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江西快≡走势图
你的位置:江西快≡走势图 > 國際 > 新聞正文

任子陽蘇晴小說最新章節,任子陽蘇晴小說更新到哪里了

江西快≡走势图 www.boypnv.com.cn

時間: 2020-03-06 18:36:06 | 來源: | 閱讀: 11次

甚至任子陽已經來到她的面前,她都沒有抬一下頭。

  “咳咳。”任子陽尷尬的咳嗽兩聲想要引起蘇晴的注意,他甚至覺得自己是不是“死了”,怎么到現在都沒一個人看他一眼呢。

  “你先在旁邊站著,等我忙完的。”蘇晴說話的時候,依然在忙著自己的事。

  “哦。”任子陽自討沒趣的站在一邊,同時心里感到一陣憋屈。

 文學

  這都是什么事???任子陽無聊的現站在旁邊,他覺得此刻他和蘇晴的關系,就像班主任和要被請家長的壞學生一樣。

  任子陽無聊到都已經摳手指了,蘇晴依然在敲擊著鍵盤,置任子陽于不顧。

  “好了!”蘇晴吐出口氣,伸了個懶腰,欣喜的說道:“總算忙完了,累死我了。”

  此刻已經過去了三個小時,已經到了可以吃飯的時候了。

  “我說,我到底是要干嘛?”任子陽抱怨道。

  蘇晴冷漠的看了任子陽一眼,道:“你在這傻站著干嘛?我讓你來公司,不是把你當雕像供著的知道嗎?”

  “我...”任子陽內心極度想罵人!不是你讓我先在旁邊站著的嗎?不是你說等你忙完的嗎?哦,合著就是等你忙完罵我是吧?

  蘇晴接著說道:“在公司我不想讓別人知道你的存在,這樣對你,對我都不好,我給你弄了個假的身份證,你在公司就說是我的老鄉。”

  任子陽尷尬的說道:“你說的太遲了,我都和別人說了。”

  “誰?”蘇晴滿不在乎的說道,她覺得,只要把那個知道真相的人叫過來,“威逼利誘”一下,給點好處,再恐嚇他,就說如果有第三個人知道“任哲”的身份,他就可以卷鋪蓋走人了。

  蘇晴覺得應該不會有人和前途開玩笑。

  “那個劉陽。”伴隨任子陽簡單的一句話,蘇晴的臉色都不好了,她嗔怪道:“你和誰說不行?干嘛非要和那個大嘴巴說?氣死我了你,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余!”

  “讓別人知道我是你的老公很丟人嗎?那我走,不打擾你了哈。”任子陽也氣的夠嗆,他覺得明明沒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整得自己做錯了似的,哪怕任子陽并不是任哲,內心也是十分氣憤的,他覺得在這公司如果就這種待遇,還不如不做了。

  任子陽曾經在非洲哪怕面對十幾個野蠻部落的野人包圍,也沒有像現在這么慌張過,任子陽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四面楚歌”,周圍所有人都不喜歡自己,針對自己,唯一一個看起來比較友好的張媛媛,也表明了立場。

  再加上陰陽怪氣的張陽,如果蘇晴也是這幅德行,哪怕月薪一百萬任子陽也絕對不會待在這的。

  所以,任子陽當即掉頭準備離開,他的心里倒是沒有多少失落,想的是抓緊去警局把賞金給要回來。

  “等下。”蘇晴忙站起來拉住了任子陽的手,任子陽轉過身,疑惑的看著蘇晴。

  蘇晴眼神閃躲著說道:“知道了就知道了吧,反正我有老公的事又不是什么隱私。但是最近我和另一個部門的經理在爭一個很重要的項目,我不想在這個節骨眼上給他抓住把柄,所以,你不要聲張就行了。”

  “你早這么說不就行了嘛。”任子陽搖搖頭,右手將蘇晴拉著的手輕輕放下,道:“我知道應該怎么做了,你放心,我一定不會給你添麻煩的。”

  說完,十分偉光正的走了出去,同時心中一陣懊惱,這下那個叫劉陽的,徹底沒機會收拾了。

  也罷,就讓那小子再蹦噠兩天。

  這么想著,任子陽出了蘇晴的辦公室,然后突然意識到:我還是還不知道我應該要去干嘛??!來公司到現在我好好像除了站著,其他什么也沒做!

  于是,任子陽只得又折了回來,對蘇晴說道:“那個...我現在要干嘛呀?”

  蘇晴看了看手表,道:“你先去三樓食堂吃飯吧,下午兩點再來找我。”

  “哦...”任子陽答應著,同時心里有些失落,蘇晴,還是不愿意和自己一起吃飯的啊。

  蘇晴似乎看出來任子陽的心思,她解釋道:“我們上級和你們吃飯的地方不一樣的,還有我待會還有這事,所以...”

