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江西快≡走势图
你的位置:江西快≡走势图 > 國際 > 新聞正文

1號首長李睿835章,火爆神書《1號首長》推薦

江西快≡走势图 www.boypnv.com.cn

時間: 2020-03-05 16:48:05 | 來源: | 閱讀: 12次

可是家里錢不在他手里掌握著,他也無可奈何。

現在這個包敞著口兒,微微傾斜,李睿站在門口正好能一眼望進去。他本來只是隨意一瞥,哪知道目光鉆到里面,卻看到了一個令他心頭大跳的東西。

李睿瞬間就不能保持冷靜了,大步走過去,左手拎起那個“扣赤”包,右手進去一掏,就把那玩意掏了出來,猛地往梳妝臺的鏡子上面一甩,質問道:“這是什么?”劉麗萍目光觸及跌落在桌子上那玩意,身子一僵,很快繼續涂抹唇彩,嘴里淡淡的道:“安全套唄,有什么大不了的?”李睿冷冷的問:“你把安全套放包里干什么?”劉麗萍大咧咧的說:“我買的啊。”李睿又一次發問:“你買它干什么?”

劉麗萍還是那副無所謂的語氣:“買來用啊。”李睿咬了咬牙,繼續發問:“家里的還沒用完,你又買它干什么?”劉麗萍說:“打折便宜,我就買了存著,你看我多會省錢過日子啊。”李睿暗哼一聲,問道:“我好像還從沒見過安全套可以一個一個買的。”劉麗萍說:“我買的零售的,散裝的。”李睿再也忍不住怒火,罵道:“滾你嘛的,杜蕾斯有他么散裝零售的嗎?”

劉麗萍也怒了,罵道:“姓李的,你罵誰呢?你他么有病吧,回來什么也不干就先折騰我?我一天到晚累死累活的給家里賺錢我容易嗎我……”李睿一擺手打斷她道:“你少給我左顧言他。我就問你,杜蕾斯什么時候有零售的了?”劉麗萍罵道:“我從成人用品店里買的假冒偽劣的行不行?你他么有病吧?你管我怎么買的呢?”李睿道:“好,你說從成人店里買的假貨,而且是打折便宜,那你干嗎只買一個?”

劉麗萍臉色漲紅,怒睜雙目罵道:“姓李的,你這出差一趟回來是不是吃錯藥了???還是讓瘋狗咬了?你跟我發什么狂犬病???我哪又惹著你了?”李睿說:“你先別給我廢話。今天你先給我把這事交代清楚了。我再問你一遍,既然打折便宜,你干嗎只買一個?你不是最厭惡買安全套的嗎,怎么會主動去買?”劉麗萍氣得口角哆嗦,卻說不出話來,目光還有幾分閃躲,不敢直視李睿的目光。

李??吹秸庖荒?,心頭一陣冰涼,這個賤人,不會是給自己戴帽子了吧?他媽的,若果真如此,將她千刀萬剮也不解氣啊。

劉麗萍忽然把包拎起來,拉上拉鏈,邁步就走,嘴里嘀咕道:“懶得理你!”李睿眼疾手快,伸手拉住她的手臂,猛地往里面一搡。哪知道暴怒之下出手沒輕沒重,這一下力氣使大了,不僅把劉麗萍扯了回去,還把她搡得倒退幾步,一個趔趄摔倒在地,“咚”的一聲,后腦勺撞到梳妝臺上面。

劉麗萍立時發出一聲痛呼,嘴里不干不凈的罵道:“李睿你他么什么玩意?你個狗蛋窩囊廢,狗屁能耐沒有,就他么知道欺負人。你還敢打我,真是反了天了,這日子他么的過不了了,我要跟你離婚,我要去法院告你家庭暴力……”李睿見她撒潑,肚子里的怒氣反而消散了不少,冷笑兩聲,道:“離婚,行啊,我同意,但就算是離婚,你今天也要給我說清楚這個安全套的事。”劉麗萍罵道:“說你媽啊,你給我滾蛋……”李睿臉色一沉,邁步過去,彎下腰就是一個嘴巴。

