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江西快≡走势图
你的位置:江西快≡走势图 > 國內 > 新聞正文

大保安陳楊免費閱讀,推薦主角陳揚和林清雪的兵王小說

江西快≡走势图 www.boypnv.com.cn

時間: 2020-03-05 06:36:35 | 來源: | 閱讀: 10次

他說道:“我讓人去查了查。那個家伙叫做陳揚,四個月前從非洲回來。然后就直接到了雅黛公司做了保安。”

“從非洲回來的?”齊嬌嬌說道:“看起來有些來頭啊,他這樣的身手為什么要來雅黛公司做一個保安?”

獨眼說道:“哼,我還查到了一件事。林清雪有一個哥哥,不過很早就因為失手殺人逃出了國外。能夠讓陳揚這樣的高手來做一個保安,我看多半與林清雪的哥哥有關。很顯然,這個陳揚是專門來?;ち智逖┑?。”

不得不說,獨眼這家伙很聰明。馬上就靠零星的一點情報猜出了個大概。

齊嬌嬌說道:“這個陳揚在非洲是做什么的?”

獨眼說道:“我能感覺到他身上有隱藏的殺意。這種殺意是殺過無數人后累積出來的。我看他在非洲多半是當雇傭兵或殺手的。”

齊嬌嬌不由嚇了一跳,說道:“這么說,這個家伙是亡命之徒??!那我們現在怎么辦?雅黛公司這筆生意做成,我們兩人私下里可以賺上五千萬。而且,老頭子肯定還會夸我們做的好。難道就這么算了?”

獨眼眼中閃過精光,說道:“當然不能這么算了。這里是濱海,他陳揚不過就是一個人。就算他是一頭龍,到了我們的地盤,也得盤著。”

齊嬌嬌說道:“就是,眼哥,你那么多師兄弟。實在不行,將你大師兄喊過來幫忙。你大師兄不是什么不動羅漢么?”

獨眼說道:“不到萬不得已,我不想驚動那些師兄弟。尤其是我的大師兄。”

齊嬌嬌不解,道:“為什么?”

獨眼不由微微嘆了口氣,說道:“嬌嬌,你要知道,人的名聲可以帶來很多便利。但也能成為人身上的沉重枷鎖。我在濱海是保安之王。如果我連一個陳揚都解決不了,要去請他們幫忙。那傳出去,對我的名聲有很大的傷害??鑾?,就算是師兄弟之間,請一次也是天大的人情。”

“可眼哥,我們昨天在林清雪那里已經丟盡了臉。這個場子必須找回來啊。”齊嬌嬌說道。

獨眼的眼中閃過強烈的屈辱感,他是最屈辱的。“這件事,我已經安排了人去警告雅黛公司的人,不要在外面亂說話。再則,這事說出去,也沒人信。而我一旦去請我師兄弟們,倒是真顯得我無能了。”

齊嬌嬌不由焦躁,說道:“那你說該怎么辦?”

獨眼冷冷一笑,說道:“嬌嬌,我們現在身份不同了。不是爛仔,許多事情并不一定要靠蠻力解決。這陳揚的底子并不干凈,我們可以借助警察的力量。”

“你的意思是?”齊嬌嬌美眸一亮。

獨眼說道:“可以安排幾個混混去挑釁陳揚,陳揚只要出手打人。就讓這些混混報警。我們再給西派的黃隊長送些錢,黃隊長會知道怎么做的。總之,到時候陳揚要是反抗,那以后就是通緝犯。要是不反抗,那就得把牢底坐穿。”