  “沒事。”任子陽大咧咧的笑了兩下,然后便轉身離去,心里卻也是說不明白的美滋滋的,看來蘇晴這個女孩還是挺體貼的嘛,如果對自己態度能好一點,任子陽說不定也能夠接受突然冒出來的老婆和女兒的。

  來到三樓食堂,因為卡著飯點,所以吃飯的人還蠻多的,任子陽觀察著暮年大廈的食堂,心中不禁感嘆:有錢公司的食堂都不一樣。

  不知是食堂的哪個地方,正放著安逸的外國鋼琴曲,而食堂的規模,完全就是按照咖啡廳來的,在這吃飯也太有情調了吧!最扯的是,當任子陽找到鋼琴曲所在的地方的時候,差點大跌眼鏡。

  因為,那個鋼琴曲并不是伴奏,而是真的有人在這彈鋼琴,那個人一身燕尾服,一看就是為彈琴而準備的,如果那個人不是員工的話,只能說明,這個“鋼琴家”是公司特地請來的。

  有錢人的錢,可能都是大風刮來的吧。

任子陽也算是見過大場面的,當年西方的女王殿下都親自邀請任子陽來參加酒宴,所以哪怕這個食堂足以讓一個普通人嘆為觀止,在任子陽眼里也就那么回事。

  任子陽來到食堂的前臺,一個美麗的女孩微笑著說道“您要吃點什么呢?”

  任子陽尷尬的咳嗽兩聲,小聲說道:“那個...在這吃飯要錢不?”

  任子陽知道自己說出這話一定丟死人了,但是沒有辦法啊,正所謂虎落平陽被犬欺,任子陽甭管之前多么瀟灑快活,總之現在就是缺錢,萬一到時候別人向他要錢,他再拿不出來,那豈不是更丟人嗎?

  女孩很有風度的笑了兩聲,任子陽依舊覺得這個女孩是在嘲笑他,他心中郁悶的想,等我把警察局的賞金拿過來,嚇死你們!

  女孩說道:“你們為暮年公司做了這么多,吃飯當然是不要錢的呀。”

  “哦。”任子陽松了口氣,回應道:“那給我隨便拿點吧,能吃飽就行。”

  于是乎,在一群吃牛排,喝香檳的“成功人士”里,夾雜著一個吃“土豆絲”就米飯的,任子陽也不管那么多,一個人在角落里狼吞虎咽,同時心里也在瞧不起那些吃牛排的,“吃飯就吃飯唄,裝什么裝?吃牛排吃的飽嗎?”

  不多久任子陽就能感受到周圍傳來怪異的目光,不只是因為任子陽吃的東西,還有就是他們從來沒有見過任子陽,按道理來說暮年公司的招聘一年只有一次,且進來的標準難上加難再怎么說現在也不是招聘人才的時間啊,這個任子陽一看就是新來的。

  那為什么他有特權?一定是他有自己的過人之處,讓公司能夠破例把他請過來,這個人,一定是個天才??!

  所以,有些人已經躍躍欲試準備結識一下任子陽了,萬一任子陽以后飛黃騰達了,自己還能從中撈點好處。

  “都吃的怎么樣???”電梯門打開,劉陽從電梯里走了出來,身后還跟著兩個小跟班,依然一副做作到不行樣子。

  看著劉陽的出現,大家都有些疑惑,按道理來說劉陽從來都不會來普通員工的食堂的,這是什么風把他給吹來了?

  按照規矩,大家都放下手中的刀叉,站起來齊聲叫了句“劉總”好。

  當然,還有個意外,自然就是真的很餓的任子陽。

  劉陽很滿意的點點頭示意,任子陽完全不怵他的行為他也是看在眼里的,不過他本來也是為任子陽而來的,正好趁人最多的時候好好羞辱一番任子陽,讓任子陽才來公司第一天,就在眾人面前抬不起頭來。

  這樣自己還可以在蘇晴面前樹立一個霸氣十足的形象,正好和“任哲”的窩囊形象形成鮮明的對比。

  劉陽在眾目睽睽之下來到了任子陽所在的角落里,重重的敲了下桌子,用上司獨有的語氣說道:“任哲,看到領導為什么不站起來?這就是一個新員工的素質?”

  “任哲?他就是任哲?蘇晴的老公?”

