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江西快≡走势图
你的位置:江西快≡走势图 > 國際 > 新聞正文

平民首長小說全篇,小說平民首長張家良下載

江西快≡走势图 www.boypnv.com.cn

時間: 2020-03-05 18:00:14 | 來源: | 閱讀: 5次

"左愛愛一副純情少女不明世事的樣子答道。

  席間大多是趙鵬輝敬酒左愛愛配合,張家良更多的是自斟自飲,很快左愛愛便露醉態,這時張家良知道自己該出馬了,道:"趙董,剩下的時間該咱們男人之間對抗了,女人暫且休息。"

  趙鵬輝為了捍衛自己男人的尊嚴,不得不舉杯:"灌醉了這小子,剩下的時間就是我和左愛愛的了,媽的,左愛,就這名字,怪不得自己一見她就想了。"

  各懷鬼胎,各有自己的目的,二人很快也就眼前朦朧。

  看著張家良為自己擋酒,左愛愛心里也頗為感動,趙鵬輝伸手摸著左愛愛的腿不放:"左……左妹妹,我好想你,晚上更想……。"說著竟然整個人趴倒在左愛愛身上,左愛愛躲不及被抱個正著。

  隨著張家良的一酒瓶下去,趙鵬輝很快就軟了下去。

  左愛愛"啊"的一聲尖叫,張家良連忙捂住她的嘴,沒想到左愛愛一撤身子,張家良手跟著前去,一下握住了左愛愛胸前,張家良連忙收回,沒等左愛愛反應過來便拽著左愛愛的胳膊向外走去。

  "他……他沒事吧!"坐在車上左愛愛才漸漸穩定下來,害怕的問道。

  "放心吧,沒事的,小時候我家里養羊,殺羊前來這么一下子,挨宰時就不會痛苦,這事我有經驗。"張家良一邊回味剛才的手感,一邊向左愛愛解釋。

 文學

  "停車,快停車!"左愛愛連忙下車來到一棵樹旁"嘔嘔"的吐了起來,張家良也感到這會酒有點上頭,二人互相攙扶著上了車左愛愛已經整個人倒在了張家良的身上,軟玉滿懷,張家良有些難以自拔。來到門口問左愛愛要鑰匙,左愛愛指了指自己包包,便再也不省人事了。

  張家良摟住左愛愛纖細的腰身,另一只手翻弄著左愛愛的包包,只見里面亂七八糟的什么都用,從里面張家良居然看到一盒橡膠制品,這點讓他感到很意外,一個未婚單身女人,在自己的包包中隨時準備著安全用品?

  進入房間,將左愛愛輕輕放到床上,倒了杯白開水放在左愛愛床前的柜子上,看著這張美的慘絕人寰的臉,張家良的內心"砰砰"的跳的厲害,想起左愛愛隨身帶著安全用品的事,張家良頓起疑竇:難道一切都是左愛愛計劃好的?帶自己赴宴,喝醉,送她回家,然后……

  想到這里張家良激動的在左愛愛房間里來回的踱步,理智告訴他一定不能沖動,但是看著躺在床上仍穿著黑色風衣的左愛愛,張家良內心的火"騰"的一下被點燃了,酒精上腦,連眼睛也紅了,三下五除二的摒除障礙,輕輕向著某個方向爬了上去……

  一番勞作之后,張家良慢慢清醒過來,望著躺在床上沉睡不醒的左愛愛,看著被單上鮮紅的花朵,張家良的大腦一片空白,徹底的懵了。張家良怎么也想不到一個隨身帶著安全用品的女人竟然會是處,自己居然強行占有了她?天哪!此時的韓鵬頓時感到天塌了!

