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江西快≡走势图
你的位置:江西快≡走势图 > 國內 > 新聞正文

女神的超級贅婿主角龐飛安瑤已完結版目錄

江西快≡走势图 www.boypnv.com.cn

時間: 2020-03-06 18:36:07 | 來源: | 閱讀: 9次

但鑒于白天安露搞的那一出讓龐飛對自己有了誤會,安瑤不想再徒生事端,便耐著性子解釋,“我和羅亮光明正大地吃飯,沒有任何越軌的行為,地點就在隆福萬和,不信你可以自己來看。”

  說完,就把電話掛了。

  今兒個真不是她主動聯系羅亮的,而是羅亮主動聯系她的,說是知道她現在有點困難,他或許能幫上點小忙。

  安瑤是真的很需要一個能幫自己的人,整個安家的重擔都落在她一個人身上,她要是垮了,安家也就跟著垮了。

  上次見面,她從羅亮口中得知,羅亮竟是房產大亨羅大海的親生兒子,這無疑給了安瑤很大的希望。

  要知道,羅大海在蓉城那可是商圈里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大人物啊,羅大海雖然是房地產起家,但這幾年又涉獵旅游、餐飲、科技等多個領域,其人脈之廣,地位之重,可以說是蓉城商圈里的領軍人物。

  若是能得到羅大海的幫助,那對安瑤來說,不,是對整個安家來說,那就是雪中送炭啊。

  另外一方面,安瑤的確對羅亮還有著感情,當初選擇和別人假結婚,也是為了羅亮的前途著想。

  一個女人愛一個男人能愛到這種地步,這份感情的深厚,不言而喻了。

  可安瑤是一個很有原則的人,縱使她心里還有著羅亮,在和龐飛沒離婚之前,她也絕對不會做出越軌的事情的,今晚,真的只是一場普通的飯局而已。

  “你怎么會選擇跟那樣的人結婚?”羅亮心疼地看著安瑤。

  安瑤苦笑一聲,“當初就想早點斷了你的念頭,沒仔細考察。算了,不說他了,羅亮,我現在真的很需要你父親的幫忙,你看,什么時候安排我和你父親見一面……”

  “這周末我父親沒事,到時候我帶你去我家吧。”

  “這……不太好吧,還是約在外面吧。”羅亮的心思安瑤又豈能不明白,只是,她總覺得羅亮太過著急了一些,心里上多少有點不適應。

  羅亮事事遷就著她,見她為難,便妥協了。

  他總是這樣,處處為安瑤著想,處處對她好,將她像公主一樣捧在手心里呵護著。

  正是因為他的這份呵護和愛戴,才讓安瑤將自己的心全都給了他,愿意為他放棄自己的幸福。

  不過安瑤現在沒心思去想那些兒女情長的事情,滿腦子都是該怎樣挽救安家于水火之中。

  羅亮的手不知何時落在她手背上,輕輕一抓,她下意識將手縮了回去。

  “怎么了?”

  “我……羅亮,我說了,在沒離婚之前,我們兩還是保持朋友的關系比較好。”安瑤心神不寧,被羅亮觸碰那一下,心跳加速,往日的點點滴滴涌上心頭,這些話說的自己都很沒底氣。

  羅亮的手本已經縮了回去,但余光不經意間瞥見窗戶外面一道熟悉的身影正在一點點逼近,那只縮回去的手,又重重落在安瑤的手背上,“朋友幫你暖暖手,好像也沒什么不可以吧。”

  “可以,當然可以??!”龐飛的聲音突然傳來,將安瑤嚇了一跳,慌忙將手縮回去。

  可這樣一來,越發有種做賊心虛的感覺。

  這家伙還真的來了!

  四目相對,安瑤自覺理虧,拿起包包就走。

  龐飛一把將她拽的坐了下來,“急什么啊,這么好的東西不吃多浪費。”

  說著,還真就拿起筷子大快朵頤地吃起來。

  安瑤小聲在他耳邊嘀咕,“很晚了,該回家了。”

  “很晚嗎,才十二點不到啊。”龐飛陰陽怪氣地說。

  安瑤的臉頓時就拉了下來,暗地里扯了扯龐飛的胳膊,“你別太過分了。”

  龐飛迎上她的目光,這女人分明理虧,卻還理直氣壯的,好像說謊已經成了一種習以為常,一點臉紅心跳的感覺也沒有。

  “呵呵!”他也不接話,就是兀自吃東西。

  安瑤不想當著羅亮的面跟龐飛吵架,忍著一肚子的火看著龐飛大快朵頤地吃,一直吃到滿桌子的美味佳肴都進了龐飛的肚子,她才終于說,“這回總該回了吧。”

  龐飛突然將胳膊搭在她肩膀上,一使勁,安瑤瘦小的身子不自主地靠向龐飛。

  她想將龐飛的胳膊推開,但那條胳膊就像粗壯的大樹一樣,怎么推也推不動。

  “你到底想干嘛?”

