日用品,進駐到了地稅局的結對幫扶村——巖山鎮蘇家村。

  因為地稅局是個有錢的單位,巖山鎮的領導和蘇家村的村支書、村主任對群眾工作隊的到來非常重視,鎮黨 委 書 記李宏斌親自趕到蘇家村,與村支書蘇安林、村主任蘇光喜一起等在會議室,準備搞一個簡短的歡迎儀式。

  這次縣委組織開展的“駐村入戶、結對幫扶”活動,是在楚中市委的統一部署安排下組織開展的,屬于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的內容,也是清沅縣委和組織部當前的中心和重點工作。

  按照慣例,為了表示對此項中心工作的重視,各單位的群眾工作隊第一次進駐到幫扶村時,該單位的一把手會親自送駐村隊員到村里。而且,在駐村的干部中,至少要有一位黨組成員帶隊,駐村的隊員也有兩到三人。

  但是,清沅縣地稅局現在的一把手龍新雄很快就要退休了,對于黨建這一塊根本沒多大熱情和興趣,加之地稅局又是垂直管理單位,與縣委組織部打交道不多,也不怎么買組織部的帳,所以在安排群眾工作隊時非常草率,讓副局長兼機關黨 委 書 記王毅武擔任群眾工作隊隊長,然后抽調剛剛挨了處分的肖飛和機關黨委另外一位女干部為隊員,并明確由肖飛一個人駐村開展幫扶工作,王毅武和那位女干部只是掛個名,并不需要一起到光華村去駐村……

  但是,巖山鎮和蘇家村的領導卻并不知道地稅局的安排,還以為龍新雄局長或者王毅武副局長會跟隨群眾工作隊過來,所以鎮黨 委 書 記李宏斌親自趕到了蘇家村,還特意叮囑村支書蘇安林買了好幾樣水果和花生瓜子之類的食物,擺在會議室桌子上,并在村委會大門口掛了一個橫幅,上面寫著“熱烈歡迎縣地稅局領導和群眾工作隊蒞臨蘇家村開展結對幫扶工作”……

  在肖飛乘坐的公務車開進村委會院子里時,李宏斌和村支兩委的干部還特意從會議室迎出來,當看到只有肖飛一個人從車上下來時,李宏斌等人臉上的笑容頓時都僵住了。

  蘇安林先邁步走下臺階,伸出手跟肖飛握了握,勉強露出一絲笑容,問道:“領導貴姓大名?今天就只有你一個人來了嗎?”

  肖飛笑了笑答道:“免貴姓林,名叫肖飛。這段時間我們局里稅收任務比較繁重,幾位局領導都下到納稅戶中搞稅源調查去了,所以只有我一個人過來。”

  李宏斌其實跟肖飛比較熟悉,因為三年前肖飛剛參加工作時,就在三分局當稅務管理員,分管巖山鎮的地稅征收工作,經常要跟鎮里的領導聯系,所以兩個人見過幾次面、吃過幾次飯。

  但是,因為這次李宏斌是特意過來迎接地稅局領導的,結果來的卻是一個普通的科員,令他感到有點尷尬,也有點丟面子,心里頗為惱怒。因此,當肖飛跟蘇安林握手的時候,他黑著臉轉身就進了會議室,連一聲招呼都不跟肖飛打。

  肖飛跟李宏斌打過幾次交道,知道他非常勢利,對上級和有利于他的人奴顏婢膝,對下級和普通老百姓卻非常傲慢無禮,所以見怪不怪,并不在意他對自己的輕蔑和無禮,很客氣地跟蘇安林、蘇光喜等村支兩委的成員握手寒暄。

  蘇安林雖然心里也比較失望,但他還指望肖飛從地稅局多給村里爭取一些幫扶資金,所以并不敢把這種失望表現在臉上,而是客客氣氣地把他讓進了會議室。

  肖飛見李宏斌板著臉坐在會議室的主席位置上,便主動走過去,滿臉堆笑地伸出手說:“李書記好,我現在代表地稅局到蘇家村來開展結對幫扶工作,請鎮黨委和您對我的工作多多支持,如果有做得不對的地方,也請您和各位領導多多批評指正。”

  李宏斌卻并沒有伸出手來跟他握手,只是從鼻子里哼了一聲,用很不滿的口氣說:“小肖,你們地稅局的領導就這么忙嗎?忙得連一兩個小時的功夫都耽誤不得?我知道你們是垂直管理單位,又是財神爺,有時候可以不買縣委和組織部的帳。但是,結對幫扶工作是市委和縣委當前的中心工作和重點工作,你們這么輕視此項工作,真的就不怕組織部門扣你們的績效考核分并作為反面典型通報?”

  肖飛見他竟然拒絕跟自己握手,不由心頭火起,臉上的笑容倏然消失,挺直身軀冷冷地說:“李書記,你有什么不滿去找我們局領導發泄,不要陰陽怪氣地責怪我這個小嘍啰兵。你如果對我這個群眾隊員不滿意,可以去找我們局黨組反映,要求他們換人,我立馬回局里去上班!”

  李宏斌被他這幾句話氣得臉色煞白,可又自矜身份,不想當著這么多下屬的面跟他撕破臉皮吵鬧,便呼地站起身來,將公文包夾在胳膊下,鐵青著臉走出會議室,鉆進汽車一溜煙走了……

  蘇安林是一個身材瘦高的中年漢子,皮膚呈暗紅色,狹長的臉上點綴著幾粒麻子,眼睛雖然不大,但很有神采,說話時聲音洪亮、中氣十足,一看就是一個非常精明的農村干部。

  當看到李宏斌書記拂袖而去后,蘇安林立馬追到會議室門口,一直目送李宏斌上了汽車,才折返回來,轉了轉小眼珠子,試試探探地問肖飛:“小肖,這次你們地稅局準備給我們村里多少幫扶資金?什么時候可以到位?”

  肖飛不假思索地答道:“聽我們機關黨委王毅武書記說,局黨組研究決定給你們蘇家村十萬元的幫扶資金,協助你們搞新農村建設,這筆資金下個月就可以撥付到村里。”

>>>>本文全文在線閱讀<<<<

新聞標題: 都市風暴主角肖飛陳清芙小說推薦完結版
新聞地址: //www.boypnv.com.cn/gn/1108826.html
新聞標簽:主角  風暴  都市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