這還是兩人結婚多年來他第一次打她。

“啪”的一聲脆響,劉麗萍立時哭天抹地的哇哇大哭起來,嘴里罵罵咧咧,除了臟話沒別的。

李建民聽到聲音走進臥室,用虛弱衰老的語氣說道:“你們兩口子這是干嘛呢?麗萍怎么在地上呢?小睿,你干嗎呢?你不是打麗萍了吧?”說完忙走過來,去攙劉麗萍。

李睿攔住他,道:“爸,今天這事你別管。她要不給我說個清楚,我跟她沒完。我現在殺了她的心都有。”劉麗萍叫道:“你殺我啊,你殺我啊,廚房就有菜刀,你砍死我吧。我早他么不想活了,跟著你這個窩囊廢一點享受不了,還天天干這干那,我早不想活了……”李睿氣得幾乎要大笑出來,她劉麗萍真是有臉啊,這種話居然都說得出來,自從她過門以后,就連她自己的內庫襪子都不洗的,何況是干家務?她腦子里不知道都是什么填充的,這種昧著良心的話都能說出來。

李建民將李睿推開,扶起劉麗萍,勸道:“有話好好說,別又打又罵的,給鄰居聽到了笑話。”劉麗萍冷笑道:“笑話?你們李家還怕人笑話嗎?狗屁本事沒有,窮得跟二五八萬似的,被人笑話了那么多年,還沒習慣嗎?”李睿聽她說得太不像話,抬手又想打她。劉麗萍怒視著他,抬起下巴來叫囂道:“打啊,你打呀,你真是本事大了,出去一趟回來敢打我了。”

李建民忙推開李睿,扶著劉麗萍往外走。劉麗萍卻一把將他推開,拿起坤包,邁步就走,一邊抹眼淚一邊怒道:“這日子沒法過了,姓李的,你他么等著離婚吧。”李睿叫道:“離就離,我巴不得!我怕你?!”李建民忙拍他一下,示意他別再廢話,自己追了出去。

李建民很顯然沒有攔住劉麗萍,樓下傳來汽車發動的聲音,隨后轟隆一聲,自然是離去了。

李建民回來嘆道:“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啊,好好說唄,干嗎又打人又罵人的,你這不是給自己添堵嗎?”李睿堅定而冷靜的說:“爸,這事你別管。我早受夠了,是解脫的時候了。”

李?;氐轎允野衙毆厴?,在床上生悶氣,猛地心頭一動,拉開衣柜,找到右下角落。那里是他放安全套的固定地點。凝目望去,那里還有一盒溫馨裝的杜蕾斯,好像還是半年前買的呢,到現在也沒用完。他冷笑兩聲,打開盒子,倒出里面所有的套子數了數,還剩九個,其中四個雙的一個單的??吹秸馓鬃擁陌把丈?,再回頭看看梳妝臺上那只,他什么都明白了。

“這個賤人,居然當面扯謊是從外面成人店里買的,靠,這他么明明是從家里拿的。她從家里拿這玩意干嘛?難道是白送身子給人家玩還不過癮,還要貼補家里的安全套?我擦!”

李睿想到這,暴跳如雷,恨不得現在就把劉麗萍抓回來,把她活活打死。

好久好久,他怒火才平息下來,無力的把自己仰面摔倒在床上,腦袋里亂漿漿的,一想事情腦仁就疼。忽的,他又坐起來,仔細回憶,那盒安全套自從買了之后,好像就用了一次。大盒裝的一盒是十二只,自己用過一只,應該剩下十一只。現在家里邊盒里的那些加上被自己截獲的那只,一共是十只,也就是說,她已經用過一只了。她自己當然用不了,必然是跟別的男人用的……想到這,他幾乎已經看到自己頭上那頂油花花的綠帽子,氣得腦漿幾欲迸裂出來!她劉麗萍個姥姥的,要不是老子今天截獲這一只,老子頭上帽子的顏色又深一層,我靠!

中午父子倆坐在一起悶悶的吃了飯,吃過飯,李睿問了問老爸自己不在家這些天都怎么吃的飯。李建民說,都是自己做的,劉麗萍從來沒在家里吃過一回。至此,李睿算是徹底把劉麗萍恨到了骨子里,一個既不知道孝順公公,又不知道疼愛老公,還很有可能紅杏出墻的媳婦,留著她還有什么用?這婚,必須要離了!拖得越久,自己頭頂上的帽子顏色越深,李家損失也越大!

