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江西快≡走势图
你的位置:江西快≡走势图 > 國內 > 新聞正文

靈異事件回憶錄凌余百度,靈異事件回憶錄凌余27

江西快≡走势图 www.boypnv.com.cn

時間: 2020-03-05 17:24:06 | 來源: | 閱讀: 11次

等到他把我按在審訊室的椅子上,我才長長的舒了口氣。

  “凌余是吧?老實交代,你到底是做什么的?那些證物被你們弄到哪里去了?”

  “什么證物?”我簡直要瘋了,怎么又是這種沒頭沒腦的問題???

  那個領頭的警察盯著我看了很久,確定我不是在撒謊之后,才開口道:“你真的沒動那些證物?”

  “證物什么的不都是你們警察在管嗎?怎么會來問我?”

  那個領頭的警察也不說話,默默的抽出一根香煙點燃,悶頭抽了起來,等到快抽完的時候,猛然開口道:“你到底隱瞞了多少情況?”

  我嚇了一跳,不由得有些心虛,移開眼神道:“什么都沒隱瞞。”

  “你撒謊!你肯定沒老實交代,快說!信不信我現在就把你給斃了!”那警察一拍桌子,厲聲喝道。

  我心道不好,看來香奈兒和項鏈的事情瞞不住了,說不定大胖錄口供的時候已經招供了。

  “我真的沒有殺人,你說的什么證物我也不知道,我就是從火葬場偷拿了一套衣服跟一根白金項鏈,還有……”我有些猶豫該不該把鬧鬼的事情說出去。

  “還有什么?”

  “還有……昨天晚上我上班的時候,鬧鬼了,我覺得跟殺人案可能有關系。”我咬牙說道。

  那領頭的警察眉毛一挑,把煙頭按滅在了煙灰缸里,說道:“仔細交代清楚,一個字都不許漏。”

  我把在火葬場兩次照鏡子看到女鬼在身后跟著,去看監控錄像卻發現畫面故障的事情說了一遍,那領頭的警察皺著眉頭聽完,低著頭琢磨了一會兒后,說道:“你跟我來。”

  我跟著他來到了刑警隊辦公大樓的監控室,他指著監控畫面說道:“你看仔細了,情況是不是跟你昨天晚上遇到的一樣。”

  監控畫面是走廊的,正是我剛才站在走廊那里發呆的那一會兒,等到那個警察出來趕我走,監控畫面就忽然開始抖動起來,什么都看不到,不多大一會兒之后,畫面重新恢復正常,一個警察走了進去,隨后驚慌失措的跑了出來,畫面到這里就被暫停了。

  “對,對,昨天監控錄像的畫面也跟這個一樣。”我連忙說道,說完,忍不住又問了一句:“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那是證物室,你那個案子的證物都放在里面,那個跟你說話的隊員去上廁所回來,就看到同事倒在地上已經死亡,渾身沒有任何傷口,證物也丟失了。”

  “??!又死人了?”我不由得脫口說道。

  “所以,你跟我說清楚,你到底是什么人,招惹了什么鬼東西!”領頭的警察揪著我的衣領,狠狠地說道。

  “我……我就是個窮老百姓啊,我怎么知道偷套衣服和項鏈就會招惹上這種東西?”

  說真的,此刻我心里那個叫后悔啊,都說貪小便宜吃大虧,這話還真的一點都沒錯,為了一套衣服和項鏈,女朋友死了,還間接害死了一個警察,這根本就不是錢能解決的事情。

  那警察吼了兩聲,發泄了情緒之后,松開了我的衣領,有些頹然的說道:“算了,這事兒也不能怪你,誰也不可能知道沒發生的事情。”

  我不由得松了口氣,還好這個領頭的警察還算明白事理,要是真的被他記恨上,我以后可就沒好日子過了。

  不過,現在對方還沒讓我走,我可不敢離開,只好小心翼翼的站在旁邊。

  沉默了片刻之后,我忍不住開口道:“你們怎么不通知特殊部門來處理?”

  “什么特殊部門?”那警察狐疑道。

  “就是龍組啊之類的修真人士,專門對付這種靈異案件的,書上不都寫了嗎?”

