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江西快≡走势图
你的位置:江西快≡走势图 > 財經 > 新聞正文

葉凌天李雨欣為主角的男頻小說大小姐的專職保鏢全集

江西快≡走势图 www.boypnv.com.cn

時間: 2020-03-05 16:48:17 | 來源: | 閱讀: 12次

但是這里人多,她只能忍著。

  終于進了公司,李雨欣剛想說話卻被葉凌天首先說了:“一會兒不管發生什么事你都不要管我,你該干什么就干什么,你記住,這件事情是我個人所為,與你和你們三元集團沒有任何關系”。

  “沒有關系?不管你?你知道后果會是什么嗎?你知道那人是誰嗎?他是東海市副市長的兒子,這個劉宇豪疵瑕必報,是個十足的小人,他會整死你的”李雨欣氣急了說著。

  “整死我?未必吧。我說過,這件事情與你和你們三元集團沒有任何關系,不管我等下是怎么樣了,你都不要過問”葉凌天轉過臉來看著李雨欣,然后徑直往自己的辦公桌走去。走到電腦邊打開電腦,然后點了根煙開始看新聞,就像剛剛什么事都沒有發生一樣。

  “你走吧,快走吧,算我求你了,你離開東海市,過段時間等這事過了你再回來,我給你錢,你趕緊去買票離開”李雨欣想了想后說道。

  “你不需要上班嗎?我剛剛已經說了,這件事情跟你沒有任何關系,你也記住了,我不是你的保鏢,我只是你的助理。我出去抽煙”葉凌天瞪了李雨欣一樣,然后直接點著煙走了出去,剩下李雨欣一個人站在辦公室里。

  “這個傻子會害死自己的”李雨欣看著走出去的葉凌天罵著,隨后沒有辦法只能走進自己的辦公室。

  葉凌天站在門口抽了一根煙,等到李雨欣再次走進辦公室之后才進來,拿出手機給葉霜打了個電話。

  “喂,哥”剛撥通就聽到了葉霜那甜美的聲音。

  “葉霜,怎么樣?昨晚上睡的好不好?身體有沒有什么不適?”葉凌天關心地問著。

  “我很好,哥,你不要擔心我,前面醫生跟我說了,說我下周一就可以做手術了,可是哥,我有些怕,萬一手術不成功怎么辦?要是不成功我是不是會死???”葉霜問著葉凌天。

  “不要在這里瞎說,換腎手術只是個非常小的手術,就像是割闌尾一樣。關鍵其實不是手術的問題,是腎源。我們已經有了腎源,所以你根本就沒有問題了知道嗎?好好地配合醫生的治療,下周一我可能沒有時間趕過去陪你做手術,你自己一定要堅強知道嗎,等哥忙完這個工作就去看你。”葉凌天安慰完了葉霜之后就掛斷了電話。

  葉凌天第二根煙還沒有抽完就聽到了外面有聲音了,想了想,葉凌天起身走到李雨欣的門邊敲了敲門,然后推門站在門口對李雨欣說道:“警察找來了,我會跟警察出去,我只是打人,最多是拘留幾天賠點錢。這件事情你們不要管,不要因為我得罪了劉家,你們是做生意的人,和氣生財的好。對不起,我可能要曠工幾天,這幾天不要外出注意自己的安全,我先走了”。

