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江西快≡走势图
你的位置:江西快≡走势图 > 國內 > 新聞正文

醫路高升林衍吳珺392章,網絡小說醫路高升在線閱讀

江西快≡走势图 www.boypnv.com.cn

時間: 2020-03-05 06:37:07 | 來源: | 閱讀: 10次

“沙部長,您這是什么意思,我能背著您耍什么花樣?”

沙土地充滿輕蔑的說道:“你跟你那個同學三個月前就領過結婚證了,你倒是瞞的嚴絲合縫,昨天還用懷孕流產來要挾我不追究他打傷博博,其實你流產的那孩子壓根就不是我的對吧?”

吳珺越發氣的渾身發抖,連話都說不出來了,電話里沙土地卻沒有停止:“吳珺,念在你這些日子把我伺候的挺爽,你用這種手段來騙我,我不跟你計較。你若是聰明識相的話,就別得寸進尺挑釁我的底線,以后還乖乖伺候我,我在盧平就還是你頭頂的遮陽傘。

但有一點你要記住,我沙土地可以有無數的女人,兒子卻只有沙博一個,博博告訴我,他還就認準害他挨板兒磚的那丫頭片子了,等他傷好了還要回來追,不把那小逼睡爛了扔大街上,他寧肯死掉。

我兒子為了一個女人差點命都沒了,我又看在你的面子上不追究打他的兇手責任,現在博博就這么一個小小要求,難道讓兇手的妹妹哄我兒子開心很過分嗎?

珺珺,我說這么多,是因為我還把你當我的寶貝,你跟你那個同學的關系我也不深究,你也別用跟他領證是為了應付檢舉這樣的屁話搪塞我。

總而言之,這個叫林浵的小丫頭的事情你不許管,留著讓博博用給她安排工作哄她上床!”

說完,沙土地無情的掛斷了電話,吳珺傻傻的舉著手機,好久好久都沒有動一動。

羞辱跟委屈如同大漩渦一樣把她無情吞噬,吳珺覺得,如果不跟誰傾訴一下,馬上就會把自己活活憋死掉,她倉皇的放下舉著的手機,手忙腳亂的打開鎖屏,看到上面今天撥了好多次的那個號碼,直接按了撥出。

沒想到這次居然接通了,聽到林衍熟悉的聲音叫了聲:“吳珺,是不是浵浵給你惹麻煩了?”

吳珺如同迷路的孩子看到媽媽一樣,剛想在電話里撕心裂肺的嚎哭一場,卻聽到林衍那邊傳來一個女人慵懶又驕縱的聲音:“林衍,你還要磨蹭多久?知不知道我不穿衣服很冷的!”

林衍大聲叫道:“好了好了,馬上進來。”然后壓低聲音說道:“吳珺,我這邊還有點事,沒什么急事的話,等我明天回去再說好嗎?早點睡,晚安。”然后也給掛了。

自始至終,吳珺沒有發出一個字,林衍也沒有詢問她到底怎么樣,唯一關心的,就是他妹妹林浵。

吳珺忽然笑了起來,笑的上氣不接下氣,卻滿臉都是淚。

她笑自己活了二十八歲,24歲以前拼命上學充實自己,24歲踏入職場,就開始拼命地往上爬,連愛情都排在事業后面。

經歷了兩個男人,一個是為了事業主動送上門供人家玩的,另一個則是為了救火臨時硬拉的。

就在昨天晚上,她還在慶幸自己有一個男人當龐大的?;ど?,還能夠找到林衍這樣善良包容的男人當擋箭牌,把女人的美好利用的十分完美。

僅僅一天,這兩個男人就把她從高高的云端殘忍的扔進泥濘里!

沙土地給她的是血淋漓的真相!

林衍給她的則是赤果果的背叛!

這一刻,吳珺忽然覺得,林衍這一刻正在和另一個“不穿衣服很冷”的女人在一起,讓沙土地對她的一萬點暴擊都顯得不那么殘酷了,錐心刺骨疼痛的,全部都是林衍的背叛。

吳珺忘了,人家林衍從一開始,就是硬生生被她拉進自己私生活的,后來為了妹妹求助她,又出于感恩答應假結婚幫助她渡過難關,從頭至尾都不屬于她,又哪里談得上背叛呢?