  “你是網絡小說看多了吧?別人見過沒有我不知道,反正我在刑警隊工作這些年,還沒聽過有專門處理這個的部門。”

  我頓時鬧了個大紅臉,原來書上那些都是瞎扯的。

  重新回到審訊室,那個領頭的警察抽著煙,跟我講了他在現場所見到的一切,大致內容跟我偷聽到的信息一樣,不過有兩個細節是我之前所不知道的。

  那一塑料桶鮮血里,法醫當場檢查過,里面并不是空無一物,而是有一條黑乎乎的項鏈,而小妍的喉管里面,也塞著一條有點相似的項鏈。這兩條項鏈也被刑警們帶回來當作證物,只是在剛才的事件中被偷走了。

  我不由得想起了自己那條祖傳的護身符,跟對方形容了一下,他點了點頭,道:“你說的這個項鏈就是泡在血里面的,女死者喉管里塞著的那個跟你說的那個有點類似,也是差不多的材質。”

  “還有一條白金項鏈呢?上面有個心形吊墜。”

  “現場沒有看到。”

  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偷偷拿回去的那條白金項鏈不見了,那條祖傳項鏈竟然被泡進了鮮血里,小妍的喉管里也被塞進去了一條,多出來這一條是哪里來的?為什么要把其中一條泡進鮮血里,另外一條塞進尸體里?

  我看過不少靈異小說,這樣詭異的做法,感覺很像是某種神秘的儀式。

  如果這真的是一種神秘儀式,那我的祖傳項鏈又在其中扮演什么角色?是媒介嗎?那是不是跟我的身世有什么關系?

 

說到自己的身世,其實我還真的說不清楚,我從八歲開始就跟著外公一家生活,而之前的事情我根本就不記得,不是小孩子那種不記事,而是沒有任何記憶,完全的一片空白。

  我問過外公原因,他說我是不小心從房子上掉下來,摔到了腦袋,所以不記得以前的事情。

  如果說只是失憶那倒也算了,有一點很奇怪,那就是我從來沒見過父母,也沒聽外公提起過我的父母,就好像他們不存在一樣。

  我曾經問過舅舅,父母是不是已經死了,舅舅搖頭,我想繼續追問,他卻總是會岔開話題或者閉口不答。

  至于外公,我只要提到父母,他就會板著一張臉,嚇得我不敢繼續問下去。

  時間久了,我的父母就成為了生活中的一個禁忌話題,我不會再問,外公和舅舅他們也不會提起。

  后來,我也漸漸的接受了這樣的現實,只是上學的時候,每次看到同學的父母來接,心里就會有種說不出的羨慕和失落。

  等到上大學時,每次看到網絡小說里的橋段,我都會忍不住想,難道我的父母也是被家人所不容的私奔情侶,所以外公和舅舅才不愿提起?

  或者我的家族是傳說中的那種古老家族,有著血腥的內部爭斗,父母把我送到外公家是為了?;の?,卻從此不能相見。

  后來看多了這種橋段,我的心里也明白,這些都是作者編出來的故事而已,什么古老家族,千年傳承,現實中根本沒有,于是對探究身世的心思也淡了。

  可今天所發生的一切,讓我之前壓在心底的那些想法不由自主的再次冒了出來——我的身世難道真的很不一般?

  眼看著案子已經進入了靈異事件的行列,幾個警察也不再懷疑我跟胖子,又問了一些無關痛癢的問題之后,就放我們離開了。

  從刑警隊出來,我跟大胖一路上都沒有說話,兩個人悶著頭默默抽煙,等到快到王大胖的住處時,他才開口道:“今天晚上我也不去上班了,這工作不行就辭了。”

  我們倆在外面胡亂吃了點東西,一起回到了胖子的住處。昨天晚上忙了一夜,今天白天又被警察折騰了一天,兩個人都困得不行,再加上喝了點酒,很快就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迷迷糊糊中,我被手機電話鈴吵醒了,拿起來一看,是江主任打來的,他是我跟胖子的頂頭上司。

  “凌余,你跟王大鵬是怎么回事?不去上班也不知道提前請個假?現在場里堆了一堆活兒等著做,你趕緊叫上王大鵬去把活兒給處理了,要不然你們倆這個月的工資別想要了。”

  江主任說完,就直接把電話給掛了,等我回過神來再撥過去,已經關機了。

  媽的!這些當領導的到底有沒有一點人性?就不能留給員工一點解釋的時間?老子女朋友死了??!你他媽的還讓老子去上班?!

  如果老江現在就站在我面前,我一定會這樣對他破口大罵一番,可是這老小子連手機都關了,我連個發泄的機會都沒。

  這時,大胖也醒了,我們倆商量了一下,決定去火葬場把活兒給處理了。

  別說我作死,我決定繼續去上班也是有原因的,我跟大胖是臨時工,老江還真的能扣了我們的工資,我不要這個月工資無所謂,可大胖跟這事兒沒什么關系啊,我怎么好意思讓他跟我一起背鍋,少了這一萬多的收入?