洗過澡又換了一身干凈衣服,經過深思熟慮,李睿給劉麗萍撥去了電話。劉麗萍一直拖著不接,等他打第二次的時候才勉強接了。李睿心中暗暗冷笑,這位大小姐一定以為自己打這個電話是賠禮道歉來了,居然還端著架子,好像她真受了莫大委屈似的。他奶奶的我沒打死你就是好的了。

李??誥鴕瘓浠埃?ldquo;你趕緊給我回來辦離婚。”說完不等她說話,直接就掛了。這么做了以后,他心中涌起一絲快意,心想,以后不論什么時候不論是誰提起來這件事來,都是我李睿先提出來的離婚,占據了主動,也省得她劉麗萍拿這個說事,說是她踹了我李睿。

話說起來很輕松,但回想兩人從認識到結婚以來的點點滴滴,李?;故僑灘蛔〉納爍?。人都是有感情的,她劉麗萍身上缺點再多,但兩人畢竟曾經相愛過,在一張床上躺了那么多年,這說離婚就離婚,誰也接受不了??墑竅氳僥侵恍岸竦陌踩?,再想到劉麗萍那漏洞百出的謊言,他咬咬牙,心又狠了。

下午一點半,李睿趕到水利局上班。

他所在的防汛辦全稱是青陽市政府防汛抗旱指揮部辦公室,是市防汛抗旱指揮部設立在水利局的一個辦事機構,與水利局合署辦公,算是水利局的直屬部門。主任自然就是袁晶晶,下面還有三個副主任與七個干部職工,一共十一個人,這些人分布在三個房間辦公。

李睿在防汛辦雖說還算不上元老,但也是老人了,目前是副主任科員的級別,表面上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但實際上,由于他是辦公室主任袁晶晶的眼中釘肉中刺,整天被她呼喝斥罵,在辦公室里的地位連個合同工都不如。大家都知道他不受主任的待見,因此誰也不敢跟他交好,免得被殃及到。

 文學

袁晶晶為了便于收拾他,讓他搬到她主任辦公室的外間辦公,同屋的還有四個同事。由于跟主任一墻相隔,這四個人更是話都不敢跟他說一句。所以當他趕到辦公室里的時候,誰也沒跟他打招呼,就算有人目光偶爾從他臉上劃過,也像劃過空氣一般,面無表情,什么都沒看到的樣子。

李睿暗想,自己混得真是太失敗了,回到家里沒人愛,來到單位上還是沒人愛,難道說我李睿做人那么失敗么?暗嘆口氣,悄沒聲的坐到自己位置上。

剛剛坐下沒多久,可能是他椅子挪動發出動靜被里屋的袁晶晶聽到了,就聽她清冷的聲音從里屋傳出來:“李睿來了沒有?”

話音剛落,屋子里這些人的目光就全部盯到李睿臉上,目光里有可憐,有感嘆,也有幸災樂禍。

李睿早已經習慣了他們看向自己的眼神,心想,你們不用可憐我也不用鄙視我,老子之前受袁晶晶的欺壓,那是沒有辦法的事,可是現在,老子已經騎到她頭上了,被她欺壓的日子從此一去不復返了,哼哼,想繼續看老子笑話,你們別癡心妄想了。站起身來,一沒吱聲,二沒敲門,直接推開袁晶晶的辦公室門走了進去,隨后又把門關上。

袁晶晶沒料到他不聲不響就闖進來,怒道:“干什么不敲門?我叫你進來了嗎?懂不懂規矩?”李睿做出吊兒郎當的樣子來,低聲說:“行了,主任,少跟我裝了。你找我不就是有話跟我說?我自個進來省得你再說‘進來’兩個字,給你省事,你不謝我就算了,還罵我,好歹是自己人了,以后對我客氣點不行嗎?”

袁晶晶再一次見識到了他的無恥,氣得臉色發青,拍桌子起身罵道:“誰……”叫出這一聲,覺得不妥,聲音這么大,要是被外面人聽到了怎么辦?忙壓低聲音,怒道:“誰跟你是自己人,你……你真是無恥到家了。”李睿無賴一般的笑道:“消消氣,總是生氣可就不漂亮了。說吧,找我有什么事?公事我全服從,私事……我也聽你的。”

聽到他這飽含曖昧的話語,袁晶晶又驚又氣,心里又酸又苦,自覺非常的納悶,以前,自己想怎么喝罵他就怎么喝罵他,想怎么收拾他就怎么收拾他,怎么自從發生了那件事之后,自己在他面前就好像矮了一截似的,面對他特別特別的無力,這是怎么回事?靠,難道白白被他占了大便宜不說,以后還要反過來讓他壓我一頭?不行,絕對不行,打死也不行。他想翻天,等下輩子吧。想到這,冷笑道:“姓李的,你別得意,你以為上次那件事就這么算了?我告訴你,想都別想,這才剛剛開始,你給我等著死吧!”