但女人的思維就是如此不講邏輯,吳珺緊緊攥住拳頭,恨不得弄一顆原子彈來,把整個世界都炸個灰飛煙滅,也免得自己孤獨凄涼的承受無邊的屈辱和背叛!

好久好久之后,吳珺的雙拳放開了,拿出手機,眼中的淚“撲梭梭”落下,擦了好幾次才編寫好一則完整的長短信。

“沙哥哥,你是個心狠的壞蛋,大壞蛋大壞蛋大壞蛋!你明知道人家清清白白的身子只給了你一個人,卻這樣誤會委屈人家啊啊??!

我意外流產的時間是妊娠45天,你自己回想一下,10、11兩個月,我跟你都在江南省參加組織干部培訓班,也正是在那里,我們倆產生了美好的感情,也有了愛情的結晶。現在是12月底,我有可能在三個月前就跟我同學領結婚證嗎?

昨天孩子倉促失去,你我的私情也被無情揭露,若不找個替罪羊承擔下來,身敗名裂就在眼前。

為了不給你添麻煩,也為了繼續保持跟你的甜蜜愛情,我跟我同學達成協議,假結婚來平息風波,今晚跟你撒嬌提要求,真的是為了宣傳工作,你卻如此羞辱我。

沙部長,你若真的厭煩了我,我會明智的離開你,再也不打擾你了……

對了,你的胃不好,今晚喝了鹿血酒,記得吃胃藥,我放在你的公文包第二層。

就這樣吧,祝您幸福,吳珺。”

短信編好,吳珺看了好幾遍,好幾次想按下刪除鍵,最終,還是顫抖著手指按了發送鍵。

過了五分鐘,沙土地回復來了:“這就很乖,養好身子等著我干!”

吳珺臉色鐵青,沙土地在外人面前道貌岸然,在她面前是什么德行她早就習慣了,但此刻的屈辱感卻還是讓她窒息,喘息好久方才再次回復了幾個字:“沙哥哥你討厭……”

然后,她崩潰的把手機遠遠扔在地上,四仰八叉的躺倒在床上,淚如雨下。

此刻的南州綠博園賓館里,林衍俊秀的臉上都是汗滴,微微喘息著問道:“怎么樣,這力度可以嗎?”

馮環環的聲音比她的長相更吸引人,此刻帶著嬌喘,慵懶的說道:“可以,舒服……哦,你再往下一點點,對對,就是這樣……哦哦哦……好久,好久都沒有這么爽過了,你小子還有這本事,我倒是……哦……我倒是占了趙未央的光了呢……”

光聽聲音的話,這絕對是一場孤男寡女銷魂至極的癲狂,看畫面的話,就不是那回事了。

馮環環只穿著貼身的衣服趴在貴妃榻上,林衍正在給她按摩腰部。

剛剛從水池子邊上,把失魂落魄的林衍拎回房間后,馮院長的逼供效果并不好。

林衍一口咬定就是給趙未央進行治療,只字不提具體過程,悻悻然的馮環環為了懲罰他,就是不讓他去隔壁睡覺,拉著他套話。

誰知套話過程稍微歪了樓,詢問林衍的古怪療法師從何人,然后就問出林衍居然會用氣功按摩治療好多種病。

馮環環的頸椎和腰椎都有問題,時常折磨的她坐臥不安,聽到后當然急不可耐的就讓林衍現場說法,無奈的林衍只好幫她按摩。

按摩穿的厚了當然不行,林衍讓馮環環脫掉厚重的外衣,穿一身輕薄的衣褲趴好,誰知那么巧,就在這時吳珺打來電話。

他剛想仔細詢問,馮院長就好死不死的來了一嗓子沒穿衣服太冷,他也只能先掛了電話,把端著他飯碗的金主打發好了,等回去再給吳珺解釋。

馮環環的大衣里面是一條羊毛裙,羊毛裙里面,是一條真絲吊帶小襯裙。

一條襯裙能有多大?

下面剛剛蓋住屁屁,上面的吊帶又幾乎到腰間。

這女人的身材堪稱魔鬼級別,林衍看一眼就起了反應,難堪的趕緊蹲下身。

“呃……馮院長,先從哪里?頸椎還是腰椎?”