齊嬌嬌聞言不由興奮起來,她湊嘴在獨眼的臉頰上重重的吻了一個。立刻就在獨眼的臉上留下了香艷的紅唇印。

“眼哥,你真是文武雙全??!”齊嬌嬌不遺余力的夸贊道。

獨眼呵呵一笑,接著就開始摸索齊嬌嬌。兩人在沙發上便大戰了一場。

陳揚這一上午盡在快樂的玩耍。之前是保安的時候,他就是個閑人。現在他是老板的司機了,那就更沒人使喚他了。

這貨在幾個辦公室里穿梭,和那些鶯鶯燕燕們插科打諢好不快活。陳揚雖然色了點,但并不遭人討厭,有時候開點帶顏色的玩笑,那些少婦們反而比他更兇猛。

就比如他坐了一個叫燕姐的座位。

燕姐說道:“快起開,姐要坐了。”

陳揚一拍大腿,說道:“現成的軟座,燕姐你坐吧。”

眾女轟然大笑,那知道燕姐特別淡定的說道:“得了,老娘才不坐你的軟座。一會兒軟座變硬座,硬座變插座,想走都走不了。”

陳揚一愣,好半晌才反應過來。“燕姐,你個女流氓。”

小姑娘們臉蛋紅紅的,少婦們哈哈大笑。

這一上午就這么愉快的度過。

中午的時候,林清雪和唐青青想去吃點星巴克的小吃,喝點咖啡。

女孩子嘛,就算再成熟。心里都還是有些小資情調和浪漫幻想的。

再則,這點消費對林清雪和唐青青來說也不算什么。

陳揚作為司機,當然是要負責接送的。而且,也能順便跟著吃一頓。

一出大樓的門,陳揚立刻迎了上來。

“哎呀,總裁啊,你今天真漂亮。”陳揚笑瞇瞇的夸獎道。

林清雪還沒說話,唐青青就先說道:“你能不能有點新鮮的詞啊,翻來覆去都是這幾句。”

陳揚呵呵一笑,說道:“青青,你這是嫉妒??!那總裁確實很漂亮啊。你看我就沒有夸獎你,你看你,胸小,人還兇,這樣將來不好嫁人??!”

唐青青叉腰怒道:“死陳揚,老娘胸那里小了?”說完就一挺。

那還是有些傲然的。

說實話,唐青青的胸不算小的。

陳揚說道:“那這也看不出來,誰知道你里面到底墊沒墊??!得摸才知道真假。”

“你想得美。”唐青青氣哼哼的說道。

林清雪雖然是繃著臉,但心里也是好笑。這陳揚簡直就是一個活寶??!

“總裁啊,不過我知道你肯定是沒墊的。”陳揚又說道。

唐青青立刻就不服氣了,說道:“死陳揚,你憑什么就肯定清雪沒墊,難道你摸過?”

陳揚說道:“我沒有摸過啊,不過總裁的弧形很完美,我猜的出來。反正你的,我必須要摸一下,經過驗證才能肯定。”

“好了,你們越說越不像話了。”林清雪臉蛋忍不住紅了,干咳一聲說道。隨后就率先上了車。

好歹她還是未經人事的小姑娘。

林清雪今年雖然已經二十三歲,但她內心卻是很單純。能夠闖下這份家業,除了她的天才,其中還有姨父的幫忙。

至于哥哥林南,林南當初就是幫姨父出頭殺的人。這也是姨父一直這么照顧她的原因。

林南今年已經有二十八歲,實際上是比陳揚要大四歲的。不過陳揚本事高強,所以林南也就一直叫陳揚大哥。倒不是真的陳揚比林南大。

林清雪上車后,唐青青向陳揚翻了個白眼,說道:“你個流氓,再敢說我胸小,饒不了你。”

陳揚呵呵的笑,說道:“你讓我驗證驗證,我就不說了。”

“你去死。”唐青青罵了一聲,也跟著上了車。

星巴克咖啡廳里。

陳揚與林清雪和唐青青相對而坐。

陳揚要了一份精致的牛扒,他倒是不喜歡吃這玩意。

不過在這里也沒辦法。

陳揚其實最喜歡的是大塊吃肉,大塊喝酒。

那牛扒上來后,唐青青不由取笑陳揚,說道:“臭陳揚,你知道怎么吃西餐嗎?”