  其實,我的心里也有點不舍得那一萬出頭的工資,這可是個不小的數目。

  人窮志短,說的就是這個。

  不是不怕死,是窮得不怕死。

  我跟大胖匆匆的穿好衣服出門,胖子太困不敢開車,我們倆就在路口攔了一輛出租車,司機一聽我們倆要去火葬場,立刻就不干了,大半夜的往火葬場跑,任誰都覺得瘆得慌。不過在兩張百元大鈔的誘惑下,司機還是妥協了。

  趕到火葬場,我跟胖子二話不說,換了工作服就去了工作間,開始把堆積的尸體推進焚化爐火化。

  今天的尸體很多,怪不得老江會半夜打電話催我和大胖,這些尸體一看就是從公安局或者醫院太平間里搞出來的,因為尸體上都套著尸袋,有些尸體上還有解剖的痕跡,有的還有很重的福爾馬林味道。

  不要以為現實都跟電視劇里演的那樣,人死了還要讓家屬看最后一眼,然后同意簽字了才能火化,很多時候,家屬趕到火葬場,拿到的只有一盒骨灰,而且這骨灰還不能保證就是死者本人的。

  出了大型事故,死個幾十號上百號人,領導們都是讓火葬場盡快處理尸體,免得死者家屬推著尸體去堵門喊冤什么的,你想想,推一具尸體堵路口喊冤的吸引眼球,還是拿一個骨灰盒去喊冤吸引眼球?

  你抱個骨灰盒,明白的知道那是骨灰,不明白的還以為你抱了一盒巧克力呢!

 文學

  火葬場處理這種大批尸體,哪里會一個個的分開燒,都是幾具尸體扔一起燒,最后拿盒子隨便扒拉點骨灰給家屬,說是死者骨灰就是死者骨灰,燒出來的玩意都一模一樣,難不成你還能做DNA檢測?

  所以,在火葬場做久了,人的良知就慢慢的泯滅了,可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我們歸領導管,領導讓我們做什么我們就要做什么。

  而且平頭老百姓也沒有選擇的權利,就算我告訴你火葬場有這樣的內幕,你又能怎么樣?尸體還不是要在火葬場處理?

  我跟大胖就這樣埋頭處理尸體,等到焚化爐塞滿,實在放不下了,這才停了下來,去了監控室跟兩個同事聊天打屁,等估摸著這批尸體燒了個差不多的時候,這才重新回到停尸間,開始處理第二批尸體。

  就這樣麻木的搬運著尸體,等到搬到其中一具尸體時,那尸袋不知道掛住了什么,怎么都拖不動,我只好拉開尸袋,準備把尸體拖出來。

  誰知我剛一拉開尸袋上的拉鏈,一個圓滾滾的東西就滾了出來。我定睛一看,那是一個人頭。

一看到這個人頭,我的心里頓時就咯噔一下,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果然,等我用手把人頭翻過來,看到對方的臉龐,眼淚頓時就忍不住的流了下來。

  這是小妍的腦袋。

  想一想,這世界上還會有誰像我一樣悲催?早上回家發現女朋友死了,白天被警察抓去折騰一天,到了晚上還要親手火化女朋友的尸體。

  遭受這一連串的打擊,我本來就處于崩潰的邊緣,此刻再次看到小妍的頭顱,我心里繃著的那根弦徹底斷了,忍不住失聲痛哭起來。

  一旁的大胖聽到我的哭聲,走過來一看,就立刻明白了,他拍了拍我的肩膀,靠著我坐了下來,塞了一根煙到我嘴里,幫我點上了。

  等我發泄個差不多的時候,他站起身,準備去拿裝著小妍尸體的那個尸袋,我喊住了他。

  “大胖,讓我來送她最后一程。”

  大胖一愣,隨后點了點頭,松開了抓著尸袋的手。

  小妍的尸體也被解剖過,原本光滑潔白的皮膚上,現在多了幾條像蜈蚣一樣丑陋的縫合口。

  我看著這具昨天還在跟我顛鸞倒鳳的身體,心里說不出是什么滋味。現實就是這么的殘酷,生命有時候脆弱的跟一張草紙一般。

  小妍的尸體被放在了傳送帶上,送進了一個單獨的焚化爐,我想留下她的骨灰,不想讓她跟其他人的骨灰混在一起。

  我默默的做完這一切,關上焚化爐的爐門,按下開關,噴油嘴對著尸體開始噴灑燃油,隨后,一團火焰燃起,小妍的尸體被籠罩在了火焰之中。

  淚水早已模糊了我的雙眼,我隔著焚化爐的觀察窗,看著火焰中的小妍,腦海里全都是小妍跟我相識到相愛的畫面。

  一片模糊中,我忽然看到小妍的尸體在焚化爐里坐了起來,頓時嚇得一個激靈,揉了揉眼睛再次看去,還真沒看錯,小妍無頭的尸體不知怎么坐了起來,手臂也直直的伸向前方,仿佛是在討要什么東西一般。