  龐飛也不生氣,笑瞇瞇地看著羅亮,“我老婆漂亮吧?聽說你們以前是戀人,哎,可惜了,她現在是我老婆了。”

  “龐先生,你覺得這樣有意思嗎?”羅亮不溫不火,不急不躁,這家伙身上有一種文質彬彬的感覺,這一點龐飛沒法比擬,也比擬不了。

  龐飛裝作聽不懂,“老婆,走,回家!”

  胳膊一夾,安瑤瘦小的身子就被拎了起來。

  安瑤是被龐飛一路挾持出來的,剛才在餐廳里當著羅亮的面她不想發作,嫌丟人,但現在,沒什么好顧忌的了。

  高跟鞋狠狠踩到龐飛腳上,痛的龐飛臉上的青筋都爆了起來!

  龐飛跛著腳追上去,這么晚了,公交都停了,他可不想走回去。

  在奔馳車燈閃了兩下之后,龐飛先安瑤一步拉開車門上了車子。

  安瑤生氣,卻也無可奈何,這家伙塊頭很大,她也不可能將其拉下來。再加上這家伙現在學會了厚臉皮這項技能,她的嘴皮子已經不管用了,索性也就別浪費唾沫了,不用添堵。

  “剛才的事情你不需要解釋一下嗎?”她不說話,龐飛卻是忍不住,想想那兩只交織在一起的手,天知道自己要是不來的話,之后會發生什么事情?

  安瑤口口聲聲說她不是個虛偽的女人,但實際上做的哪一件事情不是在打自己的臉?

  明明被作證了那么多次,為什么就是不肯承認?還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裝給誰看?

  安瑤深呼吸一口氣,努力克制著胸腔里的怒火,“好,你要解釋是吧,那我告訴你,我和羅亮是以好朋友的身份見面的。我不管羅亮怎么想,至少在我這里,就是這么認為的?;褂?,在和你沒離婚之前,我是不會和羅亮有任何越軌行為的,這是我的原則,你愛信就信,不信拉倒!”

  “至于白天的事情,我完全不知情,是安露背著我做的,麻煩你下次興師問罪之前,先搞清楚狀況。”

  “我該說的都說完了,你若還是有問題,不好意思,我回答不了了,也不想回答。”

  呵!

  龐飛雙手環抱胸前,背靠著椅子,“我只相信眼睛看到的。”

  一路無話!

  到了安家,兩個人也是形同陌路,各自進了各自的房間。

  在客廳看電視的安露和曹秀娥兩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均是一臉懵逼。

  “你姐這是咋了?”

  安露聳聳肩,“誰知道呢?”

  她以為安瑤是在為白天的事情生氣,也懶得解釋。

  曹秀娥看向龐飛的房間,臉拉的老長,“露露,我怎么發現那個人現在越來越不把咱們一家人放在眼里了呢,你看,這回來連聲招呼都不打,當我們是空氣???”

  安露眼珠子一轉,放下手中的瓜子,親昵地摟著老媽的胳膊,“媽,你想不想我姐早點和羅亮哥在一起???”

  “那肯定的啊,你羅亮哥現在可是事業有成啊,你姐要是跟了他,那就是享清福,不用再辛苦打拼了。”

  “連你也這么覺得啊,那咱們幫幫我姐。”

  突然,二樓傳來安瑤的聲音,“安露,我警告你,要是你再亂來的話,以后你的生活費就別問我要了!”

  “砰!”房門重重關上。

  樓下的安露和曹秀娥無奈地吐吐舌頭,再也不敢亂出主意了,還是乖乖看電視吧。

  與此同時,住在安瑤隔壁的龐飛在聽到外面的那些話之后,心中有些動容,莫非,白天的事情真的和安瑤無關?