  葉凌天說完之后就轉身離開,隨便把門也關上了。

  李雨欣還在思考葉凌天說的話的時候,葉凌天已經不見了人影。

  葉凌天抽著煙走到了前臺,如他所料,前臺已經來了好幾個民警正在前臺問著。葉凌天直接走了過去說道:“不要找了,打人的那個就是我,我跟你們走吧”。

  “說的是不是這個人?”帶頭的民警問著身后的一個民警道。

  “大高個,短頭發,三十歲左右,對,應該就是他了”身后的民警仔細地打量著葉凌天然后點頭道。

  “銬起來,帶走”帶頭民警冷冷地看著葉凌天,然后吩咐著。

  身后的兩個年輕的民警拿出手銬就準備銬葉凌天,只是還沒去拉葉凌天的手就被葉凌天躲開了。

  “銬就不必了吧,既然我主動過來了就肯定不會跑的,要跑我早就跑了,走吧”葉凌天淡淡地說道。

  “喲呵,你說不拷就不拷是吧?老實點”年輕的民警囂張地說著。

  “算了,帶走吧,不要在這里鬧,回去再說”帶頭的民警冷冷地看了看葉凌天然后說道,隨即轉身走了出去。

  葉凌天就這么跟著幾個民警下了樓,然后坐上了警車走了。

  李雨欣在葉凌天走了半天了才反應過來,連忙放下手中的事情跑了出去,剛到門口就看到黃玲一臉焦急的跑了過來,兩人差點撞上。

  “李總,不好,葉助理被警察帶走了”黃玲連忙對李雨欣說道。

  “已經帶走了嗎?”李雨欣問著。

  “對,葉助理犯了什么事???”黃玲好奇地問道。

  李雨欣愣了愣,隨后搖搖頭道:“沒事,只是帶過去協助調查一件案子。好了,不要一驚一乍的,告訴知道的人,把嘴巴閉緊,不準談論這件事,誰管不好自己的嘴巴就自己辭職”。李雨欣說完之后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

  左想右想,還是覺得這件事情不對勁,以他對劉宇豪的了解他絕對不會這么輕易的放過葉凌天。雖然葉凌天說了這件事情與她無關,但是李雨欣不是傻子,她當然知道葉凌天這次完全是為了她才把劉宇豪給打了的。她雖然非常惱怒葉凌天的沖動,在李雨欣看來,本來這是一件可以忍一忍就可以過去的事,完全沒有必要把事情鬧得這么大,但是終歸葉凌天還是為了他而得罪了劉宇豪,李雨欣覺得自己應該負責。想了想,李雨欣拿起手機給自己父親打了個電話。

葉凌天被帶上了警車,一路無話,最后直接在一個派出所下了車。葉凌天一路都挺配合的,下車之后就自己往派出所里面走去。

  然后,葉凌天就直接被帶進了審訊室里,帶他回來的那三個民警也跟著進來,然后把門關上了。

  “把他拷上”年長的民警淡淡地說道。

  “銬就不必了吧,我自己交代,人是我打的,我認罪”葉凌天看了看后淡淡地說道。

  “你以為這派出所是你家開的?你說不拷就不拷?你現在是嚴重傷人,殺人未遂。屬于殺人嫌疑犯,銬起來,把腳鐐也給他帶上”年長的民警眼睛冒著冷光對葉凌天說道。

  “等一等,有些事情咱們要先說清楚,嚴重傷人不至于吧?他最多也就是皮外傷而已,殺人未遂就更談不上了,我什么時候要殺人了?你們雖然是警察但是做事情也要講證據。我只是打架斗毆而已,大廈里面有監控,你們可以去調監控過來看一看,先動手的是對方,你們最多拘留我幾天,我也愿意賠償對方的醫藥費”葉凌天皺了皺眉頭淡淡地說道。

 文學

  “證據我們會有的,那就不用你操心了。你現在就把你殺人的動機以及行兇的過程詳詳細細的說出來,當然,你不說也沒有關系,簽個字就行了,我們這里會有你犯罪的動機和詳細過程的。小李,去寫份審訊筆錄出來,記住,是意圖殺人但是殺人未遂致人重傷”年長的民警招呼著其中一位民警道。

  等到這個民警出去之后,葉凌天冷冷地笑了笑道:“你們這是準備偽造證據要置我于死地對嗎?”。

  “偽造?我們這是證據確鑿何來的偽造?把他銬起來,苦力活就交給你來干了,上面交代了,要給他來點狠的,你等下下手可別太輕了”年長的民警冷冷地笑著,然后交代另外一個民警。

  就在那個年輕的民警拿著手銬準備來銬葉凌天的時候葉凌天再次冷笑著問道:“怎么???給我定個殺人未遂的罪了還不滿足,還要對我用點私刑?”。

  “對于冥頑不靈拒不認罪的用點手段這是在所難免的,動手吧,上面可催得緊,等下會有人來看結果的。小子,干好了這件事情,你的好處可不少,加把勁吧”年長的民警悠閑的坐在椅子上抽著煙淡淡地說道,在他的眼里,葉凌天就是案板上的肉,是剁是切那都是由他說了算。

  “爸,怎么樣了?”李雨欣再次撥通了自己父親的電話。

  “我問了問朋友,他幫我過問了這個事情,事情有些棘手,現在給他定的罪是殺人未遂致人重傷,我這個朋友插手不進。我已經叫了王律師過去了,看看能不能通過法律途徑把事情給解決了。”李先元談了口氣說著。

  “這是誣陷,赤裸裸的誣陷,什么叫殺人未遂,這不是睜著眼睛說瞎話嗎?這還有天理嗎?從頭到尾只打了他一個耳光,這還是他開口罵葉凌天所致,而且動手打人也是他先動手的。爸,不管怎么說,葉凌天這次是因為我才被抓進來的,你一定要把他給救出來。”李雨欣非常生氣地說道。