  我所有的悲傷一瞬間被恐懼所取代,喊了一聲就往外跑,一旁的大胖也是一個哆嗦,扔下手中的尸體就跟著我往外跑。

  我們倆一直跑進監控室,被監控室的兩個同事抱住,安慰了好一陣,這才定下神來。

  “到底怎么了?你們倆怎么嚇成這樣?”

  大胖一臉無辜的看向我:“是啊,老魚,到底出什么事了,你嗷一嗓子就往外跑,把我差點給嚇尿了。”

  我把看到小妍尸體在焚化爐里坐起來,還伸手的情形說了一遍,幾個人也有些害怕了。

  其中一個同事膽大一些,他說道:“凌余,你給尸體切了沒有?”

  他說的是焚化尸體之前,要用鍘刀切尸體腹部的那一項。

  我搖了搖頭:“小妍的尸體被解剖過,我就沒想著再切一刀。”

  “可能還是高溫焚燒,腹腔蒸汽作用的結果。”那個同事說道。

  其實如果懂一點物理常識,就會知道,如果是腹腔蒸汽壓力過大的原因,那尸體也只可能是挺起肚子,身體往上弓,而不是坐起來。

  不過在那樣的情況下,我們幾個人都有些魂不守舍,聽到這樣的解釋,總算是安心了一點。幾個人湊在一起討論了一會兒,都覺得可能是忘記切開腹腔的緣故。

  “走,要不一起去看看?今天這些尸體必須處理完。”大胖建議道。

  兩個同事陪著我跟大胖去了停尸間,焚化爐正在安靜的燃燒著,屋子里沒有任何異常,只有焚燒尸體特有的刺鼻臭味在空氣中彌漫。

  “根本就沒事,你們倆不要擔心,趕緊把尸體弄完,咱們一起聊天。”說完,監控室的兩個同事就走了。

  在火葬場上班,有個不成文的規定,就是別找別人幫你干活。

  為啥?扒尸體燒尸體都是很晦氣的活兒,我跟大胖愿意做,那是沖著高工資去的,拿的錢就有這一份兒,人家是監控室上班的,工資跟你不一樣,自然也不會來碰這種晦氣的活兒,能陪你進停尸間已經算是仁至義盡了。

  當然,監控室上班的工資不一定就比我們倆低,那是人家有關系有背景,像咱這樣的平頭老百姓,只能干臟活多拿一份錢。

  重新開始干活之前,我特意去看了看燒小妍尸體的那個焚化爐,沒發現什么特別情況,小妍的尸體平躺在焚化爐里,已經燒的焦黑,快到骨頭了。

  接下來就是繼續把尸體往焚化爐里送,一邊弄,我跟大胖還一邊瞎聊,各種葷段子,冷笑話,一個勁兒的往外扯。我們倆這是怕了,故意找個方法分散注意力。

  很快,第二批尸體也被全部弄進了焚化爐里,我跟大胖松了口氣,跑去了監控室里,又是一通胡扯瞎吹。

  聊著聊著,我的腦海里忽然閃過一個念頭,沖著其中一個同事說道:“要不把監控調出來看看?”

  “你想看什么?”

  “看看我剛才跑過來的時候,到底有沒有什么不對勁兒的地方。”

  大胖在一旁不樂意了:“老魚,有什么好看的?看了你也不能怎么樣。聽我的,別看了,等今天跟江主任請個假,咱們去拜拜佛,不就什么事都沒有了。”

  我明白大胖的意思,可是心里的疑問就是壓不下去,執意要求要看監控錄像。

  監控錄像調了出來,不過看不出什么異常,我看向焚化爐之前,畫面的確有閃動了好幾下,不過監控室的同事說,偶爾出現這種閃動很正常。

  等到時間差不多的時候,我跟大胖再次回到了停尸間,準備把焚化爐里的骨灰收集起來,分別裝入骨灰盒。

  小妍的骨灰當然是我來處理,我準備把她的骨灰保存好,回頭交給她的父母,也算是一個交代。

>>>>本文全文在線閱讀<<<<

新聞標題: 靈異事件回憶錄凌余百度,靈異事件回憶錄凌余27
新聞地址: //www.boypnv.com.cn/gn/1108773.html
新聞標簽:回憶錄  靈異  事件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