  張家良揮舞著拳頭拼命地擊打著自己的頭部,想起含辛茹苦撫養自己長大的父母,想起父親為自己的工作在別人面前連腰都不敢直,張家良的心流血般的痛,自己鋃鐺入獄,兩鬢斑白的父母怎么辦?越想越后怕,張家良含淚輕輕跪在左愛愛的床前,內心不斷地為自己的行為懺悔。

  等早上的太陽再次升起時,左愛愛終于醒了,揉了揉惺忪的眼睛,眼前的景象在自己視線中慢慢浮現,伸了個懶腰,突然感覺某個地方火辣辣的疼,發現身上竟然沒有一件衣服,左愛愛惶恐不已,自己沒有不穿衣服睡覺的習慣,看到床前跪著的張家良,"??!"尖叫了一聲,張家良仍木偶般的一動不動。

  "你……你……。"掀開被子看了看床單,左愛愛瞬間明白了什么,身子一軟再次倒在床上,目光呆滯的望著床前的張家良,張家良起身拿起被子輕輕為左愛愛蓋上那具完美無瑕的身體。

  左愛愛的腦子里空蕩蕩的一無所有,連她自己也不清楚到底在想什么,身為女人最重要的蛻變,竟然就這么完成了?這么荒誕無厘頭的情節真的發生在自己身上了嗎?

  甚至,她到這時候都還有些懷疑,自己真的被眼前這小子那啥了嗎?還是一個惡夢?她想掐自己一下或者咬一下舌頭嘴唇什么的,試一試痛不痛。然而她不敢,她怕,怕這個事情是真的。

  此時此刻,她的心里還殘存著一點點可憐的僥幸。

  張家良一動不動的跪倒在床前,絲絲涼意透過腳心,令得他越來越清醒,看著眼前的景象,腦子里卻在播放著剛剛發生的一幕幕,那絲快感被內心的恐懼所代替,而且這種恐懼自己心中不斷的萌發、成長,很快便布滿全身。

  想到“強jian犯”這個詞語,張家良忍不住渾身打了個顫栗,用帶著哭腔的聲音顫顫的道:“左……左……左主任!”

  聽到聲音左愛愛眼睛無力的轉動一下,然后頭也跟著微微一轉,冰冷地看著張家良,一股千年冰寒的寒氣撲面而來,讓張家良重重的打了個噴嚏。

  和左愛愛的目光一碰撞,張家良再次忍不住打了個冷顫,急切說道:"左主任,我,我不是故意的......"

  "哈哈哈哈,你不是故意的?"聽到這話左愛愛毫無顧忌的大笑起來,這是她這輩子聽到最好笑的笑話,把人家都那個了,破了人家的身子,居然說不是故意的!

笑過之后她咬牙切齒的道:“你等著坐牢吧,無期徒刑,我不會放過你的!”說話間眼中的冰冷化作熊熊怒意,一把扯過自己的包,胡亂翻著,用顫抖著的手取出手機開始撥號碼。

  張家良大驚,腦子突然飛速轉動起來,猛然出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左愛愛的手機奪了過來。這時候,哪兒能讓她打電話呢?不管她這個電話是打給派出所所長還是110報警中心,他都必須阻止。

  左愛愛的內心一團亂麻,和男友相戀五年,男友一直是謙謙君子,從不強求自己做不愿做的事,當自己買了安全用品準備向男友交付自己的時候,卻沒什么可以交付的了,竟然被那啥了,多么可笑而又殘酷的現實。

  真去告他嗎?左愛愛心里馬上否定了這個念頭,讓人知道自己被下屬這樣了,自己將成為新村鎮永遠的笑柄,這將讓自己一輩子活在別人的白眼之中嗎?會讓自己一輩子抬不起頭。左愛愛突然發瘋似的大喊大叫。

  看著眼前滿臉淚水的張家良,左愛愛激動的跳了起來:"你怕了?"左愛愛就這么不著寸縷地坐在床上,絲毫不顧忌眼前的張家良,臉上的淚水已然干涸,冷笑著。

  張家良滿心后悔,恨不得抽自己兩個嘴巴,怎么就糊里糊涂犯下這種錯了呢?平時定力很好的啊。然而事情發生了,后悔也沒用,當務之急是要怎么樣善后。

  "左主任,事情已經發生了,說我后悔也好,怕也罷,都改變不了什么。"張家良沉吟了一下,腦子里有了個大致的思路,見到左愛愛臉上的冷笑已經不見,取而代之的是滿面怒容,但卻沒有打斷自己的話,便在心里繼續組織著語言。

