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江西快≡走势图
你的位置:江西快≡走势图 > 國際 > 新聞正文

江長生二叔無刪減小說《尋尸怪談》大結局列表

江西快≡走势图 www.boypnv.com.cn

時間: 2020-03-06 18:00:17 | 來源: | 閱讀: 8次

全都落在了他的身上……

  我一邊想一邊哭,就這么在爺爺的靈前哭了三天,這三天內無一人前來,包括毒老頭,毒老頭拿著我們家那個盒子不見了。

  三天后的上午,該是爺爺入土為安的時候了,無人跟我抬棺,無人前來送葬,我便想著自個兒拉個平車,將爺爺拉到山上去葬了。

  就在我打算將棺材抬上車拉走的時候,我家大門突然“吱呀”一聲開了!

  循聲望去 ,一個年約五十歲左右的半大老頭兒,一步跨進了門內,環視了一圈后,直奔向爺爺的棺材前,“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放聲悲哭了起來。

  這突如其來的人給我整懵了,這是誰呀?我們村子里林林總總就那么些人,都是熟面孔,這個人我卻從來沒見過,好像不是我們村子里的。

  我盯著那個人打量著,他穿著一身寬袍大袖的布衣,有點像清晨在公園里打太極的老頭穿的衣裳,很臟,有些地方還破了洞,頭發亂蓬蓬的,像個雞窩,估計得有半年沒剪了,胡子拉渣的,身上還背著一個布包,一身風塵樸樸的樣子,像是剛從很遠的地方趕來。

  我看著那人痛哭流涕的像死了親爹的樣子,心說這是啥情況呀?難道他是爺爺的遠方的親戚?

  可也不對呀,一來,我從不知道爺爺還有什么親戚。二來,爺爺死了的消息除了我們村子里的人,也沒別人知道呀,難不成是來蹭喪宴的?

  早些年的時候,有許多討飯的叫花子,行走的過程中,遇到誰家有個婚喪嫁娶的事兒就上前湊合,如遇婚娶,就說些吉利話兒,如遇喪葬,就去棺前哭幾聲,為的是蹭頓好飯吃,而遇到這種人的人家,也多不會去趕他們,都是以禮相待,難道這老頭兒是個討飯的,看我家門前掛著“碎頭紙”,就跑來哭了?

  看這人邋里邋遢那樣,倒確實有幾分像叫花子,不過他哭的實在太真情實意了一些,又像與我爺爺有著莫逆的關系。

  我猜不出他的身份,就陪著他哭,他給爺爺磕頭,我就恭敬的給他磕頭還禮,這不僅是傳統的規矩,還因為他是唯一一個前來給爺爺吊喪的人,我從心底感激他。

  這人一哭就是半拉小時,之后,他拿袖子抹了一把淚兒,回頭看了一眼停在院子里的平車,站起身來道:“走吧,咱先把你爺爺葬了,別誤了時辰。”

  “你~你是誰?”聽他說要與我一起葬爺爺,我感動之余,終于忍不住出口問他。

  還不待那邋遢老頭回答,門外忽然又進來一個人,是幾天不見的毒老頭,他進門看著邋遢老頭道:“懷禮回來了。”

  懷禮!

  毒老頭的話讓我大吃一驚,我看著邋遢老頭,心說,懷禮不是我二叔的名字嗎?難道這邋遢老頭是我二叔!離家二十年的二叔在爺爺死后回來了!

  邋遢老頭真的是我的二叔,他看著毒老頭,輕輕點了點頭說,“我回來了,叔,謝謝你通知我。”

  二叔的話不僅證實了他的身份,還帶有其它的信息,他謝謝毒老頭通知他是什么意思?難道二叔能趕在爺爺下葬之前回來,是因為接到了毒老頭的通知?毒老頭是如何通知我二叔的?他又怎么知道我二叔在哪里?