李睿嬉皮笑臉的道:“什么上次,昨晚就昨晚吧,還上次,好像咱倆發生了很多次一樣。”袁晶晶氣得只想破口大罵,想了想,又咬牙忍住,垂下頭平靜了一會兒心情,坐回到老板椅上,用冷淡的語氣說:“昨晚的強降雨導致雙河縣九坡鎮遭受特大洪災,雙河縣政府已經向市里求援告急,我剛和局領導去市政府開會回來……”李睿吃驚的說道:“這剛上班就開完會了?你不是回家了嗎?你吃午飯了沒有?”袁晶晶這還是頭一次見到李睿關心自己吃沒吃飯,雖然依舊是非常鄙視他厭惡他,但心里到底舒服一點點,冷冷的說:“不要你剛上班就覺得其他人也剛剛上班。”李睿又問:“那你吃藥了嗎?”袁晶晶一愣:“吃藥?吃什么藥?”李睿說:“事后吃的那種藥啊。”

袁晶晶還是不解,想了好一會兒才明白過來,他指的是事后避孕藥,立時就羞惱成怒,騰地一下從椅子上站起來,指著他的鼻子罵道:“混蛋,我……我告訴你,我的忍耐可是有限度的。”李睿淡定的說:“吃了就好,吃了就好。好,咱們繼續談工作,你說到哪了?”袁晶晶忽然覺得自己是那么的無力,暗嘆口氣,怒視著他,續道:“指揮部決定成立搶險救援工作組,從市直單位抽調人手下到雙河縣支援抗洪搶險……”說到這,嘴角劃過一絲冷笑,心想,姑奶奶正愁沒辦法收拾你呢,這機會卻自己來了,哼哼,姓李的王八蛋,可別怪姑奶奶心狠手辣。

李??吹剿旖塹睦湫兔靼琢?,把她所謂的“從市直單位抽調人手”放到水利局,這“人手”里面肯定有自己一個。要知道,抗洪救災可都要上到一線的,面對洪水、泥石流、房屋倒塌、地面陷落等自然災害,隨時都可能遇到生命危險。就算僥幸沒有遇到危險,也要做最苦最累的工作,三天兩夜的不閉眼都是家常便飯??蠢?,袁晶晶是要借這個機會來報復自己了。不過呢,這樣也好,反而說明她袁晶晶沒有別的好辦法報復自己,也就是說自己暫時沒有牢獄之災與人身危險,大不了是累死累活的干幾天活兒罷了。

想到這,他欣然一笑,道:“主任,我服從您的任何指令。工作組什么時候出發?我好提前回去拿點衣服做準備。”袁晶晶沒想到他如此的灑脫,一時間有些愣怔,但很快心中冷笑,混蛋,你以為這次市里派出的工作組是當大爺指手畫腳去了嗎,那可是全要上救災第一線干活的,想要逃避勞動,你想瞎了心吧,肅然說道:“咱們辦公室還要負責防汛抗洪工作的統籌調動,所以要第一時間派人趕到現場了解最新情況。張副主任過會兒就要帶隊出發,你最好趕上她的車。她也在救援工作組里面,有權安排監督你的工作,所以,不要想混事偷懶。”

袁晶晶說的這個張副主任,名字叫張錦芳,是防汛辦三名副主任之一,四十多歲的年紀,卻偏偏跟剛三十出頭的袁晶晶相處極好,也不知道是奉承她還是真心好,反正兩人如姐妹一般親熱。這個人很勢利也很奸猾,平日里,袁晶晶對李睿百般壓迫,張錦芳看在眼里有樣學樣,對李睿橫挑鼻子豎挑眼,多次喝罵。這次袁晶晶特意派張錦芳帶隊過去,監視李睿之意不言自明,但她還是不放心,特意多加了一句警誡之語。

李睿知道她的小心思,點頭道:“放心吧,我不會偷懶的,我會努力把自己累個半死,好讓你開心。”袁晶晶聽了心中好笑,嘴上卻一本正經的批評他道:“你這是說的什么話?你累個半死我開心什么?你要時刻記得,你是代表市里去縣里搶險救援的,一切為公,不要摻雜什么個人恩怨。”李睿心想,明明是你摻雜個人恩怨了,我一個受害者怎么會摻雜,這賤人真會說話,怪不得她當領導。