  "等我把話說完,你再報警不遲,犯下這禽獸之事,我甘愿受法律的嚴懲,但是……但是我……!"張家良也是難以啟齒。

  室內靜得可怕,張家良開始緩緩講述著自己的故事,兒時生活的辛苦,父母的艱辛,母親手上的厚繭,父親過早的衰老;講到父親推車步行三十里路到城里賣碳,只因為每公斤碳便宜兩毛錢;講到父親每天帶著干糧到山上幫人搬石頭,只為了每天能賺二十元錢,時間長了手上纏著厚厚的繃帶仍經常滲出血;講到母親在醫院手術割瘤子,母親竟然怕耽誤自己高考而瞞著自己,誰能相信醫院就在自己學校的后面,步行只需五分鐘,老天憐憫,母親的瘤子是良性的,手術后仍然健康的活到現在。

  講著講著,張家良淚流滿面,嚎啕大哭,多年壓抑的情感瞬間迸發,自己多么渴望左愛愛能原諒自己,給自己一個贖罪的機會。左愛愛也滿臉淚水的怒視著張家良,為自己被命運的戲弄而哭泣,為自己糊里糊涂失去的初次而哭泣……

  "算了,我不奢求了,這是你的手機。"張家良悲痛之下把手機遞還給左愛愛,平靜地說:"你報警吧,我就在這兒等警察過來。"

  左愛愛一把奪過手機,手指放在屏幕上,卻是一個數字都沒有按,張家良一番悲戚的訴苦之言并不能讓左愛愛放棄報警,關鍵是今天的事情,她沒辦法報警,也沒辦法說出去。堂堂黨政辦主任,居然被自己手下一個副科員給辦了,這事兒她不愿也不敢讓別人知道,她受不了別人異樣的目光,她丟不起那個人!

  漂亮的女下屬給有權有勢的男領導做情人,這種事情在官場中很常見,不稀罕!但這樣糊里糊涂被辦的,她恐怕是首例!

  "你走。"過了好一會兒,左愛愛冷冷地吐出兩個字,見張家良并沒有走開,猛然揚起手,將手機砸在墻上,暴喝一聲,"滾!給我滾!"

  在左愛愛的怒火面前,張家良無力再辯解下去,只得怏怏的出了房間,呼吸著外面清新的空氣,張家良摸了摸濕透了的襯衣,心里仍然極為恐懼,他猜不透左愛愛內心的真實想法,自己的命運被左愛愛攥的死死地,張家良甚至沒法想象下一秒自己是在監獄還在辦公室。

  紛亂的思緒被鈴聲的震動打亂,一個陌生的號碼,張家良心煩意亂的按了掛斷,電話那頭的人執著而又倔強,手機不間斷的響起,接聽后張家良沒好氣的問道:"哪位?什么事?"

  "張先生你好,我是臨工電子的趙鵬輝,昨晚咱們見過面的!"聽到是趙鵬輝張家良感到一絲不自然,畢竟昨晚才砸了人家一酒瓶。

  "噢,趙董你好,昨晚都喝多了,我都不知道怎么回家的!"張家良笑著說道。

  "呵呵,周先生也是性情中人,昨晚讓左主任和張先生見笑了,張先生有沒有時間出來喝杯咖啡!"張家良滿腹心事,實在沒這份心情,想起趙鵬輝色迷迷的眼睛,想敲打他一下便欣然應允,畢竟左愛愛現在是自己實實在在的女人。

  按照趙鵬輝說的地方到了咖啡館,一見面趙鵬輝就說道:"左主任的電話一直打不通,我想先和張先生聊聊!"張家良想起左愛愛手機撞向墻壁后四分五裂的樣子,心想你能打通才怪。