  這么些年來,我以為二叔死在了外面了,或者如村中人所說,他害死了我爹跟那些孩子,心里頭虛的慌,無顏再踏入村中半步。

  卻不想,二叔回來了,他沒死,他也敢回來,還是毒老頭通知他回來的,這說明他可以自由歸家,他在何處也不是不為人知的,那他為什么一走就是二十年,二十年不回家看爺爺一眼!現在爺爺死了,他回來磕再多的頭,哭的再悲痛欲絕又有什么用!

  是二叔拉著爺爺的棺材上的山,山路崎嶇不平,前兩天又剛下了一場大雨,更是泥濘難行,許多地方,一腳下去就成了泥腿子,車轱轆陷進去半天拉不出來,二叔拉的很賣力,車繩搭過肩膀,弓著背,挽起褲子裸露在外的小腿因使力而繃起一條一條的青筋。

  毒老頭在后面幫忙推著,遇到難走的地兒,齜牙咧嘴的喊我幫忙,我不干,跟在他們身后,一路拋灑著紙錢。

  對于二叔,我心里是存了怨的,先不說我懷疑他是殺我爹的兇手之事,單為人子者,二十年不歸家看望老父這一點,我就覺得不可饒恕,不愿幫他,也覺得他拉爺爺上山是應該的。

  二叔跟毒老頭廢了九牛二虎之力將爺爺拉上山葬了。

  回家后已經是下午,二叔沒有走的意思,自顧收拾起了爺爺那屋子,看樣子似乎要住下,這讓我對其更是不滿,爺爺在的時候他不見個影兒,爺爺走了他卻有臉回來住。

  我跟在二叔的身后,看他時而默默收拾,時而捧著爺爺的某一樣東西呆呆發愣,似在緬懷。

  我冷眼看著他,等待著,等他給我一個解釋,關于二十年前發生的那些事情的解釋,就我了解,那一系列事件中,知道內情最多的人就是二叔了。

  然而,二叔卻始終一言不發,似乎還沉浸在爺爺離開的悲傷中無法自拔。

  我心里琢磨著,他不說,我只能開口問他了,問他我四個哥哥和父親的死跟他有沒有關系?問他我的命是不是他用村子里四個孩子的命換的?問他這些年去了哪里?分明能回家,卻為什么不回家……

  就在我打算將一肚子的疑問問出口時,突然就聽“咣當”一聲,我家大門開了!

  我隔著窗戶往外看去,就見一個人影沖了出去。

  “站??!”

  即將問出的問題哽在喉頭,硬生生又咽了回去,張口喊一聲“站住”,我一溜煙跑出屋子,沖著那人影追了上去!

人影是我娘,我娘又發瘋了。

  我娘的病時好時壞,好的時候看上去跟個正常人似得,也不說話,自個兒呆在一處發呆,壞時不管白天夜里的往外跑,拽都拽不住。

  娘不光是往外跑那么簡單,她還沒有安全意識,山上水里她都去,多少次被爺爺找到時渾身是傷,狼狽至極,好幾次差點命都沒了。

  不僅如此,她還具有攻擊性,看到六歲以下的孩子就搶,勁兒奇大,有一次,竟硬生生自一個大老爺們手中搶走了人家兩歲的兒子,找了個柴火垛鉆進去躲了兩天,害的那男人來我家要人,說找不回人就要命,那家女人哭著喊著,找不回孩子就吊死在我家門口,后來那孩子在柴火垛里餓極了,哇哇哭,這才被人發現,發現的時候,我娘正敞著懷給那孩子喂奶。

  還有一次,鄰村有戶人家,三歲的娃兒死了,葬在了亂葬崗,娘不知怎么知道了,去亂葬崗把孩子刨了出來,抱回了家,爺爺是聞到味兒才發現的,那孩子被娘藏在被窩里,捂的嚴嚴的,腐爛的尸液將被褥浸濕了一大片。