馮環環扭動了一下脖子:“這里吧,疼。”

林衍轉到馮環環面前蹲下,剛想開始,卻聽到她“噗哧”的笑了,帶著揶揄的說道:“小林,你褲子是不是太緊了?這一蹲,怎么大前門洞開了。”

低頭一看,拉鏈果然被崩開了,林衍手忙腳亂的趕緊拉上去。

馮環環趴在那里看的清清楚楚,沒心沒肺的大笑起來:“嘖嘖嘖,還是婦科大夫呢,出息吧!”

林衍泥人也被激出土性來了,沖口說道:“現在又不是在上班,誰讓你身材這么辣!”

馮環環并沒覺得受到了冒犯,反倒用胳膊支起頭,歪著身子看著臉紅脖子粗的林衍笑,這下更了不得了,那波濤洶涌就出現在視線里。

看著馮院長的姿勢,林衍不由得想起,前陣子跟陳帥一起去泡吧,兩人站在二樓,樓下舞池里的鶯鶯燕燕們穿的清涼,居高臨下看去,一大波深深淺淺的溝壑觸目驚心。

陳帥看的雙眼放光,冒出一句話來:“這可真是‘橫看成嶺側成峰,每個溝溝都不同’??!”。

林衍艱難的咽咽唾沫想,何止是成嶺成峰,媽的馮院長的溝溝,要人命??!

“好看嗎?”

“昂,好看!”

“我呸,你這臭小子,老娘讓你按摩呢,可不是讓你過眼癮!”

“???哦哦哦!”

魔性談話結束后,馮環環收回胳膊趴好了,林衍剛剛下意識說了真話,羞臊不已的趕緊蹲下,把雙手落在她的脖頸上。

誰知道這觸手一片滑膩溫軟,更激起他剛剛因為要命的溝溝引起的騷動,反應過度的趕緊把手又收了回來,傻乎乎看著那一片雪白。

這一刻,林衍想到那個擅長出女優的島國,島國人喜歡女人的和服把后脖頸露出來,稱那里是女人的“后胸”。

林衍暗戳戳想,雖然那個島國的人都該死,但審美觀還是挺不錯的,萬萬沒想到,女人的后脖頸居然也能滿滿的都是誘惑。

貴妃榻旁邊是一個小幾,上面擺著一盞臺燈,柔和的光芒就照耀在女人后頸上,能清晰地看到,那柔滑的肌膚上有一層淺金色的細微茸毛,非常細非常小,柔柔的隨著林衍的呼吸搖擺,竟然比光滑到一毛不染多了不知道多少倍的嫵媚。

“喂!你到底行不行???這光說不練的,別是假把式吧?”

男人最煩被人問“行不行”,特別還是女人問。

林衍這就怒了,盤膝坐在地上,索性閉上眼,先運轉真氣一周天,所有雜沓的念頭統統安靜之后,雙手重新落在那美好的肌膚上,嫻熟的觸摸到馮環環的頸椎,果然有兩節之間錯位變形了,并不是增生。

心里有底之后,林衍分出一只手,伸到馮環環圓潤的下巴上托住她的頭,另一只手食指跟中指按住突出的那塊頸椎,忽然發力一按,下巴那里卻猛地一抬,配合的妙到巔峰。

只聽得輕輕一聲“卡啪”,錯開的頸椎就復位了。

感覺到脖子猛地刺疼,伴隨著天旋地轉般的眩暈,馮環環驚叫一聲:“媽呀!”下意識就想抓住什么做依賴,胡亂伸出去一抓,就抓住了距離她最近也最順手的位置---林衍的褲襠。

“啊,嘶嘶嘶……”林衍好容易運功一周天才偃旗息鼓的小弟弟,被這一抓瞬間滿血復蘇。

馮環環還生氣呢,“哇哇”大叫著罵道:“死小子你在干嗎?你弄疼我了知道不?哎呀暈死我了!”

“您感受一下,頸椎已經好了。”

馮環環楞了一下,左右轉轉脖子,發現果然不疼了,立刻激動萬分的叫道:“哎呦,哎呦,還真是不疼了嘿!有一套啊親!”