“用嘴吃??!”陳揚蠻不在乎的說道:“這還要問啊,你真笨。”

唐青青頓時被氣的噎住。林清雪不由好笑,說道:“你們兩個是天生的歡喜冤家是吧?”

唐青青立刻呸了一聲,說道:“鬼才跟他是歡喜冤家呢。”

陳揚說道:“就是,歡喜冤家都是要做夫妻的。我才不要你做我老婆,你胸小。”

唐青青氣死了,咬牙切齒的道:“陳揚,你怎么不去死。”

陳揚呵呵的笑。

林清雪無奈的嘆了口氣,對陳揚說道:“你是個大男人,怎么老跟青青小女生斤斤計較?”

陳揚呵呵一笑,說道:“好吧,我大人不計小人過,不跟她計較了。”

唐青青立刻炸毛,說道:“你才是小人,你全家都是小人。”

林清雪算是徹底無奈了。

偏偏就在這時,陳揚看見外面一輛車里鉆出了一個女人。

這個女人頓時吸引住了陳揚的目光。

只因為,這個女人的氣場太強大了。她就像是一位女王。

這個女人美艷非常,穿著深紅色的連衣裙,頭發盤起,高貴典雅。

她的胸前飽滿,腰身被黑色腰帶束著,盈盈可握。

“看什么呢?”唐青青見陳揚這副豬哥樣不由來氣,也看了過去。等看清楚后,不由輕輕咦了一聲,道:“她怎么來了?”

林清雪也看了過去。

陳揚看到這女人身邊還有兩個男子。這兩個男子一身黑色襯衫,并戴了黑色墨鏡,非常的冷酷。陳揚也咦了一聲,因為他吃驚的發現這兩個男子都是暗勁巔峰的高手。

在這個小小的濱海市,同一時間出現兩名暗勁巔峰的高手,當真是很稀奇了。

功夫高手,練的就是體內一口氣。人在,氣在,氣一滅,人也就死了。

人活一口氣,就是這個道理。

而這口氣在高手體內可以化作勁力。

一般的大漢,就算一拳的力氣達到五百斤,那也是明勁。

明勁之后就是暗勁。

暗勁可以透過豆腐打碎下面的青磚,可以一拳擊斃大象。這暗勁,就是將勁力磨成細小的針,殺傷力驚人。

暗勁高手是很可怕的存在。

“你們認識這女人?”陳揚隨意問道。雖然出現了兩個高手,但也不關他什么事情,他最感興趣的是這女人的美貌。這個女人是和蘇晴一樣的御姐。不過蘇晴是風情十足,而這個女人是強勢美艷。都對陳揚有著致命的吸引力。

唐青青說道:“當然認識,在濱海,誰不認識她。”

陳揚摸了摸鼻子,說道:“她很有名氣?”

唐青青說道:“她叫做沐靜,是做茶葉絲綢的生意。走的是高端路線。她身邊的那兩個保鏢是兩兄弟,功夫非常的厲害。在濱海市,沒人敢惹她。”

這時候,沐靜帶著兩個保鏢走了進來。

陳揚盯著她的胸前白花花看了過去,他看的毫不避忌,甚至流出了口水。不自覺的說道:“靠,至少是36C,不帶墊的??!”

唐青青與林清雪卻是嚇的不輕,唐青青瞪了眼陳揚,說道:“你還亂說,萬一被聽到了,是不是不要命了?”

陳揚不在乎的說道:“怕什么呀?女人穿這么漂亮就是給男人看的。她有沒有老公???”

唐青青沒好氣的說道:“沒有,不過沒有又怎樣?你還想癩蛤蟆吃天鵝肉?”

陳揚呵呵一笑,說道:“你那么激動干什么?是不是吃醋了?”