  類似的事情多不勝數,因此,村里人對娘極其不滿,讓爺爺將娘拴起來,不讓她亂跑。

  爺爺不肯,對我娘,爺爺有愧,他說娘可憐,在江家沒過上幾天舒坦日子,凈遭罪了,瘋了倒好,不知道苦了,瘋了他也要照顧好她,怎么能拴,拴著的那是畜生。

  爺爺說到做到,二十年間,待娘像親閨女,下地干活時將娘帶在身邊,娘發瘋往外跑時,爺爺就在她身后跟著,恐出意外。不過就是這般,娘也沒少給爺爺闖禍。

  有些跑題了,言歸正傳。

  我追著娘跑了出去,娘跑的飛快,眼瞅著就出了村子,進了山。

  我心中暗暗叫苦,山中多樹,多荊棘灌木,不僅路不好走,人進去后也很容易跟丟了,娘進去,找起來可麻煩。

  果然不出所料,在山中追著娘跑了沒多會兒,娘就不見了,我在山里找了半天,一直找到太陽下山,黃昏薄暮,才在“獐子山”附近看到了娘的影子。

  娘是被嚇瘋的,瘋了后反倒什么都不怕了,膽兒賊大,只要跑出去,就沒有她不敢去的地兒,獐子山是一片亂葬崗,據說以前在那里發生過一場大戰,那一戰非常的慘烈,死了不少人,戰爭結束后,死者的尸體直接就地淺淺的埋了,后來經年累月,風吹雨淋下就露了出來,一地橫七豎八的死人骨頭。

  在我們這里有個說道,非壽終正寢的人死后是不能入祖墳的。我們附近幾個村子里,但凡兇死、橫死的人,早夭的孩子,未出閣就死了的大姑娘等等,只要不是正常死亡的人,也都往獐子山里埋,二叔當年抬上山的大甕和我父親的頭顱,也埋在那里。

  那樣的鬼地方,年歲久了,總會生出各種各樣邪門的說道來,什么夜里聽到鬼哭聲,看見鬼火,這些在獐子山都不是啥稀罕事兒,不少人都說自己親眼見過山中鬼影重重。

  甚至還有人說,夜里趕路路過獐子山附近時,看到山中無墳,而是一座燈火通明的村子,內里人聲鼎沸的。有個外地人不知道獐子山的底細,夜里趕路,見那光景,還去那村中借宿了一晚,受到了村里人的熱情款待,酒喝著,肉吃著,半夜被窩里還鉆進去一個軟乎乎的大姑娘纏著與他做那事兒,結果隔天天亮,他才發現自己光溜溜睡在一具棺材里,身子底下壓著一具同樣光溜溜的女尸,身邊還放著一只啃了一半的癩蛤蟆。

  這件事的可信度很高,據說是當事人親口說的,那個人說這件事的時候,已經處在半崩潰的狀態了,他說他被那女鬼給纏上,走不出獐子山了,說不管白天他跑多遠,躲在什么地方,到了早上醒來,肯定睡在那具棺材里,與那女尸一棺同眠。

  開始的時候,人們當男人是瘋子,對他的話半信半疑,后來男人不見了,又幾天,村中有戶人家妻子難產,一尸兩命,抬了去亂葬崗埋葬時,在一座破墳中看到了那男人的尸體,尸體的旁邊,是一具已經半腐爛的女尸!

  關于獐子山發生的邪乎事兒,我能說上三天,總之,那兒是我們十里八鄉的禁地,若非迫不得已,沒有人敢到那兒去,我眼瞅著天就黑了,可不想黑燈瞎火在墳圈子里轉悠,于是加快了腳步,想快點追上娘,將她帶回去。

  終于,我在墳圈子邊上把娘給追上了,不由分說的拉著她就往回走。

  娘的勁兒很大,拼命的掙扎,想掙脫開我的手,同時口中喊著:“放開我,我要去,我要去……”

  娘的話聽我的我頭皮發麻,她要去哪兒?