“馮……馮院長,麻煩你先把手松開行不行?你老抓著這里,我……我靜不下心……”

馮環環聽著林衍痛苦的聲音,這次后知后覺的發現自己手里好似抓著一條什么,剛剛開心的時候還左右搖晃來著。

眼睛落在手上一看,馮環環也略懵逼,趕緊丟開想要解釋,誰知抬頭看著臉紅脖子粗的林衍時,她的羞臊一下子變成了好笑,就大聲笑起來。

“哈哈哈!我呸!就這點出息嗎?也不知道昨天晚上哪來的膽量,把沙部長家的少爺開了瓢!”

這件事是林衍的切骨之痛,聽到馮環環的話,林衍瞬間軟了,他雙手捧起馮環環的頭,對著她那張妖精一般的臉,咬牙切齒的問道:“馮院長,這么說,你是知道我打的是沙部長家的公子了?那么,你今天上午不分青紅皂白,就默許了溫秀蘭把我趕出婦二,也是捧沙部長臭腳咯?”

馮環環眨巴眨巴美麗的丹鳳眼,絲毫不掙扎被捧住的臉,淡定的說道:“那當然,昨晚沙公子送到醫院,沙部長就打電話通知我到場了,讓我這個院長以后不要光顧著收入,一定要嚴抓醫務人員的整體素質,我當時就保證一定嚴肅處理。

沙部長說那倒不用了,因為你已經構成故意傷害罪,會有警察教育你的,我以為你鐵定要坐牢了。

誰知一大早派出所打電話來,說你跟沙博是朋友鬧著玩失手了,沙部長已經不予追究了,讓我們醫院看著辦。我也問清楚了,你并不是爭風吃醋,而是救你妹妹。”

林衍氣的五官不正:“你既然知道我是冤枉的,還要把我趕到后勤?”

“對啊,沙博的媽媽親自給我打電話來,說雖然不追究你的刑事責任了,但必須讓你滾出盧平,我僅僅給你調到后勤,沒有直接開除你,已經是擔了風險了,你還有什么不滿意的?”

到現在方才明白自己的無妄之災從何而來,林衍悲憤的叫道:“難道,當領導的就可以隨意的左右無辜者的命運嗎?我明明沒有錯卻被各種打壓。沙博有個好爹就能為所欲為,欺男霸女嗎?”

馮環環非常非常認真的點點頭:“boy,你說的完全正確。在目前的情形下,就是當領導的可以左右大多數人的命運。你如果不想被左右,就必須擁有超越大多數人的地位,懂?”

林衍雙眼發紅,一字字說道:“擁有超越大多數人的地位,對吧?”

“對!”

“好!我林衍發誓,一定要不惜一切爭取地位,總有一天,我要讓這幫混蛋瞧瞧,人民給予的地位不是用來作威作福的!”

馮環環猛地擊掌:“好,有志氣!我看好你!”

林衍呼哧呼哧喘著粗氣,還沒有從自己的雄心壯志中解脫出來,馮環環忽然苦著臉說道:“親,你的凌云壯志可以慢慢來,現在是不是先弄弄我?”

“哈?弄弄你?怎么弄?”

馮環環嬌嗔的打了林衍一巴掌:“我呸!你說怎么弄?當然是跟弄脖子一樣弄腰??!”

“???哦哦哦!”

林衍趕緊松開一直捧著的臉蛋,爬起來走到馮院長的身后,站著彎腰太高用不上力,就爬上貴妃榻。

試了試之后,林衍發現,最佳的角度,只能是他分開雙腿,把馮院長的雙腿夾在他的雙腿中間跪下去才行。

林衍小心翼翼跪好,也保持不碰到馮院長雪白的雙腿,剛松口氣就發現,那超完美的肥臀就在他眼皮底下活潑潑的顫動!

“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

林衍閉上眼,默念著《心經》,竭力從自己腦子里把那兩瓣渾圓驅趕出去,雙手下落,想如同剛剛閉眼弄頸椎一般弄腰椎,誰知雙手觸及的,是軟彈滑膩的位置,那手感簡直是絕了!