  “這個我當然知道,雖然說小葉這次做事有些沖動了,但是其目的還是為了?;つ?,知恩圖報這個道理我懂。你放心,即使花再多的錢我也會讓小葉平安出來的。先讓王律師去試一試吧,如果這也不行我就親自去拜訪一下劉市長,事情總是能夠解決的。這件事情你不要管了,安心上班吧,注意,現在小葉不在你身邊你要注意安全,不要亂跑”李先元交代了女兒一番之后就掛斷了電話,深深地皺起了眉頭開始思索起來。

  就在那個年輕民警準備去銬葉凌天的事情,葉凌天一閃身便躲開了,冷冷地說道:“我說兩位,得饒人處且饒人,凡事不要把人逼的太急了,給別人留條活路就是給自己留條活路”。

  “好大的膽子,敢躲”年輕的民警見到葉凌天輕而易舉的躲開自己讓自己非常沒有面子,很是惱怒,拿出警棍朝葉凌天身上就是一下,只是,葉凌天再次躲開。

  “有些事情夠了,可一不可二。我只是打架而已,最多拘留,你要是再出手可就別怪我不客氣了”葉凌天看著這個年輕的民警淡淡地說道。

  “威脅我?你也不睜開你的狗眼看看這是什么地方,我倒要看看你能躲到什么時候”年輕的民警說著拿著警棍就開始又朝葉凌天身上招呼著。而一邊年長的民警就猶如看馬戲般的笑瞇瞇地看著。

  躲了幾下之后,葉凌天實在忍不住了,一個轉身搶過了小警察手里的警棍,然后一個擒拿,輕輕松松地把小警察的手反扣在身后身子被葉凌天給壓在了面前的桌子上。

  小警察左右扭了扭,奮力地想掙脫開,但是他怎么可能是葉凌天的對手,無論他怎么用力都無法掙脫開。

  “你們到底要怎么樣?”葉凌天冷笑了一下,然后松開了壓住小警察的手,把他推開。

  “好,你現在又多了條罪名,襲警,你現在罪名可不輕啊,殺人未遂致人重傷致殘,而后拒捕逃逸,現在又襲警,這可都是證據確鑿。判你死刑都是有可能的”年長的民警哈哈大笑著,然后站了起來,從自己腰間掏出一把槍直接對準葉凌天然后慢慢地把槍壓在了葉凌天的腦袋上,冷笑道:“你看樣子是學過兩下的,但是你的手再快有子彈快嗎?你再動一動試一下?我告訴你,我把你一槍蹦了然后說你個試圖搶槍殺警,我可什么事都沒有。你要不要試一試?”。

  要是一般人被槍頂在腦門上保準已經嚇的屁股尿流了,但是葉凌天卻一點不為所動,只是眉頭皺了皺,隨后冷冷地說道:“你最好把槍拿開,我不喜歡別人拿槍指著我,更不喜歡別人用槍頂在我頭上”。

“喲,還真是個不怕死的主,你以為我真的不敢一槍打死你嗎?只要嘣的一下,你腦袋上可就多了一個洞,要不要真的試一下”這個民警哈哈大笑著。

  葉凌天再次皺了皺眉頭,然后手一動,一把抓住了面前這個警察拿槍的手,反轉手在他的手腕上扭了一下,伸出另一只手直接接過從這個警察手里掉下來的槍,一抬手便把槍頂在了這個警察的腦袋上。這一連串的動作看起來有點久,實際上卻也一秒鐘都不到。甚至于,面前這個警察什么都沒有看到,只覺得自己手腕一痛然后自己拿在手里的槍就掉了下去,再然后就看到了一把槍頂在了自己的腦門上,而就在剛剛,還是自己拿槍頂在別人頭上的。

  “說了,我不喜歡別人用槍頂著我,這么做很危險的你知道嗎?”葉凌天冷冷地說著,隨后又道:“不知道你是真不知道還是忘了,這種槍開槍之前是要先拉保險的,就像這樣”。葉凌天一邊說著,一邊用手把槍的保險松開,然后手用力,慢慢地用槍在這個警察的頭上壓著。這個警察別看前面一刻還那么囂張,此刻卻嚇得雙腿發軟,腦門上全是汗。

  “兄··弟兄弟,把槍拿開,這··這可不是開玩笑的。萬一要是走火了那就是殺警的罪名啊”年長的警察連忙說著,聲音一直在顫抖。

  “殺警就殺警吧,你不是說了嗎?我現在是殺人未遂、致人重傷致殘,又拒捕和襲警,按照這么說我不是死刑也是無期了,那我再多個殺警的罪名也無所謂了,你說對不對?”葉凌天冷笑著。