李睿從袁晶晶辦公室出來,先找到張錦芳,問她幾點出發,打聽好時間之后,趕緊蹬上電動自行車趕到家里,收拾了幾套干活兒穿的粗布衣服,又跟父親李建民囑咐了一番,把錢包里的大票全部給他留下,心想,離婚之前,得先把工資卡跟劉麗萍那賤人手里拿過來,省得她給自己花個精光。之后不敢耽擱,火急火燎趕回局里,跟張錦芳的隊伍匯合。一行八人,分乘兩臺車子趕往雙河縣。

四點三十五分,李睿他們趕到了九坡鎮委鎮政府大院里,雙河縣成立的抗洪搶險救災指揮部就駐扎在這里。此時距離暴雨過去已經十幾個小時,九坡鎮轄區內尤其是仙女洞景區的電力、通訊、自來水還有道路基本全部癱瘓,房屋倒塌數百間,人員也有傷亡失蹤,家畜家禽更是死掉無數,災情十分嚴重。張錦芳一行人代表市水利局過來支援,是市里派出的第一支救援組,因此雙河縣領導非常重視,隆重的迎接了他們的到來。

寒暄完畢,張錦芳跟指揮部的領導做了溝通,第一時間安排了李睿的工作。他被發配到九坡鎮受災最嚴重的西山村參與搶險救災。

李睿此時還蒙在鼓里,當被鎮政府的工作人員領到西山村的時候,一下子就震驚了。整個西山村由于地勢低洼,靠近仙女河,因此遭遇了山洪的猛烈沖擊,幾成澤國,路不是路,房不是房,滿村都是泥漿水坑、枝葉麥稈、死禽死畜,連踏足的地方都找不到。放眼望去,整個村子好像剛剛經歷了八級大地震又趕上洪水一般凄涼慘淡。他暗暗咬牙,這個張錦芳可真黑啊,居然把自己分配到受災如此慘烈的地方來,這下自己可有的受了。

當地負責搶險救災的是九坡鎮黨委副書記。等一見面,李睿意外發現,這位副書記居然是個貌美少婦。

 

此女年紀在三十歲出頭,體態略顯豐腴,膚色稍黃,留著齊耳短發,臉若銀盆,目似桃花,容貌極為甜美。穿著一身深藍色的連衣短裙,俏生生的站在臨時設置在西山村小學操場上的指揮部里,若是無人介紹,誰知道她是手握大權的鎮委副書記?

 

李??吹醚矍耙渙?,真是想不到,如此偏遠山區的鄉鎮機關里居然有這等美女,真應了那句老話,天涯何處無芳草!

 

同行的鎮政府工作人員給兩人相互介紹認識。這位美女副書記人長得甜美,名字卻是一般,叫李玉蘭。當然,名字的俗氣并不能掩蓋她的俏美風姿。再加上她性格開朗,待人和氣,還主動跟李睿握手,因此帶給李睿的印象極佳。

 

李玉蘭聽說李睿是市水利局過來支援救災的,又是高興又是惶恐,卻推諉著不敢用他。好嘛,這可是市里來的領導,甭管職級高低,那也是上級領導,指揮他干活,那不是平白得罪人?反正救災的多他一個不多、少他一個不少。

 

李睿暗想,自己倒是可以留在這個美女副書記身邊,做些統籌協調工作,既輕松又沒有危險,可是自己的死對頭袁晶晶不會答應。她如果了解到這種情況,肯定會讓張錦芳給自己調換更危險更繁重的活兒。與其到時候被她們羞辱折騰,還不如早作籌劃。所以啊,千萬不能在這時候耍懶,要積極點,主動給自己加擔子,自己越忙越累,袁晶晶知道后才會越滿意。想到這,他主動放低姿態,要李玉蘭給安排一些重要緊急的工作。

 

李玉蘭還是不敢答應,最后勉強說道:“李主任,要不然你跟我在一塊吧,幫忙居中協調下……”臉上還堆著訕訕的笑,好像已經是讓他吃了多大的虧一樣。

 

李睿心想,你以為我不愿意跟你在一塊指揮調度嗎,是有人不想讓我輕松啊。唉,沒辦法,既然這位副書記不給安排工作,那就自己找事干吧。略加思慮之后,他一個人跑到救災一線,跟干部村民們一起搶救生產生活用品、排水排澇、清理淤泥……總之是什么累什么苦他就搶著干什么,完全沒把自己當成市里來的“領導”,甚至晚上都沒有休息。一夜之后,鎮里村里的干部見他如此賣力,都是又是驚訝又是欽佩,一時間將他引為楷模。李玉蘭攔了他兩次,怎奈攔不下他。后來,李玉蘭也被他感召了,找來一身迷彩軍服穿上,也投入到搶險一線,跟他并肩勞動起來。