  而飯店里他也是看的一清二楚,是那個羅亮在看見他之后故意抓著安瑤的手的,這么說來,安瑤沒有撒謊,是自己誤會了?

  可轉念一想,就算白天的事情和安瑤無關,就算不是安瑤主動送上去的,可她和羅亮畢竟存在著那么一種關系,二人又經常偷偷私下里約會,鬼知道那一天就會出事了。

  他可不相信面對昔日愛人的強烈攻勢,安瑤能招架得??!

  龐飛甚至開始動搖,自己這樣做到底圖什么?

  找不到理由,但要他此刻下定決心和安瑤離婚,卻又從內心深處生出一種不甘!

安瑤回了房間才發現手機上龐飛發的短信,之后又接了林靜之的電話,得知龐飛用一板磚換了杜鵬一個機會的事情。

  現在她終于可以理解當時龐飛為何那樣生氣了,只是,要她去跟龐飛道歉,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她又沒逼著他拿磚頭砸自己。

  龐飛這一覺睡的很不踏實,腦子像是被塞滿了東西,一會想到槍林彈雨的畫面,一會想到妹妹重病在床的畫面,一會又想到安瑤和羅亮的事情。

  輾轉反側,直到天蒙蒙亮的時候才睡著。

  隔壁房間傳來開門關門的聲音,安瑤去上班了,小姨子和丈母娘也都相繼離開,這下子耳根子倒清凈起來。

  一覺睡到下午三點,收拾一下吃點東西就該去上班了。

  大家該做什么還做什么,沒人在意龐飛昨晚經歷了什么。

  臨近下班的時候,林靜之過來看他,一眼就瞧見他頭頂上的包。

  “腫這么高啊,你這下手是有多重啊,別亂動,我給你上點藥。”林靜之拿來藥箱,讓旁飛坐著,她則親自給旁飛上藥。

  龐飛坐著,林靜之站著,而她的某個部位,正對著龐飛的雙眼。

  額……

  這個姿勢實在是……

  龐飛不想偷看,奈何林靜之一直在他面前轉來轉去的,那個部位一直對著他的視線,想躲都躲不開。

  自從和安瑤翻云覆雨之后,龐飛某個地方好像就變得特別敏感,稍微受點刺激就容易起反應。

  這不,這會子又尷尬了。

  “我給你抹了紅藥水,你注意點,這幾天別碰水。”林靜之上好藥之后,紅唇對著龐飛腦袋上的胳膊輕輕吹氣,這一彎腰,春光乍泄的更加厲害。

  “咕咚!”龐飛狠狠咽了一口唾沫,看不出來啊,林靜之原來這么有料,和安瑤也是不相上下。

  同樣是女人,安瑤處處強勢,林靜之溫婉可人,龐飛甚至想著,安瑤要是有林靜之十分之一的溫柔,他也不會生出離婚的念頭來。

  “林主管……”

  “叫我林姐吧,我現在不是你的主管了。”林靜之將藥瓶放下,在龐飛對面的椅子上坐下。

  哪怕她一句話也不說,也有一種優雅的美,難怪杜鵬對她如此念念不忘。

  “林姐,杜鵬今天來酒樓了嗎?”

  林靜之輕輕一笑,在龐飛肩膀上拍了兩下,“這個你就別惦記了,安總交給你的任務你完成了就行。晚上記得再抹一次,我先走了。”

  林靜之像是在刻意回避。

  起初龐飛還沒明白林靜之為何回避,后來在看到羅亮的身影出現在酒樓之后他就明白了,安瑤現在有了羅亮這個靠山,就不需要杜鵬了。

  也就是說,他挨的那一板磚,白挨了,換句話說,他被安瑤戲耍了!

  安瑤就怕龐飛看見羅亮出現在酒樓之后會暴怒、惹事,處處小心,不讓羅亮走正門,偏偏今天一天安靜的不得了,她懷疑是龐飛沒發現羅亮。

  好在兩個人上班的時間是岔開的,趕緊帶著羅亮離開這里就是了。

  “你怎么到酒樓來了?”

  “你生氣了?”