  “什么?那個廢物?我說呢,怎么吃那個,一定是從來沒吃過牛排,怕丟份。”

  “我去,這么說,任哲也是蘇晴姐帶過來的?一定是他求著蘇晴姐的吧。這幅德行能干嘛?空有一副皮囊,沒用哎。”

  “.......”嘰嘰喳喳的議論聲此起彼伏,這正是劉陽的目的,任哲這個名字,抵得過各種謾罵誣陷,只要知道他就是任哲,蘇晴的老公,他的名聲就已經臭了。

  “我是新來的,不知道這個規矩,抱歉。”任子陽放下筷子,譏諷的看著劉陽,就像看一下煞筆一樣,任子陽也不知道這個劉陽究竟在嘚瑟什么。

  只要自己想,隨時都可以不留痕跡的弄死他,也不知道劉陽有什么好跳的。

  劉陽習慣了萬人之下的感覺,自然沒有感受到任子陽對他的嘲諷,他接著故意扯著嗓子說道:“你說你,你作為蘇晴的老公,怎么就躲在這吃飯了?就這么沒有骨氣?你說你來干嘛的?嗯?我中午和蘇晴一起吃飯,蘇晴還拉著我的手,向我控訴你究竟如何如何差勁,我如今一看,果然是這樣。”

  “哦。”任子陽依然狼吞虎咽的扒著米飯,就當聽不到劉陽的話似的,劉陽一次又一次觸及他的底線,如果不是因為蘇晴告誡他不要惹事,他現在就把碗卡劉陽頭上去。

  而且這劉陽還真是不要臉啊,什么話都敢說,任子陽根本就不相信蘇晴能拉著劉陽的手說自己的不是,任子陽覺得如果蘇晴的審美正常的話,就算找條狗說說話也不會找劉陽的吧。

  任子陽對這件事的反應,只能是冷處理,任子陽不是不記仇,正所謂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劉陽,你特么死定了。”任子陽內心將劉陽的名字記了下來,表面依然波瀾不急,雖然他是不想理睬劉陽,但是在別人眼里,任子陽是壓根不敢,只能吃飯來掩蓋自己內心的恐懼。

  這個男人,真的很差勁,情敵都找上門來了,屁都不敢放一個。

  劉陽環視眾人,確保自己現在是食堂的焦點,然后大聲說道:“雖然你是廢物,但是既然是蘇晴安排的,也算是我們公司的一員了,大家也不要排擠他,我們暮年公司的伙伴是很大度的。”

  劉陽這是拐彎抹角的打壓任子陽呢,經過劉陽這番話,誰還敢接近任子陽?此刻任子陽已經成為了全民公敵了。

  “我謝謝您。”任子陽淡淡的說道,如果劉陽就這么幾句話就能惹怒任子陽,那任子陽只能算是徒有其表,在任子陽的眼里,劉陽就是一條狗,被狗嗷嗷叫兩嗓子,不疼不癢的,任子陽也懶得說什么了。

  全民公敵?呵,我不在乎,別欺人太甚就行了!咱們井水不犯河水就可以!

  至于劉陽這條狗,還不配成為我的對手!如果一再觸碰我的底線,呵呵,我,任子陽,會讓你知道惹怒我,會有多么可怕的后果。

“好好吃你的軟飯吧。”劉陽覺得自己的目的已經達到了,也懶得逗留,想要收拾任子陽的話,有的是辦法,他可不認為任子陽會是他的對手。

  這個軟飯,根本不堪一擊。

  劉陽帶著他的狗腿子準備離開,其中一個臨走時候還嘀咕一句:“這任哲這么廢物,能滿足蘇晴嗎?真是可惜了蘇晴了,留給我也好啊。”

  那個狗腿的聲音很小,包括劉陽都沒有聽到,任子陽憑借敏銳的聽力卻是聽的一清二楚,曾經瞬息萬變的戰場上的一切聲音任子陽都能聽到,甚至精確到一只蚊子的叫聲,那個狗腿的聲音自然不在話下。

  并且狗腿的話,便是任子陽的底線,因為他侮辱了蘇晴,侮辱了自己明面上的“老婆”,任哲能不能忍任子陽不會知道,但任子陽絕對不會忍。

  “那個,這個兄弟等一下,我有事找你,就是關于公司的規章制度,”任子陽對剛才嘴欠的狗腿說道。

  韓光疑惑的看著任子陽,他沒想到任子陽會突然叫住他,這不是自取其辱嗎。

  劉陽賊溜溜的眼珠轉了兩圈,推了推韓光,輕聲道:“再去給他點教訓。”

  韓光知道了劉陽的意圖,壞笑兩聲,便走了出來,用不耐煩的語氣說道:“你沒有嘴巴?不會問別人?你這個廢物怎么什么都不會做?”