 

李??醋派肀噠馕幻瑯筆榧?,一身戎裝之后,女性的柔美氣息少了一些,卻增了三分英姿颯爽,盡管臉上衣服上沾染了不少泥巴,仍然難掩麗色容光。現在,這位美女副書記就跟普通人一樣,揮動鐵锨,鋤泥入車,累得嬌軀搖晃,令人看了很是心疼。心中暗暗苦笑,大姐啊,我這么辛苦賣力是因為我受人所制,可是你堂堂一個副書記,也如此拼命做什么?這樣豈不是讓下面的人不好做?

 

果然,李玉蘭這位副書記帶頭勞動之后,她下屬一些鎮里的干部臉上就露出了難色,上去跟著一起干吧,心中不愿;可是不干吧,領導都帶頭干了,自己不上也不好,當真是左右為難。

 

李睿跟這位美女副書記雖然認識不久,但已經感覺得出,她為人開朗大方,爽快便利,是個性格極好的女人,于是便悄悄拉住她說了實話:“李書記,我這么賣力是因為我得罪了上司。這是上司把我發配過來了,我不累點苦點她也不答應??墑悄閔砦筆榧?,就沒必要這么辛苦了。你是西山村這邊搶險救災的負責人,你居中調度指揮就好了,那樣比你現在發揮的作用更大。你現在這么一搞,弄得你下面的人很不好做,那些不愿意參與進來的人,心里肯定會怨恨你。所以啊,你還是別干了,回指揮部去吧。”

 

李玉蘭訝異的望著他,那雙比桃花還要美艷的眸子忽閃忽閃的,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半響才悄聲問道:“你怎么得罪上司了?”李??嘈?,當然不能說,“我把上司給強暴了”,只說:“一言難盡。”李玉蘭回頭望了望身后不遠處那些仍在圍觀的鎮里干部,那些人里有一個副鎮長,還有組織員、統戰員與黨政辦幾個人,一個個腆胸迭肚的,全都在翹首相望,沒有一個上前實打實的參與救災,嘆了口氣,回過頭來說:“自以為是鎮里來的領導,就高人一等了。他們就沒看到李主任你,你可是市里來的領導,要論起來高我們多少等?不照樣挽褲子擼袖子的干活兒嗎?”李睿暗道一聲慚愧,如果沒有張錦芳在鎮里監督,光是自己一個人搶險救災的話,會不會真干還得兩說著。李玉蘭哼了一聲說:“不管他們,他們愛干不干,難道我干活還礙著他們了?”李睿低聲道:“你這樣讓他們難做,他們以后對你……”李玉蘭冷笑著截口道:“不管他們,我會怕他們?”

 

李睿想了想也是,越到基層,越難當官,像雙河縣,當個股長就是很了不起的人了,能當上科級干部的人,更是大人物,誰背后沒有后臺?眼前這位美女,年紀不大就已經是副科級的鎮委副書記,后面沒人行嗎?既然有人,當然不怕這些下屬炸刺了,便沒再勸說什么。

 

李睿沒想到的是,自己這一勸沒有勸住李玉蘭,卻發揮了意想不到的作用。此后李玉蘭就把他當成了自己人,對他愈加熱情,言語舉止也是越來越親密。

 

早中晚三頓飯都是在西山村小學操場的臨時指揮部解決,與那些受災民眾還有其他救援隊伍一起吃喝,場面倒也壯觀。吃的也是異常簡單,火腿方便面礦泉水。

 

李睿吃過午飯之后,困倦的不行,從昨天傍晚到現在,他連著干了十幾個小時,中間只是打了幾個盹兒,很想睡上一會兒,可又擔心張錦芳忽然趕過來。她趕過來看到自己睡覺的話,肯定不會想到自己連著干了一個通宵加一個上午,而會認為自己一直在睡覺偷懶,那昨晚上還有今天上午不就白干了?因此他咬緊牙關,繼續上陣。

>>>>本文全文在線閱讀<<<<

新聞標題: 1號首長李睿835章,火爆神書《1號首長》推薦
新聞地址: //www.boypnv.com.cn/gj/1108766.html
新聞標簽:首長  火爆  李睿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