  安瑤是有點生氣,可羅亮這么一問,她又生不起來氣了。

  羅亮心里有她,總說吃飯睡覺甚至上廁所都想著她,今兒個是路過這里特地進來看望她的,還給她帶了最愛吃的點心。

  感情這東西,又豈是那么容易就能克制住的,當初自己那樣狠心地拋棄羅亮,這么長時間過去了,羅亮還能心心念念著她,她該高興才是。

  可終歸是有龐飛這個假丈夫在的,別人不知道,林靜之是知道的。

  安瑤不想讓別人覺得是那種吃著碗里看著鍋里的女人,所以她希望羅亮的愛能稍微克制一點,而不要這么的著急這么的熾熱。

  “好,我以后都聽你的。”羅亮伸手為她撩起耳邊的青絲,被安瑤下意識躲開。

  “我……我請你吃飯吧。”

  人都走了,整個后勤部就龐飛一個人,清凈倒是清凈,卻也清凈的有些過頭。

  每當置身在這種無比安靜的環境中時,他的腦袋就跟高速運轉的馬達一樣,一刻也閑不下來。

  安瑤選擇尋求羅亮的幫助這件事他可以理解,畢竟,羅亮有個十分了不起的老子,是杜鵬無法比擬的,況且,羅亮肯定會幫她,而杜鵬就未必了,換做自己,肯定也會選羅亮那邊。

  所以這一次他前所未有的安靜,但這只是表面的,內心的不甘,只有自己知道。

  無論他怎樣努力,都不可能證明自己的能力,在安瑤眼中,他永遠無法和羅亮媲美。

  事情過去了兩天,龐飛每天按時上下班,有任務就做任何,沒任務就睡覺。

  兩個人上班時間不一樣,基本不怎么見面,倒也挺和平的。

  這樣的安穩日子沒過幾天,又開始驚濤駭浪了。

  “龐飛,你真的和安總是夫妻???”對于林靜之的這個疑問,龐飛真不知該怎么回答。

  他淡淡地“嗯”了聲,閉著的眼睛都未曾睜開一下。

  “你們兩真是我見過的最奇怪的夫妻了,誒,你們平時都不溝通的嗎?”

  龐飛聽出來林靜之這是有話要說的意思,“林姐,你想說什么???”

  林靜之也不拐彎抹角了,“前天你問我杜鵬有沒有來酒樓,我當時沒回答你,是因為我不知道該怎么回答。你說安總盯著杜鵬好久了,這好不容易事情有了轉機,她又突然說不需要走杜鵬這條線了,把人家給拒絕了。”

  “這還沒過兩天,又說讓我聯系杜鵬,你說,她到底怎么想的???”

  怎么想的,她的羅亮靠不住了唄!

  這話龐飛沒說出來,他兀自閉上眼睛,繼續睡覺,“不知道。”

  “龐飛,你先起來。”林靜之搖晃他的胳膊,讓他沒法睡覺。

  龐飛是真把林靜之當姐姐,這個給了他機會,又屢次三番幫助他的女人,又溫柔又善良,是他疲憊之余的港灣。

  “林姐,我是真不知道。”龐飛在林靜之面前兇不起來。

  林靜之點點頭,“這話我相信,但現在安總讓我無論如何都要把杜鵬搞定,可著實把我難住了。杜鵬約我今晚見面,我擔心他……你能不能陪姐姐一起去???”

  讓林靜之一個人去龐飛還不放心呢,這事沒得說,必須同意。

  “姐給你找了個人頂一晚上的班,咱們現在就走。”

  原來是有備而來。

  龐飛望著林靜之婀娜多姿的背影,開玩笑道,“林姐,你怕杜鵬,就不怕我???”

  林靜之愣了一下,大概是沒想到龐飛會和自己開這種玩笑。

  龐飛也覺得有點尷尬,畢竟,自己在林靜之面前的身份可是有婦之夫!

  “開玩笑的,別當真。”

  林靜之的車子是一輛寶馬x系,外形優雅,倒是很符合她的氣質。

  現在不過七點多,距離和杜鵬見面的時間還有一個多小時,現在就出發,未免太早了些。

  “林姐,沒必要去這么早吧?”