  "趙先生對左主任是關心備至呀?"張家良不無譏諷的說道。

  "不瞞張先生,我對左主任很是仰慕,本來考察了在蓮花鎮投資,可左主任來新村任職,我又轉戰新村了!"趙鵬輝倒是坦率,張家良又高看了他一眼。

  "趙董,恕我冒昧,現在是你取悅左主任的最佳時期。"張家良唯恐左愛愛沖動之下不管不顧的曝光這一切,一個利用趙鵬輝轉移注意力的計劃油然而生,這也算是為左愛愛站穩腳跟做鋪墊,畢竟拉來投資才是硬道理,這也是張家良贖罪的機會吧。

  "愿聞其詳。"趙鵬輝一副很受教的樣子。

  "左主任上任伊始,急切需要政績,還有比臨工電子的投資更耀眼的政績嗎?"張家良撒網放食,只等魚兒上鉤。

  "說實話新村鎮并沒有什么優勢,這也是我至今沒決定投資地的原因。"趙鵬輝實話實說。

"第一,左主任就是最好的資源,新村投資建廠,你們日后打交道的地方多著哪;第二,新村鎮政府政策的傾斜,廉價的農村勞動力和便宜的地皮;第三:新村鎮距云山縣城很近,與臨江市區一山之隔,交通便利!"說完張家良拿起勺子加了塊糖,慢慢的啜飲一口,苦澀的咖啡令張家良一個激靈。

  出了咖啡廳的門,張家良給左愛愛發了條信息:"我愿為你赴湯蹈火!"張家良希望左愛愛打開手機的第一時間能看到這條信息,希望能夠減少一份左愛愛對自己的恨意。

  沒想到張家良很快就欣喜的收到左愛愛的回信:"無論什么都洗刷不掉你對我的凌辱,無論怎樣都洗不掉我身體的骯臟。"

  看到這條信息再次張家良如墜深淵。

  周六的政府大院空空蕩蕩,一大早的張家良便失魂落魄的回到自己和蘭亭在外面租的"愛巢",開門后便意外的聽到蘭亭極為舒暢的聲生,聲音很熟悉,張家良以為蘭亭寂寞難耐,自己在尋找樂趣,畢竟這種事以前常發生,此時此刻他自己倒是沒有絲毫的興致。

  不想打擾蘭亭的雅興,張家良拿了瓶飲料在客廳沙發上坐了下來。

  就在這時張家良突然感覺有點異常,因為蘭亭的聲音越來越大,隱隱還有一絲男人低沉的呼吸聲。

  “兩個人?”張家良扔掉飲料三步化作兩步來到臥室門口,推開房門邊便看到一副讓他終生難忘又讓他遁入冰窖的場景,蘭亭頭朝下栽在床上,這個姿勢恰好能在第一時間看到張家良,那個男人赫然便是新村鎮醫院院長游貴。

  張家良"哐"的坐在地上,就這樣仰臉靜靜看著那個男人匆忙的套上衣服,倉皇的從自己身邊溜走,他竟然沒有氣憤的拿起刀追出去,連張家良自己也覺得意外。

  緩緩的爬到床前,依靠在床邊,張家良長舒了一口氣,如釋重負般的放松了許多,心中卻慢慢的平靜了下來。蘭亭就這樣當著張家良的面擦著,然后不著寸縷的站在張家良的面前,沒有解釋的意思,也沒有絲毫的悔恨,就像一個勝利凱旋的女王炫耀自己一樣。

  張家良突然感到胃里翻騰,只覺得一陣惡心涌上心頭,跑到衛生間干嘔了幾聲,順勢坐在衛生間的地板上再也不想動了。

  "良哥,別怨我,這不怪我,我等了你兩年,你還是碌碌無為,你只是黨政辦的一個小小公務員,政府里任何一個小小的官都能把你當狗一樣使喚!"蘭亭的話讓張家良憤怒的抬起了頭,剛才的一幕都沒憤怒,而現在張家良忍不住了。