  就在這時,葉凌天突然轉過臉對著在地上爬著的準備偷偷摸摸爬出門去的那個小警察喊道:“你要是不想自己腦袋上多個洞就乖乖地爬回來雙手抱頭蹲在那”。

  小警察嚇的立即停住,然后當真乖乖地掉轉頭又往回爬。他只是個協警,家里有點關系,正準備忙著轉正的事,所以今天才這么賣力。

  “大哥,我知道你覺得委屈,但是這事你不能怪我們,我們也是聽命行事啊,即使不是我去抓人,換一個人也一樣這么對你的,這事真的跟我們一點關系都沒有,我也不知道你到底得罪誰了一定要這么對你”警察直接跪在了葉凌天面前說的都快哭了。

  “你們這些人民警察平時就是這么對待人民的?有人在邊疆賣命為的就是保衛祖國的安全,可你們呢?享受著安全的環境卻在這里欺壓老百姓,你這種人殺一百次都不嫌多”葉凌天說到這里非常的氣憤。

  “饒命饒命啊,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不敢了”這個民警差點嚇的尿褲子。

  “說,這事是誰安排你做的?”葉凌天淡淡地說道。

  “是··是·我們所長,聽·聽說是局長親自給他打的招呼”警察唯唯諾諾地說著。

  “局長是吧?那就應該是你們區公安局局長了,行,你有沒有你們區公安局局長的電話?”葉凌天問道。

  “沒有,我連面都很難見到的”這次這個警察還是說的很直接。

  “是嗎?既然你沒辦法聯系到你們局長那我留著你也就沒什么用了”葉凌天冷聲說著。

  “別,別,我雖然不能直接聯系上我們局長,但是我可以打電話到辦公室的,我有辦法讓你和我們局長通上話,真的”這個民警連忙說著。

  “那好,那你就先試一試吧,如果我沒有和你們局長通上話我就只好送你一程了”葉凌天淡淡地說著。

  那個民警雙手顫抖地拿起手機開始撥打電話,說了一通,反正是他們這里有很緊急的事情要向局長匯報,讓他們務必馬上把手機拿給局長聽電話。等了好一會兒,才聽到這個警察說道:“徐局長,這里有個人要和你通話”,說著他把他的手機遞給了葉凌天。

  葉凌天坐在審訊用的桌子上,手里拿槍頂著跪在地上的民警頭上,而在另外一側,小警察非常乖巧的雙手抱頭蹲在墻角一動也不敢動。

  葉凌天接過手機直接說道:“是局長嗎?你好”。

  “你是誰?找我有什么事?”局長就是局長,聲音里都帶著一絲威嚴。

  “我是誰你應該很清楚,就在不久前應該有人給你打過電話,讓你去三元集團的一家公司里抓一個人并且好好招待一下給定個罪,不好意思,我就是這個人”葉凌天淡淡地說道。

  “胡說八道,你再打這種騷擾電話我會以妨礙公務的罪名拘捕你”局長楞了一下,然后說道。

  “是不是妨礙公務咱們等下再說,現在你們這個派出所里面有兩個民警同志被我抓住了,并且他們的槍現在在我的手里,局長大人,你還有沒有興趣繼續跟我說話?”葉凌天笑了笑說著。

  “什么???你··你·要干嘛?我告訴你,你可千萬不要輕舉妄動,要是殺警的話你就只有死路一條了”局長非常的震驚。

  “死我倒是不怕,我就怕我死了局長大人你活不了了。局長大人,我實話跟你說吧,我只是個平常的公司小員工,不想招誰惹誰,只想過點平靜的日子,但是有人卻硬要置我于死地,至于是誰你自己心里清楚。我也無意與你們人民警察做對,但是前提是你們也別來惹我。我叫葉凌天,你可以派人去查一查我的檔案,我的檔案在我十八歲之后就是一片空白,最多留有我入伍時的一點信息,為什么檔案會空白你干了這么多年警察應該多少明白點,其余的我也就不多說了。我不想把事情鬧大,鬧大了對我不好對你也就更不好了,到時候有關方面真的介入了我是為什么被抓進來的你可是難辭其咎,你說對不對?”葉凌天淡淡地說著。

>>>>本文全文在線閱讀<<<<

新聞標題: 葉凌天李雨欣為主角的男頻小說大小姐的專職保鏢全集
新聞地址: //www.boypnv.com.cn/cj/1108764.html
新聞標簽:保鏢  專職  全集
Top