 文學

  “姐先帶你去買身衣服,杜鵬約我見面的是一家高檔西餐廳,我怕你穿成這樣人家都不讓你進門。”

  彼此之間熟悉了,說話也就不需要顧慮那么多了。

  龐飛開玩笑道,“得花不少錢吧,我可沒錢還你啊。”

  “不要你還,送你了。”

  林靜之直接帶龐飛去了一家高檔西裝店,一身西裝下來,花了四萬多,就這還是中低檔次的,打完折扣算下來也要三萬多。

  龐飛不要,林靜之非要買。

  一來,為的是感謝上次龐飛幫自己解圍;二來,今晚的局,是個鴻門宴,林靜之不知道該怎樣表達對龐飛的感激之情,只能從這些衣服上面補償補償。

  推搡間一來二去的,難免有些肢體上的接觸,龐飛的心又開始癢癢的麻麻的,不過還好,林靜之沒發覺。

  等到時間差不多了,二人便前往目的地和杜鵬見面。

  杜鵬將這家西餐廳整個包了下來,本想著今晚能拿下林靜之,可當龐飛的身影出現在林靜之身旁時,他那張臉頓時就拉了下來。

  “林小姐,你這是什么意思?”杜鵬黑著臉問。

  “杜老板,這個是我們公司的代駕,我怕我一會喝多了沒法開車,就把他叫來了,沒有別的意思。”這個理由林靜之早想好了。

  杜鵬也不傻,沒那么好糊弄,“代駕嘛,去外面等著就是了。”

  林靜之臉色難看,顯然沒料到該怎樣應對。

  龐飛處之泰然,“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今天是我們林主管來親戚的日子,不宜喝酒,我來代勞吧。”

  杜鵬的臉比鍋底還黑,而林靜之則又想笑又不敢笑,這樣的理由都能想的出來,真是個奇葩。

  林靜之直奔主題,將這次的來意表明,希望杜鵬能再給個機會。

  杜鵬顯然是對合作沒什么興趣的,如今林靜之又不肯喝酒,今晚的計劃指定是要泡湯了,讓他一點興致也提不起來,草草喝了兩口酒就要起身離開。

  龐飛一把將他的手按住,讓杜鵬越發不爽,“你干什么?”

  “杜老板上次都說給個機會了,這次又說不行,總得給個理由吧。若是因為我們安總之前的拒絕而不再考慮,那杜老板未免也太小氣了一些。”

從第一次見面,龐飛就給杜鵬留下不好的印象,再到今晚,龐飛的出現將杜鵬精心準備的局給攪合了,他心里早就窩火的不行,也沒打算客氣。

  “你小子,哪哪都有你啊,老子現在就是看你不爽,想談合作,行,讓他滾蛋。”杜鵬發狠。

  “杜老板這是怎么了,好好的怎么發這么大火啊。”林靜之平靜應對,倒是一點也不慌亂,不虧是能管理一個酒店的女人。

  她一面勸說杜鵬,一面沖龐飛使眼色,讓他說兩句軟話。

  得罪了杜鵬,安瑤交代下來的任務就算徹底泡湯了。

  龐飛一直坐著,一點表示也沒有。

  說軟話,曲意逢迎,他也想,但試了幾次,壓根不知道該怎樣服軟,這可能和多年來的部隊生活有關系吧。

  不是他不想幫林靜之,而是,用這樣的方式來幫忙,違背他的心,他做不到。

  林靜之是個聰明的女人,這種時候,安撫杜鵬還是要靠自己,至于龐飛,怕是不能再留在這了。

  她一面拉著杜鵬坐下,一邊溫聲細語地說,“杜老板,他就一代駕,你跟他生什么氣啊。”

  暗地里用腳踢了龐飛一下,讓他去外面等著。

  龐飛一頭霧水,不知道林靜之葫蘆里到底賣的什么藥?

  她帶著龐飛進來,不就是為的讓杜鵬死了那條心嗎,現在又趕他出去,豈不是又給了杜鵬可乘之機?