  我說:“娘,天都黑了,咱回家去。”說罷,拖著她就走。

 文學

  娘不走,口中哇哇的亂叫著,要往墳圈子里鉆,可她的力氣終究敵不過一個處在恐懼中的大小伙子。

  被我拖著走了一通后,娘突然安靜了下來,叫聲:“長生。”

  娘不瘋的時候是認得我的,偶爾也會叫我,與我說上幾句話兒。

  “嗯。”我下意識的答應著,扭頭看了娘一眼,心說,娘這是過了那陣瘋勁兒了?

  這一眼,嚇了我一跳,我發現娘不像娘了,娘似笑非笑的看著我,暮色下,那表情詭異中帶著幾分森然,那么的陌生。

  “娘~你……”我意識到不對,開口,卻不知道怎么問她。

  娘伸手往身后指去,說:“長生,你快看。”

  我不由自主的順著娘手指的方向往看去,就見亂葬崗內大片高低不一的墳,墳地里有零散的老枯樹,鬼手般張牙舞爪的枝節延伸向天空,有些枝丫上還掛著一些破敗的白布條,晚風中,白布條幽幽的擺動著,如同招魂的鬼手,那情景看的我脊背發涼,渾身起雞皮疙瘩。

  而就在我一愣神的功夫,娘忽然一猛子掙脫開我的手,轉身又往亂葬崗跑去。有那么一瞬間,我看到娘的眸子里帶著熱切的光,她似乎看到了什么讓她興奮的東西!

娘的表情讓我感到深深的恐懼,在這亂葬崗中,她看到了什么……

  我不敢細想,狂奔幾步,抓住娘,使出渾身的力氣拉著她,跌跌撞撞往家的方向跑去,那一刻,我心里頭只有一個念頭,就是趕緊離開這個鬼地方!

  連拖帶拽的將娘拉回家時,我整個人已近乎虛脫了。

  不過到了家,我也就沒那么害怕了,喘了口氣,喝了碗水,我心中生出了強烈的好奇來,問娘方才看到了什么?

  “他回來了。”娘幽幽的說。

  “誰?”娘的話聽的我一個機靈,脫口問道。

  娘卻不再說話,眼神癡癡的盯著某處,出神一般。

  我順著她的目光看去,發現她盯著的是爺爺的屋子。

  沒來由的,我生出了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覺,“他回來了”這話幾個意思?是娘在亂葬崗中見到了什么東西?還是爺爺死后魂魄回來了?又或者,那個“他”指的是二叔?

  想起二叔,我才發現,我進門時家里黑咕隆咚的,沒人在家的樣子,難道二叔走了?

  這般想著,我將娘安頓在了她的屋子,將門自外頭鎖上,防止她半夜再跑到亂葬崗去,之后,我轉身走到爺爺那屋門前,意思性的敲了敲門后,推門走了進去,開燈,就見屋內收拾的整整齊齊,卻空無一人,二叔真的不見了!

  守靈三天,我三天未眠,也幾乎水米未進,今天又被娘這一頓折騰,就身體上而言,我已疲乏不堪,我想睡覺,可卻睡不著,心中反復的想著二叔去了哪兒,我還有一肚子的問題想要問他呢,他怎么就走了?

  我在屋子里來回的走趟趟 ,心中充滿了不甘,我終于最近距離的接近了二十年前的真相,難道又錯過了!

  在家轉悠了半天,我實在待不住了,于是開門往毒老頭家走去,毒老頭這個老家伙,似乎知道的事兒不少,既然二叔走了,我只能去問他了,順便問問爺爺臨走前跟他說了什么,再把爺爺睜開眼就惦記著的那個木盒子要回來,那畢竟是我們家的東西。

  毒老頭家距離我家有五分鐘的路,胡思亂想間就到了,他家門半掩著,可見屋內亮著燈。

  我正待推門進去,可就在我的手放在門上的那一刻,我聽到一個聲音說:“叔,你別再多說了,當年我錯了,今日,我自有定奪。”

  那說話的聲音聽的我一陣激動,是二叔,二叔沒走!竟然在毒老頭家,還說起了當年,說他錯了,什么意思?當年他錯哪兒了?