“臭小子,你摸哪里呢!老娘是腰椎疼,不是屁屁疼,麻煩你專業點好嗎?”

日了狗了!

“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林衍趕緊滑動雙手,總算是按在腰上了!

默念中,開始診斷。

馮院長的腰椎倒真的是有增生的骨刺,目前的治療方法是牽引術,就是用外力拉開腰椎間距,然后配合艾灸或者是熏蒸,讓增生或者移位不那么壓迫神經造成疼痛,但這種方法只能緩解,治療過程還非常難受,除了手術取出骨刺,增生是沒有辦法根除的。

林衍家傳的中醫跟氣功配合療法,卻能夠利用按摩和真氣透入,直接震開腰椎間距,還能夠讓骨刺徹底跟組織分離,斷絕營養供給后,骨刺就會成為死掉的組織,慢慢的被吸收掉。

當然,這種治療也是不可能一次完成的,今天,林衍就是利用真氣和按摩,讓錯位變形的兩節腰椎緩緩地分離,被擠壓住的神經和骨髓間的各種管道順暢的流動起來,所謂“痛則不通,通則不痛”,通暢了也就不疼了。

這種真氣按摩十分費力,馮環環還不是只有兩節腰椎有問題。

因為臭美,這女人開始穿高跟鞋的年紀太小,這么多年一路穿下來,好幾節腰椎都徹底變形,加上增生,要是不疼才怪。

林衍弄完兩個部位,就已經大汗淋漓,他怕自己運轉真氣的過程受到阻礙,把外衣脫了,只剩一個跨欄背心,汗珠子就“啪嗒,啪嗒”落在馮環環的裸背上。

 文學

那一滴滴水珠落下的觸感,馮環環只覺得癢酥酥麻酥酥的,加上腰間那一陣陣帶著舒暢酸爽的按摩,不由自主的輕輕哼唧起來。

有一種女人,天然就帶著床屬性,馮環環就是這種女人,她即便是一動不動的坐著,都能讓男人有一種心神一蕩的感覺,更何況她用這種姿態趴在那里,還不時發出讓人迷醉的嬌吟。

林衍還是童子雞,但好歹也是血氣方剛的男子漢啊,出于職業習慣,不容易對女性的軀體動心的他,已經夠有忍耐力了,還閉著眼默念《心經》穩定心神,卻一再的被這女人破功。

“哦,好爽??!”

林衍恰好逢到前一口真氣到了末尾,后一口真氣還沒提上來的交界點,聽到美女院長這一聲嬌滴滴的呻.吟,渾身神經都被瞬間過了一遍電,力氣一懈,整個人就是一軟,嚴絲合縫的壓在馮院長身體上了……

馮環環被頸椎腰椎疼痛折磨太久了,今晚林衍的按摩讓她驟然輕松愉悅。

女人是最能讓自己處在享受狀態的物種,今晚女強男弱形勢如此明顯,何苦壓抑自己呢?“有了快感你就喊”是哪本書說的來著?馮環環就肆無忌憚的叫了出來。

感覺到后背上多了一個人以后,馮環環并沒有感覺到遭到了褻瀆,年輕人獨特的氣息早就隨著那滴答到背上的汗珠讓她心旌神搖了,她“吃吃”笑著說道:“臭小子,連我的豆腐都吃,你這是要上天?”

林衍手忙腳亂的翻下來,一下子從貴妃榻上滾到地上,仰面朝天躺在地毯上,一臉聽天由命說道:“我不是故意的,只是沒力氣了,你愛信不信。”

馮環環媚眼如絲,看著躺在地上喘息的林衍,忽然說道:“好,我不懲罰你,不過……你壓了我一下,我得壓還回來!”

“噶?”

林衍還在懵逼中,馮院長已經從貴妃榻上翻了下來,嚴絲合縫的壓在他的身上。

這一次,他是臉朝上,而她,是臉朝下。

這姿勢就很尷尬了。

馮環環趴在林衍寬闊的胸口,感受著他狂亂的心跳,明知道他已經被撩到十分十了,他卻并沒有順勢而為,演變出一場火熱的場面出來,反倒是雙手平攤,身子僵硬一動不動,更覺得這男人單純的可愛,也越發萌生了她逗他的熱情,八爪魚般緊緊貼著林衍,就是不下來。

林衍的感受卻不啻于冰火地獄,媽的妖獸啊這是,哪有女人被男人壓了不生氣,還壓還回來的?