  一時間,這個溫婉可人的女人,身上仿佛籠罩了一層迷霧,讓龐飛有些捉摸不透。

  既然林靜之這樣說了,他也不好說什么,直接起身離開。

  西餐廳外,車水馬龍,流光溢彩,這些都和龐飛沒什么關系。

  他兀自蹲在一處無人的角落,要是不注意的話,很難發現他的存在。

  煙抽了一根又一根,半盒煙都抽完了,還不見林靜之出來。龐飛察覺到不對勁,起身往里走,結果走到門口,就被保安給攔住了,說他不能進去。

  龐飛懶得和那保安廢話,一擒一拿,保安的手腕呈詭異的姿勢向外翻轉,疼的臉上直冒冷汗。

  同一時刻,從兩旁涌出好些黑衣人出來,呈一字型排開,擋在龐飛前面。

  “嗚嗚……嗚嗚……”目光透過兩名黑衣人之間的縫隙,龐飛看到林靜之正被杜鵬壓在桌子上……

  龐飛二話不說,抬腳就踹了出去。

  杜鵬有備而來,帶的都是些練家子,十幾個人將龐飛團團圍住。

  龐飛只能出狠招,下狠手。

  這些人根本不是他的對手,不過幾分鐘就都被打爬下了。

  龐飛大踏步走到杜鵬跟前,一把揪住他的后衣領,直接就將人給提了起來,跟提小豬仔一樣。

  林靜之雪白的臉上掛著淚珠,灰暗的眼神在看到龐飛的那一刻,突然又充滿了生氣。

  她慌忙裹緊衣服,躲到龐飛身后,這個高大偉岸的男人的脊背,如同大山一樣,能帶給她無盡的安全感。

  “我操你大爺,放我下來,聽見沒有!”杜鵬這會子已經不是生氣了,是發怒,特么的他特地帶了那么多人來,眼看著美味就要吃到嘴里了,就這么被攪合黃了,他現在恨不能一把掐死龐飛。

  龐飛的身子站的筆直,如同一顆粗壯的水泥石柱一般,將杜鵬高高托舉著,任由杜鵬怎么掙扎,都無濟于事。

  杜鵬是發怒,龐飛是發狠!

  這些年見過的壞人不少,可那都是在特殊的環境下,毒販、罪犯、暴亂分子等等……

  面對那些窮兇極惡的歹徒,他們沒有任何的雜念,鏟除便是了。

  但在都市生活中,一切都變得拘束起來,像杜鵬這樣明目張膽作惡的,他沒權利和義務去懲罰他,只能交給法律去制裁,這對習慣了用暴力手段來解決問題的他們來說,還真是一種習慣上的挑戰。

  剛剛,在將杜鵬舉起來的瞬間,他甚至產生了一絲絲直接將杜鵬摔下去的念頭!

  關鍵時刻,背后一只柔軟的手輕輕地拉了一下他的衣服,讓他那可怕的思想愕然止步。

  是林靜之。

  林靜之瞧見龐飛神色不對勁,真怕他會將杜鵬摔下去。

  死一個杜鵬不要緊,可若是連累了龐飛吃牢飯,她心里上過不去!

  而被托舉起來的杜鵬,自然也感覺到了龐飛想要摔他的舉動,適才還如瘋狗一般亂喊亂叫,這會子卻安靜下來,一聲也不敢吭了,一顆心“噗通噗通”的,真切體會了一次什么叫做心快要跳出來的感覺。

  知道龐飛不是個普通的角色,可怎么也沒想到他竟然還是個狠角色,連殺人的念頭都有。

  可怕,這個人委實可怕!

  三人各懷心思,下一秒,杜鵬肥胖的身子被龐飛帶著勁砸在桌子上,力道很重,讓他受傷不輕,但卻不至于傷了性命。

  龐飛的眼神中依舊帶著怒火,“今晚的事情,若是再有下一次,你就沒這么幸運了。”

  直到龐飛將手縮了回去,殘留在杜鵬眼神中的驚恐神色,卻是半分也沒減少。

  林靜之沖到杜鵬身前,“杜老板,剛才的事情,我可以不計較,但是你之前答應和我們安總談合作的事情,我希望你能說話算數。”

  林靜之年紀輕輕就能做到主管的位置,不是沒有道理的,她能在如此情況下迅速調整好心情,并且還不忘記自己的任務,單是這份沉著冷靜和責任心,都是許多人無法比擬的。

  將話撂下,林靜之便和龐飛一起離開。

  門口那十幾個黑衣人到現在也沒幾個能爬起來,足以見得,龐飛當時下手有多重!

  坐在寶馬車上,林靜之長長地舒了一口氣,適才的沉著冷靜都是強裝出來的,實際上她嚇壞了,害怕杜鵬要追究到底,害怕他的那些手下們突然圍攏上來。

  直到現在,她依然不敢相信杜鵬竟然沒追究龐飛,也依然不敢相信門口那十幾個黑衣人全都是被龐飛打的幾分鐘都爬不起來。

>>>>本文全文在線閱讀<<<<

新聞標題: 女神的超級贅婿主角龐飛安瑤已完結版目錄
新聞地址: //www.boypnv.com.cn/gn/1108825.html
新聞標簽:贅婿  女神  主角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