  看著這張美麗的臉龐,張家良第一次覺得陌生,兩人朝夕相處生活了兩年,自己竟然從來沒看清過這個女人。

  也罷,也罷,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些吧!天要讓其滅亡,必先讓其瘋狂,張家良此刻就處在瘋狂的邊緣,事業受挫,愛情裂變,張家良猛的將頭插在浴缸的水中,那啥女上司,女友紅杏出墻,一報還一報,這世界是公平的,張家良的意識越來越模糊,但卻能清晰地感覺到死亡就在眼前,自己似乎觸摸到了死亡的邊緣,褲兜手機的震動驚醒了張家良,眼前父母的面容變得清晰起來,刀刻的皺紋,慈祥的面容,關心的話語,強力抬起頭擦了把臉,仰頭"啊"的一聲吼叫,內心舒暢了許多,掏出手機準備關機的剎那,看到了屏幕上"左主任"二字,連忙按了接聽。

  "張家良,半個小時之內請你趕到雞靈山下來接我。"沒等張家良開口,話筒里就傳來"嘟嘟"的忙音。

  此時的張家良終于意識到這個世上還有很多值得自己留戀的人,內心感謝左愛愛的電話救了自己一命。張家良就這樣傻傻的站了五分鐘,才開始整理出門,此時的蘭亭就那么一動不動的注視著張家良,即使張家良窒息掙扎的瞬間,蘭亭也保持著無動于衷,一直看著張家良出門遠去。

  去雞靈山的路上張家良接到了黨政辦孫翠的電話,傳達了鎮黨委會議的最新決議,鎮里為了擺脫新村鎮在與蓮花鎮和浚水鎮的招商競爭中墊底的局面,終于下決心成立招商辦了。此時的張家良內心亂的一團麻,正火急火燎的尋找左愛愛,加上自己正在開車,很快便掛了電話。

  沿著盤山公路來到雞靈山半山腰,看到了站在峭壁上的左愛愛?;故悄羌諫羯淼姆繅?,還是那么迷人,如凌波仙子般欲乘風歸去,烏黑垂肩的直發此刻正隨風亂舞,頗顯了了幾分英姿。

  "左主任!"張家良一開口便覺得很是尷尬。

  "一切都是我的錯,我愿意接受任何懲罰,是我自制力太差,那晚又喝了酒,第一次見這么漂亮的美女躺在我面前,我不是柳下惠,做不到坐懷不亂……我自身有錯,但是也怪你長得太漂亮……。"

  "我可以這樣理解你的話嘛,就是你遇到漂亮的女孩就忍不住強*奸她?對嗎?"左愛愛冷冷的說道。

  "不……也不是……。"再說下去張家良顯得底氣不足。

  "只有遇到長的像你這么漂亮的我才會失去控制,至今我還沒見過比你更漂亮的!"說完張家良直視著左愛愛。

  左愛愛面部的冷峻緩和了許多,張家良也覺得自己哄女孩子的水平高了許多,女孩子不管長得多么漂亮,不管家世多么高貴,沒有不喜歡聽人夸自己漂亮的,哪怕自己昨晚做出了那種趁人之危的禽*獸之事,幾句好話都能打消左愛愛對自己的幾分恨意。

  其實現在的左愛愛內心也很自責,聽到張家良的夸獎,自己心中竟然對那事隱隱有些期待,昨晚雖然醉酒,但是仍能模糊的回憶起一陣鉆心的疼痛之后,有種讓人想飛上天空的感覺,是不是自己很下賤哪?但是左愛愛就是忍不住的會去想,一大早跑到雞靈山感覺清醒了許多,雖然沒有跳下去的想法,但是自己的內心平靜了許多,同時也隱隱有些后怕,自己一個單身女子來到這遠離人群的地方是很危險的,便趕忙撥打了張家良的電話,自己也不明白這時候為什么會第一個想到張家良,按說張家良才是最危險的,昨晚就是他粗暴的辦了自己,自己對他怎么還不警惕哪?

 

>>>>本文全文在線閱讀<<<<

新聞標題: 平民首長小說全篇,小說平民首長張家良下載
新聞地址: //www.boypnv.com.cn/gj/1108779.html
新聞標簽:首長  平民  全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