唐青青頓時語塞,氣的想掀桌。

林清雪只能打圓場,說道:“吃東西吧,真拿你們這兩個活寶沒辦法。”

雖然陳揚挺鬧騰的,但是有他在,卻無端的添了許多樂趣。也讓林清雪和唐青青很有安全感。

吃完東西后,陳揚一行人出了星巴克。

剛一出門,陳揚就瞥到了那一邊幾個鬼鬼祟祟的小混混。

這幾個小混混一直盯著大門處,見到陳揚等人出來,馬上迎了過來。

陳揚馬上就知道這幾個家伙是沖自己來的。

不過……

陳揚瞬間心念電轉,自己在里面吃東西,萬萬不可能惹到這些家伙的。為什么會沖著自己來?

太反常了。

事有反常即為妖!

陳揚馬上就意識到了這可能是那獨眼在給自己布局。

獨眼應該很明白,這幾個混混不可能難為到自己。

那么他為什么還要派這些人來?

難道是?

陳揚絕頂聰明,腦袋轉的非???,馬上就想到了獨眼的計劃。

而此時,林清雪與唐青青也看到了那幾個混混氣勢洶洶的走過來,來者不善??!

她們立刻躲在了陳揚的身后。

陳揚卻是直接迅速一手一個摟住了林清雪與唐青青的柔軟腰肢。不待兩女反應,他先低聲說道:“跟我走。”

兩女這時候也不好掙扎,便只有順從陳揚。陳揚心里暗爽,哎,左擁右抱的感覺真是爽歪歪??!

他快步帶著兩女來到了一輛捷豹車前。

兩女立刻有些不理解,因為這捷豹車是沐靜的車。又不是她們的寶馬車。

陳揚作勢要開車門,那一群小混混立刻攔了上來。為首的光頭大哥一拍捷豹車的車頂,說道:“小子,你很爽啊,左擁右抱的。害我們在外面等你好久。”

陳揚一愣,隨后微微皺眉,說道:“把你的爪子拿開。這是捷豹知道嗎?你摸壞了,你丫賠得起嗎?”

“我艸!”光頭不爽了,罵道:“一輛捷豹車就牛逼了?老子是嚇大的?老子就拍了,怎么樣?”他說完重重的拍了幾下。

幾個混混在一邊冷笑著,他們好整以暇的看著熱鬧。

“我靠!”陳揚很不爽的說道:“這特么是捷豹好不好,你以為是夏利???你知道這多少錢么?你拍壞了,把你賣了都賠不起。你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什么貨色,什么身份。”

光頭實在是看不慣陳揚這幅嘴臉,麻痹的,有錢了不起??!

光頭囂張慣了,本來今天就是收了錢來找陳揚這貨的麻煩的。那知道自己還沒開始囂張,陳揚這貨就先囂張了。

光頭也是見慣世面的人,他料定陳揚就是個有點小錢的二世祖。他才不怕陳揚,這捷豹也就六七十萬的樣子。光頭砸的好車多了去了,還從沒人敢要他賠。

 文學

所以這一刻,光頭眼中露出寒光,突然抽出鋼管,一下將車玻璃砸碎。他冷笑著道:“老子不僅拍了,還砸了,怎么樣?”

陳揚變了臉色,威脅道:“特么的,簡直是活膩歪了,你有本事再砸一下?”

光頭冷喝道:“兄弟們,給我砸!”

眾混混得令,立刻鋼管齊飛。一群人瞬間就將捷豹砸得面目全非。

路過的人遠遠的看著,不敢靠近。

光頭砸完之后才看向陳揚,獰笑道:“老子就給你砸了,你能將老子怎么樣?”

陳揚本來面色很難看,這時候忽然呵呵一笑,說道:“砸了就砸了唄,反正又不是我的車。呵呵呵!”

便也在這時,沐靜已經帶著兩個保鏢鐵青著臉走上前來。

光頭是在道上混的,他那里會不認識沐靜這位煞星。這一刻,他似乎意識到了什么,頓時額頭上汗水涔涔。他臉色煞白,向陳揚結結巴巴的道:“你……?”

“你什么你??!”陳揚呵呵笑道:“早說了這車很貴的,叫你不要拍,不要砸。哎,攔都攔不住,真是倔??!現在好了吧,人家車主來找你麻煩了吧?”