不知道這樣壓來壓去的容易壓出火來嗎?

“……馮院長,您這樣真的好嗎?即便您真的是要壓還,也差不多了吧?我只是一時脫力壓了您一下下,您這都快五分鐘了,可不可以下來了?”

“噗……”

馮環環萬萬沒想到,等了半天,等來傻小子這樣的話來,越發調皮心起,貼著林衍的耳朵輕輕吹了吹氣,用沙啞性感的聲音,充滿了蠱惑的說道:“喂,傻小子,我給你出個主意好不好?”

“什么主意?”

“你看,現在只有你我二人在這間屋里,你力氣這么大,要是把我制服了,然后……嘻嘻嘻,你拍照片呀錄視頻呀,總之抓住我的把柄,回去之后,在第一人民醫院,你還不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我肯定不敢不替你鋪路搭橋的??!”

林衍瞪大了眼睛,看著說完之后,把胳膊肘支在他胸口,一臉無辜看著自己的女人,若他真那么做了,她不是就墮入萬劫不復之中了嗎?

“怎么?我的主意棒不棒?想不想試一試?”

“那個……馮院長,你確定知道自己在說什么嗎?”

“對啊,我當然知道哦!”

林衍覺得不是自己瘋了,就是這女人瘋了!

他的大腦跟身體完全不在一個頻道上了。

大腦里警鐘大作,但是身體卻非常老實的被她的妖嬈嫵媚征服,雙手已經收回來扣在剛剛治療的時候,誤打誤撞碰過一次的部位揉捏著。

“嘿嘿,手感不錯吧?其實,我身上還有更好的地方,你要不要考慮我的建議?”

馮環環如果不繼續蠱惑,或許林衍就被身體徹底帶動把她辦了,但她一臉狡獪的笑容又進一步誘導,反倒讓林衍找回了理智。

這狐貍一樣的女人看似不可方物,在單位可沒人敢把她當美女看待,那手腕堪稱鐵打的一般強硬,要真是把她給辦了,估計被抓住把柄的絕對不是她,而是他才對!

經歷了妹妹事件之后,林衍從昨天到今天,過的是一日三驚,縱然此刻渾身每一個細胞每一根神經都促使他把這女人翻個個兒徹底辦了。

但他還是拼力聚集起一口真氣猛地一個側身,把馮環環翻倒在地毯上,自己爬起來,飛快的抓起外衣和雙肩包,從小幾上拿了隔壁的房卡奪門而逃,鉆進另一個房間關上了門。

“呼……”

順著門滑倒在地毯上,林衍汗出如漿。

難道這年頭,美女都這般饑渴了嗎?

奇怪,馮院長長的那么美,也不像是缺男人,今晚這詭異的舉動是想要干嘛?

咦,貌似馮院長真的沒有男人吧!

靠!

如果真的僅僅是想讓幫個忙爽透徹,自己逃走了是不是不太夠意思?

林衍眼睛里泛動著色色的光芒,卻并沒有亡羊補牢,拉開門去隔壁敲門的打算,而是慢慢站起來去了衛生間,爽爽快快沖了個澡,躺倒在床上。

好家伙,這一天過的!

下午精神誘導拼的是大腦,晚上真氣按摩拼的又是體力,末了兒還被狐貍精院長耍了一番,心力交瘁??!

懷著蛋蛋的遺憾,林衍陷入了夢鄉。

在夢里,林衍夢到了一個艷若桃李的女孩,穿著紅裙子沖他伸出手:“醫生哥哥,來,陪丫丫玩。”

還沒等林衍接住那只小白手,一只狐貍忽然跑過來擋在他跟丫丫中間,丫丫就不見了。

一股白煙后,狐貍變成了馮院長,媚笑著說道:“臭小子,就這么點兒膽子嗎?擺在你面前都不敢上,真讓我瞧不起!誒,你是不是那里不行???”

夢里的林衍怒了!