  韓光以為自己的目的達到了,這下任子陽一定更難堪了,有些看熱鬧的吃飯的人都已經離開,他們覺得沒有必要看下去了,如果自己是“任哲”,說不定都要從樓上跳下來了,劉陽固然過分,但是“任哲”的忍讓,讓他們覺得一切都是“任哲”活該。

  任子陽嘿嘿笑了兩聲,走過來摟住韓光的肩膀,接著不由分說的拉著韓光的肩膀往外面走,一邊還客客氣氣的說道:“兄弟,這兒有話說不清楚,我們出去說。”

  韓光就這么被任子陽拖著,帶到了外面。

  “這個人,太賤了吧,人家都這樣對他,他還熱臉貼著人家的冷屁股。”一個人咂咂嘴,感嘆了一句,接著大家都自討沒趣的散開了。

  “劉總,任子陽這是要干嘛?”另一個狗腿不解的對劉陽說道。

  劉陽笑著說:“這任子陽是想要求饒了唄,但是他也知道我是不會輕易放過他的,所以,這個慫蛋就決定先討好我的身邊人,也就是韓光,再讓韓光帶話讓我放過他。”

  “原來是這樣啊,這任子陽原來一肚子壞水啊,這種辦法他都能想的出來,還好劉總已經猜到了他的意圖了。”狗腿拍馬屁的本事還是很高的。

  “哼哼,任子陽,只要你還在蘇晴身邊,你就別想有好日子過。”劉陽陰險的說道。

  而任子陽拉著韓光來到了衛生間,此刻已經過了吃飯時間,大家都開始匆忙的工作了,所以此刻衛生間空無一人。

  “來這干嘛?”韓光奇怪的對任子陽說道。

  “你覺得呢?”任子陽冷笑著看著韓光。

  “我怎么知道?你有病吧?要我說。你抓緊滾出公司吧,你看你能呆的下去?如果你給我點好處,我可能會幫你說說話。”韓光還不知道任子陽究竟想要干嘛。

  “好處?”任子陽回應道:“你想要什么好處?我把蘇晴送給你,要嗎?”

  “你什么意思?”韓光猜到任子陽可能聽到他說的話了,當即惱羞成怒的罵道:“你胡說什么?你個廢物,讓蘇總聽到了。你特么死定了。”

  “你是真的不怕我???”任子陽嘆了口氣,一副很惋惜的樣子。

  韓光以為剛才任子陽是裝出來的,所以又恢復了之前的囂張跋扈,道:“誰會怕你?你不撒泡尿照照?”

  任子陽露出一起笑容,接著一耳光甩了出去,重重的甩在韓光的臉上,將韓光打的暈頭轉向,任子陽道:“那現在呢?”

  “任哲,你瘋了?”韓光還有些意識,他晃了晃腦袋,打死他也不敢相信廢物任哲居然會動手,他還單純的認為是自己太不小心了,所以被任子陽給偷襲了。

  任子陽沒有回他的話,再次出手,隨手拿起旁邊的馬桶抽子,打向韓光的腦袋,韓光本能的雙手護住腦袋。任子陽沒有收手,馬桶抽子當即打在韓光的手臂處。

  “??!”韓光慘叫起來,他覺得自己的手像是被千斤頂給砸了一下,一陣劇痛,當即蹲下來,雙手不受控制的哆嗦著。

  任子陽飛起一腳,將韓光踢倒在地,接著,將腰間別著的匕首快速抽出,瞅準韓光的眼睛刺去。

  韓光呆住了,就像死了一樣一動不動,不是沒有了意志,而是壓根不敢動,因為任子陽的匕首,距離他的眼睛,只有幾毫米。

  匕首的刀口所迸發的銀色刀影,韓光看的清清楚楚,他知道自己要是多動一下,自己這一百來斤肯定就交代到這里了 。

  “怕我嗎?”任子陽又重復了一開始的問題。

  韓光沒有說話,但是他用行動來表示了自己的答案,他尿了,褲襠處整個都濕透了。

  任子陽收回匕首,用蛇一般的眼神對韓光說道:“我不想讓劉陽知道我的能力,所以你應該怎么做就不用我說了吧?當然,你可以選擇告密甚至報警,你的權利嘛。”

  “但是那樣的話,我不知道你的下場究竟會是什么,你可以試試,我真的不怕。”

  任子陽說完便起身離開,而韓光過了許久,才戰戰兢兢的爬了起來,整個腿都在抖。

  有那么一瞬間,韓光覺得自己是在做夢,剛才那個人真的會是任哲?那個廢物?完全就是兩個人啊,那種畫面沖擊感,太強烈了吧!

  但是匕首的寒光和死亡帶來的壓迫感讓韓光清楚地明白,剛才的一切都是真的。

  韓光雙手依舊不能動彈,一定被打骨折了,韓光突然又有一些慶幸,還好自己只是口花花了幾句,如果再過分點,保不齊任子陽會做出什么事。

>>>>本文全文在線閱讀<<<<

新聞標題: 任子陽蘇晴小說最新章節,任子陽蘇晴小說更新到哪里了
新聞地址: //www.boypnv.com.cn/gj/1108823.html
新聞標簽:小說  最新章節  到哪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