“你陷害我。”光頭怒道。

陳揚嗤之以鼻,說道:“切,我從來就沒說過這車是我的。”

一旁的唐青青和林清雪心中好笑,但都強忍住了笑意。

沐靜帶著兩個保鏢來到了車前,她美眸里蘊藏著怒火,先是掃視了車一眼,最后目光到了光頭身上。“怎么回事?”

光頭正欲說話,陳揚搶先屁顛屁顛的道:“美女姐姐,事情是這樣的。是這幾個家伙砸了你的車,我都跟他們說了,這種捷豹很貴的,弄壞了,他們賠不起的??傷薔褪遣惶?,執意要給你砸了。”

“是這樣嗎?”沐靜卻不是傻子,也是個精明人物,而是看向光頭,問道。

光頭深吸一口氣,說道:“沐小姐,是這個家伙陷害我們。我們以為車是他的。”

陳揚嗤之以鼻,他對沐靜說道:“美女姐姐,我可沒陷害他們。我出來之后剛好經過你的車,他們就攔住了我。我看這家伙拍你的車,就好心提醒他們別亂拍,這車很貴的。但他們不聽啊,哎,越攔著,越要砸。”

沐靜冷淡的看了陳揚一眼,她隨后又對光頭說道:“車是你們砸的對不對?”

光頭想說什么,但卻發現這個事實怎么都繞不過去,只能兢兢戰戰的點頭。

沐靜說道:“很好,在濱海市,還從沒人敢砸我沐靜的車。你是第一個,夠種。”

光頭恨不得給沐靜跪下去,哭喪著臉說道:“這都是誤會??!”沐靜不理,說道:“給你一天時間,明天這個時候,送兩百萬到我的茶莊,過時不候。若是你敢放我鴿子,后果自負!”

她說完就帶了兩名保鏢離開。

陳揚馬上攔住沐靜,笑嘻嘻的喊道:“美女姐姐。”

沐靜冷淡的看了眼陳揚,說道:“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賣什么小聰明。”

陳揚呵呵一笑,說道:“美女姐姐,你別生氣。你這不是沒車了嗎?就先委屈一下,坐我們的車走吧。”他說著就在前帶路,來到寶馬車前,將車門打開。

“美女姐姐,請!”陳揚這叫一個殷勤??!彎著腰,跟個奴才似的。

沐靜沉吟一瞬,最后還是上了寶馬車。

陳揚又將寶馬車鑰匙給了那兩名保鏢。

寶馬車很快啟動,沐靜等人揚長而去。

陳揚這才轉身對唐青青與林清雪嘿嘿一笑,說道:“咱們走吧。”

“想走?”光頭兇光大怒,他帶著一眾小弟圍了上來。

陳揚笑瞇瞇的看向光頭,說道:“我看你還是快點去找你的金主湊錢吧。”

“麻痹的,你給老子賠錢。不然今天弄死你。”光頭暴躁的說道。

陳揚說道:“你有病吧,我為什么要給你賠錢?又不是我讓你砸的。”

“找死!”光頭勃然大怒,突然直接揚起鋼管朝陳揚的腦袋當頭砸來。

勁風呼呼!

林清雪與唐青青頓時駭然失色。

但在下一瞬,那鋼管已經到了陳揚手里。

陳揚抓了鋼管在手,跟挽麻花似的,直接將鋼管揉成了一團。他冷笑一聲,說道:“在我沒發火前,趕緊滾蛋。”

這一幕是頗為震撼的。

幾個小混混包括光頭,全部看的呆若木雞。

林清雪與唐青青也是傻了一般。

隨后,光頭心有余悸的看了陳揚一眼,帶著眾人迅速離開。

>>>>本文全文在線閱讀<<<<

新聞標題: 大保安陳楊免費閱讀,推薦主角陳揚和林清雪的兵王小說
新聞地址: //www.boypnv.com.cn/gn/1108682.html
新聞標簽:保安  主角  小說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