  我伸出的手又輕輕的收了回來,屏住呼吸,支棱起耳朵偷聽了起來,我預感,二叔跟毒老頭接下去要說的話,很多會是我想要知道的。

  “叔知道你的心思,可這是你爹臨走前讓我捎給你的話,你爹硬生生的撐了半拉月咽不下那口氣兒,就是怕他死后你胡來??!”毒老頭語重心長的聲音又響起。

  合著爺爺最放心不下的是二叔,可是這個“胡來”是什么意思? 二叔為什么要胡來?爺爺又怕他怎么胡來?

  我側耳聽著。門內久久未語,好大一會兒,毒老頭才重重的嘆息了一聲,道:"你爹還讓我告訴你,過去的事情都過去了,只有放下過去,才能更好的開始。”

  “更好的開始?怎么開始?” 二叔聽了毒了老頭的話,整個人似乎都激動了起來,聲音較于之前大了幾分,隨即又道:“我四個侄子死的不明不白!我哥的身子至今未能找回!我嫂子生生被逼瘋了!我爹苦了一輩子!我二十年有家不能歸!在老父臨死之前都未能在其身前盡孝!我們好好的一個家,變得這般七零八碎,你說我如何放下?又怎么開始?我不甘!叔,我不甘啊……”

  二叔說到后面,情緒似乎要失控了的樣子,聲音歇斯底里間帶著一絲哽咽。

  我微皺著眉頭,聽二叔的話,似乎他二十年不回家不是他的原因,是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并且通過這番話,似乎可以排除他是殺我爹,害我四個哥哥的兇手了,不僅如此,他還對我們家發生的一系列事情耿耿于懷。

  接下來,我聽到二叔大口的喘息聲,似乎是在努力的平復著自己的情緒,好一會兒,他說:“叔,你就不要再勸我了,爹不在了,我沒有那么多顧忌了,當年發生的一切,是時候查個一清二楚了。”

  “唉”

  又是一聲重重的嘆息聲,毒老頭說:”知子莫若父啊,你做出這個決定,其實早在你爹的預料之中,他跟我說,若我無法阻止你,就讓你好生安排長生,不要讓他卷進這件事情里來。”

  "長生"。 二叔幽幽的重復著我的名字,聲音拖得悠遠綿長,又帶著一絲意味深長的味道,似沉吟良久,他輕聲說:“我會安排好他的,江家已對不起他父母……”

  二叔的話說的輕飄,后面我沒聽清楚,不過“江家已對不起他父母”這一句話,讓我深深的皺起了眉頭。二叔何以這般說?聽他那話的意思,好像我爹娘不是江家的人。

  不。我隨即在心中否認,一定是我曲解了二叔的話意,在這個屁大點兒事兒都能傳得沸沸揚揚的村子里,若我父親不是我爺爺的親兒子,定然早就傳開了……

  “接下來你打算怎么辦?可有了什么頭緒?"毒老頭出口問道二叔,打斷了我的思緒。

  “有了一點”,二叔說。

  “哦?你懷疑誰?是不是咱們村里的?”毒老頭語帶驚訝的問道。

  二叔沒說話,不知是他沒有回答毒老頭的問題,還是說話的聲音太低我沒有聽見,后面我只聽毒老頭又問二叔:“你認為那四個孩子的死,跟你大哥的死,是不是一人所為?”

  二叔說“這個我暫時還無法確定,只能逐步調查了。”

  “懷禮,你……”毒老頭子似還想要說什么,卻欲言又止。

  二叔問他怎么了?

  毒老頭才壓低聲音道:“你覺得,那些事情真是人為的嗎?我怎么覺得他們的死處處都透著詭異,會不會害死他們的根本就不是人?!”

>>>>本文全文在線閱讀<<<<

新聞標題: 江長生二叔無刪減小說《尋尸怪談》大結局列表
新聞地址: //www.boypnv.com.cn/gj/1108814.html
新聞標簽:大結局  二叔  怪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