媽的是個男人都不能忍被質疑不行,撲上去就把挑釁的美女院長按倒在滿地桃花瓣上,舒舒服服,透透徹徹的把她辦了個干凈。

“哈哈哈!死女人,哥到底行不行?”

大笑著醒來,林衍瞬間苦了臉。

麻痹的,把人賓館床弄濕了……

天也亮了,林衍趕緊跳下床,去弄了濕毛巾把床上的罪證擦干凈,用吹風機吹干床單,又洗了內褲同樣吹干,剛捯飭完穿戴整齊,就聽到了門鈴聲。

林衍以為是馮院長催促回去了,走過去拉開門,卻看到門口站著一個身材不高,帶著金絲邊眼鏡,書卷氣十足同時又帶著一種天然上位者威嚴的男人。

林衍心虛虛的叫道:“秦書記,您找我?”

秦少偉微笑說道:“你認識我?”

“是的,我從電視上見過您。”

“不請我進去坐坐嗎?”

“哦哦哦,秦書記您請。”

兩人進屋之后,秦少偉泰然坐下,看著局促不安的林衍說道:“林醫生,不用緊張,我來找你是想了解一下你昨天給我妻子治療的具體過程。

還有,造成她這種障礙的具體原因是什么,我想,作為丈夫,我有這個知情權對嗎?”

林衍心神略定,他對自己配的藥十分有信心,患者在藥物作用下對他袒露的隱秘,在藥物作用消失后,是一片模糊記不清楚過程的。

他昨晚臨走時,在丫丫風府穴上透進一股微弱真氣,讓她昏睡過去,其實作用很快就會消失。

她醒來后,只會感覺一直禁錮著她的思想障礙消除或者淡薄了,卻絕對想不起來究竟發生了什么,會自然地把效果歸功到那包藥物上。

所以,林衍面對秦書記的詢問,是有幾分底氣的,坐在另一邊沙發上,咳嗽兩聲之后,字斟句酌的說道:“秦書記,在我回答您的問題之前,您可不可以先告訴我,昨天晚上,您的夫人對您的態度,是否已經改善了許多?”

其實趙未央選擇在這家賓館進行治療不是沒有原因的,原因就是秦少偉有個會議就在綠博園賓館召開,她就跟隨丈夫一起過來了。

秦少偉開完會回到1707時,趙未央已經醒了,也已經洗完澡,看到他,婚后至今第一次嬌羞的向他展現了她的身軀,接下來順理成章的夫妻生活時,她雖然不算主動,但也沒有排斥懼怕。

這天大的變化讓秦少偉驚喜不已,他深愛的小妻子之前對這種事怕的要命,每次他誘哄誘騙之下,她才上刑場一般跟他別別扭扭做完,就立刻穿上衣服,裹得嚴嚴實實的才肯睡覺。

所以,馮環環打電話給趙未央的時候,秦少偉十分滿意,但他是個思維十分縝密的領導,治療細節不弄清楚,萬一留下隱患可不行,就親自登門來詢問了。

聽到林衍的問題,秦少偉含笑說道:“你的治療很有效果,未央她最起碼對這種事情已經不再懼怕了。”

林衍進入醫生狀態之后,很自然的就忘記了面前這個男人跟自己天差地遠的地位,本著替病人保密、還能說明情況的態度說道:“趙女士的問題的確挺嚴重的,她的體質,屬于陰旺陽虛的寒性體質,這種狀況從根本上導致她對于男性有一種畏懼和厭惡。

恕我直言,您能夠讓她答應嫁給您,還能夠跟您勉強過夫妻生活,肯定已經付出了您極大地誠意對不對?”

秦少偉凜然色變:“你怎么知道的?未央告訴你的?”

林衍搖頭道:“并沒有,趙女士這種體質的特點就是如此,好的醫生如果事事都需要病人來講,在病人自我?;さ那幣饈斷?,是永遠摸不到真正的病根的。”

“好吧林醫生,你說的都對,那么,你能治愈她嗎?”

“能!”

>>>>本文全文在線閱讀<<<<

新聞標題: 醫路高升林衍吳珺392章,網絡小說醫路高升在線閱讀
新聞地址: //www.boypnv.com.cn/gn/1108681.htm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